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赤弭 > 第12话

第12话 决战

  • 赤弭
  • 何玄
  • 0.94万
  • 2017-04-12 14:51:16

“自然是比武。”朱音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少广城吸纳外来者,一向是派我方大将与之对战。如果能挫败我方人马三次,那就能成为西王母的直属成员。”

“惨了……”花九溪心想,如果西王母叫自己跟那怪物比武,可就有苦头吃了。

“那……派出谁呢?”花九溪试探着问。

“你不想出战——?”西王母眉毛一挑,“真遗憾,如果你能跟敌人打一打,我会给每人一个纯金饭碗的,金子在人类社会可是很值钱的。”

花九溪这下立刻又患得患失了,西王母如果给法宝,那只能在非人类的区域使用——但给的是真金白银,那就能快活一阵了。但机会已然失却了。

“你既然问了,那我考虑考虑。”西王母沉吟片刻,说:“兔崽子们这回大伤元气,当然她们本来战斗力就不强。所以我会派一只狐狸——就是赤铜小子了。然后试试小虫子的功夫如何……”

“我?”蛭子指了指自己,“我可不成……”

“虽然你是必输无疑,但好歹能摸摸你们的底,我不是赐给你一些妖力了吗。那就看看成果吧。”西王母笑嘻嘻地说。

反正在西王母的地界,自己不可能出事,那么就答应吧。蛭子就这样点点头。

“一共需要比三次,如果敌人三次全胜,那么我就会把最后一块红土给他,让他变成完全体。”西王母说,“那第三位选手就是——”

“不会是老头子吧。”花九溪嘴嘟囔着。

“这个叫拉克西米的小丫头,会成为最后一道防线。”西王母说。

“什么意思?”花九溪暂时还无法接受。

“嗯。”西王母说,“到时候我会脱离她的身体,让她凭借自己的力量与敌人战斗。如果她的表现能让我满意,我便会让她从临时的转为专属的女巫。”

“那不行……拉克西米并没有经过什么战斗的训练!”花九溪拒绝道。

“女巫从来不需要跟人舞刀弄枪的,而是依靠灵力与背后的神力作战。如果她能自行借用西王母的力量,那么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巫王了。”西王母的语气顿时严肃起来。

这命令是无法抗拒的,花九溪只得妥协。

“那……你老既然不在了,万一敌人强大难制怎么办?”花九溪格外地担心。

“不是有天厉么?”西王母指了指朱音手中的枪。

“放心,小花兄弟。即使神也无法承受天厉的——”朱音保证道。

“好吧。”面对这两个女人,花九溪完全没有任何议价能力,简直就是案板上的肉。而虫天子仿佛成了哑巴,连大气都不敢喘。

恰在此时,有两个兔精跑来,对西王母道:“禀娘娘,那老汉被我们医活了——可惜只能挺个十几分钟。”

“什么?冯教授要死?”花九溪心中已经一惊一喜,毕竟如果冯教授也牺牲了,那么拉克西米就能盖上一个“全体罹难”的盖子,不再回去了。但无论如何也要让拉克西米见他最后一面——不如拉克西米肯定会埋怨他的。

“您老似乎得退了……”花九溪提议道。

“好了好了,你随我来——至于那肉孩出现之后该怎么办,朱音我都告诉你了吧。”西王母吩咐朱音等人,就跟兔精们来到了冯教授养病的房间。

花九溪紧跟在她身后,只看她脚步顿了一顿,问:“小花……这又是哪里?”

