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绸倾 > 第2话

第2话 第一章:黄沙初见(中)

  • 绸倾
  • 子语
  • 3332.6666666667
  • 2017-06-07 18:25:27

莫名其妙的被人一吻,阿蛮整个人都懵了,反应过来后一把就甩开了趴在身上的男人,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虽然胡勒是个男人,可毕竟这么多天的舟车劳顿,光是缺水早就没有一丝力气了,亲吻阿蛮完全就是靠着本能,可以说这一吻下来,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力气了,被阿蛮推开时完全没有反抗能力,最后一丝力气也耗费殆尽了,整个人就进入了休眠期。

  他倒是一倒头的昏过去了,这可苦了一旁的阿蛮,莫名其妙的被人吻了他还倒地不起,虽然他们西域民风开放,但由于阿蛮的特殊身份自然是没有体会过这种情感的,整颗心顺着黄沙的温度都快沸腾起来了,狠狠吐了几口气一脚踹上这淫贼的腿上,可男人一动也不动,阿蛮就懵了,匆忙的爬过去一看,一探还有呼吸,许是渴了,想了想叹口气就踉踉跄跄的跑到月亮河旁用猪肚囊灌了一壶水,提着水就走向男人身旁,试探的倒了一些在男人龟裂的嘴皮上,说来奇怪,这嘴皮裂成这样,居然没有一丝血迹,阿蛮这还没想明白就见遇到水的嘴唇迅速长合,慢慢的浮出血色,阿蛮试探性的再倒一些水就见男人的面皮变得白皙光滑,就像家门口的那株仙人掌,一浇水就苏醒了。反应过来整个人都愣了一会自嘲道:把一个活生生的男人跟你们家仙人掌做对比,阿蛮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了?

  阿蛮试探性的又灌了些水,男人也是来者不拒,后来阿蛮直接把一罐水都灌进男人口中,男人也没有苏醒的架势,阿蛮想了想,又灌了一壶送过来喂给男人,这次男人终于有了反应,迷迷蒙蒙的睁开眼睛,一只手撑起自己另一只手按着额头,刚才男人埋在黄沙里,自然没有看清他的样子,借着刚才喂水的功夫,这脸也洗干净了,阿蛮才看清他的样子。

与楼兰男人高鼻梁的西域风情不同,男人像极了阿娘画里的那人,秀秀气气的,还有点俊。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的靠近男人,仔细的数着他的眉眼。

于是乎,胡勒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位娇俏的地球人,睁着大大的眼睛,个头比胡呐星球的人偏矮一点,瘦瘦小小的像个小动物的蹲在地上看他。

更离奇的是,这个女孩身上有磁场,胡勒能感受到自从女孩靠近他后,他的体力在迅速的回升。

  按着额头的男人醒醒神,摇摇头才清醒过来,连忙坐起身看着一旁的阿蛮笑了起来说:我有点水醉了,喝的有点多了才反应过来,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怎么称呼你?

  看男人醒了望向自己,这架势恐怕他早就苏醒了,又想起自己之前的举动阿蛮连忙把脸蒙起来,急切的说:我就是顺手给你点水,不足挂齿。

  “姑娘客气了,在这沙漠里有水就是救命之恩,你们有古话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是一定要报恩的。你说吧,你想要什么?

  阿蛮整个人都懵了,这男的是不是缺水缺糊涂了,她都说不用了,是不是听不懂话啊,虽说她不是什么善人,可再不走就真走不了了。

  看这男的面相也不像这里的人,算了,刚才自己也赏了他一巴掌,就算扯平了。阿蛮想了想叹口气说:你赶紧走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通我们这的语言的,只是刚才我们公主去找人了,若是看见你估计就不会那么容易放你走了,你趁人没回来,赶紧离开吧。

  男人也是实诚,听了这话就静静的看着阿蛮,也不说话也不走,阿蛮见他这么看着自己,心里也打了鼓,虽说一开始见到这人没什么好意,更是有拿他去邀功请赏的贪念,只是人毕竟活过来了,无论之前怎么想的,命是自己救回来的,这么没了自己也不舒坦,不如就此别过,也算她积了个功德。心里这么想着,还没开口就见盯着自己的男人眼眶里有了湿意,一脸自惭的说:没想到姑娘这般为我着想,我也是给姑娘添麻烦了,一边说,一边从衣服兜里掏出一个骨瓷的哨子,歉意的说:这个哨子是我的记号,你拿着。

  刚才还不走,现在主动要走,还给她个哨子,唐突的转变促使阿蛮整个人都懵了。

    记号?听见阿蛮的反问,男人愣了几秒连忙解释:说错了,纪念,是我们家祖传的东西,你要是遇到麻烦就吹它,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去找你的。

  手里握着的哨子不过食指中结这么长,有一孔,烫金描着奇怪的纹路,阿蛮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听他的话就像骗黄口小儿的神话,阿蛮叹口气,恹恹的说:且当你说的是真的吧,时间不早了,你赶紧走吧,我有事会吹这个哨子的。

  男人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可黄沙那头阿蛮明显看见了几个身影了,时间就要来不及了,阿蛮探了探沙下的高度,狠了心说:我不会害你,你相信吗?

