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7话

第7话 第三章 回忆重现(上)

  • 绸倾
  • 子语
  • 2702
  • 2017-06-19 15:38:11

楼兰的皇宫分为东西殿,受汉人影响,以东为尊,西为辅的排列架构,与汉宫不同,楼兰因地域国力限制,并未有较大的建筑分布,更多的还是异域风情的塞外胡景,除了——黯月阁,那个母亲曾经住过的地方,记得整个宫殿都是以婆纱为装饰,阿蛮不清晰的记忆里依稀印象,婆纱是母亲最爱的物件,这岁月变迁了这么久。人都变了,情也变了,却留着这些没有意思的东西,也是可笑。

身旁的人刚想叫阿蛮,这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背后有了响声:“佐伊,你在这里干什么?”

“母亲。”

“小丫头,你怎么来这的?”大夫人阴着声音凑近阿蛮。

“我……”

“是我,夫人,是我让她进来的。”

“好好好,那你们继续,”夫人抬起擦了蔻丹的指甲摩挲了阿蛮的脸:“可人,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脏,脏的真有意思。”

边说着边拉着佐伊说:“佐伊我累了,你扶我上去,”

连阿蛮自己都怀疑自己,对于佐伊究竟是一份怎样的感情,与其说是爱,不如说是近乎变态的依恋与偏执,她就像痴迷的巫蛊者,为搏一笑,不惜卑微入尘埃的努力爱着这世上最好的少年,她拒绝一切陌生人,甚至她的亲哥哥——多拉,那位悲哀自私的可怜男人,每天把自己缩在这二皇子殿里,陪着佐伊开心悲伤难过,只要佐伊出现的地方,她一定会跟着,简直就是佐伊的影子。

也不是不知道背后的碎语,只是这些流言蜚语阿蛮才不在乎,她自有自己的生活,哪里需要跟那么多人交代,她过着她喜欢的生活就够了,哪管世间变化沉浮,一座城的倾覆换来的一生一世一双人,也是值得的。

对于阿蛮的痴缠,外面的人倒没有猜忌过,毕竟阿蛮是佐伊从小走失的妹妹,刚找回来自然跟哥哥亲一些,虽然有些过分的依恋,但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因为阿蛮刚来害怕导致的,她这种小姑娘,连首领也让多拉没事多陪陪阿蛮,凭借这层悲伤的外衣,阿蛮完全就是肆无忌惮的喜欢着她的佐伊,只不过向来性子冷淡,她最大的表示也不过就是默默的陪伴,阿蛮不傻,如果她说出自己喜欢佐伊,别说跟佐伊从此前路难测,可能,连这个楼兰,都不太可能再待下去了,阿蛮在野外流浪久了,自然能最快的嗅到危险的味道,为求自保,最后一丝底线还是守得住的。

相比于楼兰里的其他人,夫人真的就像个谜一般的存在,在夜晚撕心离肺的哭泣;明明是尊贵的夫人,却被禁锢在阁楼;明明不受宠,首领却百般忍让,真是个矛盾的集合体。

虽然被禁锢在侧府里,大夫人还是会时不时的下来转一圈,除了阿蛮外,她会盛装打扮后跟所有的下人打招呼,带着微笑,一步步顺着宫殿走回侧府,每天不知疲倦的往返于宫殿,却从不迈进去一步,只是在门口站着。首领似乎默许了这个神经质女人的游荡,久而久之,阿蛮也不在意了夫人的存在,毕竟她也不与她说话,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自己又何必徒生烦恼。

可万万没想到,这个从来不跟她说话的夫人居然有一天半夜敲开了自己的门,阴柔的笑着说:“孩子,你相信命运吗?”

睡梦状态的阿蛮整个人都是懵的,也不知道回答什么,只是愣在原地。

看她不回答,大夫人自顾自的接着说:“我相信的,所以我在等命运再一次轮回,在你身上重复我的人生,多有趣啊。”

“我不懂,您是不是走错房间了,我帮您叫下人。”阿蛮放开门把手就想往外走,却被大夫人叫住:“你,喜欢佐伊是吧。”

阿蛮心猛地一跳,佯装镇静的说:“您说哪的话,我是妹妹,喜欢哥哥,不是正常吗,再说……”这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夫人捏住了下巴:“你放心,我这么喜欢你,是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件事的,毕竟这殿里,没点脏事也活不下去,放心,这件事就是烂在我肚子里了。”

“我不懂?”

