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4话

第4话 第二章 终成缘(上)

  • 绸倾
  • 子语
  • 2561.3333333333
  • 2017-06-19 15:34:46

看男人往前一送,阿蛮整个人都感到一阵毛骨悚然,掏出腰刀不管不顾的一把抵在胸前,胡勒扶住阿蛮的手没来得及收回,深深划了个大口子。

见自己划伤了他,阿蛮也是一懵,连忙抬起他的手,仔细往里一看,却见划开的透明皮肤下是绿色的脉络,上面还是组织的输送管道,受伤的绿色纤维似乎知道主人受伤似的,伤口处开始溢出白色的浓稠液体,划开的伤口也慢慢的愈合在一起,形成瘤状疤痕。

“你,你说你不是人?”

“对啊,”男人一边说还越靠越近,手上的瘤状疤痕迅速结痂脱落,整块皮肤光洁的仿似没有受过伤似的,阿蛮愣神的看着这戏剧化的一幕,愣得不知道说什么了,只是傻傻的看着男人:“你居然不是人,来人啊,救命,救命……”

“啪。”

男人迅速敲中阿蛮的后颈,一个劈手就弄晕了阿蛮,时间紧急,之前星球培训时就对这种紧急状况做了提前预防,所以一听见救命,不是人的字眼就本能的做起了防御措施,胡勒暗暗的叹口气,本来以为阿蛮跟其他人不一样,值得他托付他的秘密,现在看来,也是难得,毕竟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自保,自然是如此,可恨他没有心,自然不能理解这种复杂的情感,他总以为对阿蛮好就可以了,只要告诉她,他的身份,满足她一个愿望也算是报了恩,加上阿蛮身上的那股力量可能就是他飞船失灵的原因,他若想回去只能从这里找突破口了。

可恩还没报就给她惹了祸,这件事让他心中不免起了伤情,阿蛮,我到底怎么做才是你们地球人的做法呢?

趁着阿蛮晕倒了,胡勒想起来之前应急措施中的一招,想着拿走阿蛮手里的刀却怎么也掰不开阿蛮的手,没想到她睡着了还有这么强的防备意识,胡勒苦笑一声:阿蛮你这丫头,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时时提防,来意识不清都不忘了保护自己。

使劲一抽,按住她的拇指与食指交接,再反压无名指,总算把刀撬了出来,眯着眼睛扫视了周围,大门随着风一直摇晃,狠狠神盯住大门,伸出中指一点,就见铁锁链从指缝中迅速长出,缠绕住整个门,想来不会有人进来了,才放心转过身解开了领口。

记得当时教授他们的老师说过,这一招只能使用3次,虽然他们是进化物种,但本根是植物,如果一次次的剥皮会严重影响其身体机能,甚至会出现短暂昏厥,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能使用这招。

谁又想到,说不使用,却最早的走到这一步,看着床上的阿蛮,胡勒只能闭上了眼睛,他迅速权衡这件事的可操性,他用这一招,一来可以转换阿蛮的记忆,帮助自己留在这里,至少短期之内能活,其次,也可以帮阿蛮消除那段不开心的记忆,自己报恩也会更方便,无论于情于理,他都是要走这一步的,没有什么退路,那么,就走吧,既然无路可退就只能如此了。

    看熟睡的阿蛮有了醒来的迹象,胡勒连忙将刀子指向自己的喉咙处,拿出床单一角狠狠咬住,再划开自己的喉咙,取下喉结,他的伤口会很快愈合,所以他必须赶紧修改阿蛮的记忆了。

当时为了保住他们的性命,培训师为每个人都安装了一个消除记忆的水晶珠,既可以掩饰他们的身份,更可以帮助他们更好的融入到各个星球中,只是这剥皮之事不能太多次,不然,这珠子会反噬他们自己的记忆的。

