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赤弭 > 第10话

第10话 降神

  • 赤弭
  • 何玄
  • 1.24万
  • 2017-04-12 14:49:34

拉克西米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迷糊,尤其在这热腾腾的地面上坐着,更是焦躁。她摸了摸瞑童身上的鳞片,果然是冷血动物,温度霎时降下来了。

随即是意识再度恢复,听到不远处的水池中有男女嬉笑的的声音。“小花是跟他们在一起吧。”不知怎地,心中就担忧起来。是担忧花九溪,还是担忧什么天外乱七八糟的事,她是说不清的。只是自己一个人被这样晾在一边,滋味并不好受。

可叫她这样一个女孩子突然闯进那样一个水池——她可不是朱音姐姐那样的妖怪。进退维谷的时候,花九溪悄悄地走了过来。

“你是说,叫我接受西王母附身?”拉克西米在听完花九溪的复述后回了一句。

“一切看你的意思。”花九溪的声音罕见地柔和起来。

“无条件同意……”拉克西米吐了吐舌头说道。

花九溪倒是有些惊讶:“这么痛快?”

“嗯,我想看到更广阔的世界,如果有机会的话。”拉克西米说,“西王母是巫教的创立者,如果能和她接触再好不过——这样就能搞清楚很多学术问题了。”

花九溪见她眼中仿佛闪现出星星点点的圣光来,一副女孩子的天真烂漫。

另一方面,蹲伏在树枝上的朱音长舒一口气:“这小姑娘还是很识大体的嘛。”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花九溪与拉克西米齐齐在朱音面问她。

“你们知道西王母的庙宇是什么样的么?”朱音故作神秘地反问二人。

“不就是寻常的庙宇么,小四合院……”花九溪一挠头说。

“错!”朱音在花九溪头上来了一记暴栗,“那些破庙的不灵的,祭祀西王母只能在隐秘的山洞中——作为大母神,洞穴对应着大地的子宫,女娲娘娘,后土娘娘也是一个道理。”

“可这附近也没有岩洞啊,只有树林……”花九溪问。

“有类似岩洞的地方的。”朱音说,“之前不是提到了?”

花九溪是个极聪明的人,马上明白了。他一撇嘴,道:“这也太离谱了。”

“一点不离谱。”朱音见多数人都泡舒服了,忙把他们从水里赶出来,吩咐几个男性狐仙在外守候。

而那洞穴,就是火龙的血盆大口。

虽然有雾,但花九溪能看到火龙山羊似的硕大头颅,真如一座小山堆在那里。而它赤红色的眼睛,其瞳孔也跟山羊一般是长方形的,看着有些痴傻,花九溪不禁捂嘴笑了起来。

硫磺味的热气不断从一个无光的暗淡处袭来,那暗处自然是火龙的大嘴了。拉克西米不禁用双臂抱了抱自己,提醒她不要害怕。

朱音见了忙摸了摸她头,说:“没事,有姐姐在呢。”

“请问——我可以进去么?”花九溪举手问,看样子似乎只有女性能进入西王母的祭祀处。

“没问题。”朱音说,“赤铜你也跟着进来吧,万一出事你就采取措施。”她轻描淡写地说。

采取措施是杀了拉克西米么?花九溪皱了皱眉。

花九溪随着朱音进入火龙的大嘴才知道,这是被两根巨柱顶住上下颚的。火龙的口水则如小溪一般滚滚流出,和那眼泪混合到了一起,越往深处走,红光就越盛。

“到了。”朱音突然停住说。

肉做的石头,这是花九溪的第一感觉。只见也不知是火龙的喉管还是食道深处,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佛龛形的东西,这东西的材质,恰似肉做的石头。

朱音示意几人钻入那佛龛的门里。

花九溪不怎么费力就进去了,佛龛内部原来也有不小的空间——眼见得摆放了大大小小许多雕像。而远处的墙壁上也有精美的壁画。

“小花你看,贝斯特女神!”拉克西米突然兴奋地喊道,她手一指,花九溪就看到了一尊猫首人身的黑色雕塑。

“果真是埃及的猫神。”花九溪不成想在这里见到了。

又随便看看,看到一尊骑老虎,手持数十样兵器的女神。

“这是难近母杜尔迦……”花九溪马上反应过来,然后又碰到了雅典娜的雕塑。

“什么意思,是说这些神其实都是……西王母?”拉克西米瞪大眼睛看着朱音。

“并不是——因为解释起来很复杂——所以我就不解释了。”朱音巧妙地躲开了拉克西米的盘问,“这都不是重点,你看那有一把椅子。”

