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19话

第19话  第七章 月亮宫殿(上)

  • 绸倾
  • 子语
  • 2733.3333333333
  • 2017-06-19 15:50:21

随着无心尸的不断涌出来,胡勒知道自己今天是不太可能活着出去了,阿蛮生死不明,就从信号判断阿蛮也是遇到麻烦了,整个信号源都出现不稳定的强弱交换,胡勒仔细听才发现那是阿蛮的呼吸声,他与阿蛮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曾经打趣分析过阿蛮的呼吸,这是他们星球的一项技能,在身体出现不舒服时,一般都是自我治愈,而最好的判别方法,就是通过聆听呼吸声来判别身体出现的问题。

他们星球的人都没有五脏六腑,判别的依据都不准确,只有呼吸才是最好的诊断办法,可刚才听电波的声音,阿蛮的整个呼吸都是开始乱了的节奏,他不知道阿蛮那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他似乎什么都帮不了,身旁的无心尸不断的复活,缓慢的支起自己的身子逼近胡勒,如何走出这群无心尸他真的是不知道了,自己放于台中的双鱼玉佩的光亮开始被拥挤的无心尸遮住,实在不行,就冲吧,就直接倒上去挡住这群无心尸,能拖一时是一时,想到这里,胡勒只好无奈的抬头叹口气,闭上眼就往月亮河旁跑去,无心尸看他往河边走纷纷转换方向也往河边赶,按照阿蛮之前的叮嘱,这月光对准似乎还需要半个时辰,眼前早已没了路,干脆想着一不做二不休幻化原型钻入沙地里,按照无心尸的现有迹象显示,它完全是根据呼吸的生活映射形成了生活模拟,完全没有判别能力与思考也不太可能能分辨胡勒转变的事实。

    这般想着一个转身就打算钻入沙坑中,可刚闭上眼就听见了阿蛮的呼喊声。

    “胡勒,胡勒,你能听见吗?”

    “阿蛮?”

    “对,是我,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听清了阿蛮的声音,胡勒闭上的眼猛地睁开,可刚才的声音却又全都消失了,怎么会,刚才的声音明显就是阿蛮的声音,胡勒不禁失声喊道:“阿蛮,你在哪里?”

    这一喊没得到阿蛮的回音,倒震动了无心尸,无数的尸体开始从土中钻出,而且与之前的无心尸感觉不同,后来钻出来的无心尸身上都带着明显的戾气,移动速度与反应能力远超之前的无心尸,如果之前的移动只是无意识的前进,之后涌出的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罢了罢了,胡勒狠心一想,大不了就是舍了这条命,毕竟这条命就是阿蛮救得,还给她也算是物归原主了,这般想着,很多东西也就看淡了,看着涌向自己的无心尸,心里也多了一分慰藉,想着自己也算做了件好事,就快步走到月食的最后一丝光束下,快速举起手上的双鱼玉佩对着月光,身下已经开始有无心尸在撕咬胡勒的大腿,一只又一只的扑上来,胡勒觉得自己做的这身皮囊已经经不住他们的祸害了,再往下就是他的神经传导组织了,一旦咬破了,他就真的活不了了,阿蛮,阿蛮,胡勒从来没有如此刻般思念阿蛮,恨自己不能与阿蛮多相处一段时间,多让一下她,总是在等着遥不可及的未来,活着,胡勒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满脑子都是阿蛮,似乎都不记得星球教导的活着的奥义了,只是 满心的阿蛮,他似乎有些东西不对了。

    这头的人想着百转千回的故事与想法,身下的人却显然没有这份情怀,胡勒撕咬下的皮是他用胡杨汁熬羊皮做的,吃起来自然与人的味道不同,似乎就是这份不同的气味彻底激怒了无心尸,咬下胡勒皮囊的无心尸开始不停的怒吼,一遍遍的吼叫着,嘴角更出现了脓液,慢慢的腐蚀溃烂着皮肤,一层层的幻化成水。

