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12话

第12话 第四章 寻找真相(下)

  • 绸倾
  • 子语
  • 0.36万
  • 2017-06-19 15:43:10

莫名的被嘲讽一番,佐伊却没任何可反驳的话语,他的确是动机不纯,除了为了阿蛮,更是为了整个楼兰。胡勒接着说道:“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义正言辞的冠冕堂皇,打着阿蛮的旗号为自己谋福利,有意思吗?”

“我还想问你,就为了个恶作剧陷一个国家于混乱,你觉得有意思吗?”

本来低着头的人突然逼近佐伊,认真的看着佐伊眼睛说:“别说是陷国家混乱,就是倾覆一个国家我也不在乎,我只在乎阿蛮,因为,这个世界我只有阿蛮,你懂吗,你就是拥有的太多了,才会如此的畏畏缩缩,其实你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而活吧?”

“我……不管为什么,我一定要把解药要来。”

“我会给你的,楼兰灭了对于我百害无一利,我也不愿见阿蛮伤心,只是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告诉阿蛮四皇子死了的事情。”

听到这里,佐伊倒是看不透了,愣愣的看着胡勒。

“只要四皇子的事一日不说,这就是楼兰王的筹码,阿蛮一辈子都逃不脱的,跟没有情的人赌博,搏的只能是筹码。”话音一落就大步离开,背对着佐伊:“楼兰王的毒饮月亮河水与胡杨熬得汁水三次,再过一日便可解,记住,这只是第一次,我无牵无挂,能让他无声中毒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不是我会不会,而是愿不愿意的问题,答应我的事情不要忘了,不然说不准下一个下毒的就是你了,我这么喜欢你,还真是舍不得。”

话毕,顺着黄沙被风吹散一个又一个脚印。

阿蛮看胡勒久不回来了,忆起睡着前的事情,更是烦躁不堪,顺着院子里的树就爬了上去,她现在整个人都是乱的,也不知道怎么说,不知道怎么面对胡勒,与其说不知怎么开口,不如说是不敢开口,这场温暖的赌代价太大了,以前虽然得知汉朝有五行术,会判人的气运与命,甚至会改人的命,大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一些奇幻异术,擅长死而复生,却不愿相信世上有这种奇妙之事,直到她遇到了胡勒。

哪怕自己骗了自己一次又一次,可这些指的明明就是胡勒,他从来不吃饭,只是吸收日月之精华,能让植物死而复生,懂得各种知识病理,跟湿婆说的修仙之人的说法完全相似,阿蛮不敢想,如果他真的是懂术法的异族人,那他为何而来,那个长着胡人面貌的无根之人,难道真的是奸细吗,是否,是为了那个神秘的宝藏而来,这么多天的相处,她似乎都分不清真假了?

这世上,究竟何为真,何为假?

阿蛮趴在树上叹口气,躺着想了半天,突然觉得脸上一阵冰凉,一滴滴的落在脸上,许是开始下雨了,可一抬头大好的晴天,哪来的雨,闭上眼又被一滴液体弄醒,期间还伴有摩擦的声音,阿蛮暗探一声:“遭了。

猛地睁开眼整个人都呆住了,虽说自己猜到可能是蛇,却没想到这蛇居然有小腿这么粗,阿蛮吓得人都愣在原地,这么大的蛇本不应出现在人多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在宫廷中出现,难道,似乎想到了什么,不仅凄厉一笑:这才第一天就忍不住要动手了吗?转身想拿支木棍驱赶蛇却动不了了,刚才落下的粘液开始不断渗入阿蛮的皮肤,整个人都开始不受使唤的僵住了,浓稠的液里都是麻痹的毒素,是毒尾,看着空无一人的别苑,阿蛮第一次无比希望胡勒的出现,她的意识再不断的消退,一点点的被蚕食殆尽,整个人都像泡在水里一般的意识不清楚,那头的毒尾吐着信子步步逼近阿蛮,眼神里都是冷色的欲望,逼得进退两难了,一个翻身就往下沉坠,眼底滴下大颗泪珠。

 

整十年了没有过相信的感觉了,胡勒,你是敌也好,是友也罢,就当我这临走前的最后的暖,我这一走,各自安好吧?

抱着必死的心却恍惚间看到胡勒拉住了她的手,似乎又不是胡勒,而是一根绿色的藤蔓勾住了她,手是藤蔓,脸却是胡勒的样子,看来毒开始发作了,阿蛮自嘲的一笑:胡勒,我都有幻觉了。

手上的知觉也渐渐消逝,阿蛮暖暖的挨着绿色的藤,甚至有些恶俗的摩挲起绿藤,像是,胡勒的手,暖暖的又有些凉,一边想一边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迷糊间似乎听见蛇的迅速逃脱的声音,有人抱着自己跳下了树,伴着风声,胡勒的呼吸声,心跳声,想说话又发不出声音,只能软软的靠着,虽然看不清,阿蛮还是能感受到抱着她的人的愤怒与紧张,不停的吻着她的额头,喋喋不休的说着话,只是后来失去知觉,就完全记不住了。

与阿蛮想的不同,这次,老天又没来得及收她,或者说没斗过胡勒。

睁开眼时看见熟悉的床就放下了半颗心,还好还没死,一半喜悦,一半又是无可奈何,这胡勒,似乎就是死脑筋的钻不开,明明宫殿里的别苑就是她的房间,他非得把她带到这破草屋了,叹口气,掀开被子,整个人都是虚脱的,四处查看了一圈没有发现蛇的咬痕,说不震惊是假的,她明明记得最后毒尾一嘴咬伤她的,在这楼兰上百年的历史里,还没有被毒尾咬过还活着的,而且她连伤痕都没有,更是不可能的,难道是,胡勒呢?

