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15话

第15话 第五章 巫女初现(下)

  • 绸倾
  • 子语
  • 2598.3333333333
  • 2017-06-19 15:47:31

这故事还得从胡勒诈死说起。

当时胡勒中了蛇毒后,虽然知道这毒不会致命,特别因为胡勒特殊的植物体质本身就有解毒的特性,其实一般的毒是无法扩散的,加上他们没有血液循环这种东西,毒性无法扩散,唯一只是被咬住的地方会有短暂的中毒反应,只要他调养一下,将毒重新注入大地即可,之所以导这么一出戏,不过就是想要引蛇出洞,他实在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对于阿蛮这般赶尽杀绝,这皇宫里的秘密究竟是藏着个多大的肮脏过往,以后保护阿蛮,也算有个万全之策。

没想到,中途杀出了个佐伊,完全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于是他只好将计就计的假装中毒难以活下去,让佐伊去调查背后究竟是谁在害阿蛮,更安排佐伊将他送往月亮河,就是想要将毒排出后更好的净化整个疏导器官。

说来也是奇怪,这月亮河区域就像是有特殊的磁场似的,胡勒每次一靠近,总是会有一种能量磁场的反馈汲取,整个人的机体都会得到完整的疏通,甚至于拥有更为强大的力量,可具体是为什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自从佐伊将他埋于月亮河后,他事先停住心脏起搏的开关,给佐伊错觉自己没了心跳也没了呼吸,待佐伊离开就将毒素顺着脚流入沙漠,白天就去月亮河进行水洗,没过几天,他就发现月亮河似乎不对劲了,整条河的源头开始出现枯竭,大量的植物开始病变死亡,具体的病因胡勒也弄不清楚,自己也弄过几棵树打算回去好好研究,刚好自己也修养差不多了,佐伊那边的调查也应该有个结果了,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回去一趟跟阿蛮解释清楚,再跟阿蛮说说这月亮河的事情。

 未曾想,这准备走的前一天晚上,胡勒躺于流沙中假寐,就听见凌乱的脚步声,想来奇怪就起身看看,可刚钻出个头就见几十个人往月亮河里洒东西,见此场景胡勒自然明白了几分,连忙呵斥眼前之人,不让他们继续洒,缺见领头的一个人提着木棍就往胡勒处敲来,所幸当时天蒙亮,太阳刚升起来,看见光几个人就迅速撤离了,只有走进胡勒的人没来得及撤就被阳光晒到,整个人软软的倒在沙中,命就没了。

当时胡勒想过,是否是其他的星球也派出了他这样的人进行所谓的“资源交流”,可在他对这人的检查中,一切形态都是人类的体态特征,这就是人类,唯一不同的,是他没了舌头。许是他的主人为了不让他泄露机密,割了他的舌头,见他手上拿着袋白色粉末,好奇的拿起闻了闻没有判断出具体的成分作用,可没几分钟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再次醒来就是听见了阿蛮的哭号声,才别叫醒了,然后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阿蛮梦里走的这个人,就是那天死去的人,他虽不知这是人是鬼,但阿蛮绝对认识他,并且关系匪浅,不然梦中的脸不可能如此清晰的,可阿蛮,究竟又为何认识这些人呢?

先不论究竟这些人是谁,胡勒需要做的是把阿蛮叫醒,可自己还没找到影像中的阿蛮,就见自己的影子开始变得模糊,胡勒暗叹一声:“糟糕,阿蛮醒了。”

果不其然,一个猛的冲击,胡勒就清醒了过来,阿蛮也醒了过来,疲劳的看着胡勒哑着声音说:“怎么了?”

“没怎么,你刚才睡着了。”

“喔,”阿蛮揉揉眼,似乎想起来什么,突然抱住胡勒:“你你你,你还活着?”

“对啊。”胡勒宠溺的一笑:“我跟你约定过的,怎么可能死呢?”

   “那你,那你这么多天不出现?”