“懂不懂是你的事,我只是近来太无聊了,好不容易找到乐子了,就不想这么放过了,对了,说的有些晚了,欢迎你的到来,依可公主。”

话一落就握着牛角梳出了门。

阿蛮不知道大夫人是如何分辨出她的心思的,这个被关在侧府的尊贵夫人似乎经历里太多的沉浮,于是所有的情感于她都是笑话与累赘,披着尊贵的爬满虱子的长袍,恶毒的窥视屋里的秘密,她就像猫,挠着每个人的心,却自己也不得安宁。

除了这个插曲,阿蛮还是很幸福的,尽管总觉得大夫人在暗中看着自己,

  一进殿,就见妖娆的蒙枋夫人坐于一旁安静的剥着葡萄皮,看见阿蛮进来也没有抬头,相似年纪的少女,竟成了她父王的宠姬,命这个东西,说来也是奇。

    只是与之前所见的蒙枋夫人除了面容有了些变化外,整个人都有些神经质的病态神色,按说这楼兰最受宠的女人应该是最幸福的,怎会是这番失魂落魄的光景,这头的阿蛮还满心都是疑问,殿上的人就开了口:阿蛮,跪下。

是他,阔别多年后,草原上的雄鹰已至暮年,却依然不允许别人质疑他的权威,那略带黯哑的声音里依然是熟悉的音调,果然啊,阿蛮自嘲的一笑,她,终是以臣子的身份,回了这里。

参见王上,贱民阿蛮特来请罪。

听见殿下的人这么说,台上的人似乎也消了一些气,话语里多了丝宽慰与凄凉:起来,让孤王看看你。一别,也是十几年了,听说你从你四哥那里跑了,再找到你竟是这种情景,你可怪孤王。

跪在殿下的人没有回话,安波勒佯装怒气:看这架势,是怨啊。

不,是求。

你说什么。

不记得,王上是否记得在阿蛮十五岁那年,曾经送给阿蛮一个愿望。

听了这话的安波勒眉毛一挑,显然没想到这妮子会提起这事:当然记得,只是当时也说了,你不得为自己求,你也记得吧,先起来,起来再细说。

殿下的阿蛮听了这话也没有动,只是直直的跪在殿中间:阿蛮当时命不由己,不能求王上兑现当日承诺,后来颠沛流离也无缘再睹君王风采,只是只想问一句,当初王答应阿蛮,只要阿蛮服刑就永不杀四哥,转身就将四哥下了死命,既然应了阿蛮一个承诺,能否赦免牢里的四哥。

殿上的人听了话脸忽的一沉说:任何事孤都可以允你,除了这件事。

又重复了一次:起来。

阿蛮依然一动也不动,这楼兰王还没来得及说第三遍就听见宫人的声音:二殿下与公主晋见。

进来吧。

参见父王。

参见父王。

起来吧,安波勒看着娇笑的塔玛拉心情都好了几分,刚才的戾气散了不少,这女孩就应如此,怪不得,安波勒不禁握住拳头,怪不得,她是私生的杂种。

可看着自己这一双意气风发的儿女,再看看跪在一旁的瘦弱孤女,说不动容也是假,只是每次一见到她总会想起她的母亲,想起神谕,想起,她将要灭了楼兰的占卜令,安波勒每次一想到当时驱逐她时,阿蛮看着他的表情都会觉得后背一阵发凉,这是兽性的眼神,那一刻,她满眼都是要撕咬他愤怒,情不能控制她,于是绝不能留。

    本意顺了所有人的心思下了处死的命令,连最爱的老二跪了三天他都没理,老天却又在凌迟开始前选了她做巫女,不得不杀,不能留,于是一生放逐,成也是她,灭也是她,这楼兰,究竟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除了让她活着,真的没有第二个办法,安波勒不禁感叹,真是命运弄人。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9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