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 第50话

第50话 痛击黑暗!

  •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 米粥
  • 0.61万
  • 2017-06-27 21:27:55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混鲲大陆的时光飞快地飞逝着。这些日子里,赵啻贤慢慢习惯了每日出猎的生活,身心也有了很大进步。但是,在看不见的阴影里,黑暗仍在横行。而从那天起,赵啻贤就决心要清除这些黑暗。

  十五天后的一个晚上,浮灵一个人向城楼走去,身上还背着一个血迹斑斑麻袋。昏暗的路灯打在上面,添加了一种别样的凄凉。

  “今天可是最后期限了,到底杀了那家伙了没有!”奥夫礼塞拽了一下手里的锁链。“他的尸体就在麻袋里!”'浮灵放下麻袋,面铠的缝隙里透出尖锐的目光:“现在可以放了缪兰了吧。”“我答应你放她了吗?”奥夫礼塞无耻地笑道。“你!”浮灵的拳头攥紧了。可他还没来得及动,就被两个士兵扭住了双手。“你们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我不会让你们活到第二天的。”奥夫礼塞边说边解开了麻袋。

  “砰!”他还没来得及笑,一个强有力的拳头从麻袋里打了出来,把奥夫礼塞砸得坐到了地上。原来是赵啻贤!“别动。”赵啻贤走出来,拿出次元圣剑架到了奥夫礼塞的脖子上。“大胆!”几个士兵举剑冲了过来,浮灵发觉自己身边的两个士兵注意力也被吸引了,便知道这是大好机会。“咔!”浮灵回身就是一脚,直接踢断了一个士兵的脖子,然后挣脱开另一个士兵的束缚,拔刀冲上前去。“哧哧哧!”几片刀光闪过,剩下几个士兵便纷纷身首异处。

  “缪兰!你没事吧?”浮灵赶紧过去给缪兰松绑,此时缪兰已经是体无完肤,遍体鳞伤,正奄奄一息地靠在柱子旁。“对不起,让你受苦了。”浮灵紧紧地把缪兰抱在怀里。“你们敢这样对我,我爸不会饶了你们的!”奥夫礼塞擦了一下嘴角的血。“闭嘴!人渣!”浮灵怒火的油桶被这句话点燃了,他冲上去对着奥夫礼塞的脸狠狠地,一下一下捶打,打得他鼻青脸肿,睁不开眼。“住手,会有人制裁他的。”赵啻贤拉住了浮灵。

  “不会饶了我们?”门外一个声音传来,伽尔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不,不止伽尔,还有泽莎尔,葵千利,木狮萨迪也都来了!“天岭城守城队长奥夫礼塞,犯拘禁罪,虐待罪,贪污罪以及故意杀人罪。情节严重,数罪并罚!打入死牢!带走!”伽尔一挥手,两个捕快就走了上去,把奥夫礼塞带走了。

  “缪兰!缪兰!你醒醒啊!”浮灵歇斯底里地吼道。“别动!她现在身体很虚弱!”葵千利伸手制止了浮灵,拿出了一瓶细胞再生药剂涂抹在缪兰的伤口处。

  “回去让她多休息,多喝水。”葵千利站了起来。“谢,谢谢你们!你们真是大好人!”浮灵的下腿再也支持不住身体的重量,整个人跪在地上。“快起来快起来!”葵千利赶忙扶起浮灵。“浮灵,按理说,你为奥夫礼塞杀人本官是该判你死刑的。”伽尔说道,众人的脸上都是吃惊的表情。“不过,念在你为人正直,并且在这次逮捕中立了功,本官就免了你的死罪吧。”伽尔笑道。“谢大人!”浮灵又跪了下去。“哎呀,不要拘泥礼节,反正他就是个二叶芝麻官而已。”葵千利在旁边偷笑道。“切,芝麻官怎么啦?”伽尔撇了葵千利一眼,对众人说:“时间也不早了,各位明天再会吧!我会在正午将奥夫礼塞斩首示众!”“好!那就明天再会!”几人先先后后走出了城楼。

  “你们,我真是太感激你了。当初我要杀你,你却还帮我……”浮灵抱着还在昏迷的缪兰哽咽着,钢铁面甲挡不住他的感激。“别哭了,大男子汉的哭什么哭!”泽莎尔拍了拍浮灵的肩膀笑道。“嗯,那我先走了!”浮灵快步向自己家里跑去。“两位有没有兴趣去我的小店一趟?”葵千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赵啻贤和泽莎尔的身后。“干什么?你又捣鼓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赵啻贤吓了一跳。“来看看就知道了嘛。”葵千利不由分说地把赵啻贤向小店拉去。

