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赤弭 > 第11话

第11话 原人

  • 赤弭
  • 何玄
  • 1.09万
  • 2017-04-12 14:50:11

花九溪连叫:“不好!”本打算迎战,但对方人多势众——二十来个紫袍长耳人一窝蜂地冒了出来。当即就把两人擒获了。

“哼哼,一直跟我们作对的小丫头,还有这臭小子。”其中一个金边紫袍的兔子精说道。

“啪!”的一声,花九溪被赏了个嘴巴。

他脸被打肿了,眼睛生疼,泪水则不争气地下来了。刚想叫骂几句,就听见拉克西米哀求的声音:“姐姐们别打他啊……”她在尽力地想怎么求饶,但发现肚里此类词汇极为贫乏。

“这小姑娘长得美,就听她的吧。”那为首的金边女一边说,一边在拉克西米脸颊上吻了一下。

“直通男人心的……是侮辱。”花九溪默默想着,而且她们居然连拉克西米都欺负了,心中顿生出无明业火三千丈来。只是眼前无法,只得隐忍。

二人就这样被押赴一处隐秘的房间。在路上就听拉克西米关切地问:“小花你疼么?”

“怎么会……一会腾出手了我自己就能治好。不过,这些兔子精多多少少有些奇怪的癖好……”他说话的声音不小,有一两个兔精回望了他一样,也不说什么。

就这样像猪崽一样被一干长耳朵的女人待到某处谜样的宫殿之中,说是宫殿,其实是一处宛如扣碗的地穴。所有的设施则都是直接在地穴的凹陷处伸出来来。空气中弥漫着散不开的药味儿,花九溪的药学知识本来就不低,一闻——立刻辨别出了十多种珍惜药材。

“这空气,吸一口也是对人大有裨益。”花九溪喃喃道。

“那是自然,你们人类那点学问跟我们少广城比起来,简直是狗彘不若。有个兔子精对花九溪说。

花九溪不说她用词不当,只见这人有点笑开花的意思,当真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那女子一高兴,居然摸了摸他头,只因对方好久没洗头了,竟粘上一掌油污。

那女子连呼“该死该死”,又轻轻打了花九溪一嘴巴。花九溪的心情即刻又跌落谷底,破口骂了起来——即使拉克西米在这,他也不管不顾了。

却没想到这些兔精听了他的慷慨陈词,纷纷笑了起来。

这又佐证了花九溪认为她们是变态的想法,而眼下就要去见这伙怪人的头子了。

“恭迎八斋大使,卯二姐大人。”只听得一阵悠长的喇叭声——这喇叭好像是喇嘛使用的那种超大型号,几乎要把人耳朵震聋。

随后又是十来种乐器一番吹打,有两个紫袍人开道撒花。后面又有人抬出一顶肩舆来,上面所坐之人也是紫袍,但金边更为宽大,此人耳朵自然也更长一些。

“卯二姐不是猪八戒的媳妇么……”花九溪纳闷道。

“呵呵,哪里来的杂人乱说话。”卯二姐突然发话,说着一起身,把自己的紫袍振落。

花九溪看到这人身穿一件比肚兜严实,但露胳膊露大腿的黑色紧身衣服,两腿则套着渔网——真是古怪得可以。不过她的身姿却是十分妖娆的——那张脸则与她所有的手下一模一样。

紧随着卯二姐,在座的所有兔精都把紫袍脱了,大腿如林,看得花九溪一愣一愣的。

“大人,怎么处置这俩小东西?”一个兔精神色俱厉地说,听得花九溪一阵好笑。他已经发现了这些兔精的行事其实十分幼稚——远不如一众狐仙干练机敏,就这样怎么和人家斗?

那卯二姐装腔作势了一阵,却也拿不出什么好主意。只说:“把那位请出来吧!”

“那位?”拉克西米仿佛想到了什么。

“请问——”拉克西米说,“与我一同前来的那个老人,被你们关押到哪里去了?”

