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脑盒 > 第123话

第123话 123-126

  • 脑盒
  • 幻思花毛兔
  • 0.68万
  • 2017-05-16 20:47:14





123



*******************************




  直接提取活人的脑容是很危险的,和死人不一样,活人有可能失忆或者脑死亡,很危险的,死人不同,死人就那样,复制多少是多少,活人如果把大脑弄坏就成死人了。雪烟在三C组呆的时间够长,很了解其中的厉害。万光不在乎,在万光眼里,只要把苗苗的脑容复制到机器里,那就是万能的苗苗了,可以无限复制。紫杉很勤快,帮万光忙前忙后。


  复制脑容需要时间,尤其是活人对接,更麻烦。万光很忙碌,不时就离开实验室去别的地方忙活。剩下实验室里,就雪烟和紫杉,还有几个机器人。雪烟看到万光不在,眼睛动了一下,雪烟看看显示屏上复制的进度条,雪烟开始不安分,雪烟走到紫杉身边对紫杉耳语一阵,紫杉先是惊讶,跟着就是发呆,直勾勾的看着雪烟,那种表情好像在问雪烟什么似得。


  紫杉明显是答应了雪烟的请求,紫杉和雪烟两个人一起用脉冲棒将几个机器人打晕,实验室里的机器人都是操作型机器人,加上不提防,没来得及明白怎么回事就全部倒在地上。把机器人搞定,雪烟立刻拔苗苗身上的插线,紫杉在旁边关闭仪器。


  苗苗呈昏迷状态,雪烟从旁边不知道什么地方拿来一个注射器把一管蓝色液体注入苗苗体内,完事立刻推着苗苗往外跑,看到门口有篮椅,立刻把苗苗翻到篮椅上推着篮椅跑。雪烟现在穿了一身黑色衣服,今天是个例外,也许是巧合,往常都是白色裙子,今天是黑色紧身衣,跑的非常利索。


  紫杉留在实验室里,紫杉看着雪烟推着苗苗远去,紫杉表情淡淡,不喜不悲。万光很快就发现情况不对,用视频发疯似得质问紫杉为什么要这样?边喊边往实验室这边跑,身后拖着那个大章鱼脑盒,万光用命令封闭所有出入口,可是不管用,因为紫杉随后操作一个仪器帮着雪烟把那些出入口打开。


  万光心里郁闷恨,为什么要把口令告诉紫杉,为什么不留下一个更高级的命令,为什么不这样,为什么……千年来的生活,全乱了。在三C组的隧道里,雪烟推着苗苗拼命的跑,不时借助篮椅的速度漂一会儿,就像推脚踏车一样,边蹬地边乘坐。


  万光焦怒,万光启动机器人命令拦截雪烟和苗苗,必要时可以使用枪支击倒。这个机器人命令紫杉不会,紫杉也无法取消。三C组内,很快就有机器人抱着枪跑动,空中也有小圆盘机器人快速追踪。机器人各种各样,有轮子的,有飞的,有跑的,有方的有圆的,有腿的没腿的,都是高科技,一股脑的在隧道里追赶。


  苗苗这时在篮椅上已经苏醒,身体非常非常虚弱,头疼剧烈,恍惚中苗苗可以看到一个美丽的姑娘在推着自己飞奔,姑娘白色的头发。隧道里灯光闪闪,红色的警报嘟嘟响,苗苗感觉像在梦里,就在这时,苗苗耳边传来姑娘急切的呼喊:“苗苗……苗苗……”苗苗吃力的扭过头看那个推着自己的姑娘,姑娘的脸渐渐的清晰起来。


  “苗苗……苗苗……”雪烟喘着气。“你……是……”苗苗有些吃力,头疼的厉害。雪烟眼睛里全是泪水,雪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存储卡一样的东西塞进苗苗的口袋里:“苗苗,你回头看到这个会明白的,这里面有丢丢最后的日子……”雪烟有点失控,声音哽咽。


  听到丢丢,苗苗立刻被电击一下,虽然大脑疼痛,但神志比刚才回复很多,苗苗开始明白自身现在的状况,明显就是在三C组内,那隧道里的红灯闪烁什么,身边这个白发姑娘又是谁,姑娘为什么满脸泪水,就记得和万光吃了一顿饭啊,这现在怎么回事了:“丢丢……丢丢怎么了……”苗苗抓住雪烟的手问。


