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11话

第11话 第四章 寻找真相(中)

  • 绸倾
  • 子语
  • 0.43万
  • 2017-06-19 15:42:43

“嗯。”没曾想,这塔玛拉的耐心,居然等不过吃一只鸡的时间,其实自己也算孑然一身,她真的不知道塔玛拉能跟她讨什么东西。

许是不满她的敷衍,娇柔的女子话锋一转,声音甜的阿蛮的牙发酸:“那天在你旁边的那个英俊的男人是谁啊?”

本来撕扯肉干的阿蛮听完塔玛拉的话,突然整个脑子都放空了,一不注意猛的一咬到了后槽牙,一股血腥的味道混着刚风干的牛肉,嚼的人生疼。

满脑子都是嗡嗡的声音,不知道是之前饿极了还是怎么回事,无意识的看着眼前天真浪漫的人,心却是伤的难言,塔玛拉啊,我的身份,荣誉你都承接了,连个萍水相逢的缘分你都要抢去吗,假装不在意的口吻回道:“我不认识,就是在路边偶然遇到的他救了我。”

“就因为他救了你,这么简单你就让他住进你家?”塔玛拉不相信的套着阿蛮的话:“阿蛮,我记得自从你从宫里出去,就不见生人了,你就跟我说实话吧,我不会跟父王说的。”

面对着假模假式的塔玛拉,阿蛮连辩解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一遍遍重复相同的话:“我说的是真的。”

她真的搞不懂,明明是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就非得弄得这么复杂,特别是看着塔玛拉那假装的小聪明更是让人心里憋了一股暗火,自以为是的设定着套路,又让人看得透亮,也不知是真傻还是假明?

重复的多了,阿蛮面具也融的差不多了,忍无可忍的憋了满心的怒火几乎是本能的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塔玛拉似乎没有料到阿蛮这样的反应,那股眼神里恨不得将她撕碎般的恨意,完全就像护子的狼,娇滴滴的人立刻委屈的回道:“我,我没想干什么啊?”

“那你为什么一直问他?”

“我,我只是好奇,因为,因为……”塔玛拉一时语塞连忙敷衍道:“因为你不是被父王放逐了,怎么会与人有瓜葛呢?”

放逐啊,阿蛮听了这词眼神多了丝冷意,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这小公主抢了个先:“我还奇怪了,你为什么这么紧张,难道你与他有什么说不得的事?”

好个恶人先告状,阿蛮努力压制住心里的愤怒,叹口气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他是个外来人,我不知道他的来历,说不准会对你不利的,加上我是无依无靠的流放,他与我之间并没有利益可图,但你是楼兰公主,自然是不一样的,如果出了什么事,是整个楼兰的命。”

可那头的人情窦初开的哪能顾及到阿蛮的苦口婆心,话越说越没度:“你这个人说的冠冕堂皇的,不仅跟二哥说不清,爱的死去活来的,暗地里却跟外人勾搭,还有四哥,你就跟你母亲一样,孽种……”

“啪”一个巴掌总算清净了世界,阿蛮狠狠吐了口带血的痰:“塔玛拉,你知道我的底线是四哥的,别逼我。”

“逼你?”塔玛拉不可思议的摸着自己的右脸:“你知道那你刚才干了什么吗?”

“我打了你。”                               

“疯了疯了,大哥说的对,你是狼人堆里来的,养不熟的,你个灾星,害了二哥,还害死了四哥,你这个祸害。”

阿蛮的忍耐早已到了极限,抬起手再次对着塔玛拉:“塔玛拉,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你敢?”娇俏的公主声音一变:“外面的侍卫,全进来。”

话音刚落,就见门被推倒在地,十几个侍卫齐刷刷的跪在门口:“公主。”看见有人来了,塔玛拉梨花带雨的哭起来,失望的看着阿蛮说道:“你的忍耐有限度?阿蛮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我们是朋友,我自然不会为难你,但我是公主也是事实,来人,给我打。”

“谁敢?”阿蛮厉色说道:“我是楼兰巫女,动我,不要命了?”

