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14话

第14话 第五章 巫女初现(中)

  • 绸倾
  • 子语
  • 2763.6666666667
  • 2017-06-19 15:47:08

罢了,罢了,阿蛮深吸一口气,寻了月亮河的一处隐蔽之地,刚想准备祭祀品,却不经意间看见了一副白骨上有红色缠绕的痕迹,顾不得身旁的佐伊就低头仔细看了看这地上的骨,眼里都是绝望,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发白,透露出难得的惊恐,看着阿蛮过激的反应,佐伊甚至以为这副白骨就是胡勒的尸骨了,可细看透白的颜色刻入了红丝线,发黑的颗粒与骨头的磨损,看这个样子估计死了有些年份了。

况且,这是具女人的尸骨。

佐伊不知道阿蛮与这女人有什么交集,刚想问几句就听见“啪”的一声,是泪,敲在森森白骨上,带着一丝温度的凄凉。

晶莹透亮的泪水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敲打于白骨之上,佐伊愣愣的看着哭泣的阿蛮,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死的到底是谁,阿蛮,与她,究竟是什么纠葛?

“阿蛮,这是?”                        

“不重要了。”

“什么?”

“我说不重要了,佐伊帮我把她埋回黄沙吧。她自己选的路,就让她走到黑吧。”

“阿蛮……”

不等佐伊说完话,就听见一声动物的嘶吼声,是阿蛮,对着远处的天空哭喊,仰天哭喊的带着愤怒与不甘,那种兽性的撕扯,又是这种场景,上一次这样似乎都是很多年前的事了,远到他都快忘了阿蛮的兽性。

说来也是奇怪,阿蛮第一滴泪落下时就听见这黄沙刮起了阴风,明明是晴天却迅速变了光景,漫天的云彩揉成一团染了墨色,风卷残云,佐伊满脑子只有这个词语了。

起初只是以为这楼兰天变而已,毕竟这在黄沙天里并不是什么奇事,只是整片天空突然变了灰色,大批的狼开始出现在月亮河周围,随着阿蛮的嘶喊和音一阵阵的波动了月亮河的河床脉动,天空中的色彩都成了於黑的脏,动物的尸骨开始顺着沙流嗡嗡作响,唤响了整片天地的浊气,漫天的水汽顺着空气融开,佐伊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连忙躲进最近的一棵干枯的高大胡杨的树干中,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沙眼中心的阿蛮整个人裹进泥沙之中,发红的眼里伴着撕裂的哭喊,突然漫天的秃鹫绕着天空,人间地狱,佐伊满心只有这样的感慨,他想去拉阿蛮却也不能靠近,一旦他离开遮蔽的洞穴就被风沙迅速包围,伸出的手臂也被风沙裹住。

胡风刮着大地,凄凉的沙上开始游荡出鬼魂的哭声,撕扯的报复随着阿蛮的戾气越滚越大,愤恨与不满的气息鼓动了荒漠上的所有不甘,佐伊不知道,他到底该如何制止阿蛮?

没法子,似乎风沙侵蚀着每一寸有呼吸的生命体,他一次次呼喊阿蛮的名字,可远处的人似乎就是听不见他的呼喊,走火入魔的跪在天地中,佐伊甚至以为,她要毁了这片天地,似乎那一刻,她没了生的欲望,佐伊不知道那根红线拴住的是什么人,到底是为什么阿蛮会这般的发狂,撕心裂肺的呼喊嘴边都有了血迹,他第一次这般无助,只是希望老天有契机,能出来一个人制止她,可看天地大变的态势逐步扩大,甚至有往楼兰城扩散的趋势,再这样下去,不仅阿蛮活不了,这楼兰也在所难免,想到这里,佐伊一咬牙就往外迈出了一只腿,未曾想,这沙中,走出来一个人。

风沙迷了眼,哪能看出来是谁,佐伊只能简单分辨这人的身形,初步判断可能是楼兰迷路的平民,刚想叫住他,就见这男人直直的走向阿蛮,奇怪的是,风沙就像长了眼般,无论怎么刮就是避开了男人,男人走过的路渐渐成了风口的一条契机开关,佐伊刚想顺着这条路靠近阿蛮,却不料一个人抢先在自己前面拉住了自己,佐伊转身想呵斥却意外喊道:“多拉?”