  雪烟指指苗苗的口袋:“那个卡片里都有,回头你自己看,现在没时间了,我带你去紧急逃离舱,那里有极速小飞机,不管怎样,你先脱离这里,正门是出不去了。”说着,身后就传来机器人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喇叭声,很吵杂。


  苗苗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觉眼前很乱,朦胧中又似乎明白些什么,苗苗有一种错觉,苗苗感觉眼前这个白发姑娘的眼神好像在那里见过,对,和青衣的很像,简直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苗苗抓着雪烟的手开始追问,苗苗开始着急。


  嘟嘟,一片黄色灯光闪烁,紧急逃离舱到了,这里有很多小舱门,舱门里是可以乘坐的驾驶舱,明显里面就是一个小型飞行器。雪烟把苗苗搀扶到舱门,不等苗苗盘问就一把把苗苗推进小飞行器里,玻璃罩慢慢下降,雪烟启动外面的一个红色按钮。


  苗苗趴在玻璃上问到底是怎么回事?雪烟终于忍不住了,雪烟隔着玻璃大喊:“我也是丢丢……我是丢丢……”雪烟已经哭成泪人。苗苗听到了,在玻璃罩封闭的那一瞬间苗苗听到了雪烟的喊声,苗苗看看四周心里立刻明白过来,苗苗想打开小飞行器的玻璃,可是找不到按钮,身后操作盘上的按钮全在头顶上,身边一侧的按钮全部闪着红光,按也不管用,脚下轰隆隆震动,像是有什么东西要爆炸一样。


  这时有几个机器人跑进紧急逃离舱,雪烟用脉冲棒将几个机器人击倒,是几个会飞的小机器人。这时苗苗的小飞行器已经抖动的厉害,像顺势代发的火箭。就在苗苗的小飞行器上升时,一个大机器人跑进紧急逃离舱,雪烟朝大机器人发射脉冲,大机器人抬手就是一枪,也许是打雪烟,也许是打正在升空的苗苗,是一个子弹枪,子弹直直穿透雪烟的眉心,雪烟手里的脉冲棒滑落,身体柔柔的瘫倒,美丽的雪烟死了。


  苗苗的飞行器已经提升很高,苗苗扶在玻璃上看着躺在地上的雪烟,雪烟眉心处有红色的鲜血流出来。苗苗的身体有些发抖,苗苗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刚才雪烟说她也是丢丢,难道……苗苗胸口起伏,呼吸急促,这时,飞行器一个拉升苗苗被重重的吸附在地板上,按理这时应该绑上安全带,苗苗没有,苗苗感觉自己肝都要吐出来,脸上的肉被巨大的重力拉扯着。


  三C组外,是夜晚,星空闪闪,没有月亮,一个拖着火焰的飞行器从三C组里呼啸升空,直直的朝太空飞去。








124





*******************************




   接上一文,雪烟为了帮苗苗脱身三C组失去生命,苗苗在小飞行器里紧急升空。


  苗苗乘坐的飞行器升空后,三C组内,万光气的像拔了毛的疯狗,万光坐着一个篮椅在隧道里飞行,身后跟着悬浮在空中的章鱼脑盒,万光咬牙切齿,不停的翻看身边的一个小屏幕,屏幕是篮椅上射出的影像窗口,很先进,前面多次讲到万光用手在空中一划就出现一个显示屏,其实就是身体附近有可以发射投影的设备,当然,哈时代的投影设备和核时代的不一样,要先进的多。


  万光没有先去实验室,要紧的是紧急逃离舱,刚才在屏幕里看到雪烟被一个机器人打死,苗苗跑了,万光气坏了。来到紧急逃离舱,万光一眼就看到躺在地上的雪烟,万光从篮椅上下来,走到雪烟身边,抱起雪烟,一通嚎叫。


  雪烟的头被打了一个洞,万光把狠全撒在旁边那个开枪的机器人身上,万光把手伸在空中,像捏碎什么一样,只见那个开枪打死雪烟的机器人浑身发抖,胸口冒烟,跟着就跪在地上,很痛苦的样子,机器人零件噼里啪啦闪火花,脸上的五官零件也叮当脱落,轰一声,那个机器人碎了,四分五裂。