看来西王母的记忆并不能跟拉克西米共享——或者眼下不能。花九溪就一番解释,拉克西米没听几个字,眼泪就滚滚落下来,忙走破门而入。

见冯教授躺在一张牙床之上,被单则有着卡通兔头的形状,正有出气没进气呢。冯教授比之前要苍老了许多,一头银发掉了大半,有点皮包骨的意思。

见打扮古怪的拉克西米和一个年轻中国男子来了,冯教授一阵欣喜。

“拉克西米……你终于来了。”他勉强自己起来,拉克西米忙扶住他,花九溪识趣地走到了墙角。

“是,我来了。阿卡曼和耶格尔他们……”拉克西米有些不忍说。

“他们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们搞研究,就是要有牺牲的。”冯教授本打算咳嗽几声,但连这种力气都没有了。

他继续说:“可惜我谋划了这一切,到头把自己也算进去了。而最遗憾的是,没能见到最后的完美人类……”

“什么完美人类,那就是个可憎的怪物,教授!”拉克西米说,“他会危害人类生存的。”即使这时候,她也要据理力争。

“也许吧,拉克西米,我的时间也没多少了。本来有个遗产清单,在我常用的那口箱子里,你拿去看看。然后,我得告诉你们,我这两天揣摩出的,初人的一些弱点……”

“弱点?”拉克西米本想大可不必,因为据花九溪所言,少广城有一种毁灭一切的武器,并不需要什么取巧的办法就能消灭怪物,但出于对教授的尊敬,当然要听他把最后的话说完。

“弱点就是……就是……”只看冯教授挣扎了片刻,断气了。

拉克西米刚要趴他被子上大哭,花九溪就跳了起来:“哪位姐姐过来一下,老头死过去啦!”

当即就有两个兔精过来,摸了摸冯教授心口,说:“没事,给他吃这个,还能续五分钟——之后可就死透了。”说罢,掏出两粒蓝色的药丸来。

花九溪粗暴地灌入了冯教授嘴里,他果真睁开了眼,将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其实花九溪之前也猜到了,告知了两人。说罢,一命归西。拉克西米哇哇大哭了起来,花九溪也听得十分动容——不禁想起了虫天子。

拉克西米又伏在花九溪肩头哭了一会,平静之后,与花九溪商讨教授的葬礼。花九溪说既然两个学生都死无全尸了,那教授也火化了吧,将骨灰洒到少广城里,兴许能一灵不泯呢。拉克西米觉得有理,也就依从了。

一想到来了四人,最终只剩她自己一个,一股哀伤又突然涌现。花九溪握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忘了眼前的同伴。

翌日,之前退走的原人果真回来了。

自从得到了西王母赏赐的几块牟尼泥碎屑之后,他的身体显著发育了起来。目前已然接近完全体的力量,也是成年男子的身形了。

待到他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引来一阵惊呼。

因为是个特殊的日子,花九溪等人都规规矩矩地换上了鲜亮的礼服。就连虫天子都穿了件长衫——而不是之前的短打了。大家一字排开,像参观动物园似的,等原人现身。

只见这家伙极为高大,身高接近两米,而体态则匀称有度。只是他有着一种非人类的灰白色皮肤,有的地方还坑坑洼洼的,这是没得到最后一块红土的缘故。

原人有着蓝色的眼珠,就像王尔德《快乐王子》中那位石像王子一样。

但一想到这是个吃人的怪物,花九溪心中就一阵厌恶。

“师兄,能感到妖气么?”花九溪小声问虫天子。

“没有,气息类似人类——但是,说不出的怪异。这行hang货,到底是什么鬼玩意?”虫天子摇摇头。

“小花,我看了教授的遗稿。”拉克西米说,“这种怪物据古代铭文记载,其实是在人类之前被创造出来的——但很快被雪藏了,至于为什么没有被神销毁,可能是——”

“悬在人类头上的一把刀吧。”花九溪拍了拍脑袋,说,“马尔萨斯陷阱什么的,如果有朝一日人类要耗尽地球的资源,跟包括妖怪在内的所有生灵为敌的话。这个怪物就会现身了——只是,因为维利会的阴谋,他提前被释放了出来。”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拉克西米笑着说。

面对衣冠楚楚的众人,仅仅在身体下部有一点遮拦的原人似乎并无羞耻感,他高声问拉克西米:“喂——被称为西王母的女人。”

“啊?”拉克西米忙摆摆手,“我不是啊。”

朱音忙挡在拉克西米身前,说:“她老人家已经暂时离开了,有什么事情可以问我。”

“之前那女人说,大败你们就能获得我想要的东西。你们会遵守吗?”原人问道。

“如果我们不打算遵守,那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朱音说。

“那很好,开始吧。我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击败你们任何人的。”原人扭了扭周身的筋骨,发出“格格”的声响。

“这家伙……还真是大言不惭啊。”朱音说罢,指了指眼前的一处高台,“你就在那地方和我们比试吧,但如果你下杀手,我也会下杀手哦。”

“哦?”原人一笑,“难道你们有什么能瞬间杀死我的方法么?”