    “怎么,怎么回事?”看着眼前的场景,胡勒显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这群无心尸是怎么个情况,怎么会出现化尸的事情呢?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胡勒满脑子浆糊时一束月光穿过了双鱼玉佩,窄小的玉佩突然涌出雪花似得碎片,在接触空气的一刹那融化入空气中,整片天空突然涌出一股微醺的气味。

    不知道为什么,胡勒突然觉得整个人的意识都已经跟不上,就有一种宿醉的感觉,耳边开始听见阿蛮的声音。

    “胡勒,胡勒。”

    “阿蛮,是我。”

    “胡勒,”阿蛮的声音带着不确定的叹息声,一遍遍的蛊惑着胡勒:“你往河里走,我在河里等你。”

    “阿蛮,你在水里。”

    “对,我在水里。”

    顺着阿蛮的声音,胡勒开始步步逼近月亮河,身旁的无心尸也开始逐个 跳入月亮河中,一个个跟下饺子似得一波波往河里跳,似乎是有人在叫他们一般,是阿蛮吗,胡勒自己也不知道,他感觉随着声音的不断加强,自己的手脚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整个身体出现发麻的状态,移动都是不受意识的盲目跟从,看着身旁跳入月亮河的无心尸成了河中心的漩涡他已经意识到不对劲了,可就是移动不了,这种感觉是他从未体验过的,按照他们的说法这就是在假死的状态,星球上有的人营养跟不上就会自我休眠出现假死的状态,待情况好转就会重新恢复。

    只是这种事他仅仅听说却从未见过,自然也不敢断定自己是否是这种情况。

    最让胡勒恐慌的不仅是这诡异的现象,而是他听出来耳边的人不是阿蛮,尽管声音极其相似,但阿蛮的声线里总是带着颤音,这是他晚上听阿蛮自己说的,自从自己被逐出宫后说话总会不自觉的带着颤音,因为那段时间哭的太多了坏了肺,说话的时候就会特别费力难受。

   为了减轻这种痛苦,她就学着用其他的部分说话,久而久之就养成了颤音的说话,只是这个秘密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这个叫他的人不是阿蛮,却知道用阿蛮的声音蛊惑他,到底是谁呢,佐伊还是塔玛拉,究竟背后是谁?等走近了月亮河,这胡勒才真正看清了月亮河的场景,无心尸在跳入月亮的同时不断幻化成一颗颗石头,随着刮起的妖风,月亮河也就不停的旋转形成龙卷风似得中心。

    挪步至河边的人被莫名力量猛地一推就沉入了湖中心,他手脚都不听使唤了,这结果如何他也不在意了,索性闭着眼等待结果。

    这一闭一睁,却又恍如隔世。

比如,他眼前的阿蛮。

阿蛮穿了一身孔雀绿的细纱裙配以牛骨串的流苏装饰,头顶点了颗朱砂的印,温润的面庞挂了丝阿蛮,说是阿蛮,好像又不是阿蛮的感觉,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实话说胡勒是没想到自己还能看见阿蛮的,加上之前的遭遇,心里更是多了一番戒备,任凭这眼前的人与阿蛮多么相像他也不为所动,转个身就闭上了眼。

    “胡勒。”身后的人软软的叫了一声。

    这人说话了,胡勒心里也就有底了,这声音明显就是完好的,绝对不是阿蛮,许是幻想吧,毕竟他总觉得那股力量似乎就在他的周围,具体的他也说不清,但就是觉得强大的磁场力在自己周围。

    “胡勒,你生气了?”

    “你说话啊,”看胡勒不理自己,这阿蛮也急了,连忙摇了摇胡勒的手,又死命的扒开胡勒的眼皮,看他只是故意不理自己也就输了口气。

   “不是,你怎么回事,看到我好好的不开心是不是?”

    “哎,你说话啊,听见没,胡勒,你又不遵守约定,”这般说着就勾起胡勒的小拇指,这一勾,倒是把眼前的人弄了起来。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