“我不是遇到点事嘛,这么多天也是中间耽搁了,”说道这里,胡勒压低声音:“阿蛮……”

“阿蛮。”

这话还没开始说,就听见佐伊的一声呼喊,见佐伊靠近了,胡勒的疑问也压了下去,在他没有搞懂是怎么回事前不能让佐伊知道,这人是冷血的主义者,他不能用阿蛮的命赌。

阿蛮显然对佐伊的呼喊不感兴趣,加上刚才耗费了大量的体力,她只想好好的休息一下,没说几句就沉沉的睡了过去,梦中还是那个坚实的肩膀,稳固的让人觉得温暖。

随后两个人愉快的过了三天,也不问之前的事,只是做饭,聊天打趣,与寻常夫妻无二,也不管周围的变化,完全就是一派暖意。

可整个楼兰哪有这么的岁月静好,有的人等得了,有的人早已满心的主意的盘算了整个局,比如刚刚活过来的楼兰王。

要说这胡勒做的好事不少,首先就要数毒害楼兰王一事,至少,让楼兰王对阿蛮有所忌惮。

自从安波勒醒过来后,对于自己突然病了的事一直是半信半疑的态度,特别是对于阿蛮的巫女身份更是百般猜忌,待阿蛮的态度更是真假参半的怀柔政策,对于阿蛮不回宫也没有太多的指责,只是明里暗里的让佐伊多关心阿蛮,这深意自然不用挑破,佐伊也乐得这份差事,要说楼兰王子嗣不少,可沙漠气候恶劣加之常年干涸,这死的死,病的病也就剩下这么三个,还就佐伊这么一个靠谱的,安波勒自然是有心培养,之前的预言也不过剩下数年,楼兰接下来的走向没有人知道,这星象莫测的,恐是一日也不能耽搁了,可失去了老四这个筹码,他又如何逼的了这个“天女”呢?

这大病初愈的人,哪里还有清晰的脑子思考这些事,还是塔玛拉来看望楼兰王时偶然看见惆怅的帝王,无意提醒了楼兰王,这阿蛮最想要什么,你就给她什么,自然就是最好了。

要的是什么,安波勒左思右想,她要她的四哥,他已经给不了她了,老四的事他的心里一直有个缺口,他也刻意略过那些事,这塔玛拉也是小聪明的佼佼者,看父王惆怅了,计上心来,娇滴滴的问道:“父王,你说这阿蛮最苦的什么时候?”

“她四哥走的那年?”

“不对,父王,你还是不懂,这阿蛮性情大变您应该记得是什么时候吧?”

“不过,也就是她母亲东窗事发那几年?”

“那她为什么性情大变呢?”

“是怪我吧,怪我没有保护好她。”

“不仅是这样,她是怪父王没有相信她。再者她怪的不过就是这么多年的疏忽。”话说道这里,也就不用再细说了,安波勒眼里一亮,他知道怎么解决了,那头的塔玛拉露出天真的微笑,这头开心的人温情的拍着自己的得意女儿,一副父慈女孝的温情场面,却谁没注意门口的一抹身影,扯出唇角的一抹笑,拍拍身上的灰转身,阴影下的凄厉在阳光下顿时散的干净。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楼兰王不仅纡尊降贵去阿蛮的破屋子里看了阿蛮几次,更是对阿蛮嘘寒问暖,对于楼兰王突然的温情阿蛮也不是不知,这份她渴望了多年的亲情来的那么假与功利,她自然也无心再去分辨接纳了,别人的虚情假意,她只管收着,她累了,还不了真心,自然也无力用假意搪塞,本以为时间一长就会转变的楼兰王哪里料到这一招,看着活死人似的人也是毫无章法,这个口子堵上了,他顿时也毫无办法了。

“父王,”塔玛拉微微一笑:“这阿蛮最近还真有个稀罕的?”

“什么?”

“胡勒。”

“胡勒?是谁?”

“就是阿蛮最近认识的一个胡商,”说到这里,塔玛拉压低声音:“父王,你把胡勒召进宫,剩下的,我自会安排。”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