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 第49话

第49话 浮灵之殇

  •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 米粥
  • 0.54万
  • 2017-06-17 10:58:18

  “为什么要杀我?”赵啻贤挑开白铠男子的金刀。“不杀了你,我就会失去我所爱的一切!”白铠男子说着一刀刺了上来,速度之快使赵啻贤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腰甲上爆出一大串火花。“嗖——”白铠男子突然消失了!不对,人不可能凭空消失!赵啻贤感到左方有气流吹过,马上把次元圣剑一转,格挡住了白铠男子的一击。原来,刚才白铠男子绕过赵啻贤的背后到达其左方,想趁其向后提防时给予致命一击。“虽然不知道奥夫礼塞为什么恨你,但你今天必须死!”白铠男子一个回身踢踢到赵啻贤的能核上。“呃……”赵啻贤的嘴中漂出两絮殷红的鲜血。白铠男子马上追过去砍向赵啻贤的脖子。“我,我不能死!”赵啻贤不知哪来的力气拿剑挡下了这一劈。事实上,赵啻贤的状态并不好。白铠男子不同于弗利多卡,他速度很快而且每一击都极其有力,赵啻贤体力几乎已经到了临界点。“你已经透支了,不要在勉强自己了!”白铠男子往上一挑,次元圣剑便被挑飞了。白铠男子举起金刀,往赵啻贤头上劈去。“看来,我的命运就到这了。”赵啻贤闭上了眼睛。

  “蛇神八十式——王蛇降世!”突然,一道寒光闪过,白铠男子的劈砍便被打断了。“浮灵,他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他?”葵千利站在了赵啻贤的身边。“为什么?”浮灵摘下面具,里面只有蓝色透明的五官,吓了赵啻贤一跳。原来,眼前这个叫浮灵的白铠男子是查诺度人。“我怎么知道!他不死,我爱的人就要死!你们根本不懂!”浮灵举刀冲了过来。“那就休怪老夫不客气!蛇神六十三式,蛇牙突刺!”葵千利把木棍一抽,一把寒光闪闪的细剑便亮了出来。怪不得葵千利拿出木棍时赵啻贤觉得和那些海盗拿刀的感觉一样,原来木棍里还藏着利刃,正如同看似无牙的毒蛇!

  “哧!”利刺扎进浮灵的躯体里。“呃啊!”浮灵挣脱开扎进体内的利刺,再次举起金刀如同暴风一般扑了上来。“蛇神十五式——蛇葬魄华。”葵千利说着,却没有发动任何攻击或者闪躲。“禁!”葵千利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浮灵就突然如同休克了一般倒地不起。“先回家吧,他只是被蛇神刺上的毒麻醉了,我会处理的。”葵千利背起浮灵向小店走去。“唉,今天事真多啊!”赵啻贤拍了拍次元圣剑上的尘土,向家走去。

  “你终于回来了!千利店长刚才打过电话了,没受伤吧?”一开门,斯纳特兰就赶紧上上下下地查看赵啻贤的伤势。“没,没事,小伤。”赵啻贤躺倒在床上。“你怎么会惹上浮灵呢?”霍银介八也问道。“哼!我知道是哪个混蛋干的好事!我一定要.....宰!了!他!咳咳!”赵啻贤又吐了两口血。“快别说话了,明天别出门,先休息两天。”斯雅特澜赶紧擦了擦赵啻贤嘴角的血。“唉,看来暂时是打不了猎了。”赵啻贤闭住了眼睛。

  “这,这是哪?”赵啻贤突然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山峰上,低下是连绵不绝的群山,还有……云海!“你好啊。”一个全身黑色的人踩着天空走了过来,他竟然和赵啻贤一模一样!“你是……我?”赵啻贤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家伙。“当然了,黑魔臣服于你可都是我的功劳!”黑色赵啻贤笑道,只不过他的声音沙哑,所以笑声也略显恐怖。“那奇怪的战甲就是你?”赵啻贤走近一步看着黑色赵啻贤。“并不是我,而是我们。这套战甲是你与生俱来就有的。而我,知道如何短暂地控制它。”黑色赵啻贤说道。“那我的身世之谜你也知道吗?”赵啻贤凑上去问道,这一直是赵啻贤多年来的心结。

  ......