朱音当然不会接受这样拙劣的套话,只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原人摆摆手,说:“谁来?”

台下几个人忙鼓励蛭子一番,但蛭子心中还是怯懦万分。毕竟对面可是个被吹嘘成无敌的存在——尽管自己这些日子杀伤了不少敌人,战斗的经验也丰富了一些。

一狠心,蹦到了台上。

高大之人,自带一种高屋建瓴的压迫感。蛭子小小的一个人,被罩在了原人的阴影之下。他不知道对方有什么能力,当然对方也一样。蛭子主动的往后退了几步,将双手从口袋中掏了出来。

而原人并不为所动,众人发现——这个怪物能时刻保持一种绝对的静止,眼皮也不眨一下,甚至连心跳都停止住!这是一种极端减小能量损耗的法子,而自然界中、即使妖魔也无法如此完美地控制自己的身体。

原人就像僵尸一样立在那里,蛭子双掌一推,两个小型的卵包就飞了出来。原人见有不明物体袭来,蓦地一歪头。

“是头发!头发延长了。”有狐仙大叫说。

“简直跟章鱼一样。”朱音是比较讨厌软体动物的。

只见原人的头发缓缓地延长蠕动了起来,但并不是无限地增长——花九溪粗略地计算了一下,能得出他增长的极限,心中多少有了底。

原人的头发在短时间能形成了一米多长的样子,他甩动脖颈,那头发就主动格挡了蛭子发出的卵包。

卵包爆炸,其中的酸蚀性液体大范围扩散。但原人的头发其实是持续生长的,因此并没有冲击到他的本体。

“原来是这样,头发算是人体中最廉价的东西了。通过头发的受损程度,这怪物就能分析出蛭子的能力来。”朱音道。

“哼哼,我的头发跟普通人类并不一样。”原人道,“它们更像摄食器官,能吸收分析这个水蛭妖的体液——不过他的血似乎很复杂,我暂时还不能破译。”

蛭子闷哼一声,也不言语,就说:“厉害啊,但如果数量再增加一些,你就不能用头发来应付了吧。”说着,像连珠炮似的,又射出了几十枚卵包,方向各异,朝原人身体不同的部位袭来。

原人结结实实地受了这几十下攻击,空气中一阵酸味。

然而,毫发无损。

“我刚才大致分析了一下,虽然不太能确定。不过你这种类似蚁酸的汁液,并不能伤害我的表皮……”

“哦,说错了……”原人看到自己身上没有皮肤的部分,在酸液的侵蚀下,居然有些龟裂,显然是小看了蛭子。

而蛭子有些气喘吁吁,方才一击已经消耗了不少力量。

你应该是暗杀型的妖怪,喜欢摆弄这些古怪的小玩意儿,做到杀人于无形。可惜,如果我们是在一处局势不明的地方,你很有可能赢一两个回合。

“但是,千万别离我太近。”原人话未说完,已经飞驰到蛭子身前,扼住了他的脖子。

花九溪大惊,立刻跳起来:“朱音姐快出手!”