听了这话的塔玛拉倒是止住了哭声:“我是楼兰公主,出事我承担,这口气我必须出了,给我打。”

那个语调,那个架势,阿蛮不禁想起了楼兰的王,那个无上权利的男人,当年似乎也是这般下达了让她死的命令,果真是父女啊,阿蛮眼里透出凉,果然,还是血缘的牵绊才是最真的。

周围的侍卫听了这个话,也不客气了,几个人拿着绳子就要把阿蛮绑起来,束手无策的阿蛮连忙吹起了脖子上的哨子,最后一次机会了,胡勒,我只试这一次,我也只信这一次。

对于阿蛮吹哨子的举动侍卫都面面相觑,所有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的看着中间的人,一遍又一遍吹着骨质的东西,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也不知谁喊了一声:动,就全全包围上去。说来也奇怪,刚抬起脚的人突然感到针扎了般的疼痛,然后迅速的腿脚发麻,四肢不受使唤,如同秋后的枯树一个个的倒地上,脸色迅速由红转紫,在地上不住的抽搐,相似的场景,相似的征兆,吓呆的塔玛拉看了眼木然的阿蛮,再联想到她之前的举动更是害怕的胡乱喊叫,一遍遍说:谁要是捉住她,我有赏。

躺倒的侍卫哪还有理智听她的话语,一个

个的跟失了魂般不住的颤抖,如同之前般脸上开始形成蛮字样的橘皮,整张脸炙热的不断涌起水泡,整间屋子顿时如同阿鼻地狱般,声嘶力竭的吼叫与哀嚎,开始有人爬向阿蛮与塔玛拉,可没移动一步,就听见骨裂的声音,可就是周围无一人,至少,在塔玛拉看来是空无一人。

但阿蛮知道不是,她从所有人倒下时就闻见了一股特殊的味道,一股熟悉而又陌生的清香,胡勒,终于还是来了。

只是今天的症状与之前在大殿上又是何其的相似,眼前所见的场景无不在提醒阿蛮她所不愿承认的事情——之前的所有事都是胡勒弄得,也许佐伊说的对,胡勒的出现真的没有这么简单。

心里刚想到佐伊两字,就床骨啪的一声断了,塔玛拉被声音一吓整个人都晕了过去,独留阿蛮傻傻的站在原地,这也是阿蛮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住在别院的角落,至少没有人会听到这里发生了什么,她有一肚子的问题需要问,必须悄悄的单独问。

看四周的人都没了意识,叹口气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出来吧。”

没有声音,阿蛮只好又重复一次:“胡勒,我说,出来。”本来以为这么说人就能主动出现了,可等了几分钟还是没有身影,阿蛮实在忍不住就拿起哨子说:“你再不出现,我就把这个砸了,一,二……”

“阿蛮。”门外的人不情不愿的走进屋里说;“我跟你说过的,这个哨子不能砸,砸了我就活不了了。”

进门的人又开始碎碎念,阿蛮却顾不得理他神经质的话语,如果说之前她只是猜的话,那如今她就是赌了,其实她自己都没想明白,如果胡勒出现她究竟该如何待他,哪怕他每一次都是在保护她,可他的身份一切都太可疑了,她不得不防。

可话到了嘴边,又不知从何问起,阿蛮不知道,如果胡勒真的是骗她的,那所有之前的回忆都将成为无意义的泡沫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是否能承受住这份背叛,只是呆着眼无意识的问道:“胡勒,我能相信你吗?

看着少女的眼神,胡勒只是叹口气,用指尖点了三下桌子慢慢灼烧起自己手指释放出独特的香味,阿蛮就等没有回音,转身刚想质问胡勒就被人抱住,闻着越发浓郁的味道,昏昏沉沉的就顺着胡勒的手昏了过去。

看着怀里的人,胡勒不仅叹口气,自燃保命是他们的保命技能,洗忆是他们的逃生技能,他对敌人一个没用,倒是都用在这丫头身上了,无奈的刮了下熟睡人的鼻,一个打横抱起阿蛮就往卧室走,小心翼翼的放下再给她盖好被子,脑子里却都是今天佐伊带他离开后的事情。

当时佐伊只是带着他左走右转的也不说话,胡勒也不出声,只是气定神闲的跟着佐伊瞎逛,甚至除了城门他也没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跟着佐伊,其实说实话他对这个男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只是阿蛮虽然表面各种讨厌他,却最依赖他,也只有他是真心对阿蛮好,就为这个走一遭也不算亏。

后面的人满腹算计,前面的人一肚心肠,就这么一前一后的,竟走到当时偶遇阿蛮的月亮河旁。

佐伊也不客气,走到河边转身就开门见山的说:“你知道不是父王要见你你吧。”

“对。”

“你应该也知道我父王没有醒的事了。”

听了这话,胡勒倒是笑了,手一撑就顺着黄沙坐了下来:“毒是我下的,我不解,他怎么可能醒?”