她这样喊了一身,却无人应睬。就见两个兔精引出一个魁梧的银发老者,正是拉克西米的领队冯教授。

但来的不止他一个人,在那头已经乱蓬蓬的银发之上,趴着一个大约七八个月的、介于胎儿婴儿之间的东西。这东西当然是活的,正在用手不断地揪弄冯教授的头发。

而冯教授的脸色恐怖极了,尤其恐怖的是,不知是翻白眼还是只剩眼白了,他就用这双眼睛瞪了拉克西米一下。

拉克西米惊得几乎要昏过去,一下子靠到花九溪身上。两人双手都被缚着,这一下几乎把花九溪撞倒了。

“趁倒下的当儿,用铳靴给他们来一下子,然后撒丫子走人!”花九溪一闪念,但仿佛冬夜的一根火柴亮光,即刻熄灭了。这个行为是百分百的死路

他好容易稳住了身体,让拉克西米靠着他。

“看起来老教授让那个婴儿控制住了啊……”花九溪对拉克西米说。

“嗯,唉——”拉克西米见自己敬爱的教授就这样被一根可憎的怪物操纵,不禁心疼起来。

冯教授走到了两人面前,花九溪看了看那婴儿,他的皮肤红通通的,但有的地方则近乎溃烂,似乎没有发育完全。这东西闭着眼,显然是通过冯教授的视觉神经观察一切。

“你就是牟尼泥制造出来的怪胎么?”花九溪先问了。

“牟尼泥?哦哦,你是说塑造初人的红土吧,我的确是用三块这样的泥土制造出来的。”婴儿说,“这些不是我生来知道的,而是这老头的脑子告诉我的。”

“能说说具体情形么?”拉克西米焦急地问。

“这老头之前研究发现,之所以在德国融合红土的实验没有完成。是因为没有合适的环境——力场、灵力这些东西都不充足。所以就带着三块泥巴要求在此处进行合成了。”

“但是最后一块并没有到手,因此老头就在密室里和卯二姐合计,利用考察团唯一的美少女——把拥有红土的你们——叫什么门派来着,引出来。”婴儿说。

“所以那路线是你们计算好了的,故意让我撞见拉克西米?”花九溪问。

“当然,不如哪有那么巧的事?”婴儿笑道。

“可是,如果我们坚守不出呢?”花九溪又问。

“据卯二姐的探子说,你们哥俩一个是孤老头子,一个是贪财好色的小伙子。那叫拉克西米的女孩无论如何也一定会回少广城找同伴的,到时候你肯定会进行护送。我们本打算把你绑为人质,逼迫虫天子就范,不成想——”

“狐仙想破坏兔子精和维利会联合的计划,先下手发动了内战,杀死了不少兔精。为了争取内战的最后胜利,只能加紧制造出红土人——也就是我!”婴儿说。

“但虽然三块红土勉强能合成人形,却只有凑齐全部才能变为完美的成人姿态——我这个鬼样子你是看到了。”

“兔精被封锁在少广城内部,就通过妖鸟联系了外围的杀手夺取红土。可惜两次都失败了。”

“这些无所谓——你是怎么控制住冯教授的?”拉克西米有些愤怒地说,这愤怒的因由她自己都没认识到——一种被尊敬之人利用的感觉。

“不是我有意控制的,这老头其实一直在心底潜藏着计划。他曾经研究过被称为‘夺舍’的东方黑魔法,并且本人也修炼了多年。他希望通过对我这个完美人类的夺舍,成为新世界的支配者。”

“哦,真是老套的阴谋——傅满洲么?”花九溪笑道。

“不不,是浮士德。”拉克西米说,“冯教授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经常对我们说,如果能有更长的寿命,或者更开阔的眼界,就能获取更多知识了。我们都受他的影响,所以我会毫不犹豫地接受西王母的力量——”

“嘘——”花九溪提示拉克西米,幸亏她声音本来就不大,而且这话是小声对花九溪说的。

“喂,支配世界什么的,都是你编的吧?”拉克西米怒斥婴儿道。

“唔,没错。不过获得了初人的身体肯定就能统治世界,这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婴儿侃侃而谈,“但他显然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我反而猎取了他的身体,代替了我行动不便的眼下躯壳。”

“我试着找代替第四块红土的东西,一方面吸收火鸟那种巨大而纯净的能源——另一方面,我吃掉了许多妖怪,得到了他们的身体组织,但迄今连皮肤都没长好。”

“你到底吃了多少人?”花九溪也有些怒意了。

“加上拉克西米的两个同伴——他们是昨天被吃的,我吃了三百多个杂妖和十来只兔精。”婴儿不以为然地说。

“啊?”拉克西米又是一阵五雷轰顶,“你把他们……吃了?”