  “唉,无聊。那我还是自己做梦去吧。”赵啻贤说着准备走出这个脑海空间。“站住!”黑色赵啻贤拦住了赵啻贤。“我存在的意义,就是无休止地磨练你!直到,你有能力去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黑色赵啻贤的手里出现了一把黑色的长剑,剑的护手上还有猩红的花纹。“那就来吧!”赵啻贤也拿出了次元圣剑,俩人拼杀在一起。

  “天都亮了,赵先生怎么还是在一直冒汗?”斯雅特澜拿着毛巾给赵啻贤擦了擦汗。“咱们先去打猎吧,让他歇一天。”霍银介八拿起长矛走了出去。“嗨!”房顶上垂下一个绿色长发的脑袋,正是泽莎尔。“哇!你是谁啊!”斯纳特兰吓得差点跌倒。“我和屋子里躺着的那家伙是一伙的啊!我叫泽莎尔!”泽莎尔一个后空翻翻了下来。“姑,姑娘,你一个女孩子走在街上很不安全的!”霍银介八说道。“有什么不安全的!”泽莎尔拿起木棍走在了最前面。“这,这不是千利大叔的那根吗?”斯纳特兰瞪大了眼睛。“哦,这个是小矮子的。今天千利店长睡懒觉,他还在衣服架上挂着呢。”泽莎尔边走边说。“唉,介八,为什么没人敢过来?按理说漂亮的女孩上街很容易会被掳走啊!”斯纳特兰偷偷地问霍银介八。“啊,这个啊,刚才有两个不识抬举的已经被我挂到路灯上了。”泽莎尔说着拿木棍指了指远处的路灯,果然有两个被捂住嘴的家伙吊在上面,其中一个还是前天挑事的一员。“天呐,赵先生认识的果然没有一个简单的……”霍银介八也被吓到了,头上冒着冷汗。

  “你要与我打到什么时候?”赵啻贤一剑劈向黑色赵啻贤。“直到你有能力杀了我!”黑色赵啻贤狠狠地一剑迎回去。“啊?杀了我自己?”赵啻贤没反应过来,直接被一剑劈飞了出去,砸进一座山里。“突破自己,才能面对更为强大的敌人!”黑色赵啻贤往空中一踩,向赵啻贤追去。“这么心不在焉,你又能有何作为!”黑色赵啻贤瞄准赵啻贤的心脏一剑刺去,赵啻贤赶忙挡下,然后快速向后退。“怎么,你就如此畏惧吗?”黑色赵啻贤又追上来向赵啻贤头上砍去。

  “嗞嗞嗞——”这一击的力量奇大,赵啻贤双手持剑都没有接下,坚不可摧的次元圣剑居然被劈断了。“战斗时越恐惧,你的心魔就会越强大!最终你会被自身的懦弱扼杀!”黑色赵啻贤再一次冲了过来。

  “不要害怕……不要害怕……”赵啻贤攥紧了手中的次元圣剑。他慢慢地调整紧促的呼吸,握剑冲了回去。

  “啊!”赵啻贤被李镇江放倒在地。“班长,为什么,我的剑总是砍不到你呢?”赵啻贤慢慢爬起来。“这个问题简单!”李镇江拿出影龙刃,指向赵啻贤。还是无翼幼龙一般新兵的赵啻贤马上感觉自己几乎呼吸不过来,好像被什么凶兽盯着一般。“你可以发现,从我的刀里透露出的是坚不动摇的战意与斗志,所以我自然可以战胜敌人。而你的剑里,只有回避和恐惧。试问一把充满恐惧的剑,如何去战斗杀敌呢?”李镇江把赵啻贤扶起来,举起影龙刃。“跟着我做!举起你的剑,在心里呐喊,我要砍你!我要斩杀你!我一定可以战胜你!”

  “我要战胜你!”

  “嘶——哧!”