“嘘,你不要过去,很危险的。”

“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们之前。”

“那你……”

“嘘,”多拉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死死的盯着风穴处:“刚才那是大哥使得计,父王嘱咐的,没想到,竟然激出了这么个事。”

“什么意思?”

“我不能细说,父王病好后对于阿蛮始终有一丝防备,刚才的红线上有药,阿蛮现在是被自己困住了,你现在过去她也不会认识的,只不过是找死罢了,阿蛮这条命父王也没说留与不留,她自己了结了更是一桩美事,我救你一命,你得记好了。”

听到这话,佐伊更是满心的不安,从阿蛮的发狂开始,他就觉得不对劲了,何况,看着身旁的多拉,他还是忍不住甩开了多拉的手。

“你,你要干什么?”

“多拉,”佐伊不可置信的看着多拉说道:“她可是你的亲妹妹,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亲妹妹,”多拉嘲讽的一笑:“你见过谁家的亲妹妹害哥哥的,更何况,是为了她没有血缘的‘哥哥’。”

“你还是放不下。”佐伊叹口气也没有再劝说什么,这人从小就是那个窄性子,多说无益,今日他救他不过是为了他日他能回报,阿蛮这么大的功,他怎么可能放过?

这人是靠不住了,佐伊也不强求,人各有志,看男人离阿蛮越发近了,佐伊也直接窜进那条大路上,所幸多拉为了抓住他伸出手分散了部分黄沙的力量,他滚了一圈就到了45°斜角的路口。

    风沙驱逐开,这风眼的景象也就更加明显了,慢慢走进阿蛮的人,似乎有些相识的样子,佐伊左思右想都没想起是谁,看之前的架势,这人估计也是阿蛮的相识,甚至对于阿蛮有很重要的意义,是阿蛮的潜意识不想伤害他,才会让出一条生路,阿蛮亲近的人本就不多,这人究竟是谁呢?

难道,佐伊猛的一拍脑袋,难道是,不可能的,心里一遍遍的重复着同样的话语却又不自觉的怀疑,胡勒,没有呼吸是他确认的,怎么可能活过来呢?

且不论这头的佐伊如何千般想,那头的人早已经走到了阿蛮的面前,温柔的靠近阿蛮耳边,轻声呢喃道:“阿蛮,我回来了。”

回来了,三个字,却重于千金。

眼前的人似乎没有任何反应,仍然如野兽胡乱喊叫,胡勒叹口气,索性抬起阿蛮的手指狠狠的咬下去,挤出几滴血再咬开自己的手指,将阿蛮的血浸入自己的筛管中,流入自己的身体。

胡勒静待了几秒就抽离了阿蛮的手,撕破自己的衣袖给阿蛮包扎好就连忙坐下,死死的盯着阿蛮无神的眼睛,嘴里捣鼓着字符,说来也是奇怪,这失去理智的阿蛮竟在胡勒的眼神下慢慢的归于平静,嘶吼声开始降低,眼神中也有了些许恍惚,看到了契机,胡勒连忙闭上眼,通过意识流传送进入了阿蛮的梦境。

如果说此前胡勒对于阿蛮的认知梦境依然停留在见到的女孩思维上的话,这次的进入,算是让胡勒重新认识了阿蛮。

按说正常人失去知觉陷入梦境,总是一片段的形式记住自己的梦境发生的场景,很少是会有贯穿的联系,且大多是生活中的映射,近乎是没有自我意识的生活复制,当然,这是限于胡勒之前的认知。

在这场混乱的场景秩序中,胡勒看见的是全新的世界,在阿蛮的无意识梦中,是一个完整的全新的国家体系,以能量为主体的全新承载模式,梦境中的人都是没有舌头的人,彼此之间的交流只是靠着肢体的展示,胡勒不知道阿蛮是有多么厌恶人的唇舌才会有如此场景,当然,如果只是简单的梦境构建,胡勒其实没有特别大的恐惧与惊诧,毕竟人的大脑就是奇妙的幻想改变场景,阿蛮做出再离奇的梦,他都可以接受,这种虚无的东西只是说自己的一些莫名的想法而已,但是,正如胡勒一开始所想的,这些所谓的梦境折射,大多是来自于现实,恰巧,胡勒眼前的场景他还真的就是看见过的。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9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