“切确的说,是一点不落地吞噬。我需要一点现代人类的知识,通过吸收他们的脑子——我对今天的世界有了粗略的认识。下一步走出少广城,我会去攻占欧洲,然后号令全世界的殖民地。”

拉克西米一阵昏厥,不知该说什么了。

“呵呵,看来你还是看不清形势。需要操纵的是美国,从西海岸到东海岸,他们的烟囱比森林还多,下一个霸主就是他们了。”花九溪此刻居然还在跟婴儿争论这种问题,拉克西米更难过了。

花九溪扫了她一眼,说:“可惜那胖子和瘦高个到现在连三句中文的台词都没有——就直接被吃了。”

他故意这样说,眼看拉克西米受不了打击,意识顷刻消失,身子瘫软了下去……

“喂,小丫头昏过去了。快来人治一下!”花九溪高喊着。

“花九溪,你是想使什么古怪么?”婴儿说。

“他能使什么古怪?”卯二姐放肆地笑了笑,上前就搂住了拉克西米美丽的头颅,长发悠悠垂下,“急火攻心,痰迷了心了,根本就没事。现在正好搜搜小丫头的身,看牟尼泥藏在哪了。”

“你能感受到牟尼泥的气息么?”花九溪问。

“不能,你要知道,盛牟尼泥的盒子能掩盖住一切妖气。我也只是胡乱探探——”卯二姐实话实话。

但是牟尼泥确实就在拉克西米身上,花九溪只能祈祷一切都按预想的发生。

卯二姐就去解拉克西米的衣服,显然搜身不是这样搜的,她将拉克西米外衣的扣子一个个解开,后面的兔精们一阵欢呼。

“你在做什么?”婴儿也是不解,“好奇怪的行为……难道不是翻她的包袱和口袋吗?”

“嘿嘿,你懂什么。”卯二姐就要解开拉克西米的裤带,一只有力的手马上把她腕子扼住了。

“小丫头哪来的这么大力气?”卯二姐一惊。

拉克西米“腾”地一下起来了,直接将卯二姐也带了起来。卯二姐见她眼睛变成琥珀色,一点绛唇有突出的虎牙,就更惊了。

“你这家伙,果真是因为城里只有女人居住,才变成这样的么?”西王母轻轻地说,“不过,这个癖好还是挺可爱的。”说罢,嘻嘻笑了起来。

“啊啊啊……”卯二姐两腿一阵发软,西王母就揪住她耳朵梳拢了起来。

“没想到是您亲自……”

此话一出,没见过西王母的其他兔精自然是一阵奇怪。只看西王母闷哼一声,一抬手便有一道劲风,如落叶一般扫倒了无数兔精。

“什么意思?”那婴儿疑问道。

“嘿嘿,你离死不远咯。”花九溪见救星来了,一阵得意忘形。

“卯二,你是个罪身,我一会跟你算账——先给我跪着。”西王母说,卯二姐果真规规矩矩地跪下了,其余兔精哪个敢动?

“小子,你觉得自己很厉害么?”西王母慢慢凑近婴儿。

“你,是谁?”婴儿指挥冯教授的身体慢慢后退。

“我是——美少女中的美少女——”西王母挥舞着双手说,“母神中的母神!人类称我为西王母。”

花九溪一阵尴尬。

只看说完这话,西王母像捏一只臭虫那样将婴儿从冯教授顶上剥离来了,自己甩到了一面墙上。

花九溪循声望去,那婴儿确实生命力顽强,西王母的怪力扔出,并没见明显的损伤——而是正在爬动,显然是要逃走。

“你这样子真是弱小,不过让你就这样被杀死你一定会变成恶灵吧。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我把最后一块牟尼泥放在少广城中心的神柱上——我会让他们建立几道防线,你如果能顺利击败他们。我就把最后的牟尼泥赐给你。”