脑海里想着这么件事就匆匆起床,扶着床边开始寻找胡勒,怎奈何左找右找就是找不到他的踪影,阿蛮本身就是大病初愈,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自然是不能长期走动,心想估计胡勒是去给她寻个什么吃食之类的,傍晚就回来了,阿蛮暗自发誓,无论这次胡勒回来说什么,她一定要问清楚,哪怕他是奸细她也要问清楚怎么回事,他究竟是为何而来,是不是因为觊觎楼兰那个富可敌国的传说,还是为了宝藏,她更想听听他的故事,现在想来,阿蛮似乎对他一无所知,连他来于哪里似乎都是个迷,阿蛮第一次对他有了好奇,第一次,对他有了不一样的情愫,她更要弄清楚,谁要害她……

期间佐伊来找过她一次,寒暄了几次后,隐晦的转述了老四不在人间的事实。

本来以为知道这个消息的阿蛮会悲伤到极致,但她只是楞楞的点点头,也多说一句话,完全出乎佐伊意料,甚至于佐伊怀疑之前胡勒已经告诉过阿蛮老四走了的事,不然这么多年她念着的人死了,她怎么能这么平静,也不哭也不闹,就想灵魂被抽走的娃娃,呆呆的看着佐伊说了一句知道了就再也不说一句。

长时间的沉默反而让佐伊浑身不适,这种压抑的情感比他杀敌猎狼还要来的难过,他宁愿阿蛮说几句话也比这么沉默来的好。

整整两个时辰的静坐,佐伊甚至按耐不住准备离开了,却被阿蛮叫住:“是他让你说的吗?”

“他?”

“还能哪个他,这世上除了四哥也只有他把我看得跟他的世界一样重了,胡勒这个傻子啊。”

佐伊试探性的问道:“你都知道了?”

本来压抑的阿蛮听到这句话突然就仰天大笑:“我都知道?是啊,我都知道了,你们瞒住所有的事情然后我来知道,真是有意思啊有意思。”

话毕,更是定神看着佐伊:“枉我这么多年相信你,我的二哥,你就是这么利用我骗我的,还跟我说相信你。”

“阿蛮,我……”

“罢了罢了,”阿蛮摆摆手:“多说无益,说说四哥吧,他是怎么走的?”

“在牢中病死的,就在父王迎娶阿乐那天。”

“啪,”陶碗碎了一地:“你说,你说是……”

“对,所以这件事不怪你,是他们两的事,你明白了吗?”

听了这话的阿蛮也没有再接着说什么,只是借口自己不舒服就送了佐伊离开,一个人吹了一夜的哨子。

说来也奇怪,自从胡勒消失后,安波勒就奇迹般的自己好了起来,那天殿中的卫士也从疾病中慢慢缓了过来,除了阿蛮,所有人都是一片和气景象,安波勒也几次来找阿蛮,希望能让阿蛮进宫一段时间解决星象问题。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阿蛮放弃了进宫的机会,她有要等的人,等来了,她自然就进宫祭祀,佐伊说,也许是上一次伤透了她的心,她没了希望,自然不会再次冒险选择了,期间佐伊也来过几次,悄悄瞒下了阿蛮的事,他永远忘不了那个瘦瘦小小的女子靠在门边痴痴的看着落日的样子,也许是太过孤独,也许是没有希望的等待显得格外凄凉,他不知道怎么跟阿蛮说,胡勒可能早就不活于世间了。

说来也巧,佐伊那天突然找不到了之前阿蛮送他的腰袋,想了半天记起之前似乎放在阿蛮家里了,就想去阿蛮的旧居看看,没想到看见摇摇晃晃靠着门槛的胡勒,当时整个人都是嘴唇发紫,两眼无神的晃动着眼珠,是毒尾,佐伊暗自吸一口气,顾不上别的就往屋里冲,一看沉沉睡着的阿蛮面色红润才放松了一口气,看着摇摇晃晃的胡勒说:你这是必死的毒。

我,我知道。

我不救你是道义,你这活不了还痛苦。

听到这里,胡勒冷冷一笑,没有接话,只是抬起无神的眼痴痴的看着床上的人:有人要害她,你一定要保护她。

 “谁要害她?

“我不知道,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就这么几天就拜托你了。”

“我……”可话还没说完就见这人要急匆匆的离开了,踉踉跄跄蹒跚步履,佐伊叹口气一把扯过胡勒,背着意识不清晰的人就回了月亮河,人高马大的汉子骨子却轻的出奇,好几次佐伊都暗自以为胡勒没了气,自然也不敢告诉阿蛮这件事。

说来也奇怪,这胡勒昏迷前只是拉住佐伊说把他放入月亮泉边即可,人也是一下子有呼吸,瞬间又消失的,后来整个人都僵化了,佐伊也就按他说的把他埋在了黄沙里,其实佐伊对于胡勒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一方面他憎恨于他对于阿蛮的影响,另一方面又感激他对阿蛮的照顾,无论如何,人之将死,最后一个请求也是合情合理的。

且不论这人死没死,他答应说老四死的事他自然会说,胡勒说得对,老四这事瞒不住了,再者说父王会做出什么决定他自己都不知道,不如直接告诉阿蛮结果,加上他隐瞒了胡勒死亡的消息,阿蛮必定不会离开,有了这个筹码,他自然是不会担忧的,唯一重要的,是查出来是谁要害阿蛮?

当然,他内心的盘算,另外两个人是听不到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