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13话

第13话 第五章 巫女初现(上)

  • 绸倾
  • 子语
  • 2990
  • 2017-06-19 15:46:38

阿蛮就这么漫无目的的等着,佐伊也就这么陪着拖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重复生活着,阿蛮每天也不说话,只是呆呆的靠着门口的胡杨发呆,每天与常人无二,可却再也没有靠近过月亮河,也不知,是在守着什么?

期间佐伊来看过几次,有时候也会跟阿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会天,说的都是些无关痛痒的有的没的,阿蛮也不排斥,也不欣喜,仿佛胡勒一走就带走了她的整个灵魂,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呆呆的活着,也不说也不笑,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这佐伊看在眼里,说不嫉妒难过是假,更何况那胡勒身份不明,且不说生死未卜,就是好好的活着,恐怕也不能再跟阿蛮扯上关系,就冲这个理由他都忍不住想开口说胡勒死了的事,但每次一触到阿蛮那空洞的眼,心里又一阵发凉,他怕阿蛮挨不住,毕竟她刚知道那事,尽管他不想承认,但阿蛮待他的确是不一般的情感,他不能胡来,且不论他对于阿蛮的复杂情感,就冲整个楼兰,他也不可能去犯险做出对楼兰有害之事,想来这般欲说的话自然又吞了下去,他不在乎胡勒的死活,但他不能不顾忌阿蛮,再来一个噩耗她真的是会垮了的。

说来也奇怪,这阿蛮自从不去月亮河之后,这月亮河的水突然干涸了不少,远超之前的速度,仿佛是天意般的河床突然下陷,水量急剧减少,起初只是周围的植物出现大面积的死亡,后来波及了整个楼兰,城里的人开始没有水喝,干燥的气候里大量的风沙吸干了所有的水分,连胡杨都出现了假死状态,接二连三的死亡带动疫病频发,安波勒一次次的登门都被阿蛮拒之门外,找大夫人更是无踪可循,没有法子,安波勒只好给佐伊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必须把阿蛮带去月亮河处施法,不然就把阿蛮砍了祭神,这话说到这个份上,佐伊只好再次上门找阿蛮。

对于楼兰的变化,阿蛮虽然独居于郊外,还是有所耳闻的,只是她早已经心死,哪有心情去拯救他人,当年大夫人收她的时候说的对,她的眼太绝了,注定一生只会悲苦,背了一世人的债,眼中却无责任,此乃大忌,可当时为了救她一命,才不得不收了她做巫女。

当年的不愿她所不懂,却也知道其中的责任,只是这一次她被伤的太深,真的是无力世人了。

对于如何让阿蛮去月亮河,佐伊也算是用尽全力了,利诱也好,苦口婆心相劝也罢,能用的招用了个七七八八的也没打动一丝一毫,实在没办法,只好和盘托出了胡勒埋于月亮河的事。

胡勒这个人眼毒,看事情总是有些偏执却又一针见血,他说的虽不中听,却又是每个人最肮脏的掩藏点,至少佐伊承认,他的国家的确是凌驾于阿蛮之上的,别说当年一次,哪怕千万次他都会为了楼兰让阿蛮去献世,但如果阿蛮遇到危险,他把命拿出来也不会也半分犹豫,正是这种矛盾的心理才使他的人生都是求而不得的状态,他自豪于敢为阿蛮献出生命,也骄傲于无愧楼兰的臣民,佐伊说这种英雄主义的思想贯穿于每一个楼兰男子的血液,除了老四,可也就老四,活得是自己,只不过,哪有那么多的淤泥荷花,他这一生如果不能如大多数人,自然是没有活着的机会了,偏执的主义贯穿了整个楼兰的灵魂,这种所谓的大爱是阿蛮所不理解的,也不感兴趣的,她被抛弃过一次,自然看的真切,大夫人也看的真切,且不论这是非真伪,上天选中绝望的女子成全所谓的英雄,本就是个驳论的笑谈,只是这佐伊自己看不清罢了。

对于佐伊的是是非非阿蛮是不感兴趣的,但听完佐伊说的胡勒的事,心里还是一怔,虽然之前就有过七八分的猜测,但还是不敢下定论,那天拉她的手的温度明显就是活人,只是她不愿信罢了,她一直怀疑胡勒的身份,却又没有一刻如此希望这身份是真的,是人不如是鬼,是怪,毕竟,有一条活路多过了一个身份,他曾经在月亮河旁跟她立了约,那是他们第一次相见的地方,她总以为不去就可以不得,没想到千躲万躲,却没躲过佐伊的雄心。