“这个游戏应该挺有趣的,对吧,小少爷?”西王母对花九溪笑笑。

花九溪一阵苦笑,看来距离事情结束又要有一段时间了。

“好——”那婴儿极不痛快地应了一声。

“这是牟尼泥的碎屑。”西王母将一些肉干似的东西扔到了婴儿身上,“服下它们能让你暂时变成人形吧。”

“牟尼泥的碎屑,您老是从哪弄来的?”花九溪问西王母道。

“以你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我释放出了牟尼泥的一部分肢体,又迅速把它们风干,就做出来了。对西王母而言,这不算什么。”西王母耸耸肩说。

“唔——眼下的事还有,先把那老头救活了!”西王母这样说了,就有几个兔精将冯教授抬走,肯定是进行精心医治了。

“喂,您老胸前的扣子还没系上呢。”花九溪提示西王母。

“那个无所谓的。”西王母摇摇头。

“不是,我怕拉克西米醒来误会……”花九溪解释道。

“也好,我要换换衣服。”西王母对还跪着的卯二姐说,“把我常用的衣服换上来!”

“尊懿旨!”卯二姐即刻跟兔子似地跑走了,过了好一会才拿出一摞沉甸甸的衣物过来:“因为你老几百年不现身了,仓促之间,我都找不着衣库的钥匙了。”

“是哪身?”西王母问她。

“天字六三五号,比较庄重的一款。”卯二姐说。

“很好。”西王母一抬手,卯二姐即刻会意,就为她宽衣换上手中之物。花九溪把头绕了过去。

“怎么样,小朋友?”

花九溪见拉克西米身穿一件极为宽大多层的锦袍。项上挂了一大串饰物,头上也戴起了天冠。这种姿态的西王母,一举一动都仿佛透着神性。

就这样一行人出离了兔精的地宫,西王母下一步是停止少广城外持续着的冲突。

 

地点是少广城西北角的最后一处神道——所谓神道,是一种能让物体以光速瞬息转移到远方的路径。而少广城中之人,能通过八个神道达到亚欧大陆的任意部分。

为了防止兔精集体逃亡,狐仙的大军一连破坏了其中七处——仅仅剩下眼前的要塞。只要将这一路径截断,那么真正的胜利便宣告到来。

但兔精在漫长的岁月中积累的财力是巨大的,她们招纳了数不清的流浪妖怪——如蝗虫一般铺天盖地地与狐仙对抗。

“这都是些墙头草,我们也撒钱好不好?”赤铜试着问朱音。

朱音正手持一挺大枪,轰烂了地方的一支百人队——说是百人队,实则是一个类似章鱼头似的东西,下面连接着一百多个人形物。这些东西个个手持长枪,进退攻防,都是不可小觑的力量。

“铁棒长老,这种妖怪每吃一个人就会增加一个身体,是西南一带的东西。”朱音在击杀这怪物之后解释道。

“像我们这样常年在北方作战的,确实很少见这类杂七杂八的怪物。”赤铜嘴里叼着根雪茄说道。

“你要小心哦,西南妖怪大多擅长使毒,如果吸进什么有害的东西就不妙了。”然而朱音并不会掐断部下的烟头。

“我们九尾狐,不是百毒不侵的么?”赤铜呵呵一笑。

“话是如此,但任何能力都有上限的。”朱实又放了两枪,见敌阵中有个骑马的左突右进,手持一杆长枪居然杀过来了。

“这又是什么东西?”待此怪走近了,赤铜才发现他下半身是四足马形,上半身却是个昂首挺立的大蜈蚣。大蜈蚣手持三杆长枪,耍得极为眼花缭乱。

“这是‘马百足’,他的枪头都有剧毒的。”朱音说,“手酸了,你来解决他吧。”