   此时,在县衙的大牢里,奥夫礼塞像只疯狗一样吼叫着:“放我出去!你个老东西!放我出去!”声音在空荡的牢房里传播,伽尔听到后走了过来。“我个老东西就不放你出来,你能怎么样?”伽尔低下头对奥夫礼塞说道。“你!你……”奥夫礼塞的牙咬得很紧,双眼放射着可怕的目光。“我怎么?咬我啊!”伽尔嗤笑一声,走了出去。“哼!你们给我等着,你们一定会生不如死的!”奥夫礼塞的呐喊回荡在昏暗的牢房。

   “当当当!你们看这是什么?”葵千利揭开了布子“什么嘛!这不就是一把枪吗?”泽莎尔看着葵千利手里的小手枪一样的东西问道。“不不不!这可不是一把普通的手枪!”葵千利说着对木狮萨迪开了一枪,枪里喷射出蓝色的气体,木狮萨迪闻到后马上就晕了过去。“哇!这是什么啊!”泽莎尔吃惊地问道。“这可是是我最新研发的麻醉枪,药效可以一直持续到明天早上!厉害吧!”葵千利说着把木狮萨迪放到了床上。“是吗?有这么厉害?”泽莎尔试探着对自己开了一枪,果然在闻到蓝色气体的一瞬间马上也晕了过去。“你,你干什么?”葵千利看到赵啻贤把枪口对准了自己。“晚安!明早见!”赵啻贤坏笑着击倒了葵千利。“哈哈哈!千利太君再见!”他掏出一支笔,给葵千利画了个板刷胡。

   赵啻贤原本打算回家,但看天色已晚,还下着大雨,便又折回了店里。“就先在这将就一晚吧。”赵啻贤又把木狮萨迪挂到衣架上,自己躺了上去。于是,整座城市便彻底安静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县衙的刑场便围满了各路记者和群众,这些人大多是听说了伽尔要斩奥夫礼塞而闻风而来的。“知县大人,听说您要斩奥夫礼塞,此消息是否属实?”一个记者拿着话筒抢到了伽尔面前。“不错。奥夫礼塞作恶多端,滥用职权,必须得斩!”伽尔毫不含糊地说道。此时,另一个女记者也抢了过来:“知县大人,奥夫礼塞是龙鲲守备奥卡托德的儿子,您贸然斩杀奥夫礼塞,会不会惹来麻烦?”伽尔听到后,马上正色说:“自古星际各种族就是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我伽尔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身正不怕影子斜!……”“当——”刑钟响了,行刑的时刻到了。“哼!”伽尔走到县衙,拿出了刻着“斩”字的令牌。“斩,立……”“等等!”正当伽尔准备说出“斩立决”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循着声音看去,只见是一个武将:他身穿金色龙鳞铠甲,头戴龙形金盔,肩膀上还有一个没有披风的披肩。手里则持着一把镶嵌诸多宝石的长刀。不难想象,他就是龙鲲碎陆守备,奥卡托德。“不知知县大人为何要斩奥夫礼塞呢?”奥卡托德直视着伽尔的眼睛。“他作恶多端,滥用职权,不斩难以服众!”伽尔丝毫不回避奥卡托德的目光。“那就明日再议吧。今日还要征粮,还请知县大人可以明白轻重!”奥卡托德说罢转身就走。

  “你!”伽尔气得瞪大了眼睛。

  “快!把存的粮食交出来!”凶狠的士兵们挨家挨户地搜查。“给,给……”斯雅特澜颤抖着把仅剩的一点粮食交给士兵。“这点不够!”那士兵把装着存粮的盒子扔到地上。“可,可上次明明只要这么多啊……”斯纳特兰小声说道。“我管你哪次!本大爷的小费呢?”那士兵恶狠狠地问道。“兵爷,你看,我们也是穷苦人家,没多少钱。这是一点心意,请笑纳。”霍银介八赶紧把几个钱币递了上去。“哼!真是穷光蛋!走,去下一户!”几个士兵收了钱走出了家门。“你们拦我干什么!让我去打他一顿!”赵啻贤早已按耐不住。“冷静!你想想你打了他又能怎么样?”霍银介八赶忙劝阻。

  “不好了!不好了!”士兵走后没多久,门外一个人影跑进来,原来是弗利多卡。“咱们种的地,都让守备那帮人圈走了!”弗利多卡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什么!”屋里的人都站了起来。除了打猎,种地也是这里很重要的经济来源。把地圈走几乎就是断了各家各户的活路。“快!出去看看!”众人跑了出去。走上山坡,果然就看到奥卡托德的骑兵正在圈地:他们骑着高头大马,手持圈地旗与砍刀。每走过一处地,他们就投下一杆圈地旗,圈地旗一落地就和旁边的圈地旗形成一个黄色的能量结界。而一些没来得及跑的人纷纷惨死在他们的砍刀下。一时间血流成河,喊叫声,劈砍声,哀嚎声混在一起,简直是一幅人间地狱图。