  “我让你用枪打倒,我可没让你打死,而且还打脑袋,你死有余辜!”万光冲那个碎了的机器人咆哮。旁边机器人都吓的浑身哆嗦,开始说过,这些机器人都是固定思维,为什么会害怕,这都是万光给设置的,这些机器人基本思维都很发达,知道疼知道累等等等等,唯一没有的就是创新思维,说白了就是一个什么都会就是不会思考的机器人。


  就在万光抱着雪烟哭泣时,旁边空中出现一个投影屏幕,里面显示出紫杉,紫杉很难过的看着万光:“到底你还是喜欢她比喜欢我多,雪烟说的没错,我不过是你的一个消遣品。”万光抬头看看紫杉:“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你为什么不帮我却帮他们!”


  “因为爱,因为我爱你,所以才帮助他们。”紫杉不慌不忙。万光放下雪烟噌就站起来:“你以为他跑的了吗!”万光在空中划开一个操作屏幕,在上面快速摆弄,拖拽一个导弹一样的东西,跟着按动一个红色按钮。三C组外,一个导弹箭一样升空,直直朝苗苗乘坐的飞行器射去。










125





***************************************




  接上一文,万光发射导弹追击苗苗乘坐的飞行器。


  万光发射的是多环脉冲火箭,这种导弹可以连续像炮弹一样提速,在空中可以用强劲的脉冲将下一环射出,接而继续加速。做个简单的比方,就比如手枪打出的子弹,子弹在空中继续射出子弹,子弹再射子弹,递增式的加速。


  苗苗乘坐的小飞行器速度也很快,飞行器操控舱不大,可以供两个人活动,因为提速结束,苗苗身体比刚开始好受很多,整个人从刚才站立的地方歪倒在地面上,主意,刚开始升空的时候不是真正的地面,进入逃生舱的玻璃罩现在在苗苗的头顶上。


  苗苗透过玻璃罩可以看到外面的地球,和星空,飞行器已经飞出大气层,苗苗很惊恐,本能去找飞行器里的通讯工具,苗苗想联系爷爷和学恩薄,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和目前的处境告知。苗苗在舱里艰难的移动身体,手脚无力,这种无力感苗苗从来没有过,也不难受,就是无力,人们有时候早起会有这种感觉,胳膊腿肚子都发软,但苗苗这个要比那个严重的多,爬都爬不动。


  随着飞行器的提升,失重感升起,这让苗苗的身体轻盈很多,就这苗苗都感觉很吃力,因为手要去抓那些扶手,手攥紧的力量都没有,苗苗心里难受,暗想万光到底做了什么让自己这么无力,还有刚才经历的那一切,那个白发姑娘,她死了。想着,苗苗就继续努力,朝飞行器的操作平台移动。


  苗苗费老劲移动到操作平台,还没爬到椅子上,就看见屏幕上有一个红点快速朝飞行器移动,屏幕上发出嘟嘟的声音。苗苗不知道是什么,诧异时,红点消失,整个飞行器剧烈抖动了一下,跟着就天旋地转,飞行器开始翻着跟头朝大气层冲去。


  苗苗在飞行器里像摇元宵一样,乒乒乓乓,这个时候连想怎么回事的心思都没有,连想自己是不是要完蛋的心思都没有,晕,就是晕,恶心,难受,四处碰壁。苗苗不知道,这个已经很幸运,刚才剧烈抖动,正是万光那个导弹追上了,万幸导弹打穿了飞行器的一个引擎和翅膀,如果打中驾驶舱,苗苗这会儿连摇元宵的机会都没有。


  飞行器急速下降,没有方向,因为是太空,苗苗就看见一会儿星星一会儿地球,很快苗苗就晕厥过去。时间不长,等苗苗醒来,苗苗感觉浑身麻木,很疼很难受,苗苗感觉右边胸口好像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苗苗睁开眼,苗苗发现自己被一个铁板压着,苗苗用力推开铁板,谁知这一推,苗苗的右胸口喷出血来,那铁板上有个锥子,把苗苗的右胸刺了个窟窿。