只看那马百足打算一击挑杀朱音——他自然是认为对方只是个靠神枪取胜的弱质女流。

朱音眼巴巴地望着他,枪头由远及近,贴着她脸就来了。

第一杆枪,被赤铜的大手捏住。

顺势的第二、三杆枪,被朱音双手握住。

“好轻。”赤铜一抬手就将这妖怪高举过头了,朱音手中“咔吧”两声脆响,将枪杆折断。

马百足就被赤铜摔死了。

“欸,我们一上午杀了多少人?”朱音问赤铜。

“你不是有手环么——问我。”赤铜答道。

“我不是数数不好么,超过自己尾巴的数目,就数不过来了。”朱音将箭袖翻上来,露出和姐姐一样白皙的手腕来。有个三圈手环套在上面,这三环则被一个类似饕餮纹的怪物图案死死叼住。每个环上都有金属小齿,分别对应了百、十、个。每击杀一条生命,小齿便会自动贴到一处。

“我废了三百七十一个,真是大开杀戒。”朱音说,“好在没什么有头有脸的家伙……”

“有头有脸的都惜命,不会当亡命徒的。”赤铜自信地说,“更何况,再有头有脸能和荡魔天尊对抗么?”

“嘿嘿,狐仗神势。”朱音一笑,“我喜欢。”

“喂!你们二位编外的,也来喝口水吧,中场休息了。”朱音挥挥手,朝不远处一老一少两个狐狸说道。

“你那义母自从把我们拉来当苦役,人就没影儿了。这下连个接头的人都没有!”虫天子一边从葫芦里喷出烈焰,一边对蛭子说。

“不是说一切听她妹妹的吗?”蛭子一阵委屈,经过大量实践,他的舌剑越来越厉害了——当然有一位狐仙剑客好好教了他几手。

“所以说干嘛这么卖力?”蛭子气喘吁吁地说,“我喝水去了。”

虫天子知道蛭子是喜欢水分的妖怪,自己也得机会休息片刻。

“辛苦了——这是红茶。”朱音奉上一套很精致的欧洲瓷器。

“这里面放了糖——到底是什么茶啊?”蛭子舔了一口,说。

“唔,这是军需品,将就着喝吧。”朱音这人说话一向极少客套。

“话说,尊驾上次说常年在哪当差来着?”虫天子问朱音道。

“西北中亚一带,之前那里不太平。”朱音说,“有很多妖怪从俄国流入边境。我们就负责弹压这些异国妖怪。”

“是十多年前的那次运动吧,跟帝俄白军一起到中国西北的妖怪。”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话说得头头是道的,蛭子一望就知道是花九溪来了,一阵欢呼,说:“小花你当细作回来了?”

“嗯,累得半死。”花九溪捏了捏肩膀说。

“拉克西米小姐姐怎么了?”蛭子又看后面的拉克西米裹得严严实实的,完全不是她的穿衣风格。

“你好,小虫子。”拉克西米对他笑笑,露出虎牙,“作为见面礼,我可以让你亲亲我的手指头。”

蛭子一脸不解:“嗯?”

“少广城的人才断代好久了,来让我摸摸你……”西王母又示意蛭子前来。

虫天子已然意识到对方底细了,两腿一软就要跪下。花九溪并不管他,对于这样一个老派人而言,稍微尊长一点的都得跪。所以虫天子是个铁膝盖。

蛭子一脸迷惑地靠到了拉克西米身前,西王母用拉克西米的小手在子侄天灵盖处轻轻抚摸着:“朱音没告诉你是怎么回事么——你现在正被西王母试炼。”

蛭子一惊:“你夺舍了姐姐的身体吗?”比起西王母降临这种事,他还是更关心拉克西米的安危一点。

“并不算,她暂时睡着罢了。”西王母说,“疼么?”

话音未落,蛭子仿佛被雷击一般,浑身钻心地疼,但他强忍着,说:“有点,不过还能挺一会。”

“这是来自西王母的纯粹妖力,不是随随便便接下的——何况你这样软塌塌的小妖。”西王母笑着说。

“这样的输入还有七次,继续吗?”

