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6话

第6话 第二章 终成缘(下)

  • 绸倾
  • 子语
  • 0.35万
  • 2017-06-19 15:37:16

人也不回话,自从阿蛮教会了他烤馕后,他就每天都烤一大堆,做好几天的羊奶酪,阿蛮觉得再这么下去,家里堆食物都放不下了。

但让阿蛮奇怪的事,胡勒什么吃食都是兴趣泛泛的样子,而且只要阿蛮提出来,就只知道名字,他也可以知道怎么做,就像有天书一样,记忆力都是各种菜谱,可唯独,肉食他一概不碰,带血的食物他都躲得远远的,唯一一次靠近吐了整整一天,还一再告诫阿蛮他不能靠近带血的东西。虽然有些无趣,可看他惨败的脸,也就陪着他吃了一个月没肉的日子,后来还是阿蛮受不住了,跑去集市买了两大块羊腿肉,蹲在集市一角就哼哧哼哧的大快朵颐一番。

吃完的阿蛮还专门去月亮河旁洗去了味道,莫名的觉得自己好笑,居然连吃肉都这么麻烦了,这个傻子,笑着笑着,一张脸却猛地僵住了,一个月了,是不是,有些太长了,毕竟,很久没有人能陪她了,要是习惯了,怎么办?

想着想着,就着黄沙,也就坐了下来。

记得刚从楼兰皇宫出来的时候,阿蛮总喜欢来月亮河旁看日落,她特别喜欢那种万物具灭的样子,倾覆一切的毁灭感总是让她酣畅淋漓,想死的时候,挨不过了,就过来这里坐坐,她回忆里总有一位女人面目不清的带着她看日落,一遍遍的指着远方说着她的家乡,然后哭着看日落,她永远记得,那位叫母亲的人,就是在这里,扔下了她,回了她的家,于是她恨所有楼兰之外的人,看着水里的面目,那张所有人憎恨的汉人脸,她的母亲私通的罪,用面貌印刻于她的一生,阿蛮总在想,她许是死了吧,每次看到多拉的时候,她总在想,死了总比活着让她恨好,而且,多拉恨她,她恨她,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所谓的血缘,浸湿了岁月的恨,她背负了这么多年,也累了。

可能,这一辈子都忘不了王上知道她身世那一刻的脸,永远忘不了佐伊转身的绝,回忆顺着沙一层层的埋起来,阿蛮已经习惯于把苦留在长沙了,于是,忘了,还有人在等她。

   “阿蛮。”身后一袭长影带着忧伤的叫着她的名字,听着声音就知道是胡勒,可又不像傻傻的胡勒。

擦了风过的眼泪,阿蛮没心没肺的背过身笑着说:“我刚吃肉了,你别靠近我,我可是事先警告了。”

“阿蛮。”

“行了,你先回去吧。”

“阿蛮,你说过,楼兰是不会把后背留给别人的。”

“就一次,”阿蛮颤着声说:“我求求你,走好不好。”

“阿蛮。”

“不要再叫我了,”阿蛮一吼,满脑子都是乱的,随着一声怒吼天色迅速变化,整片天空开始堆积起大片乌云,疾风卷着黄沙一遍遍拍打这片土地,又是这个感觉,胡勒觉得熟悉的有些心惊,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可就是想不起来,这刚想了一半就听见风声有了不一样的气流,有人来了。

胡勒猛地向前一倾,本能的把阿蛮护在怀里,与其说是本能,不如说是脑植入芯片里的记忆作祟,莫名其妙的就是想保护这个女孩子,也可能是别的,胡勒不知道,他只有脑子,没有心,所以,第一次他不知道怎么解释这种情感冲动,是生长素还是什么东西,他不明白。

相处了一段时间,很多事情不一定是眼见为真,与胡勒所想的不同,阿蛮虽然是孤女的样子,但更多的还是一副蛇蝎心肠的假模假式,那份尖酸刻薄间居然还透出一丝可爱的气息,胡勒不知道是同情心作祟还是怎么一回事,但就是唯一的信念与想法就是护住阿蛮。

于是,佐伊,多拉,塔玛拉集体看见的就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将阿蛮护在怀里,两个人浓情蜜意的抱在一起,塔玛拉的脸瞬间就红了大半,佐伊的脸也青了大半。

被猛地抱入怀中的阿蛮整个人也呆住了,直到看见佐伊的脸才清醒过来,一把推开了胡勒,没想到,这一推就见一个身影迅速踏步过来,刀光一闪就直直的劈下来。

“佐伊,你在干什么?”

“你没看见吗?”佐伊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的用腰刀刺向胡勒,也算是胡勒身手矫捷才躲避开来,可佐伊每一刀都往死里出招,胡勒实在受不住了,一把撤下阿蛮的腰刀,却见阿蛮闪身挡在自己面前。

“住手。”

“阿蛮,我…”

“我说,住手。”

听了这话,胡勒手里的刀一扔,闷闷不乐的往旁边一站,佐伊也提着刀往地上一扔,猛的扎在黄沙里。

看两人都放手了,阿蛮舒了口气,一屁股跌坐在沙上,叹气的想着,这胡勒也是蛮干,就那个身体怎么打的过佐伊。

“我能。”

阿蛮以为是塞外风太大了自己起了幻听,愣神的看着胡勒,这胡勒也不客气,又站起来,多拉鬼眼珠一转就猛地抱住胡勒的后背打算翻倒他,可脚才横过去就被胡勒一个翻身摔着地上了。

“胡,胡勒。”阿蛮目瞪口呆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多拉,却见胡勒还想往佐伊处走去,连忙呵斥他停下,说了几次,才见他不情不愿的再次坐下来,傲然的瞥了一眼多拉,这才算安静下来了。

“阿蛮,这个男人是谁啊?”塔玛拉趁安静下来了,连忙凑近阿蛮问:“你什么时候藏了这么俊的男人?”