等等……朱音示意他安静,“那孩子没你想的那么弱。”

蛭子虽然被对方举了起来,但他的双手已然按到了原人两处伤口之上,在试图吸收他的血液。

“小子你这个法子确实很巧妙……对于我来说,做这种高速的运动,需要耗费大量能量——当然对所有生物也一样。你希望通过吸收,达到弱化我的目的。你赢了。”原人说着,将蛭子摔倒了地上。

而蛭子看到原人伤口还在不断流血,顿感欣慰。

“像蚊子一样阻止血小板的凝结,而且刚才我又把创口扩大了一些。”蛭子双手掌心,多了两把舌剑。

原人也感到了自己体力的流失,继续战斗下去是很不明智的。所以他哈哈一笑,说:“可以的小家伙,但我忘了告诉你。我的血液很顽强,在游离体外之后的很长时间,还是能够存活的。即使你是吸血妖怪,也——”

“什么?”蛭子只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翻腾,即刻捂住肚子,丧失了行动能力。

“所以说我赢了。”原人自负地说。

朱音见蛭子确实无法战斗了,忙跳到台上,拍了拍蛭子后背。这一下本身带着不小的妖力,就看两个红色蛞蝓似的东西从他嘴里吐了出来,原来是两个长条形的血块——还在持续蠕动。

“真是可怕的身体——”拉克西米喃喃道。

众兔精赶在虫天子二人之前,就喂蛭子吃了十几味药,他立刻无碍了。

“怎么样?”花九溪问回到座位上的蛭子。

“对于这种怪物来说,能打上两回合,差不多可以了。我也让你们见识到了他的手段,不亏。”蛭子说。

“嗯,你做的很好了。年轻人以后的机会还很多!”花九溪道。

“借你吉言了。”蛭子一笑。

第二位出场的选手是赤铜,花九溪见他总是在朱音左右,但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高手。

“赤铜,如果想快点结束战斗的话,速输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朱音在台下这样为他“大气”。

赤铜尴尬的一笑,其实她只是想再用一次“天厉”吧。

“喂,也给我吃一些止血的药。”原人提示道,他的要求很快得到了满足。

“你是个大妖怪,并不容易对付。”原人说。

“一般般。”赤铜漫不经心地回答,但此话一出,原人的拳头就挟风袭来。赤铜一把抓住了。

摔跤。

花九溪是这样形容两个人的,这两个大汉的膂力都极为惊人,一时间难分胜负。这样的战斗是很漫长的,大约持续了一个钟头吧。而且在台上还会发出奇怪的叫声,不知道两人在搞什么。

“咔嚓”一阵响声。

这唤醒了昏昏欲睡的花九溪等人,虫天子道:“那男狐仙骨折了。”

赤铜果真一臂不能动弹了,他在台上游移着。但原人也不好受,他全身都燃烧着赤铜的狐火,痛苦难当。

眼下的胜负并不明晰,因为每一秒双方都有可能出杀招。

“我认输。”赤铜主动跳下了台,“反正最后会有天厉来消灭你。”

“天厉是什么?”原人这样问了,但无人应答。

赤铜回到自己座位,自己就把骨头接上了。朱音一笑,“很久没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了吧。”

“嗯,自从上回跟那白熊打过之后,还没有。这怪物比那白熊还厉害一些,如果单打独斗的话,你都未必能胜。”赤铜答道。

“除了她老人家,应该也就是我姐姐能赢了。”见赤铜抽上了雪茄,朱音忙为他打火。

“该这妹子上场了。”朱音见拉克西米可怜巴巴的,多少也于心不忍。

“拉克西米你也直接投降吧。花九溪叮嘱她,“万一受伤或者出别的事,那就不好了。”

“谢谢。”拉克西米甜甜一笑,“但是这是西王母的旨意啊,我不想违背。她不是想让我侍奉她么,这是个不能错过的机会。”

“明白了,祝你好运。”花九溪目送她上台。

见来者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原人说:“虽然不知道你和那个叫西王母的什么关系,但对于我而言,不存在你们人类社会的法则。也就是说,即使女人,我也会毫不犹豫杀死的。”

拉克西米轻轻回答道:“如果别人没有威胁到你,你也会杀死他么?”