蛭子点点头,虽然闹不清她是什么名堂——但他知道应该会有好处。只觉得又是一阵轰震,比上次更疼了。幸好这个过程并不长,在试炼了七次之后,蛭子几乎要虚脱。

“你现在体内已经有了我的力量,日后肯定会成长为大妖怪的。这是我为你的授记,小虫子。”西王母威严地说。

“哦。”蛭子懵懵懂懂的,也要随虫天子跪下。

“不知大神降玉趾,万罪……”虫天子压低声音说,西王母并不怎么喜欢这种干瘦的老头,只说:“起来吧,西王母并不在乎这些人类的虚礼。”

“岂敢——只是您老与我派甚有渊源,不得不如此。”虫天子颤巍巍地,不敢看西王母。

“随你——既然我来了,什么危难的事都能解决了。虫天子,你看目前这些杂碎妖魔,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消灭?”西王母问他。

“呃……依我看,尚需两日。”虫天子道。

“这些妖物不都是月班麾下的么,您老要消灭他们?”花九溪问西王母。

“嗯,这是明摆着的事。这都是些伤生害命的丑类——况且兔崽子们欠了这些亡命徒一大笔钱。我在这把债主都灭了,不正好帮了他们?”西王母说。

众人连呼“有道理”。

“我可爱的小狐狸有没有伤亡?”西王母问朱音。

“回您老,只有一个吃饭吃急了噎死的!”朱音爽快地回答,“被消灭的也都是我们外围的杂妖,这可把朱实心疼坏了。”

仙人也会噎死,这倒是花九溪始料不及的。

“很好,我看了下,这几百年你们收人太滥,妖浮于事,这不好。这一回内斗伤了老本,估计能消停一会了。”西王母说。

“朱音。”

“有!”

“我现在就赐给你天厉,一会会出现一个难缠的大魔,大家已经决定了,就由你来消灭它!”

“是!”

“所谓天厉,到底是什么形状的?”花九溪问。

“天厉,据说是一种三叉戟一样的东西……”虫天子曾听师父提起过,不过也是传闻罢了。

“那都是人们瞎说的。”西王母道,“下面让朱音告诉你们怎么制作天厉。”

朱音得令,便随便找了块大石,一拳击出,石子纷飞。朱音一把抓过一块扁扁的,用妖力切成长方形的牌子。

西王母拿起石牌,默念了一会,就看那石牌慢慢活化,变成铁青色了。眼尖的人则看见石牌中心的图案是一个张着四方大嘴的不知什么怪物。

“呃,如果拉克西米在就好了。”花九溪喃喃说,“这跟拉美一带的某些图案好像。”

“接着!”西王母将那石牌一抛,朱音以极诡异的角度接住了,身子却朝后退了十几步。

“这东西要怎么使用?”花九溪问。

“一会你就知道了。”朱音说。

蛭子在旁拉了拉花九溪衣角,“怎么感觉你跟她们很熟的样子,而且西王母那样的大神……”

“这话我就不知该怎么回答了……”花九溪说,“那一位,不知是平易近人,还是天然呆……”

一群人就簇拥着西王母,来到战场所在的一处高台之上。而很神奇的,所有妖怪都开始朝着西王母方向移动过来——以至于跟他们作战的士兵,都纷纷疑惑起来。

“他二舅,你说我这腿怎么就不听使唤了呢?”

“我也纳闷呢,姐夫,是不是出来什么高人了?”

能说这话还算是法力中上的妖怪,那么些未修成人形的,则连话都说不出,直接被一股力量牵引着过来了。妖魔攒集一处,花花绿绿,看着有些恶心。

西王母站在高台之上,张开双臂,就有圣光自天而降。

“这小丫头是谁?”妖阵里议论纷纷。

“在天厉之前,我先向你们展示‘五残’的力量。”西王母神秘地说,手中蓦地出现一个血色的月亮,那月亮便悠悠飘到了群魔的头上。

正在众人迷惑之际,那月亮开始缓缓地融化,变成一团血雾状的东西。每一个妖怪,都被染上了红色。

“染色完毕,五残开始启动了。”西王母说。

一瞬间,一个虎头妖怪觉得胸前有什么东西涌现出来——那是他的妖力自动凝结成的水晶——正像生物一样自我增殖,刺破了自己的身体——当妖力全部转化为晶体——他本身也宣告死亡了。

