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 第50话

第50话 痛击黑暗!

  •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 米粥
  • 2914
  • 2018-02-05 14:12:29

  毁灭我吧!但你永远别想击败我!

正文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混鲲大陆的时光飞快地飞逝着。这些日子里,赵啻贤慢慢习惯了每日出猎的生活,身心也有了很大进步。但是,在看不见的阴影里,黑暗仍在横行。而从那天起,赵啻贤就决心要清除这些黑暗。

  十五天后的一个晚上,浮灵一个人向城楼走去,身上还背着一个血迹斑斑麻袋。昏暗的路灯打在上面,添加了一种别样的凄凉。

  “今天可是最后期限了,到底杀了那家伙了没有!”奥夫礼塞拽了一下手里的锁链。“他的尸体就在麻袋里!”'浮灵放下麻袋,面铠的缝隙里透出尖锐的目光:“现在可以放了缪兰了吧。”“我答应你放她了吗?”奥夫礼塞无耻地笑道。“你!”浮灵的拳头攥紧了。可他还没来得及动,就被两个士兵扭住了双手。“你们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我不会让你们活到第二天的。”奥夫礼塞边说边解开了麻袋。

  “砰!”他还没来得及笑,一个强有力的拳头从麻袋里打了出来,把奥夫礼塞砸得坐到了地上。原来是赵啻贤!“别动。”赵啻贤走出来,拿出次元圣剑架到了奥夫礼塞的脖子上。“大胆!”几个士兵举剑冲了过来,浮灵发觉自己身边的两个士兵注意力也被吸引了,便知道这是大好机会。“咔!”浮灵回身就是一脚,直接踢断了一个士兵的脖子,然后挣脱开另一个士兵的束缚,拔刀冲上前去。“哧哧哧!”几片刀光闪过,剩下几个士兵便纷纷身首异处。

  “缪兰!你没事吧?”浮灵赶紧过去给缪兰松绑,此时缪兰已经是体无完肤,遍体鳞伤,正奄奄一息地靠在柱子旁。“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浮灵紧紧地把缪兰抱在怀里。“你们敢这样对我,我爸不会饶了你们的!”奥夫礼塞擦了一下嘴角的血。“闭嘴!人渣!”浮灵怒火的油桶被这句话点燃了,他冲上去对着奥夫礼塞的脸狠狠地,一下一下捶打,打得他鼻青脸肿,睁不开眼。“住手,会有人制裁他的。”赵啻贤拉住了浮灵。

  “不会饶了我们?”门外一个声音传来,伽尔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不,不止伽尔,还有泽莎尔,葵千利,木狮萨迪也都来了!“天岭城守城队长奥夫礼塞,犯拘禁罪,虐待罪,贪污罪以及故意杀人罪。情节严重,数罪并罚!打入死牢!带走!”伽尔一挥手,两个捕快就走了上去,把奥夫礼塞带走了。

  “缪兰!缪兰!你醒醒啊!”浮灵歇斯底里地吼道。“别动!她现在身体很虚弱!”葵千利伸手制止了浮灵,拿出了一瓶细胞再生药剂涂抹在缪兰的伤口处。

  “回去让她多休息,多喝水。”葵千利站了起来。“谢,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大好人!”浮灵的下腿再也支持不住身体的重量,整个人跪在地上。“快起来快起来!”葵千利赶忙扶起浮灵。“浮灵,按理说,你为奥夫礼塞杀人本官是该判你死刑的。”伽尔说道,众人的脸上都是吃惊的表情。“不过,念在你为人正直,并且在这次逮捕中立了功,本官就免了你的死罪吧。”伽尔笑道。“谢大人!”浮灵又跪了下去。“哎呀,不要拘泥礼节,反正他就是个二叶芝麻官而已。”葵千利在旁边偷笑道。“切,芝麻官怎么啦?”伽尔撇了葵千利一眼,对众人说:“时间也不早了,各位明天再会吧!我会在正午将奥夫礼塞斩首示众!”“好!那就明天再会!”几人先先后后走出了城楼。

  “你们,我真是太感激你了。当初我要杀你,你却还帮我……”浮灵抱着还在昏迷的缪兰哽咽着,钢铁面甲挡不住他的感激。“别哭了,大男子汉的哭什么哭!”泽莎尔拍了拍浮灵的肩膀笑道。“嗯,那我先走了!”浮灵快步向自己家里跑去。“两位有没有兴趣去我的小店一趟?”葵千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赵啻贤和泽莎尔的身后。“干什么?你又捣鼓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赵啻贤吓了一跳。“来看看就知道了嘛。”葵千利不由分说地把赵啻贤向小店拉去。

