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18话

第18话 第六章 命运初现(下)

  • 绸倾
  • 子语
  • 2916
  • 2017-06-19 15:49:19

眼前的人不断从各个沙丘中涌出,他虽知道楼兰有天葬的习俗,却没想到,这天葬还有借尸还魂的能力,这是不可能的,绝对是违背宇宙规律的,是不可能出现完整记忆生命体的复活的,哪怕在他的国家,他们也只能做到人类肉体模型与意识复刻,可情感是不可能通过科技进行雕塑的,这种完整的机能运转是不可能用工艺机械进行后期赋予的,可说这些人不是人,交谈说话等又是跟活人无疑,究竟是为何,胡勒整个人也是弄不清楚了。

  先是将藤蔓复原为脚,又将藤笼解开,可刚复原一半就见无心尸迅速向胡勒走来,胡勒暗叹一声糟了,阿蛮今天的体制特殊,每次都吸引月光,这萤火虫一聚集自然吸引这群人,看这架势,今天是免不了一场恶战了,腰间的刀从皮层中剥离,胡勒才刚握住就见所有的无心尸连同高大的鬃毛怪纷纷跪下,低头才发现,阿蛮身上的萤火虫早已四散开来,甚至于,胡勒开始闻见一股奇特的檀香与迷迭香的混合气息,是阿蛮身上的味道。

  对于眼前的一切,胡勒还没来得及深究就听见阿蛮弱弱的气息声:“胡勒,抱……抱我过去。”

  “阿蛮,他们……”

  “我知道,不用管,你抱我往月亮河走,他们自然会让出条道路。”

  虽是没有睁眼,可阿蛮似乎知道外面的所有变化,胡勒难得的懵了,怀里的阿蛮似乎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阿蛮,似乎又不是那个阿蛮,她身上有太多的秘密了,特别是那种味道,他明显感到了一丝甜与精神上的欢愉,猛地摇摇头才勉强抱起阿蛮往月亮河走,果然如她所说,这抱着阿蛮后所有的无心尸都往两侧后退一步,眼里的绿光逐渐熄灭,像是重新回到僵固的状态似得,抱着的阿蛮更像他们的女皇,一个个跪地俯首称臣,这一切都太诡异了,胡勒从未对地球上的事物感到如此的不可思议,这种野性的臣服似乎是来自于一种莫名的神秘力量,可怀里的人太虚弱了,他不忍心也不知从何问起,只是一步步的走近月亮河。

  好不容易到了月亮河处,胡勒低下头对着阿蛮的耳垂处呢喃:“阿蛮,到了。”

  怀里的人越发冰冷了,颤抖着白色嘴唇说:“放我,放我入水里。”

  本来温柔的人听了这话,顿时火冒三丈,这完全就是不要自己的命了。

  “阿蛮,”胡勒冷了声音:“你如果这样,我就判定你意识不清带你回家了。”

  “我很清醒,胡勒,听我的,放我下水去。”

  “我拒绝。”

  “胡勒,你不了解我,今天的一切你也很奇怪是不是,我答应你,过了今天,我一定告诉你怎么回事,但是现在把我放入水里,不然,你会恨自己一辈子。”

  听见一辈子三个字,胡勒的手猛地一抖,却强忍着说:“我不放,你恨我一辈子也罢,不放。”

  “胡勒,算我求你,我已经没有力气了,算我求你。”

  看了太多嬉笑怒骂的阿蛮,哪见过这个样子的人,胡勒人都被定住了,他第一次觉得如此的无助,所有的世界观与意识都在告诉他不可能将阿蛮放在这里,放在这里只会是死路一条,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某种神秘的力量拉着他不自觉的想答应阿蛮的请求,他不知道这种情感是什么东西,它就像黑洞不断的吸引推动他,不受理智局限控制的白光一闪,发出他自己都不能听见的一声:“恩。”

  胡勒看了眼怀里的人,罢了,算是自己不理智一次了,刚想将阿蛮放入水中。

  怀里的人微微一笑,却又似想起什么来时,使劲动了动,暗示胡勒靠近她,然后说:“你先放我下来,把你的袍子取下来重新穿起来。”

  想着阿蛮要下水,穿着个袍子的确不方便,胡勒也没有再耽搁时间,立马将人放下了就脱下那层袍子,这一脱,才发现了阿蛮的不对劲。

  一开始他只是以为阿蛮是怕冷,所以穿着袍子,可刚才给她褪下时,整个身体都是红色散发着热气,好似蒸笼里出来一般全是蒸汽,胡勒心慌一碰就听见呲的一声。

  “阿蛮,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我回来告诉你,你穿上这件袍子,上面有我的气味,这些人就不会为难你,两个时辰后我就会回来。”脱下袍子的阿蛮似乎气力也恢复了些,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月亮消失前,我没有回来的话,你就用我藏在袍子里的玉牌对着最后一丝光,将光穿过玉牌上的鱼嘴相连处,然后你就赶紧离开就好,听见没?”