“那血雾其实是什么魔性植物(?)的孢子吧,我猜。”花九溪说。然而并没有谁跟他讨论。

“五残是赐给小兔子的力量,能大范围吸收妖力——作为魔药的材料。因为太残酷,所以历史上也没有使用过几次。”西王母说。

就这样一瞬间,妖魔已然死得七七八八了。联想到自己消灭一个妖怪还需要打上半天,朱音则一瞬间一个——而眼前这位,不过吹灰之力。真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下面就是打扫战场了。”虫天子望着一地狼藉的尸体说,“不然即使藏北的天气,也会滋生很多瘟疫。”

“且慢,其实战争一开始,就被人盯上了。”西王母说,“来的是一个能跟我过上三招的对手。”

“嚯嚯,阿姨你已经这么厉害了,能跟你打一个回合以上的,那真是不敢想象了。”蛭子叹道。

西王母惊讶地忘了蛭子一眼:“你为什么叫我阿姨?”

“西王母是无法用你们人类的称谓比拟的。”

“我不是人类,嘻嘻。”

“哦,是我忘了。那你喜欢叫,就叫我姐姐吧——你不是叫这副身躯姐姐吗?”

“好的。”

两人快活地对着话,虫天子一阵“没大没小”的议论,但西王母实在是无视了这个干瘦老头,所以虫天子当时就决定回去要好好治治花九溪和蛭子。

“来了。”西王母一指半空。

一个巨大的、仿佛是光气形成的眼球状物体从天而降——它外围是紫色的,而眼珠是金色的。

无数的妖魔尸体正被吸入那眼球,逐渐凝结成一个胳膊极长的独眼人形怪物。

“这是什么魔物?”花九溪再度感受到了强烈的妖力,虽然最近这段时间是常有的事。

“凡是惨烈的战场,往往会出现一种叫‘尸灵’的东西,眼前这个在尸灵里也算格外强的。别怕,靠紧我。”西王母说,“朱音,该你出手了。”

“好嘞!”朱音跃跃欲试,就把那牌子取出,套在自己的枪管之前——原来那牌子是能延展的,现在正像薄膜一样覆盖住枪管,而怪物的大口则正好位于枪口的位置。

“这就是天厉。”朱音说,“等到那怪物来了,我就给它好看!”

只见无数尸体堆砌的这个怪物,足有十多丈高,一举一动都腥臭难闻。花九溪不知为什么,这魔物的妖力比之前万千大军的还高——也许那眼睛本身能增殖尸体的邪气吧。

笨重的尸灵开始了第一击!它用胳膊打算扫倒众人。

“嘿嘿。”朱音一抬枪就是一发子弹。

黑色的子弹从那怪嘴里喷出,待到击中尸灵后才知道,威力提升了不知多少倍——被害者整整上半截身子——都被轰掉了。

“冒失鬼——之前好歹叫大家后退……”西王母笑着说。

“不是有你老在么?”朱音笑嘻嘻地说,“几位看好了,这半个身体,是天厉杀伤范围的上限——在这个极限之下的力道,是可以被持有者控制的。”

“所以我准许朱音使用三次,因为怕出现块头太大的敌人。”西王母解释道。

“所以五残是用来杀死大量敌人的,而天厉是对付独个的厉害敌人的。是不是?”蛭子问西王母,她点点头,“可以这么说吧。”

“可是,为什么黑了一大片?”花九溪指着半空中凝结出的大片漆黑色——既不是黑云,也不是影子,而是纯粹的黑暗。

“天厉能粉碎除了空间之外的任何东西——包括光。”西王母说,“它就是有这样的破坏力,不过很快光就会填补空隙了,不用担心。”她话说完,果然黑色消失了。

眼看尸灵的下半身还直着,而且有再生的迹象。朱音不耐烦地使出了第二记“天厉”,把它彻底消灭了——连一片尸屑都没有。

“想想这姐姐就这样轻易灭了上千的像我这样的流浪妖怪——还真是有些后怕。”蛭子跟着大部队行进,一边对花九溪说。

“要不说抱大腿是一门学问呢。”花九溪说,“你觉得如何?”

