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20话

第20话  第七章 月亮宫殿(下)

  • 绸倾
  • 子语
  • 3098.6666666667
  • 2017-06-19 15:51:06

  说话间的功夫就见胡勒上下的一遍遍打量眼前的女子。

    “你真的是阿蛮?”

    “ 那还有假?”

    “不可能,阿蛮说话有颤音的,你说话没有这个毛病。”

    听了这话,眼前的少女噗嗤一声就笑了:“原来是因为这个啊,胡勒,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些不对劲。”

    原来没有什么感觉的人一听这话,猛地就坐起了身:“不对劲,你指的是?”

    “所有事情啊,你就没有要问我的吗,还是,你想先看看这个宫殿再听我给你解释。”

    阿蛮这么说了,胡勒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不是在阿蛮的家里,这刚才满心都是想着之前假阿蛮的事情,也没有注意自己身处环境的变化,听了提醒,也就开始四周环绕的看了一圈。

    看着看着,落下的心又悬上来了。

眼前的宫殿与其说是宫殿不如说是试验场,除开自己身处的这间屋子,外部大堂是一个敞开式的全透明水晶宫,令人惊奇的不是水晶宫的出现,而是偌大的空间摆放的全是棺材,准确来说全是女性的尸体,全穿着相同的服装,他似乎见过,之前在哪里见过,这么想着头就痛了起来,使劲敲了敲才猛地反应过来,是阿蛮。

 刚才醒过来的时候没有注意,仔细一看才发现阿蛮身上的服装与之前的服装已经完全不同,

    特别是整个宫殿的布局似乎他在哪里见过,奢华的冰冷,似乎是那么类似的场景。

    “阿房宫。”胡勒猛地一拍脑袋,这就是传输来的资料里的阿房宫,传说中水银做的河,玉器雕的梁,只是比资料里少了几倍,却因在底下河底又多了竖向空间发挥的余地,特别是在河底建宫,在沙漠里更是不会有人怀疑的,妙啊,真是妙。

    “胡勒。”阿蛮看他这个样子愣了几秒:“胡勒你没事吧。”

    可眼前的胡勒更像是魔障了一般,一股脑的碎碎念着:“太 不可思议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嘴里一边吐不干净话,一边坐起身掀开盖在身上的蚕丝锦被,水晶宫四周与月亮河完全切割开来,又因为透明水晶自带的色光使宫殿与月亮河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二者的边界,加上水的自然降温效果,在这沙漠中无疑是最好的避暑胜地,加上这严丝合缝的切割完全不像是这个时代有的技艺,胡勒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梦中还是现实中,与其说他之于阿蛮是神奇的外星物种,不如说他对阿蛮的身份起了更浓厚的兴趣,究竟是怎样的女子才可以拥有这超出时代几世的记忆宫殿,阿蛮的身上究竟是什么秘密?

    “阿蛮,”回过神的胡勒不仅审视起眼前的女子,仿佛他从未见过她一般,一遍遍的揣摩着每一个呼吸,她的一举一动,似乎要看穿她,又不知从何看起:“阿蛮,你究竟是谁?”

    “我就是阿蛮啊。”

    “不对,你不是。”

    听了这话的阿蛮倒自己笑了:“我不是,那你说,我是谁呢?”

    “我不知道。”

    “对啊,其实我一直是我,只是胡勒,你从来没有想过了解我,正如你从来没有让我了解过你是一样的,之于我,你总是留了一个退路,我知道,我也懂,你我都是背负秘密的人,本来我们世世代代传下来这个秘密是不让外人知道的,我付出了个私心让你进来了这里,我想把我最后的秘密告诉你,你懂吗?”

