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16话

第16话 第六章 命运初现(上)

  • 绸倾
  • 子语
  • 2742
  • 2017-06-19 15:48:23

对于塔玛拉口中提到的胡勒,安波勒是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虽然这个女儿此前帮了他不少,但是毕竟是女人家,看人看事都是有她的局限性的,虽然嘴上不说,但安波勒自己知道这次楼兰的劫如果没有阿蛮,谁都活不了,他不能冒这个险,再说按线人回报阿蛮的近况时并未提出有这么一个男人的存在,是真是假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放一个陌生的男人入宫,虽说楼兰没有什么大的波动,但安波勒也曾遭受好几场暗算,年轻时养成的多疑性格自然是对任何人事物都是三分信,七分疑的。

  再说眼前的这个女儿,以前总以为她是傻傻的天真烂漫,却没料到这皇宫里没有单纯的绝对存在,蠢虽是得不到太多的关注与喜欢,但太过张扬的精明只能换来同等利用的怀疑了。

  眼前的塔玛拉显然没有想到她父王想到的那一层,也不知道她这自作聪明的劝解给自己埋了什么祸患,满心都是她的胡勒。

  说来这塔玛拉也是无辜,其实从头至尾她都没有想这么多,这灵光一现的聪明不过是因为对胡勒的喜爱憋了几天才想出的计划,古语里有误惹情的解语,塔玛拉自己陷进去了,就必须要达到,这是她的名言,也是她的诺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能阻止她得到胡勒,这也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的办法了,她嫉妒胡勒对阿蛮的情意,更恨阿蛮的傲慢,她才是楼兰的公主,这一切都是她的,不能被别人抢走。

  她不是这楼兰的巫女,没有天下之责,她是天之娇女,就该配楼兰最优秀的男人。

  这头的人敷衍的打发了动情的少女,那头的人以为自己成功而沾沾自喜,两人心怀鬼胎,虽是不同心,可从出发点也算是互相达成了共识——阿蛮。

  寒暄了几句,楼兰王就派人送走了塔玛拉,迅速召见了佐伊,这个胡勒的事,他必须搞清楚,记得当时天劫里有提过一个男人,这种错误他承担不起。

  佐伊一开始并不知是什么事,自从沙漠回来后他想了很多,对于楼兰王的很多事又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于是朝会上他都避免单独与楼兰王相处,更是称病不上早朝,阿蛮那里他也不愿意去,看到两人自己也是难过,索性就关在屋子里逗弄那两只狼。

  于是乎,这楼兰王召见他,他也没多想还以为哪里又出了战事连忙赶往宫殿,没曾想,这刚见病床上的父王就被压制在了皇宫。

  其实楼兰王对于塔玛拉的说法只是半真半假的疑惑,甚至于连半真半假都没有,只有一分信,一分来自于自己性格中的多疑,他如此相信他这个优秀的儿子,最冷血而又孤傲的儿子是他所有的骄傲,他不相信佐伊会有违背他的时候,欺瞒他的时候,哪怕自己表面最宠爱老大,但他知道老大的格局太小,不可能将楼兰发展好,甚至于不可能成为一代贤王,但他却还是更偏向于大儿子,而是忽视这个骁勇善战的二儿子,大儿子只注重眼前利益的小恩小惠才更容易控制,从不会动摇他,不会有过多的想法,他没有这个能力与野心,而这更是一个君王需要的,他才是将天下装进胸怀的人,只可惜,这楼兰只能有一位胸怀天下的人——安波勒。

  虽说对佐伊并不是那么的偏爱,但他对佐伊总是多了这么一分欣赏与寄托,佐伊的忠诚,是他最值得自豪的地方。

  但现在,这份忠诚动摇了,是一个君王的大忌。

  某种角度来说,这件事对他是双向的打击,阿蛮的打击只是传说里的未来,但是佐伊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背叛,他不能容忍,如果这是真的,他能杀一个儿子,自然也能杀第二个。