话不多说,看阿蛮有了醒来的迹象,胡勒连忙把珠子扣在阿蛮的耳旁,褪去了外衣外裤,整个人顺着地面匍匐,一点点的化作藤蔓缠绕住阿蛮,这头碎念起咒语。

只见珠子慢慢的由透明浇满了紫色的液体,浇到八分之一处时气体迅速散开,还算好,阿蛮与他接触不多,自然没有太多的回忆,这洗的也比较简单,胡勒叹口气抹去了额头的水珠,这记忆消失了简单,可为她造的记忆就有些复杂了,如何才能让阿蛮心甘情愿的留下他,还有悄无声息的留在这里,都是头大的问题。

记得当时胡商教他一旦无法确认其他星球人类的心意时,就可以探听他们以往的记忆,自然可以从中找到自己需要的记忆碎片,进行相应的拼接后自然就成了自己需要的记忆。阿蛮与他交情不深,性格还格外诡谲,这看过去的记忆也没有办法最快的掌握她的记忆,加上自己还没有恢复过来,这么强加记忆,自己也会比较痛苦,左想右想直接就把之前看的戏文截取了一段,顺着指尖一点点顺着阿蛮耳蜗流入,可就因为体力不支,截得戏文与原有记忆有了偏差,明明是义薄云天的救助,硬生生的成了情情爱爱的故事,手指头一抖还没收回来就感到一阵不可抗力的断裂,又是那股熟悉的强大磁场力量,胡勒感觉自己被磁场束缚住开始不受控制的走进阿蛮的记忆,青色的液体也开始顺着耳蜗向外流出,记忆映像里的阿蛮仿似才78岁的样子,累的眼皮都抬不起了,顾不上欣赏沙漠的风光就昏昏欲睡,随着骆驼猛地停住才惊醒,醒来时还湿了多拉的一侧肩膀,脸一红就匆匆下了骆驼。

可刚下就见一位穿着薄纱的美丽女人走出恢弘的城门口,一位威武的男人也随着下了车,阴沉着脸走向女人,没走几步就被快步走近的年轻男人拉住了。

胡勒认得他,阿蛮昏迷的时候,他来过一次,躲在窗外看过一次,然后又悄悄的走了,他听见他的心声,他叫佐伊,而她,叫阿蛮。

液体还在不断流出,场景里阿蛮愣愣的看着路中间僵持的两人,却见女人走近了自己。

“你是?”

“我是阿蛮,佐伊的妹妹,您是?”

“佐伊的妹妹。”女人无意识的又重复了一遍后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你说,你是佐伊的妹妹啊?”

“对啊,您是?”

“我,我是你母亲。”

听到这句话,阿蛮突然就愣住了,尴尬的扣住大拇指,也不知道说什么就见佐伊横在自己与女人中间了。

“母亲,这件事我稍后向您汇报。”

听见佐伊这么说,女人只是敷衍的点点头,满心的注意力还是在阿蛮身上转:“我总觉得,我好像见过你,你母亲是?”

这头的记忆液体突然开始泛黄,阿蛮也出现不适的症状,胡勒不仅暗叹不好,阿蛮要苏醒了。

经过胡勒这毫无章法的一顿乱弄,阿蛮的记忆完全就是错乱开来,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只是看着一位陌生的男子坐在自己身旁,还只着内衣裤,可记忆里这人又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可救了她什么又想不来了,记忆力似乎自己还爱过他,可又不知道为什么爱,自己梳理半天都没有记清楚这个男人是谁,一会又是爱人,一会又被抛弃的,明明是两天,竟像是过了两辈子,怕是自己做梦记忆错乱了,身边的人在记忆里就是自己爱的男子,可是怎么就完全陌生的感觉,是梦吗,阿蛮连忙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真心疼,可身旁的男子还是活生生的喘着气的坐在她旁边,心一下就乱了。

“你是?”

“我是胡勒。”

“那你为什么在这里?”

“因为你。”

揉揉脑袋,阿蛮迷迷糊糊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个记忆力及其熟悉的陌生人:“我记得,你是……”

“我是胡勒。”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