  赵啻贤的次元圣剑出乎意料地斩断了黑色赵啻贤的长剑,并且直接把黑色赵啻贤劈成了两半。“终于觉悟了吗?”黑色赵啻贤轻轻一笑,慢慢化作丝丝黑烟。“那我就暂且认可你好了。不过,总有一天,这个身体会是我的!哈哈哈哈!”笑声散尽,黑色赵啻贤化作的黑烟也完全消散了。山峰云海逐渐分解,赵啻贤的眼前便又是一黑。

  “赵先生,你醒啦?千利店长说让你去一下他的小店。”一睁眼,赵啻贤就发现斯雅特澜候在眼前。“特,特斓姑娘?介八他们呢?”赵啻贤慢慢从床上爬起来。“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介八他们正打猎呢。”斯雅特澜说道。“啊?我睡了这么长时间?”赵啻贤怀疑自己没听清。“当然了!睡觉的时候你还一直不停地冒汗呢!”斯雅特澜边洗毛巾边说。“哦,好吧好吧,那我先走了。”赵啻贤穿好衣服就走出了房门。此时正值出猎期,猎人们大多都出去了。此时街上剩下的,要么是老人小孩或者商贩,要么就是混混流氓,哦,还有路灯上吊着的两个。赵啻贤看了一眼这个比较清净小城,向葵千利的商店走去。

  “千利大叔,叫我来什么事啊?”赵啻贤推开了店门,可是葵千利却好像不在。于是,赵啻贤就向里屋走去。

   走着走着,赵啻贤发现了一副精致的铠甲。这副铠甲是青绿色的,铠甲大多地方都不是一整块的护甲,而是一片片如同蛇一样的鳞片,手腕处则是紫色的缕空手镯。在铠甲的中心,还有一个蛇头浮雕。赵啻贤觉得这不是铠甲,而是一件艺术品,象征蛇之灵魂的艺术品。在铠甲旁边,赵啻贤发现了一个披肩。这个披肩上绣满精巧的图案,边缘镶着金丝,后面则连着内衬青色的披风。“吱……”突然,一声叫声吓了赵啻贤一跳,脑袋撞到了架子上。房门打开了,一只动物走了出来。赵啻贤定睛一看,原来是前几日受伤的王鹰。此时它的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用两只鹰爪跌跌撞撞地在地上行走,姿势像一只小鸡一般。“吓死我了!”赵啻贤拍了拍胸脯。这时,眼前有一张纸一样的东西飘了下来,应该是刚才撞下来的。赵啻贤伸手一抓,发现好像是照片之类的东西。“哇……这是……”赵啻贤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照片上是十六个人的合影,每个人都戴着披肩披风,身穿不同颜色和风格的铠甲。赵啻贤的目光先是被一个四只大脚,头戴蓝色头盔的肥大身材吸引,然后就从下面一个穿浅绿色铠甲的身影左边发现了葵千利。葵千利身穿青绿色铠甲,肩膀上戴着披肩披风,脸上还挂着笑容。

  赵啻贤的眼睛又瞄了瞄,在照片的正上方发现了这几个字:雾曦元年十六神军队长合影。“随便看别人的秘密可是尿床的哦。”葵千利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赵啻贤身后。“千利大叔,难道你……”赵啻贤转身问道。“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也就不瞒你了。我就是混鲲十六神军,前任蛇神军队长葵千利。”葵千利骚气满满地摆了个姿势。“那个,您可以先把这聚光灯关一下吗?”赵啻贤无奈地擦了擦汗。“啊,不好意思。”葵千利打了个响指,聚光灯便关闭了。“千利大叔,你既然是蛇神军队长,为什么要在这个小城里隐姓埋名呢?”赵啻贤把照片放了回去。

  “唉。一百三十年前,上代雾曦皇帝多尔罗登基,鲨神军、蝗神军、熊神军、豹神军以及狼神军就联名参我叛乱。当时的雾曦皇帝轻信奸臣,判我革职为民,永不叙用。结果呢?我刚被革职,叛乱就爆发了,发起者正是那五名队长。”葵千利叹了一口气。“啊?那你……”“我现在倒是很好,无官一身轻嘛。”葵千利勉强笑了笑,推开了一扇房门。“这,这是浮灵?”赵啻贤看到床上躺着一个身穿白色铠甲的人他的铠甲很严实,尤其是面部,堵得只有一条缝。“唉?他的手里……”赵啻贤发现浮灵虽然还在昏迷状态,但手却握得紧紧地。赵啻贤把浮灵的手掰开,发现浮灵手里是一张已经揉皱的照片。照片上,浮灵身穿布衣,旁边则是一个白色皮肤的女孩。虽然长得没有泽莎尔一般美丽,倒也清秀动人。“缪兰……”浮灵的眼皮痛苦地挣扎着。“什么?”葵千利凑近了耳朵。“我试试!”赵啻贤学着魂语书上的“洞察心灵”一课,把手放到了浮灵头上。还好,查诺度人的灵魂很充沛,赵啻贤这个半吊子没花多长时间就进入了浮灵的回忆。