站着的人听了话里慢慢的挑衅,握紧拳头就往胡勒脸上招呼,还没打到胡勒脸上就被弹了回去,坐着的人倒是闭上眼养神:“我不会让同样的错误犯两次,更何况,上一次还是我故意的。”

被力道打到地上的佐伊诧异的看着胡勒,那双蓝色的眸子里突然染开了灰,他似乎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与阿蛮旁边的人完全不一样。

你很诧异我为什么会这样是吧?真不幸,我一直是这个样子。”

“你到底是谁?”

“我是胡勒啊,”俊俏的脸笑眯眯的说:“我是阿蛮的胡勒啊。”

看他的样子时而认真时而戏谑的,也不知哪个真哪个假,还真有几分阿蛮的样子,佐伊也顾不得跟他绕圈子了,直接就说:“你知道阿蛮的身份吗?”

听了这话,胡勒倒是笑了:“阿蛮就是阿蛮,什么身份不身份的。”

佐伊看一脸闲适的胡勒真心觉得要是不是这么个相遇方式,他一定会与他成为好朋友的,只是如今两个人完全就不可能成为朋友了,叹口气;“阿蛮是公主,至少是前公主,很多东西不是你看的这么简单,我也希望阿蛮能幸福,但是,阿蛮不会属于任何人的,你知道吗?”

见胡勒不答话,他就自顾自的说下去:“阿蛮的母亲是我父王娶得第三位妻子,也是唯一一位异族人,这也就是阿蛮为什么长得一副汉人面孔的原因,对于这位夫人如何来的我们这里无人得知,只是有传说夫人失忆迷失于沙漠,才会误闯楼兰,具体的我也不知晓,当时我不过八九岁的样子,只记得这位夫人长居深闺,父王也把她照顾的及其细致,不让别的夫人去骚扰她,还为她单独建了宫殿,很快,就有了老三,也就是你之前见过的阿蛮的亲哥哥。

本来阿蛮母亲一直及其受宠,却在一次风沙中走失,父王派了侍卫寻了多年也没有找到,隔了几年又娶了塔玛拉的母亲。没想到,一次父王路过月亮河的时候见到了失踪已久的阿蛮母亲,手里还牵着阿蛮,也不知说了什么,把阿蛮交付给父王就自行离开了,也就从那天起阿蛮成了公主。

当时阿蛮来的时候长得一般,五官也没张开,特别怕大夫人,不喜欢她的亲哥哥却特别喜欢我与老四,我们几个年纪小的自然是关系好,父王也特别喜欢阿蛮,只是这份喜欢的前提,是她是他的女儿。因为老四的一次失误父王误打误撞发现了阿蛮的身世,当场就判了阿蛮死刑,可谢老天长眼,临行前遁世的大夫人所救选为下一任巫女也算捡回一条命,老四走了,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

“你说,四皇子走了?”久不出声的胡勒突然插上一句:“为什么?”

“这与你无关吧?”

“无关?”胡勒玩味的一笑:“你隐瞒这个消息数年只不过就为了威胁阿蛮,你不觉得你更卑鄙吗?”

听见这话的杜伊突然抬起头回斥道:“我没有。”

“没有,”胡勒微眯起眼睛嘲讽一笑:“你的父亲为了所谓的楼兰传说用四皇子绑住了阿蛮,你为了阿蛮不离开你,也将计就计隐藏了这个消息,你们真是一对血浓于水的亲父子啊。”

“我再说一次,这与你无关?”

“那你说说,说不准,说完了,就有关了。”

“这是与蒙枋夫人有关的另外的故事了,我只想告诉你,阿蛮身上没有任何便宜可以捞,她不是公主,没有任何可利用价值。”

“怎么没有?”胡勒戏虐的看着佐伊:“你确定?”

“什么意思?”

看对话似乎进行的差不多了,胡勒打个呵欠就起身懒懒散散的说:“你找我恐怕不止是要告诉我阿蛮的身世这么简单吧,你更想从我这里拿解药救楼兰王,我说的没错吧。”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