  此时,在县衙的大牢里,奥夫礼塞像只疯狗一样吼叫着:“放我出去!你个老东西!放我出去!”声音在空荡的牢房里传播,伽尔听到后走了过来。“我个老东西就不放你出来,你能怎么样?”伽尔低下头对奥夫礼塞说道。“你!你……”奥夫礼塞的牙咬得很紧,双眼放射着可怕的目光。“我怎么?咬我啊!”伽尔嗤笑一声,走了出去。“哼!你们给我等着,你们一定会生不如死的!”奥夫礼塞的呐喊回荡在昏暗的牢房。

  第二天一大早,县衙的刑场便围满了各路记者和群众,这些人大多是听说了伽尔要斩奥夫礼塞而闻风而来的。“知县大人,听说您要斩奥夫礼塞,此消息是否属实?”一个记者拿着话筒抢到了伽尔面前。“不错。奥夫礼塞作恶多端,滥用职权,必须得斩!”伽尔毫不含糊地说道。

  此时,另一个记者也抢了过来:“知县大人,奥夫礼塞是龙鲲守备奥卡托德的儿子,您贸然斩杀奥夫礼塞,会不会惹来麻烦?”伽尔听到后,马上正色说:“自古星际各种族就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伽尔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身正不怕影子斜!……”“当——”刑钟响了,行刑的时刻到了。“哼!”伽尔走到县衙,拿出了刻着“斩”字的令牌。“斩,立……”“等等!”正当伽尔准备说出“斩立决”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循着声音看去,只见是一个武将:他身穿紫色龙鳞铠甲,头戴龙形金盔,手里则持着一把镶嵌诸多宝石的长刀。不难想象,他就是龙鲲碎陆守备,奥卡托德。“不知知县大人为何要斩奥夫礼塞呢?”奥卡托德直视着伽尔的眼睛。“他作恶多端,滥用职权,不斩难以服众!”伽尔丝毫不回避奥卡托德的目光。“那就明日再议吧。今日还要征粮,还请知县大人可以明白轻重!”奥卡托德说罢转身就走。

  “你!”伽尔气得瞪大了眼睛,但是他,又能怎么样呢?

  晚上,奥卡托德来到了县衙里。门口的卫兵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只敢唯唯诺诺地让开。

  “大人为何一整天都不敢来县衙?”伽尔扭过头来,厉声问道。“什么意思?我难道会躲着你吗?”奥卡托德瞪着伽尔,眼中闪烁着凶恶。“我可没这么说,只有奸佞小人才会躲着我。”伽尔说道。

  “你竟然说我是奸佞小人?”奥卡托德拔刀,气急败坏地大吼。“你乱征粮乱圈地,难道不是奸佞小人?你滥杀无辜,难道不是奸佞小人?”伽尔毫不避讳,声音似洪钟般响亮。“哧——”奥卡托德的长刀刺穿了伽尔的胸膛。鲜血流淌,染红了房内的地板。

  “知县大人遭刺客杀害,我会向龙神军统领队长报告的。”

  话音落罢,伽尔带着眼角的那一丝不甘,倒地身亡。

  而县衙外的刑场上也押满了人,他们大多都是些腿脚无力的老人,此刻却被五花大绑,头顶悬着的,是沉重而锋利的断头刀。“葵千利!我知道是你干的好事!马上滚到我面前,不然我就杀了这些贱民!”奥卡托德癫狂地笑道,他那恐怖的声音随着广播传遍了全城,不一会儿,门外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便挤出一个红斗笠,葵千利面无表情,矗在不大不小的场地上。

  “千利大叔,你不能……”

  “啪!”

  赵啻贤刚要上前劝阻,却挨了葵千利狠狠一巴掌。通红的掌印烙在他的脸颊上,还残留着手掌的余温。 “混蛋!你难道想让我害死满城百姓吗?”葵千利恶狠狠地瞪着眼,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绳索捆绑起来。奥卡托德轻蔑地哼笑一声,转身回了衙内。

  “唉,这下可怎么办。”霍银介八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失落也开始在猎人中间传染。不过赵啻贤摸了摸掌印,却微微一笑扭头跑进了胡同。

  他从嘴里吐出一个纸球。刚才葵千利借着抽赵啻贤的时候,偷偷把一张纸条打进了赵啻贤的嘴里。赵啻贤把纸球展开,只见上面写着两个字:

    状告!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米粥

关注1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幻想图片频道

    关注1粉丝0

  • 2

    正伦

    关注1粉丝0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13万
    2 锁子 人气3.89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33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63万
    6 脑盒 人气2.24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6113
    8 赤弭 人气6029
    9 欲望的游戏 人气5883
    10 放逐 人气4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