话挑明了,佐伊的意思也是明显了,明着是去看一眼胡勒,这暗地里也是希望能借天象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毕竟当年虽然是局,上天选定阿蛮也是事实,说佐伊卑鄙也好,自私也罢,对于男女之情只有阿蛮,他自问问心无愧,别的是家国大义,何以挂上男女之事。

这头佐伊嘴里还在家国天下,低着头的阿蛮突然挂着笑抬头笑道:“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滔滔不绝说着大道理的佐伊似乎并没有意料到阿蛮会突然来这么一句,无意的接道:“你说。”

“胡勒死之前是不是叮嘱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他死了的事?”

“你怎么知道?”

“果然,”阿蛮瘪嘴一笑:“佐伊啊,佐伊,你满嘴的家国天下,却连个诺言都守不住,何谈什么国的大义。”

听见阿蛮的质疑,平静的水里突然就落了块石头,打乱了一池湖水:“阿蛮,你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你不知道这个国家现在是什么样子的,你只有自己,胡勒那样的男人只是个短浅的粗鄙人,他没有担当……”

“够了,佐伊,我不想听了,现在出发吧,趁着天色还未晚。”

“嗯。”

男人说完也没有再接着辩解什么,只是转身折了枝胡杨,不知是发泄自己的怒火还是想起来这株树是胡勒救活的唯一存在,阿蛮假装没看见,也没理他,这种形式主义的爱她看了太多次了,她不需要,也不敢兴趣,她记得佐伊教她的所有生存之道,同样的,她也很好的用在了佐伊和其他皇室人身上。

许是两人出门较晚的原因,到了月亮河时,这天已染了一片血色了,不过数月的时间,这月亮河早已变了样子,与其说是沙漠明珠不如说是人间地狱,河谷旁都是森森白骨,枯死的绿树,满地的沙棘与苦玫瑰,阿蛮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变成这种样子?

看阿蛮这个样子,佐伊也只是无奈的叹口气:“阿蛮,我真是没法子了,才会这样一次次的步步紧逼。”

可此刻的阿蛮哪还有心听这佐伊嘴里的是是非非错错对对,她整个人都慌乱了,佐伊只是以为她是对这景象的震惊与害怕,却不知这只是其中一部分,更让阿蛮感到害怕的,是她见过这个场景,准确的说,是她梦里见过这个场景,而且,是十年前做的梦。那段时间她总是夜不能寐,睡着了也是虚实相交的不真实混杂,直到有一次,她梦见了月亮河干涸的场景,那时候的白骨比这更多,还有人相争水的互相残杀的景象,人与兽抢水的景象,完全就是活人坟,虽然是梦,却真实的让人心惊,于是她就记的及其深刻,没想到,今天得以见到一二。

这说是梦中场景,可又与之有些不一样,似乎只是场景中的某一个角落,没有那夜梦中惨烈,阿蛮不仅心惊,难道这真的只是开端吗?

“阿蛮,阿蛮,这三伏天你怎么这么凉?”看阿蛮愣住的样子佐伊轻声唤了她几句,没反应又扯了她手一下,未曾想凉的跟冰似的,连忙胡乱的呼喊,他知道阿蛮有癔症,受不得刺激,可又想赌一次,这是救国的机会,他不能放弃,现如今却心里悔的不行,拼命的叫阿蛮,叫了一会叫不醒,无奈中突然想起来之前的应急法,抽出之前的胡杨枝随地找了个石块就打碎了半截,去皮留心打成汁水混着渣一股脑的喂进阿蛮嘴里,大夫人千叮咛万嘱咐的方子,这才把阿蛮意识拉了回来。

“胡勒,”意识回归的阿蛮连忙摇摇头:“胡勒埋在哪里了?”

“我不知道。”

看佐伊摇头的样子,阿蛮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分不清他是真心还是假意:“你不知道?不是你埋的他吗?”

“这黄沙之地每天变化莫测,斗转星移的随着变化,你也是知道的,哪有沙漠的东西在同一个地方找到的?”

听了这话,阿蛮心里顿时一凉:“你本来就没打算带我来找胡勒对不对?”

那头的人也没有答话,等了好一会才听见一声沙哑的回声:“对。”

也是了,这人心里有的本来就不是情感的血液,她没有想过他会有什么别的那些所谓的情感注入,但她没有想到,居然在这件事上,他都能盘算的如此精细,想来也是自己的孽,之前种的情果终还是报在了自己的身上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