原人顿了一顿,说:“不。但我的出现,注定要统治你们整个种族的,这个过程中,不可能不出现杀戮行为。这就是——天敌的关系。”

“所以,就请你杀死我吧。”拉克西米说。

四下哗然,但花九溪却仿佛清醒了,而朱音同样平静。花九溪对朱音说:“姐姐,拉克西米就是打算进行一场——神判吧。”

“应该是。”朱音笑着说,“你能看到虚空中无数灵体在集中到一处吗,形成了一堵墙似的东西。这小妹妹对于灵的操控能力更强了。”

“但是她根本没怎么经过训练啊。”花九溪问。

“第一,她体质很好,对于巫术这一类。”朱音道,“第二,她很聪明,有这两点的人,什么干不成呢?”

“我看你刚才一直担心,现在没有顾虑了吧。那怪物虽然强,但根本不可能杀死西王母眷顾的少女。”朱音说,“可惜拉克西米赢了之后,我就没机会使用天厉了。”她摇摇头。

然而原人似乎不能感受到“灵力”这类东西,在他眼前的无无非是个年轻女性罢了。

他还是打算用老办法,将拉克西米扼死——那脆弱的脖子,应该就是一秒钟的事。所以,他不紧不慢地走到拉克西米面前,缓缓伸出了大手。

但他的手感到了一阵迟滞,有某种看不见的力场一样的东西阻止了他。他知道有磁场的存在,但眼前这个,则是更强大坚韧的存在——自己使出了比刚才同赤铜摔跤还有巨大的力量,但就是不能再往前一步。

这样僵持了片刻,拉克西米微微喘息了一下,力场的稳定顿时消失,而原人就抓住了这一瞬间的机会,他要用指头戳瞎拉克西米的眼睛。

这也是拉克西米始料未及的,但她的眼睛立刻有了反应——四周的灵力都灌输到这一双眸子上——女孩的眼中射出了两道赤色的光柱,直接击穿了原人的右臂。

但他有着极强的再生能力,正试图恢复自己的组织。但是他错了,有一股能量残留着他体内,组织了自己的再生——这一招就像刚才自己折磨蛭子一样。

恐惧第一次袭击了他的心头。

但拉克西米对少广城灵力的约束也快到极限了,她气喘吁吁地,说道:“红土塑造的男人,你觉得这次是你赢了还是我赢了。”

原人不知该如何回答,沉默了片刻:“你赢了。”

拉克西米即刻撤销了他身上的灵力,说:“如果这样算,你得不到红土。但我能感受西王母的心,她不希望你这样强大的生物是残缺不全的,所以我还是会把红土赐给你。”

这话的语气极为威严,不像拉克西米平时的样子。朱音点点头:“西王母已经认定了她的资格。”

“那,有什么好处呢?”花九溪是一个很现实的人。

朱音歪头略想了一会,说:“这样就能在任何地方让西王母降神了,而且是主观可控的。第二,就是在平时也能使用西王母的部分权限,比如取用少广城的宝物。”

“厉害!”花九溪鼓掌道,“那姐姐你们是不是也要听命于小丫头?”

朱音摇了摇头,莞尔道:“一些简单的任务还是可以的……其余的,不成。”

只见拉克西米一抬手,竟然使出了之前西王母千里取物的能力(后来才听她讲,自己能力的上限不过几百米),那乘着牟尼泥的小金子塔倏尔飞来,稳稳地落在拉克西米掌心之上,明晃晃的。

“给你。”拉克西米轻轻将那金字塔抛了出去。

原人的身手何等迅敏,一下子就拿住了。众人见他迫不及待地将那金字塔的尖端——朝自己左胸刺去,蛭子脱口而出:“是要自杀么!”