  苗苗开始咳嗽,开始喘,又痛又喘,咳嗽过哮喘过的人都知道那种痛苦,苗苗这个要比那个难受上百倍千倍,每呼吸一下都可以听到肺里血液呼噜的声音,每呼吸一下,胸口就喷血漏气,苗苗这会儿身体反而没那么软了,可以扶着墙站立起来,还是在飞行器里,玻璃罩外有很强烈的光芒。


  飞行器明显着陆了,玻璃罩也裂开,飞行器外面冒着烟。苗苗这会儿难受的只能哼哼,用左手捂着右胸口上的血洞,苗苗没受过这么重的伤,头一回看见自己身上这么大的伤口,苗苗的心里有些害怕,可害怕也没用,嘴里呼呼流血,都是肺里的血,又胸闷又疼,呼吸,喷血,呲呲呼呼。


  苗苗把玻璃罩推开,外面是非常强烈的阳光,眼前一片沙漠,沙子滚烫滚烫,苗苗呜呜着走出飞行器,苗苗的嘴唇发抖,鼻子嘴里往外喷血,右胸口也呼呼冒血。苗苗把衣服扯开低头看,右胸上一个大血窟窿,每呼吸一下,血窟窿里都有血喷出来。


  苗苗想求救,嘴巴里喊不出声音,呼呼咳嗽喘气,血让苗苗窒息;苗苗的眼前是一片茫茫的沙漠,连根草都没有,苗苗在沙子上挪动脚步,嘴巴里呼呼喘血,苗苗可以看见自己的血流在沙子上,那是自己的血,很红很红,有点粘。


  “我要死了吗……爷爷……丢丢……青衣……”苗苗呜呜着走不动了,腿一软身体歪倒在沙子上,苗苗感觉沙子很烫,身体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冰冷感,头很疼很晕,视线忽明忽暗,苗苗感觉天地变的阴沉,虽然阳光很强烈。


  苗苗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连发抖的力气都没了,眼睛瞪着,头贴在沙子上,嘴巴鼻子里的血在脸前的沙子上喷出一片,随着苗苗微弱的呼吸,还有血涌出来,明显没那么多了。苗苗捂胸口的手也垂在了一边,胸口血洞里的血往外丝丝冒着,也不多了。


  苗苗的眼睛有些浑浊,沙子和血水搅在一起,在苗苗的嘴边随着苗苗的呼吸噗噗着,苗苗的眼睛里有泪水流出来,苗苗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好累,头好晕,整个大地都在旋转,整个天空都在旋转,好晕,好困,好晕,大地天空旋转的好快,天越来越暗,好晕,好困,好………………







126





*************************




  波纹,波纹,还是波纹,黑暗,黑暗,还是黑暗;很多东西在游动,好像是人,又好像不是,是青衣,是丢丢,是爷爷,还有美美,好多东西,小时候的玩具,很多事情,走路,奔跑,玩游戏,喝水,天空的太阳,万光……白头发的姑娘……星空……好多星星……星星在旋转……太阳……沙漠……沙漠……血……爷爷……小时候……吃水果……骑车在马路上飞驰……


  “还没有清醒吗……?你好……呵呵……”很生硬的语言。苗苗朦胧中听到有人在说话,那电波似得回忆一点点消失,随即是黑暗,慢慢的黑暗变成暗红,由暗红变成蓝色,蓝色变成绿色,绿色变成紫色,五颜六色,颜色越来越多,颜色变成很多方块,方块变成小点,小点越来越小,像马赛克渐变一样,逐渐形成一副画面……


  “你好吗,感觉怎么样……?”一个黝黑黝黑的人贴在苗苗的面前。苗苗有些不适,苗苗感觉那张黑脸离自己太近了,有点恶心。黑脸看到苗苗睁开眼睛,朝后退去,脸变小了。苗苗惊讶,那黑脸不是活人,是一个脑盒,可以伸缩的脑盒,下面连接一个轮盘,黑脸脑盒的两边有两只蛇形机械手臂。


  苗苗有些恍惚,苗苗看看所在的地方,很乱,乱七八糟,说不上的乱,什么都有,分不清那里是天花板那里是墙壁那里是地板,乱七八糟的东西,生活用品,机械的塑料的,圆的扁的,方的棱的,亮的暗的,硬的软的。


