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17话

第17话 第六章 命运初现(中)

  • 绸倾
  • 子语
  • 2855.3333333333
  • 2017-06-19 15:48:59

 虽然是这么想,可有时候又不自觉的发现胡勒的不同之处,以前的那些生活似乎在被好奇放大后显得格格不入,她很想掩饰这一切,可每次想到都会看见胡勒很深沉的看着自己,只好搪塞或者转移话题,她甚至质疑胡勒是不是有读心术,不然怎么每次都能猜到自己想要干什么。

  除了这些户奥奇,胡勒似乎也有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自己,只是,她在忍,他也在忍,这是大夫人教她的,一个人有心事时,眼睛是骗不了人的,胡勒的眼睛里有邪,身上的味道也在发生改变

,她知道这是上身的气味变化,只是她不知道如何去挑开这层窗户纸。

  于是乎一个装不知道,一个假装不想知道,维持着最希冀的岁月。

  很多时候,阿蛮都是被动的活着,接受自己的一切命运,大夫人说过,她的一生终是为别人而活,她是孤星,终身不可能有依靠,与人相伴,只会是害人害己,天命难违,没有自己过得道理,说的话虽然有些尖厉,却也是血淋淋的真相。

  也就是因为这句话,自从被皇宫赶出来,阿蛮就不再接触其他人了,她跟谁在一起就是在害她,她不能也不愿如此,于是她选择孤独,孤独的过一生,特别是四哥与佐伊的事情一出她更是心灰意冷,她的心里一直在自责,总认为是自己害了四哥,是自己命里带煞才会克了这么好的四哥,她想过很多补救的办法都没有用,她被逐出宫就失去了一切,除了这条不属于自己的命,真是是什么都没有。

  她学会了孤独,终身孤独,至少在遇到胡勒前,她真的以为自己穷极一生真的只是为了楼兰活着了,为了楼兰呼吸,吃法,睡觉,对着月与门口的胡杨等着自己为楼兰献身的那天,无欲无求的活着,不想,自然就不会失望,她用几年的时间学会了怎么保护自己不受伤害,就是她最大的武器,当然,这一切都是基于没有胡勒的可能性之上,但事实是胡勒就是这么出现了,活生生的人,就这么站在自己眼前。

  就像从来没有糖的孩子得了颗糖,哪怕牙全坏了,她也不会放弃那一口甜,胡勒就是她的糖所以这糖背后的苦她已忽视,可以忍,那是后面的事,她好不容易有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她想改变自己的命运,也许,就是有这么一个但是,她不是胡勒的灾星,不会给胡勒带来灾难,也许,也许他们真的能走到最后,阿蛮不知道,她只能用最擅长的方式隐藏保护自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就这样过下去。

  有时候自己想不明白,谁劝,都是个死结,塔玛拉知道,佐伊知道,阿蛮知道,胡勒也知道,所以谁也不挑明,装傻的相互相安无事的生活。

  但胡勒这人虽是来之前映刻了地球人的思维,整个人的思维模式还是更偏向于理智的分析,之前的那些说不出口不过是事态分析的最终结果,当然,还有一点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每次只要自己想问阿蛮,看见阿蛮眼里的无奈时又左胸猛地电击感,于是乎,这事,就这么耽搁下来了。胡勒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感觉,可是又找不到相应的依据,只能以自己电磁波不稳作为借口安慰自己了。

  当然,这种短期的神志不清状态只会持续一段时间,在经历过两次之后,胡勒也算知道了怎么个回事了,自己也不再想问阿蛮的事,说来也是奇怪,自己不想这事了吧,整个人却又达到从未有过的清醒,只要自己的思维处于清醒状态,对于胡勒的认知来说,他的知识经验就能分析得出的最好办法。

  说来也奇怪,自从阿蛮与自己回来后,整个楼兰的夜开始逐渐拉长,阿蛮说这是夏至到了,可说的时候,又是自我催眠似得一遍遍的重复,好像不是在跟胡勒说,而是在跟自己说,在劝服自己。有时候,又会很认真问自己一些奇怪的问题,比如要是她死了,他会选择走还是怎么办?要是楼兰没了,他会不会怪她,恨她的自私?