那塔尖刺穿原人心脏的一瞬间,他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神情来——花九溪顿时觉得这好像是某种日常行为后的表情,但是不能说出口。

原人先是身子僵直,仿佛就要倒下的样子。但这一瞬间,他浑身肌肉就急剧膨胀了起来,跟个生气蛤蟆一般。但这些臃肿的气泡马上又大幅度缩进体内了。

原人身上散发出道道热气,显然是消耗了大量能量,在排出废热。众人见识到了他的完全体——虽然皮肤照旧灰白,但样子似乎更为神俊了。就像是白色的希腊神雕塑一般。

“普卢沙,就赐给你他们所取的这个名字吧。”拉克西米继续用那种神性的腔调说:“你就居住在少广城四周吧,可以出入春、夏、秋、冬任何区域。”

“我拒绝。”没想到原人说话这么决绝。

拉克西米眉毛一扬,说:“可以,那就试着从这城中闯出去吧。”

话音未落,原人就像一只蝗虫般跳到了巨大的神柱之上,众人畏惧他发起突然袭击,一阵躲闪。

“哦哦,看起来有些糟糕。”拉克西米耸肩说道。

本来架起枪的朱音也是一阵皱眉,说:“既然他爬到了那上面,那么天厉也就投鼠忌器了。因为威力太大反而会破坏少广城最重要的设施……”

“哼,不止是这样。”原人轻蔑地说,“神柱连接着八条神道,虽然现在只剩一条了,但依旧能把我瞬息送到别处。到时候你们抓我可就不容易了。”

“但是你不知道神柱的操作方式……”朱音问他。

“不不……我之前不是吞噬过一些兔精吗,她们是懂得操作的。我就是在她们脑子里发现这个方法的。再见——”原人一边说,一边用手指飞快地在神柱上按下一串符文。

这些符文散发出各色的强光来,原人果真一下子不见了。

众人一阵咋舌。

但是拉克西米和朱音倒格外镇定,拉克西米问:“姐姐,他是往帕米尔高原上跑了吧。”

“恩呢,这家伙还真是高估自己了。”朱音说,“我这就去把他灭掉,这是惩罚。”

花九溪一愣,问:“为什么小米你一下子这么清楚?”

拉克西米点了点脑袋,说:“我现处于西王母的影响下,部分知识是共享的。”

花九溪一阵欣慰,这不就是拉克西米追求的吗。

见朱音也把手伸到了那神柱之上,花九溪忙止住她,说:“不麻烦姐姐,我去收拾他。”

朱音愣住了,慢慢说:“你?”

花九溪见对方这态度,多多少少有些不痛快,但还是说:“我这样说,肯定是有把握的。”

朱音见他自信满满的样子,也不好回绝,只说:“二十分钟,如果二十分钟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花九溪粗略估算了一下,说:“行。”

“小花你一定要好好回来哦。”拉克西米温柔地说,“我会等你的。”

花九溪当着众人的面,拉住拉克西米双手说道:“就让我把这一切了结吧。”

说罢按照朱音的指示,也在神柱上按下一串符文。花九溪只觉得自己身子一阵恍惚,跟做梦一般就从某个地方被弹出来了。

“好冷。”花九溪回望了一下,神道的出口是一个大鬼石像的嘴巴。

眼前是一片望不到头的原野,地貌好似戈壁滩一般,但四处多了些一簇一簇的乱石。眼下已经是冬天了,花九溪穿得单薄,冷风很快就要把他击垮了。

“我跟原人达到的时间间隔不超过五分钟,以他的想法定然是要埋伏起来,出其不意抹杀追兵。”花九溪想着。

“他的气息跟人类一样,这样靠望气识别妖力的观察方式就不起作用了。即使是朱音姐姐来了,也可能吃亏。但是,我这样的弱者来了,原人很可能会被引出来。”这是花九溪的另外一个考虑。

他就这样在风中苦苦杵了一会,在一旁观察的原人终于确定没有其他追兵了。

但是他的情况则很不妙。

“冯教授临死前告诉过我们,古代铭文记载这个原人的身体是适合伊甸园的空气的,而凡人所呼吸的空气对他而已就像毒药一般。只有经过漫长的适应期才能如正常人一般活动。”

“而原人自己显然不知道这个致命缺点,现在他的肌肉应该已经开始乏力了吧。”