  “你感觉怎么样?开口说个话……”那个黑脸人冲苗苗微笑。“这是那里?”苗苗环视四周,苗苗感觉很奇怪,屋子里的东西看的非常清楚,从来没有过这么清晰的视觉。黑脸脑盒考虑一下说:“你不要难过,我很抱歉的告诉你,你已经死了……”黑脸脑盒冲苗苗点点头微笑。


  苗苗没有惊讶,苗苗的心里似乎早就有这种预感,看不到自己的身体,没有知觉,只有视觉和听觉,自己应该是变成脑盒了。“我现在是脑盒吗?”苗苗问眼前的黑脸人。黑脸人点点头,并拿过来一个镜子:“看一下自己,很奇妙吧。”黑脸人一脸微笑,嘴里露出大白牙。


  苗苗看看镜子,苗苗看到一个脑盒,里面显示的是自己的脸,真的死了,原来变成脑盒是这种感觉,视觉很清晰,非常清晰:听力也很好,以前听不到的现在都听到了,可以从声音中分辨出四周正在发生的事情,比如一只小虫子在某个角落里爬动,房子外面有风声,不远处有些植物被风吹断,还有一块布被风吹破,嘶啦的声音……


  “这是什么地方??”苗苗问黑脸人。黑脸人一笑:“这里是非洲,非洲的赤洼……”黑脸人一贯的笑容。“你是非洲黑人?”苗苗问。“哦不,我不是本地人,我是亚洲人,中亚人,我不是黑人。”“你看上去很像黑人。”“晒的,我小时候没这么黑,这里的太阳很厉害,改变一个人的肤色像种花那么简单。”黑脸人露出大白牙笑。


  叮叮当当门开了,一个奇怪的东西从门外涌进,像狙击手一样的伪装披风,呼啦,披风被里面的东西甩开,里面是个脑盒,很奇怪的脑盒,那脑盒上有两个天线一样的东西,又不像,像是两个犄角,很精致,犄角的顶端有两个圆球,圆球里闪着红光。


  “你们两个很能聊,不等我回来就启动了。”奇怪的脑盒整理着轮盘后带回来的东西,乱七八糟,什么都有。苗苗看这个奇怪的脑盒,是个老头,和学恩年纪差不多的老头,看上去很睿智,和学恩薄不一样的是这个老头留有花白的胡须,很乱。


  黑脸脑盒看到老头坦然一笑:“脑容复制很成功,我很期待,所以没等你回来,看样子恢复的不错。”黑脸脑盒看看苗苗,说着黑脸脑盒给苗苗介绍:“这个老人家是蜗牛老人,就是他把你转换成脑盒的,不然,你没有重生的机会,哦,对了,我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黑脸人看着苗苗。


  “苗苗……”苗苗有些惶恐,苗苗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自己死后发生了什么,记忆中就记得飞行器坠落,后来自己走出驾驶舱,再后来好像是躺在了地上,红色,对,是血,再后来,想不起来了。“苗苗……哦,呵呵,很单纯的名字,像个小孩儿,你的名字就是这个吗?”黑脸人有些好奇。


  苗苗点点头。黑脸人笑:“很高兴认识你,苗苗,我叫马杜斯卡斯,你叫我卡斯就行。”“你好,卡斯。”苗苗冲黑脸人点点头。这时,蜗牛老人已经整理好带回来的东西,蜗牛老人嘘口气走过来查看苗苗,这里说一下,蜗牛老人和卡斯都是脑盒,都是在轮盘上移动的脑盒,都有机械手臂。


  蜗牛老人伸出机械手把苗苗的脑盒在空中翻看一下,然后对卡斯说:“找个轮盘来,再给他找副机械手臂,脑盒不能动,很郁闷的……”卡斯敬个礼笑着朝另一个房间飘去。苗苗看眼前的蜗牛老人,这老头的脑盒也不小,明显比普通的脑盒大很多。


  “你肯定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先不着急,等卡斯帮你安装上轮盘和机械手臂,我再一一告诉你。”蜗牛老人说完转身又立刻房子,门口呼呼风声。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幻思花毛兔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