  “哈哈哈!走!咱们去永夏城圈去!”守备狂笑着拍了拍马背,和征粮士兵一起向永夏城前进,只留下一片狼藉的天岭城。“老婆!”弗利多卡突然大吼一声,向圈地区冲去,赵啻贤和几乎全城的猎人也赶紧跟了上去。只见他在离圈地区十来米远的地方趴了下来,抱着一具女尸痛哭。那女尸的背部有一道骇人的创口,很明显是在逃跑时被杀害的。“唉。弗利多卡自从来到混鲲大陆后,就一直和莉茗尔相依为命。可是现在……”霍银介八也叹了一口气。赵啻贤看着在地上痛哭的弗利多卡,心情复杂。在自己和泽莎尔来到龙鲲碎陆的这半个月里,猎人们都给予了很大的照顾。赵啻贤看了看身后,浮灵,重伤刚愈的缪兰,葵千利,木狮萨迪,泽莎尔,霍银介八,斯纳特兰,斯雅特澜,甚至那天遇到的拉斯鲁。几乎每个猎人都来了。赵啻贤看着圈地旗如同嘲笑一般闪烁的结界光芒,站了起来。

  “各位猎人兄弟们!相信你们一定都认识我!我就是半个月前来这的地球人赵啻贤!”赵啻贤清了清嗓子,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喊道,“虽然我来这时间不长,但没有各位的关照,我不可能有立足之地!所以,我心里已经把这当成第二个家了!可现在,这守备胡作非为,屠杀无辜,我们不能无动于衷!”“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奥卡托德极其狠毒,我们不是对手!”拉斯鲁无奈地磨磨拳套。“兄弟们!他不是圈咱们的地吗?咱们给他把圈地旗都拔了!我看是他的旗多还是咱们拔得多!如果他要杀头,我替你们死!”赵啻贤拍拍胸脯。

  “也算我一个!”泽莎尔走到赵啻贤身旁。

  “算我一个!”弗利多卡拔出了蓝色长刀。

  “也算本店长一个!”葵千利拿出了蛇神刺。

  “那也要算上我一个!”木狮萨迪走了过来。

  “我在所不辞!”浮灵紧握着拳头。

  “算上我!”“我也算上!”……到最后,所有的猎人都举起了拳头。“好!咱们去拔他的旗子!”赵啻贤抽出次元圣剑向圈地区走去。

  “这,这结界太结实了打不开啊!”猎人们纷纷拿出自己的武器劈砍,可是就是打不破结界。就是打破了,结界也会马上修复。“黑魔!”赵啻贤冲不远处的山间大喊一声,黑魔便闻声飞了过来。“给我把这玩意弄碎!”赵啻贤拿次元圣剑指向圈地旗组成的结界。“嗷!”黑魔怒吼着就是一爪拍下去,刚才看上去还坚硬不摧的结界瞬间有点支持不住,裂开好几条闪着光的裂缝。黑魔又挥动翅膀,冲入云霄,然后再依靠重力势能带来的高速飞下来,狠狠地又是一爪拍了下去,圈地旗的结界便直接四分五裂。圈地旗也因为负荷失灵了。看来黑魔的力量真不是盖的,难怪没人制服过它。

  “各位!拔旗子!”赵啻贤冲上去就把一面圈地旗拽离了地面,猎人们也都开始拔旗工作。其中,拔得最带劲的就是弗利多卡。他一只手拔旗,一只手拿着已经拔掉的旗,此时已经有力很大的一捆。所有的猎人,哪怕是缪兰,也在浮灵的搀扶下拔了不少旗,这是一场全民的大反击。

  此时,奥卡托德已经来到了永夏城外面。“奥夫礼塞,你看这永夏城的土地是不是比天岭城好多了?”奥卡托德看着一片片肥沃的土地笑道。奥夫礼塞说:“这的地确实很好!咱们把它圈起来!”“好!给我把永夏城的土地圈了!”奥卡托德对身后的士兵们发出了圈地命令。突然,一个士兵骑着马跌跌撞撞地赶了过来:“不好了!咱们的圈地旗,都让一群刁民拔了!”“什么!”奥卡托德的眼睛瞪得圆圆的:“速速回天岭城!”