  赵啻贤出现在了一艘飞船里,旁边就是浮灵。只不过,自己全身几乎是透明的,浮灵并没有看到自己。“轰!”突然,一发炮弹击中了浮灵的飞船。赵啻贤扭头一看,原来身后跟着庞大的海盗舰队。就在飞船被击中的一瞬间,浮灵跳出了飞船,然后向高空之下的龙鲲碎陆坠落而去。浮灵赶紧松开身上的降落伞和喷射器,但这时,又有一枚炮弹擦着浮灵飞过,蹭烂了浮灵的降落伞。浮灵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向下坠落。

  “砰!”浮灵落到了一户人家的地里。等他睁开眼,发现一个女孩正发着抖看着自己。“你,你好?我叫浮灵,是,是查诺度人。”浮灵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啊!海盗啊!”那女孩吓得扔掉手里的水果跑进了屋子里。“别,别跑啊!我不是坏人!”浮灵敲打着房门。突然,天空中落下一艘海盗飞船,几个海盗杂兵落了下来。“糟糕!”浮灵赶紧躲到一棵树后面,看着那帮海盗杂兵走了进去。“说,那个家伙藏到哪了!”一个三角头盔的海盗杂兵揪着那女孩的衣领吼道。“我,我不知道……”那个女孩吓得瑟瑟发抖。“混账!”那海盗重重一巴掌扇到了女孩的脸上。

  “住手!有本事冲我来啊!”浮灵踢开了房门。“终于找到你了!给我打!”那三角头海盗杂兵松开女孩,举起棒向浮灵劈去。浮灵拔出金刀,一刀斩断了三角头的大棒,然后飞起一脚踢断了三角头的脖子。浮灵又以几乎闪现般的速度跑到另外两个海盗面前。“哧!哧!”两片刀光闪过,两个海盗纷纷身首异处。“好了,没事了。”浮灵坐了下来。

  “谢谢你。我,我叫缪兰。”那女孩捂着脸小声说道。“不用谢,我是浮灵。”浮灵也挠挠头。

  “哗……”

  “缪兰你看!我赢了!”

  “我已经十兰了!”

   .....

  之后的画面则很快,大多都是缪兰在家种地浮灵出去打猎。因为越是难忘刻骨的记忆越缓慢清晰,反之则会如同流水一般。突然,画面又慢了下来。这次,是在家里。“轰!”屋外大雨滂沱,一道闪电劈裂天空。“你这高烧怎么还不退啊?”缪兰着急地摸着浮灵滚烫的额头。“咳咳,我可能得流感……别管我了……”浮灵又干咳了两下。“我有办法救你们!”奥夫礼塞踢开了房门。“快!我求求您救救他吧!”缪兰跪在奥夫礼塞的面前。“可以是可以,不过有点小条件……”奥夫礼塞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哗……”

  这次,是在天岭城的城楼里。“不用我再说了吧?和我耍滑头你连她的一根骨头也别想得到!”……

  “奥夫礼塞!”赵啻贤看着奥夫礼塞丑恶的嘴脸,牙根气得直痒。  

  “呼!”

  浮灵的记忆就到此了,赵啻贤重新睁开了眼睛。“你也知道了?”泽莎尔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这个人渣!”赵啻贤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杀了我吧。十五天之后如果没有完成任务,缪兰一定尸骨无存了。就让我先走吧。”浮灵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你真的想救那个女孩吗?”赵啻贤问道。“如果可以,我九死不悔。”浮灵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定。

  “好!”赵啻贤一拍桌子:“我有个办法!”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米粥

关注1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幻想图片频道

    关注1粉丝0

  • 2

    正伦

    关注1粉丝0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