  所以当他旁敲侧击说出胡勒两个字时,佐伊立即就懂了,自己躲着的事,终究是躲不过了。

  既然安波勒知道了这件事,那他就没有什么好瞒的了,他现在要做的只是试探楼兰王对于胡勒究竟了解多少,特别是胡勒对他下毒的事,父亲究竟是否查到了相关证据,他对他的国家有感情不代表他真的热爱他的父亲,安波勒说的对,他们两真的很像,于是更能相处的相安无事,至少,在这件事之前是的,他不想害了胡勒不是因为与胡勒有了什么友情,而是之前他总是觉得欠了阿蛮良多,他想还她一样,特别是不违背他的国家的前提下,他乐意保护他的第二重要人,至于他的父亲,抛开楼兰王身份,他不过就是个陌生人罢了,甚至是敌人,毕竟,是他害死了自己最亲的四弟,驱逐了他的阿蛮。

  对于佐伊的心理建设,安波勒自然无从得知,两个男人的博弈似乎在无形中形成了对局,莫名就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楼兰王也没多说,只是让佐伊坐下,找下人送来一壶马奶酒就驱逐了所有人,鸿门宴就这么开始唱了起来。

  “佐伊,你还没说呢,你是否认识一个叫胡勒的人?”

  “是的父亲,我认识。”

  “喔,”楼兰王故意拖长语调:“是你的朋友?”

  “不是,是阿蛮的,我通过阿蛮认识的。”

  “那你怎么不上报呢?”

  “父亲,”佐伊一拱手认真说道:“是我的错,我以为阿蛮与这胡勒不会有太多交集,阿蛮那个性子久不与人相处,想来也不会跟这人发展更亲密就没在意。”

  “啪。”

  楼兰王手里的酒杯一碎:“你以为,想来儿子长成人了,开始你以为来代替父亲的决断了。”

  “儿臣不敢。”

  “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现在把这个人的底细全部告诉孤,孤且饶你一命。”

  听了安波勒训斥的佐伊神色不变的一拱手:“谢父亲,这胡勒……”

  “慢着,”安波勒打断佐伊的话说到:“佐伊我得提醒你,这考珀前两天进宫来跟孤请安了,你大哥最近表现不错,你得多跟他交流学习。”

  佐伊藏在袖子里的手狠狠的握成拳,一脸谦虚的说:“儿臣明白。”

  话说到这里,佐伊也就直接将他所知的胡勒的信息和盘托出,他对这个人本就没有什么了解,加上他的神奇身份不能让楼兰王知道,左删右减的只是寥寥数句说他是楼兰一个偏处的胡商,略带过他与阿蛮的感情,最后整理半天将重点放在了塔玛拉对胡勒的爱慕上来了。

  所以说,老天还是帮老实人这句话不错,特别是在善良过后的回报,之前楼兰王对于佐伊说的一切都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加上之前的事,虽然讲的似乎逻辑都是通顺的,但就是觉得不可信,直达他说出塔玛拉的事上,他才相信了。

  毕竟塔玛拉是他的女儿,少女怀春的景象是眼里的春暖花开,说话眉眼间的喜悦是看得出来的,佐伊说的阿蛮对胡勒情感冷漠与阿蛮也是相同的配比,可以说这段话没有一句不该,不对。

  加上自己对于胡勒还是有一分希冀的,理智与情感上都希望他没有骗他,这番说辞也算给两人前段时间的冷战画了个句号,安波勒自身是很满意这次谈话的,而佐伊却被委派宣胡勒进宫,考虑之前的情况,佐伊也就用胡勒大病搪塞过去,安波勒也不喜自己女儿算计自己的样子,胡勒一个简单的胡商实在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安波勒也就把这事放下来了。

  外人不懂深宫里的安永,宫外的平静又是假装的人心碎。

  自从胡勒回来后,阿蛮从来没有问过他到底是谁,到底为什么而来,甚至于为什么会出现于此,与其说不好奇,不如说是其实她自己都在怕,她怕自己当时想的都是真的,后来的事她也想明白了不少,毕竟胡勒活着回来了,既然自己许下了的愿望成了真,那就允诺自己的因,不问,不说,人在就好。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