  “阿蛮……”

  可叮嘱的话还没说完就阿蛮一个跃身就跳入月亮河,河水中间迅速集结成一个不大的中心漩涡,将阿蛮迅速卷入。

  阿蛮,胡勒心里一阵莫名的悲伤,还没来得及疏解就见那些跪倒的无心尸眼里的光慢慢聚拢,似乎已经没有感慨的时间了,胡勒胡乱穿起自己的袍子,衣袖在接触自己的皮肤后再次散发出与阿蛮身上相似的气味,坐下的人又慢慢失去了生气,胡勒这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阿蛮嘴唇一直蜕皮龟裂,那是因为袍子包裹导致的热度缺水,她身体冰不过是一种体制保护机制,这个傻阿蛮,不过是为了保护他,硬生生受着那份苦,裹着袍子,胡勒心里却凉的似冰了。今天的一切似乎都太奇怪了,阿蛮、无心尸,甚至于今夜的月,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大而圆的月,这个高度是月球与地球最近的危险距离,也就是楼兰星象里说的大凶之兆,阿蛮到底还瞒了他多少,她究竟是什么人,还有,陷入沉思的胡勒突然觉得胸口一阵疼痛,脑子里开始出现嗡嗡的声音,电波干扰下的巨大磁场震动,而且还极其熟悉,是那天,是那天他飞船失事时的相同频道,胡勒摸着疼痛的头无意识的跟着电波的来源不断向前走,一只脚都已跨入了水中,却又猛地缩了回来,他听见了阿蛮的声音,阿蛮叫他的声音,脑子里的磁场突然消失他从清醒过来,慌乱的匆忙上岸

  胡勒满脑子都是阿蛮,刚才他真的听见阿蛮的呼喊声了,也就是说阿蛮就在磁场中间,而且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她甚至可以调控磁场,他明显感到这信号来源是月亮河里,虽然他不能相信,但这河中心似乎真的有一个巨大的信号站,有一个能源磁场,他虽不知具体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它的能量绝对是无穷大的,那种吸引的干扰不是一般的信号源,更像是人脑思考的有秩序回复,某个瞬间胡勒甚至觉得大脑似乎跟电波有了对话,它能入侵人脑控制人的意识,也能通过人脑获取它所需能源,也许,胡勒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或许这群失心尸就是受到了能源的控制,他们的人的形态的模拟不过是能量输出的配比,这样看来,这个能量石就不再是简单的能量服务了,他是有创造生命源的功能作用,也就是机体意识形态的构造,完全超出了胡勒所在星球的科技范围,而且更有可能,这种能量来源于自然而不是人为生成,更具有强大可适应性。

  最为可怕的是,它的主人,很有可能是阿蛮。

  胡勒不敢想象这群危害撕扯人的禽兽,鬃毛吃人的鬼怪是阿蛮创造出来或者间接创造出来的,她可能自己都不自知自己在建的是一个阿鼻地狱,是一个人间惨局,怪不得阿蛮总是问他楼兰没了,他会不会怪她,如果她没了,他又会如何自处,这些问题涌上心头,时间也就过得特别快了。

  一个慌神就见月亮开始逐渐暗淡他的光芒,胡勒连忙取出袍子里的玉牌,和田玉的材质雕刻出双鱼的样式,图案的接口处有一对口,想来阿蛮说的对准的口就是这块了,胡勒趁着月色刚放好玉牌,却嗅到一丝不对的感觉,自己身上的气味似乎开始消散了,是刚才,胡勒心里一惊,是刚才他下水的时候弄湿了袍子,一定是因为那个时候才使味道散的时间变短了,四周的失心尸开始慢慢聚集起了眼中的绿光,一部分已经开始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胡勒愣神了呆住了,所有人嘶吼着向他靠拢,月光也快消逝了他还没有对准,这,到底该怎么办?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