  “我相信。

  本来未有决意的阿蛮的听见这一声我相信,心里咯噔停了几秒,这辈子好像没有人说过相信她,她从小到大就学会一件事——活下去,她用了这么多年才能勉强保护自己,作为城池里最卑微的人,似乎所有人都可以践踏她,哪来人会相信她,这世道就是这么弱肉强食的脏,可眼前的男人却说相信她,实在单纯的有些可爱,这么愣愣的样子,就像是不问世事的另一个世界的人,算了,既然相信她,她就帮他一次。

  这头的男人刚表明自己的心意,阿蛮就认真的看着男人的眼睛说:直走,你就往西一直走,就可以回家了。

  “你说什么,我还没问姑娘的名字,还有~”

  没等男人说完,阿蛮直接一把把男人推下了沙堆,愣神的男人顺着沙一圈圈的滚下去,沙是很软的,她看了一眼这个高度不会出事情的,加上刚才看他喝了水之后整个人似乎都恢复了力气,她告诉他直走就行,不管为什么,他至少能活下去的走出这个沙漠了。

  听声音男人滚下去了阿蛮连忙往黄沙上一扑,假装睡着的蜷缩起身体,耳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她能做的只有把自己缩的更小一点,至少能多保护自己一点。

  “塔玛拉,你说那个男人在哪?

  “就在前面,你看,阿蛮在那里呢。

  话音没落,就感觉到一只脚带着风踢在自己的胸口处,阿蛮咬咬牙,忍着不出声,倒是踢的人耐不住性子吵吵起来:蛮泥子,你说,那个人呢?

  是考珀,楼兰大皇子,阿蛮暗叹惨了,这次逃不过了。

  倒是娇滴滴的塔玛拉弱弱的说:哥哥,你别踢她啊,阿蛮受不住你的力气的。

  “受不住?她一个下等人,有什么受不住的,我告诉你塔玛拉,你要是再多话,我连你都打。

  “我,考珀,你别逼我去父王那告你。

  听了这话考珀倒是笑了:你去啊,要不要叫多拉陪你去。

  多拉,阿蛮心里一惊,多拉也来了,这趟真的惹了麻烦了,男人啊,如果我今天死了,你一定要记得我的好,记得每年来看看我。

  听见考珀提多拉,塔玛拉也就不说话了,多拉是考珀的走狗,他们两个信口雌黄的父王不定信谁的,最近这个楼兰动荡不堪,她真的不能赌,心里这么想,话也就生生咽回了肚子。

  脑子里这么想,装也没意思了阿蛮猛的张开眼睛,打着哈欠说:大皇子,皇子,公主,你们怎么来了?

  “阿蛮,塔玛拉弱弱的说:你守着的那个异国男人呢?

  阿蛮一脸无辜的问:什么男人?

  听见这回话,考珀一把推开看塔玛拉,捏着阿蛮的下巴就吼道:别跟我耍心眼,6年来我是看着你长大的,怎么回事我心里清楚,塔玛拉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信谁我还是有个数。

  “大皇子,奴婢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

  话没说完,一个嘴巴子就扇了过来,打的阿蛮整个人翻了过去,迷迷糊糊间只看见大皇子上下翻飞的嘴唇,却一句话都听不清,揉了揉发麻的左耳,把右耳凑过去才听清是在骂她的话语,索性转回左耳,不听也罢。

  看阿蛮不理自己,考珀的手又举起来了,可还没凑到她就被人拦了下来,定睛一看,是二皇子——佐伊。

  佐伊是所有皇子中唯一掌权的,大皇子自然是要让个几分的,只是看他出来的时机,考珀也怕他是来抢功的自然打着呵呵说:这不是二弟嘛,怎么来这大漠了?

  “大哥,刚好路过。

  “这么巧,我也是在教训蛮妮子那个贱丫头呢,等我调教好了,再陪二弟你回古城。

  “大哥严重了,这丫头犯了什么错,让大哥如此生气。

  “说来怕二弟不信,这丫头里通外国泄露机密。

  “哈哈哈,佐伊仰天长笑道:就这个丫头,大哥莫非太高看她了。

  “二弟莫笑,这件事除了我还有人看见了,塔玛拉,是不是?

  一旁的塔玛拉整个人都懵了,哪还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只是路上遇上个男人,怎么突然就成了里通外国了,这要说是阿蛮可能就没有生路了,要说不是,这考珀向来记仇,以后不知道还怎么寻回来,上头无哥,下面无弟的,她不能这样,正在那里犹豫时,佐伊又接着说:看来公主记不清了呢,那多拉你呢?

  “我?我……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子语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