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8话

第8话 第三章 回忆重现(中)

  • 绸倾
  • 子语
  • 2580.6666666667
  • 2017-06-19 15:39:00

  回过神殿下的两个人早已迅速起身,唯有一旁跪着的人仍然死死的扣住毯子不言语,安波勒只好叹口气转头对佐伊说:她最听你的话,你跟她说让她起来吧,她是在怨我呢。

  听了这话佐伊连忙跪下去说:父王多虑了,阿蛮还小,以前的事想起来可能有些害怕,没有别的意思。阿蛮,阿蛮你听见没,起来。

跪在地上的阿蛮还是一句话都不说,佐伊知道,她这么多年的怨气,还是没能散,终究是个小女孩,平常装的张牙舞爪的,可这心里还是瞒不住事,只是楼兰王的脾气整个楼兰都清楚,这样僵着,哪怕阿蛮是救世的身份,也挨不过皮肉之痛了,阿蛮,你这么精明,怎么就这时候犯了糊涂。

趁着跪的间隙,佐伊连忙压低声音:阿蛮,听我一句劝,起来。

佐伊,嘶哑的声音虚幻的有些不真切:“5年前,你跟我说过君命不可不受,父命不可不遵,你记得吗?

阿蛮,你先起来,别的再说。

我来这里,别的都不要,只是,在等一句对不起。他逼了我母亲一世,放逐了我一生,害了四哥,怨不得吗?你遵你的父命,我不强求,也不在乎,所以收起你的假惺惺,我不在乎。

阿蛮,听到这里,佐伊连忙呵斥住阿蛮,这楼兰是绝不能提阿蛮母亲与忽冉的,如果先前只是小姑娘使性子,后面就不对了,刚想阻止,可是明显已经来不及了,殿上的人一字字的重复着刚才说过的话:……一句……对不起?佐伊,孤王耳朵怕是听错了,你刚才听见她说什么没有?

父王,阿蛮,阿蛮是吓到了。

你是不是不想活着回去了?

我想,阿蛮一滴泪砸在大殿上恨恨的说:我跟人有约定,我得回去,我得去见他,只是,我已答应他,是我有第二条命,这第一条命还没有绝,所以,我依然要一句对不起,王,星辰变,楼兰灭,只有我,只有我能救楼兰,你是杀不了我的。

殿上的楼兰王早已气到发抖:闭嘴。你要道歉是吧,孤给你,给你最好的,来人。

    看着僵持住的大殿,低着头不说话的塔玛拉,看热闹的蒙枋夫人,佐伊叹口气想伸手拉起来阿蛮,却被一阵风生生的打开了。

    殿上的安波勒面上挂不住了,呵了一声护卫,几个高大的胡人士兵就整齐的跪了一地,安波勒看了眼阿蛮又转向侍卫:二十鞭子,给我沾盐水打。

父王。

父王。

看着齐刷刷跪下的儿女,安波勒放下话:谁再多说,同刑。

跪着的阿蛮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着鞭子也只是冷冷一笑,她何尝不知道自己是以卵击石,只是她真的不甘心,所有人的假装的现世安好,可是她的四哥,已经过了五年了,不能就这么白白走了,她懂这个皇宫脏,没想到,还装的这么干净。

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是不懂这么多弯弯道道。或者说,是不想懂这么多尔虞我诈。

  想来二十鞭也不多,她是巫女,不会死的。心里这么想了,人也不怕了,挺直了腰闭着眼等着鞭子却久久不见,一睁眼,人却愣住了。

六鞭齐刷刷的打向阿蛮,阿蛮咬着牙闷哼一声,正等着呢却久久没有声音,一睁眼刚才举起鞭的六个人忽然痛苦的躺在地上,手里的鞭子撒了一地,嘴唇发紫死死的抓住五色羊毛长毯,微张口吐出绿色浊物,在座人无不大惊,门口的卫士迅速冲进殿内,阿蛮楞楞的看着倒下的人,自己都不明白怎么回事,一旁的佐伊呵斥一声:保护王上。