    “我……”

    ”你不用着急说,我先告诉你我的秘密,你旁边有苦山槐的药你把它喝了,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听我的故事,我的时间格外拉长就是在这里的岁月,所以,一切慢慢来,别着急。”

    听了这话,胡勒也不矫情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女子,踱步至冰床前端起那碗黑色的药水就一口喝了下去,这咕噜的声音下,故事也就这么开始讲了。

    “我是这楼兰的巫女,想来你也是知道的,我也不多加重复了,之前我想佐伊也跟你说了不少这里面的弯弯道道,只是他们只知其一未知其二,我的师傅,也就是上一任巫女就是堆在大厅里最上层的那具女尸就是我的师傅,也是楼兰王的大夫人,只不过她比较特殊是因为她身上有汉人的血脉混合的,楼兰王特别喜欢汉人女子,我们楼兰与外界断绝联系也有数百年了,找个汉人女子更是天方夜谭,于是乎我师傅就这么被弄进了宫,这是后话了。

    楼兰的巫女与其他地方不同,我们是可以结婚生子的,对于下一任的要求也没有专门的说明制定,可以是自己的子女,也可以是皇室贵族甚至是平民,你只要满足一条是天选的人就可以了,对于天选的时间没有人知道具体的界限,只是被选为巫女的下一任手臂上会在被选中为巫女时显现赤色火焰印记,而且每到月圆之夜就会出现,必须到月亮河宫殿才能抑制体内的火焰,不然很容易被体内的焰火灼烧五脏六腑甚至被侵蚀至意识中,你看见的大厅里的尸体都是我们传承下来能在月亮河死去的巫女,还有更多的没有躲过月圆的诅咒,也就在沙漠上被烧成灰散于大沙之中再无踪迹。

    我们每个巫女的寿命都是不定的,只有老天有浩劫就有一个巫女要被献出,祭祀天地,而祭祀的方式就是封于和田玉制成的密闭棺材中生生沉入月亮河,一般在献祭前上天都会选中下一任巫女,在自己献出生命的前一夜,每一个巫女都会带着继任者沉入月亮河,也算是种仪式传承吧。”

    “那你?”

    “对啊,我都不知道那一天就会出现我的继任者,可能我就需要被献祭了。”阿蛮半开玩笑半认真的看着胡勒说:“而且我觉得那一天似乎不远了,你这不想见到我的愿望还是很有可能实现的,所以胡勒我告诉你这一切算是逆天而为的任性了,我走了,你一定要记住我。”

    “阿蛮,你……”

    这头胡勒的话还没有说完,阿蛮就抢过话头说:“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还是想看看这水晶宫?”

    “不,”胡勒猛地站起身:“阿蛮,我一直很好奇为什么这么一个地下的死物宫殿需要你用生命去献祭。”

    "你不懂是不是,那我如果告诉你,这个宫殿外的除了人以外都是假的,你会怎么想?“

    “什么意思?”

    “就是,我说整个楼兰国都是假的,你看见的一切都是幻化出来的是这水晶宫的能量幻化出来的,你懂吗?”

    看着愣住的胡勒,阿蛮撇了撇嘴:“我举个简单的例子,你之前见到的我吃的羊肉,你知道是怎么来的吗?”

    “是市场宰杀的。”

    “对,也不对,这羊是饲养来的,而它是由母羊生育的,我说的对吧。”

    “对。”

    “但是,几百年前,我们就与汉朝断了联系,所谓的资源都是原有楼兰传承下来的, 但是经历了这么久,加上几次干旱,为什么楼兰却一直富足,你想过这个问题吗?在这沙漠里为什么就会有蔬菜与肉?”

“那是因为?”

“看吧,你也回答不出这个问题对不对,似乎从来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楼兰的生命延续究竟是什么,民间流传着月亮河是母亲河,是生命之源,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月亮河是生命之源,那是因为整个楼兰都是月亮河的能量转化,在水晶宫的中心有一个巨大的能量体,它通过释放能量将空气中的离子与水分子进行组合,以能量的形式幻化成一切事物,这就是为什么楼兰的母羊能一直生羊,贫瘠的土地能一直长出蔬菜,甚至不用种子也能长出绿色的菜就是这个道理,整个楼兰都是最符合常规人类生活的幻想,所以它是最相似于生活的模拟城,但这能量因为是自由产生的组合,有时候就会有反噬的现象,也就是你看见的无心尸的来源,这你懂了吧。”

“怎,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老巫女就曾经告诉过我世间万物皆是相生相克的幻化,一二三的变化不过是时间问题,你以为的不可能不代表不存在。”

“而我们的责任,就是守护这幻化的能量,一个是保护它不要被坏人拿走,另外一个就是这个秘密要被守住,一旦楼兰城里的子民知道这个世界是幻化的,后果将不堪设想,你明白吗?”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3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8
    9 赤弭 人气5274
    10 绸倾 人气4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