  可每次不等胡勒回答又自己傻傻的笑说自己骗胡勒的,打着呵呵就离开了,胡勒也没有在意这个事情,直到夏至那天的夜里,阿蛮突然敲开了他的房门,一脸认真的问他是否愿意与自己去赏月。

  拿不准阿蛮心意的胡勒自然是一万个同意,一边说着一边就换好了衣服,以往胡勒这般肆无忌惮阿蛮早发脾气了,可那天的阿蛮整个人就跟着了魔一样,异常温柔的耐心等待着,与胡勒走向月亮河的路上也是一句话也不说,魂不守舍的低着头,只是微笑着听着胡勒说活,一步步的努力往前迈,终是在看见月亮河的坡处狠狠的一个踉跄摔了下去。

  这头的人一路也没有声音,那头的人为了探路迈前了几米,于是乎这栽倒了,都没人发现。

  也算是今夜的月光格外的亮,朦胧的光突然就洒在了阿蛮的身上,阿蛮全身都散发出银色的温暖吸引了大批的萤火虫,胡勒顺着光,才发现阿蛮倒在了沙地上。急匆匆往回赶就抱起了阿蛮,虽说楼兰早晚温差大,但不至于冻到凌冽,怀里的人抱起来的一刻冷的似冰,寒的如雪,胡勒连忙脱下自己的袍子裹住阿蛮,刚想抱起来怀里的人,阿蛮却在接触到胡勒的温度后开始抽搐,迷迷糊糊的喊着胡勒的名字,张着撕裂的唇认真的说:“胡勒,背我……背我过去。”

  “阿蛮,你得回去,你病了。”

  “听我的,背我过去,我回家,才是真的是死路一条了。”

  “我说,你病了,得回去。”

  感受到胡勒的怒火,阿蛮虽是意识不清,却也异常固执,用最后一丝意志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唇,直至鲜血涌出,看她这样,胡勒倒是愣住了。

  阿蛮也不多说,只是重复让胡勒带她去月亮河。

  对于阿蛮这句话的意思胡勒显然没有领会到深意,可直觉又觉得阿蛮绝不是胡乱说的这个话,必然是有什么契机或者缘故她才会这么说,相信她吧,胡勒轻轻叹口气,温柔的扶起阿蛮:“你说,要去月亮河是吗?”

  “对,月亮……月亮河,快。”

  看着怀里固执的人,胡勒只好叹口气,看怀里的人也是晕沉沉的样子,索性双脚幻化藤蔓编制组合成眼镜蛇的后尾,再用双手依托阿蛮幻化成藤笼,一头钻进沙子就钻向月亮河。

  不过眨眼功夫,就到了月亮河旁。

  出乎胡勒意料的是,那天看的无心尸再次出现了,而且是大批量的游荡于月亮河周围,说是无心尸又与那天不同,那天所见是进行杀戮的几个,但今天的更像是人类的生活。

  胡勒眼前的这些无心尸相互交谈,更有甚者摆上摊铺,放着辨不清的血色兽肉,津津有味的模拟楼兰里的一切活动,可以说,抛开相应的建筑与变化这些完全就像是楼兰人外出摆弄的集市,但,胡勒知道,他们不是。

  这群眼里发着绿光,没有生命迹象,茹毛饮血的不同时代穿着的人,的确是死人,胡勒认识其中一个就是那天他见得被撕裂的人,这群无心尸是在模拟活人世界,更有一些辨识不清的高个鬃毛物体,约与无心尸一般高度,四散守住月亮河四周,讲这围成座城池,发出野兽般的哭喊,震的整座山河游荡,迅速召集了大批的狼包围住月亮河的各个沙丘,胡勒哪怕见过以前地球的战争分子模拟也没有见过这般险峻的场景。

  远处的狼也是奇怪,似乎震慑于某种力量般远远的观望着月亮河不敢靠近,有迷途或者掉落的狼被鬃毛怪物迅速抓起,猛地撕裂成两半,喝入狼的血与五脏,然后双手触底奔向摊铺,一个抖身将肉投入摊上,面对面的失心尸就开始了他们的对话,禽兽又跑回自己的原有位置等待,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分割节点,可内部的世界又不像一个真正的世界,更像是人捏造出来的玩偶,作为自娱自乐的一种消遣,,用最血腥残忍的方式满足自己的愿望,胡勒不仅叹气这混沌的世界展示。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