整个宫殿开始剧烈的晃动,不停的有石头装饰落下来,塔玛拉早已吓得躲在柱子后面,筛糠似得咬住后牙床,睁大眼睛的看着抽搐的士兵,整个宫殿里的人都乱做一锅粥,可一旁的蒙枋夫人就安静的坐在一旁举起一杯酒一饮而尽,似乎刚才发生的事皆与她无关一般,只是恹恹的把玩这樽上的图,一遍遍的抹去杯上的红唇印。

    诡异的,有些艳丽。

不知殿上是谁吼了一声:巫女显灵,巫女显灵。就见一群人齐刷刷的跪了下去,独独愣了一旁的阿蛮与若有所思的佐伊。

这喊出几句巫女后,殿上的震动忽然就停了下来,阿蛮不住的往柱子后看去,她总是闻见一股熟悉些香味,仿佛,是家里的问道,是,他的味道。

眼看所有人都开始跪下口念赎罪,安波勒也挨不住面子,看殿不摇晃了,敷衍的说了几句明日再晋见巫女,今日身体不适就早早离开了,一肚子的气与慌张都忘了一旁的蒙枋夫人。

可也奇怪,随着这一声声的巫女显灵与求饶声,士兵的痛苦开始锐减,面上绷起的绿色青筋开始慢慢消一下,独留一片片橘皮,硬生生的围成了一个蛮字痛苦才消失殆尽,那一天,成了城中上百个故事的母本,那一天,也让阿蛮巫女的身份做了实。

相比于坊间的传闻,阿蛮自己更是莫名其妙,她从来不信鬼神,更不妄议神佛,何谈的巫女,那时候的神迹佐伊与她都心知肚明,不过是为了让她活命的手段罢了,可今天明显不是佐伊的手段,那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士兵的伤也消下去了,佐伊也陪着王离开了,塔玛拉一瘸一拐的按着太阳穴哼哼唧唧的回了她的寝宫,整个屋子,又只剩下阿蛮与蒙枋夫人了。

    只是不愿多见这个女人,阿蛮转身就准备走了,却听见一连串的拍掌声:精彩啊,真是精彩,不愧是……依可公主。

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夸赞您的能力,我的公主,你还是那般耀眼的让人移不开眼啊。

听了这话,阿蛮的不禁一点点的握紧了拳头,踱步走近蒙枋夫人,看这那一张熟悉的作呕的倾国倾城的脸伸出手微空的掐住蒙枋夫人的脖子:依可公主,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呢,阿乐。

我也是,好久没听见这个名字,自从您改了名字,一边说着,手就扫开了脖子前的手:您这个见面礼太大了,就留着自己用吧。说完向阿蛮行了个奴婢礼就往殿门走,却被阿蛮生生截住:阿乐,当年,当年,四哥真的是你……”

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你知道我过去是你的丫鬟,现在是蒙枋夫人就够了,老是记着那些不愉快的过往终是过不了现实的日子,信我一句,看在以前相处的时光不要再管忽冉的事了,这是警告也是建议,依可,你被放逐了这么久,自然更知道这世态变迁的无情,何必,还抓着不放呢?

“过得去吗,阿乐?”阿蛮无神的看着地板:“时光最过不去的,最肮脏的才会风干的越久远。”

回忆来的快去的也快,没等阿蛮说什么,蒙枋夫人就猛地推开阿蛮就走出殿门,独留一个趔趄摔在殿内的阿蛮,以及一滴滴砸向地板的眼泪,似乎在洗涮着最没用的回忆。

哭了好久,人都没了力气,眼神迷蒙的阿蛮开始闻见一种淡香,像是家中常常闻见的香气,脑子昏昏沉沉的,总是有些精神不济的样子,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期间还做了一个梦,跟沙漠里回到家一样的梦,一样的,连个衣袖装饰变化都没有。

待阿蛮醒来时环顾四周不禁叹一口气果真,是一样的,胡勒,又把她撸回来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9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