“冤家。”

“什么冤家……”

听见塔玛拉又要开始喋喋不休,阿蛮连忙问:“你们找我什么事?”

   “对了,差点把正事忘了,父王要见你。”

“父,”阿蛮连忙改口:“王上要见我?”

“对,好像是有关星变的事。”

听见王上召见,阿蛮整个脑子都一片空白,连忙着急说:“走走走,快。”

这塔玛拉刚提起脚步,就被一声定住:“阿蛮,不要去。”

“我没有不要你,胡勒,我去去就回。”

“你不懂,”胡勒一边说着一边走近拉住阿蛮:“星像有变是劫的预兆,你改变不了劫难的。”

“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你这一去,可能会赔上你的命的,阿蛮,你不能去。”

不是说没有犹豫,只是王上这一次召见她,可能是唯一的机会,她必须抓住。

走向骆驼时,还见胡勒死死的跟着,阿蛮只好叹口气说:“我一会就回来了,你先回家。”

那头的人像是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还是呆呆的站在门口,阿蛮无奈的走过去拉着胡勒的手说:“你记得我说过,我给过一个人约定,就再也不相信约定的事了。”

“恩。”

“现在,”阿蛮拉住胡勒的小拇指,用指腹勾住认真的说:“我向你发誓,一天,胡勒,我对着楼兰的苍鹰起誓,我一天后一定回来。”

看着阿蛮的举动,胡勒惊诧的看着她,自己的记忆突然回到一个午后,那时候阿蛮无趣跟胡勒聊起了自己的生活,却听见胡勒诧异的惊讶于她的年纪:“你才17岁啊?”

   “嗯,很奇怪?”

   “是啊,没有看出来,你这么小。”

听了这话,阿蛮差点没笑喷出来,这人看着也就比她大个67岁的样子,一本正经的晒着太阳胡说八道,也是有一番韵味,想来今天没事,也就搬了把小椅子坐在他旁边问道:“你说说,你多大了?”

“我啊,”胡勒眯着眼睛想了想,又拿出手指算了算:"按照你们这里的说法算,我估计得130岁了。”

“哈哈哈哈,你这人撒谎也不谋划一下,就那么胡说八道,你要是有130,我就得100多岁了,无趣。”

那时候,胡勒还特别认真的拉住阿蛮的手,用小拇指勾住她的指腹处,一字一句的说:“我向你起誓,我没有骗你。”

这么认真的话语,却让阿蛮心头一激,猛地甩开胡勒的手,半假半真的说:“胡勒,你知道我在楼兰学会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吗?”

阿蛮微笑着看着他:“永远不要把你的背面留给你的猎物,同样的,不要把你的真实,留给我。”

“为什么?”胡勒不解的揉着刚被折过的手指恨恨的说:“我的确没有骗你。”

“我知道,但是我不能给你相同的约定,所以我不想知道你的秘密,你懂吗,我不相信承诺。”

“我不懂……”

“胡勒,约定之于你是什么?”阿蛮突然打断他的话:“约定对于我是跟生命一样的东西,我曾经被辜负过一次,就没了命,你说人怎么能有两条命呢,所以,我怕是给不了你这约定了。”

看着黄沙间的身影,阿蛮翻身上了骆驼,自言自语道:胡勒,你一定懂得,我把我第二条命给你了,你一定懂得。

    这头刚走没多远,就见佐伊靠过来,生气的叮嘱道:“这个人不适合你,会伤了你的。”

听了这话,阿蛮只是淡淡的低着头说:“佐伊,能伤我的,会伤我的,从头至尾就是你一人,你有什么资格告诫我这件事呢,我的命,该还给我了。”

“阿蛮,我……”

“行了,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也累了,先回皇宫吧。”

黄沙漫天,独留孤影,看着远去的背影胡勒五味杂陈,满心都是伤感与怜惜,是自己从未有过的情感,一股撕裂的感觉在慢慢的顺着组织生长往左胸膛处堆栈,胡勒无奈的闭上双眼,可不过几秒睁开后,整片天地却换了个场景,艳阳高照下是无风的好天气,刚才的狂沙似乎只是个梦境。

对了,胡勒暗自叹道,他终于想起来那种熟悉的感觉来自于哪里了,是之前飞船降落前遇到的奇怪磁场干扰,那天也是天气大变,巨大的磁场侵蚀了机体组织,他的触感不会错的,胡呐星的人都长有一千万个触角纤维,最易找到细微变化,所以说,整个磁场的变化不过是因为阿蛮情绪的变化?

想到这里胡勒不仅心惊,阿蛮究竟是有什么能力,怎么能使天地大变,她身上自带的磁场漩涡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头的人百思不得其解,那头的人却在感慨人生。阿蛮心里想着胡勒,杜伊心里却依然是阿蛮,想来也是悲凉,情这种东西,负了就是负了,说不清的。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