  “老兄,这拔完了旗,下一步怎么办?”一个猎人把两杆旗扔到地上。“这些旗不能再留给他们!咱们一把火把它们烧了!”赵啻贤铿锵有力地说道。“我来!”霍银介八拿出了长矛,然后对准旗堆。“呼——”长矛喷射出炙热的火焰。原来,霍银介八的长矛矛尖处有一个喷火孔,这就是在猎人中享有盛誉的烈火枪。“兄弟们!快!把旗子都扔到这!”赵啻贤指着火堆喊道。猎人们纷纷把旗子扔到火堆里,燃起一股黑烟。“那边还有!”弗利多卡看到远处还有两面旗子,跑了过去。“那太远了别去了!”霍银介八冲弗利多卡喊道。“奥卡托德的骑兵回来了!”木狮萨迪从远处跑过来。“好!他来咱们就跑!咱们上山去!他对地形的熟悉肯定不及我们!”赵啻贤说着向远处的山坡走去。“走!大伙今天就和奥卡托德来一场游击战!”葵千利领着整座城市的猎人上了山。

  “哈哈哈,敌来我跑,敌跑我追!这就是我们所谓蘑菇战术!对不对?弗利多卡?”赵啻贤正为自己的点子得意,可看了看旁边,却并没有看到弗利多卡。“他在哪!”木狮萨迪指向远处。只见弗利多卡还在拔旗子,此时刚刚跑到火堆旁。“我让你插!”弗利多卡把旗子扔进火堆,然后向山上跑去。“危险!快回来!”赵啻贤大喊道。此时,奥卡托德已经悄然逼近。“给我射死他!”奥卡托德对着身后的士兵喊道。“咻咻咻——”密集的光束射向弗利多卡,但都没有射中。“废物!”奥卡托德抢过一个士兵的能量枪,开到最大功率对准了弗利多卡。

  “咻!”红色的能量束脱离枪口,穿透了弗利多卡的身躯。亮着蓝光的猎人钢甲在这发子弹面前却如此不堪一击。“呃!”弗利多卡猛吐了一口血,倒了下去。

  “弗利多卡!”

  “继续给我打!”奥卡托德向山上指去,士兵们也把枪口对准了山头。“咻咻咻——”铺天盖地的能量束向山上扫去,但还没触及众人就纷纷消散。“哼!走!”奥卡托德瞪了一眼山上的猎人们,回身向永夏城走去。赵啻贤看着奥卡托德的背影,眼睛里充满了看不见的火。

   晚上,奥卡托德来到了县衙。

   “大人为何一整天都不敢来县衙?”伽尔扭过头来问道。“什么意思?我难道躲着你?”奥卡托德瞪着伽尔。“我可没这么说,只有奸佞小人才会躲着我。”伽尔说道。“你竟然说我是奸佞小人?”奥卡托德拔刀大吼。“你乱征粮乱圈地,难道不是奸佞小人?你滥杀无辜,难道不是奸佞小人?”伽尔也大吼道。“哧——”奥卡托德的长刀刺穿了伽尔的胸膛。“知县大人遭刺客杀害,我会如实向龙神军队长报告的。”奥卡托德抽出长刀,走出了县衙。

   “去,把城里走不动的老人还有小孩都绑了!过十分钟,我就杀一个人!”奥卡托德对随行的士兵说道。“是!”

    没过几分钟,县衙的邢台就押满了人。“给我斩!”“住手!”远处赶来一个人,原来是葵千利。“来啊,把他们放了,老夫随你绑!”葵千利把蛇神刺扔了出去。“葵千利!想不到你今天自己送上门来了!好!绑了他!”奥卡托德一挥手,两个士兵就拿着铁链走了过去。“等等!”又有一个人从人群中挤出,是赵啻贤。“奥卡托德,我告诉你,旗子是我带头拔的!这些老人小孩你必须释放!千利店长你也不能绑!”赵啻贤走上邢台指着奥卡托德大骂。“原来是你带头拔的!把他也给我绑了!”奥卡托德又是一挥手,就又有几个士兵过来按住了赵啻贤。“放了他们!”在看台下面的猎人们都按耐不住了,涌到大门面前。“闭嘴!再敢造次我就杀了你们!”奥卡托德用刀指着台下的猎人们。“放了他们!”“有种就把天岭城的人都杀光!”台下的猎人纷纷举起拳头。“停!”奥卡托德做了个停止的动作,下面才渐渐安静起来。“这个家伙我可以放,但是葵千利我必须绑!”奥卡托德说着把缠在赵啻贤身上的铁链,然后拿着铁链向葵千利走去。“混账!”葵千利竟然给了赵啻贤一嘴巴子!赵啻贤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葵千利被拉了下去。

    等到奥卡托德走后,赵啻贤从嘴里吐出一个纸球。原来,刚才葵千利借着抽赵啻贤的时候,偷偷把一张纸条打进了赵啻贤的嘴里。赵啻贤把纸球展开,发现上面写着两个字:

    状告!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米粥

关注1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幻想图片频道

    关注1粉丝0

  • 2

    正伦

    关注1粉丝0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