“那也得看自己的本事吧,单说我,死的那群杂碎里有几个比我强的?”

“嗯嗯,百不一见的大妖怪。”花九溪取笑他说。

“哦对了,之前朱音阿姨带来一个白化病小孩,满嘴胡话,说你和拉克西米是爸爸妈妈……”蛭子又说。

“某些方面是这么回事。”花九溪说,“这孩子现在在哪?”

“好像——”

“有大蛇!”

只见狐军中闯入一只极大极大的白蟒,很快就缠绕到花九溪身上。花九溪抚摸它头说:“好了好了,我很安全。”

蛭子一吓:“这大蛇,就是那小孩?”

“嗯,你别惹他哦,如果被他咬了,你就回不来了。”花九溪说,“这位是千不一见的大妖怪。”

“没错,在座的除了我,就属他岁数大了。”西王母回头说,“不过现在的年龄只有六岁。”

瞑童得到花九溪的命令,恢复了人形。虫天子忙上前询问前因后果,也是啧啧称奇。

一通忙活之后,大家才一齐奔赴少广城中,应付最后一个敌人。

朱音代替她姐姐在虫天子和蛭子两人身上抹了些口水,两人即刻恢复原来的样子。蛭子抖了抖腋下的衣袖,嘴里直说:“身上都臭了!”

花九溪一笑,说:“水蛭也有汗腺吗?哈哈…”

蛭子撇撇嘴:“哥哥我可是修成了九成人身的,再过几年就能跟你们毫无区别了。”

“话说小花你不洗个澡吗——我看你领口上有片黑黑的东西……”蛭子注意到了花九溪紧身衣下的异样,那黑色的部分还泛着亮光。

花九溪听完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说:“不碍的,之前刚在温泉里泡过。”

“哦,那随你。”

随后的路途里,蛭子见到什么都好奇,东问西问,人们也是热心,什么都告诉他。就这样说说闹闹来到了少广城中。

“这柱子,是通天柱吗?”

他见到了位于整个少广城中心的那巨大柱体,以人类目前的力量,似乎还不能制造如此规格的实心柱。且看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一摸,隐隐有些发热,仿佛是什么机器。

“你说通天柱,这说的很对——它能将人的肉身直接送上天界。不过这个功能好久不用了,眼下它只负责连接地上世界的八个通道。”西王母说。

“就是朱音阿姨他们破坏的那八个?”蛭子问。

“是七个,还留下一个。唔,这其实挺头疼的。因为要修复,即使鲁班来了也得一两个月。”西王母摸了摸额头。

原来也有她办不到的事,花九溪心想。

“少广城很大一部分财政收入,就是庇护境外的妖魔——只要他出得起钱,就能通过这些密道来这。”朱音毫不掩饰地说。

“如果他们在城里闹事呢?”蛭子说。

“他们有那个胆子么?”朱音对着西王母一笑。

蛭子摇摇头,以这城中弹压的武装力量之强,想不出会有哪个疯子想搞事。

“还有一个原因,寻求庇护的妖怪一般是丧尽斗志的。只想老老实实安度残生罢了。”西王母说。

“所以你老想留着那只肉泥怪物?”花九溪似乎看穿了西王母的心思。

“欸,不是说他会变成一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吗?”西王母说,“养这样一个宠物还是挺有意思的——如果能像后羿或者赫拉克勒斯那样……”

同行的人都一阵皱眉,不知这是什么癖好。

“您老肯定喜欢希腊那些裸体雕塑。”花九溪说。

“你不知道,那样的泥人我有一万多个,而且灌入灵力,就能像常人一样活动。当然,这次你们是没机会见识了,下回再说吧。”西王母说。

西王母手头果然有不少好东西,可惜不能一一过目。当然,如果拉克西米能讨西王母的欢心,日后自然就有继续沟通的时候。

“所以,我想测试下这个怪物的力量——看他是否有能力进入少广城的麾下。”西王母说。

“怎么测试呢?”花九溪问。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何玄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7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8
    9 赤弭 人气5281
    10 绸倾 人气4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