正如花九溪所言。原人此刻感觉自己的肉体愈加沉重,一种巨大的恐惧席卷了他的心脏,他必须快点解决眼前的敌人——再拖一刻都是很危险的。之后的计划则是就地挖一个蚁穴一般的地洞躲藏起来,缓缓适应外界的空气。

原人朝一座一人高的巨石来了一拳,随手获得了一个碗口大小的石块。

这一声响动,被花九溪察觉了。

原人则明目张胆地走了出来,他已经明白花九溪并没有携带天厉这种可怖的武器。随即微笑着朝花九溪抛出了石块。

花九溪的反应还是比较及时的,他朝原人瞪了一眼。胸口便被击中了,鲜血即刻从胸腔迸溅而出,脚丫朝着原人倒下了。

“厉害。”花九溪喃喃道。

“你不是一般人类,但如果没有起死的法术,估计断气就在五分钟之内了。”原人说。

“那个葫芦里面乘着治疗的药物吧,我这就把他打碎。”说到做到,花九溪感到左腰一麻,那几个葫芦被击穿了,里面的药水流了一地。小虫豸们也都跑了出来,绕着主人。

原人心中一惊,本来能把葫芦击碎的力道,居然只是打穿一个洞口。自己的力量在以秒为单位流失。

原人不得已,只能走得稍微近一些,要把花九溪四肢和脑袋全部砸烂。

但就在他迈出第二步的时候,一阵轰鸣陡然响起。

花九溪那银色的靴子上爆发出太阳般的巨大光焰,直接将原人的下半身炸掉了。

“铳靴的威力果然不错,幸亏我一直穿着。”花九溪拍拍身上的血污起来——这些其实是蛭子制造出的一些碎屑,被花九溪暗中收集了,作为一种血浆替代品(蛭子的血液能与任何动物匹配)。而这些恰好就是花九溪的伪装。

花九溪将自己中山装脱了,原人看到了什么?

只见花九溪在脖子以下的身体,遍布着黑色的巨大鳞片——像是巨蟒或者龙的。从这个角度看来,花九溪反而是可怕的怪物。

“我在之前收集过龙蜕石这种东西。”花九溪说,“龙蜕石有一个功能,就是把他在非龙类的生物身上摩擦,对方就能长出龙鳞来。而龙鳞,是妖界最坚硬的贴身铠甲。”

原人一阵惊愕。

“也就是说,别说一块石头,就算你亲自给我一拳,我也不一定会受伤。”花九溪说,“因为你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太匮乏,所以你对你的敌人才会这么轻蔑。当然,这也是你今天死亡的原因之一。”

原人确实必死无疑了,因为他不只是仅剩半个身体,一双胳膊也因为在外界空气中暴露,全然使不上力气。

“如果就这样把我带回去,可以么。”原人试图做最后的一点乞求。

“当然不行。”花九溪拍拍脑袋说,“如果德国人再找到你,那就很麻烦了。所以,虽然拂了她老人家的意,我还是要在这把你消灭。”花九溪一边说,一边把铳靴卸下,变成了一挺枪似的性质,朝原人头上来了一下子。

一团碎肉,热气腾腾。

但是剩下了一颗还在蹦跳的心脏,花九溪把这颗心脏盛到了小金字塔中,这已经是混合了四块牟尼泥的东西,能做成什么呢?

花九溪没心情细想了,因为他已经快冻成狗了……

 

 

“小花你身上的那些黑鳞好像还没掉光,要不要我给你刷一下?”

望着一脸温柔的拉克西米,花九溪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不了,就让它们像正常的落叶一样自己掉下就行了。”

“这样算起来,除了我,还有两个小孩要住到你家呢。”拉克西米指了指车厢中玩耍着的蛭子和瞑童。

“这不是挺好的么。”花九溪朝后靠了靠,说:“人类这么害怕孤独,多多少少需要同伴的。”

“你师兄怎么看?”

“他现在没那个心思了,现在,他估计要闭关一段时间来捏那团泥巴……”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何玄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3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7
    9 赤弭 人气5273
    10 绸倾 人气4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