在室内的中心处果真有一把椅背极长的石(?)椅,上面有很复杂的图案和古怪的浮雕。而两侧的扶手,都塑造成一排七只非狮非虎的神兽。

“坐上去吧,小妹妹。”朱音轻轻说。

“就这样——坐上去?”拉克西米再次确认了一下。

得到朱音的肯定后,拉克西米才缓缓坐到那椅子上,整了整裤子上的褶皱。

没什么反应,花九溪叹了口气。朱音则面无表情,说:“西王母需要先接椅子发出的讯号,她的灵力才会降临——然后测试这小姑娘的身体能不能承受她的力量。”

花九溪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忽见那椅子上有几个图案亮了起来,拉克西米的身体则鬼压床一般不能动弹了。而在花九溪和朱音两人眼中看着,她的万千发丝都过电一般被吸到了椅子顶端一个长方体的部分。

以头发作为媒介么?花九溪马上明白了。

拉克西米的神色倒是很平静,不是所谓“上身”那样狂吼乱叫,她渐渐进入一种昏睡的表情——待到生开眼时,花九溪见那双漂亮的眼睛已经变成了金色。

“小虎牙……”朱音在旁边轻轻说。

要不是她提醒,花九溪还不能发现拉克西米此时有短短的两截犬齿外露出来——有一种奇怪的可爱。

“妖力风暴,赤铜准备!”朱音话音未落,一股金色的旋风马上弥漫了室内,力道之大仿佛要摧毁一切。赤铜再次现出巨狐的原型,挡在朱音两人身前。

花九溪一阵睁不开眼,就听赤铜来了一句:“大姐头你也变,我快扛不住了!”

等花九溪睁了眼,见面前有个超大的红色毛团。再看才知道是两个狐仙的尾巴缠绕在一起,形成一个肉盾。

朱音见花九溪看她,马上恢复人形,说:“怪不好意思的……”

花九溪摸了摸自己脸,倒是毫发未伤,对两人连连道谢。

当然眼下最主要是要看看拉克西米怎么样,只见她神情倒是并没什么变化,依旧一脸天真温和的表情。

失败了么?

“朱音。”拉克西米忽然这么一问,当然她不可能这样直呼其名的。

“哦?”朱音漫不经心地迎着。

迅雷不及掩耳!花九溪没想到的是,拉克西米的腿一下子就扫到了朱音的头上!后者反应也很迅速,先用手格挡了一下,又籍着对方妖力带来的劲风翻到远处。

在一瞬间完成这些动作之后,朱音就把背后的大枪取下来,抬手一枪。

拉克西米闷哼一声,那子弹就直接击中了她眉心。爆炸,这声巨响把花九溪也吓着了。但拉克西米结结实实吃了这一下,却毫发无损。

“手臂的力量还可以,看来没把锻炼落下。”拉克西米又说,花九溪看额上多了一个金色的符号,是一双菱形结合的简单图案。

“弟弟你快跪下。”朱音听了这句后麻利儿地单腿跪地,口中念念有词:“一切无常者, 只是一虚影; 不可企及者, 在此事已成; 不可名状者, 在此已实有; 永恒之女性 引领我们走。

花九溪自然是跟着他们跪下,照样念了这套词。

“嘻嘻,看见孩子们这样茁壮成长,我真是开心。”西王母大大咧咧地把身子斜靠在椅子上,看起来比朱音还不靠谱。

“小男孩,你是谁?”花九溪听到对方叫他,只是伏地不语,并不知道西王母要对他做些什么。

“你觉得事情很复杂,所以一时间不从说起?”西王母先自言自语地说,“没事,我很聪明的,你闲聊三五句我就能听出大概来——否则我就要扫视你脑子咯。”

“不敢,我这就说。”花九溪力求把这场纷争的来由用很简单的语言讲述清楚——而西王母似乎不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花九溪往往话说了半截,她就抬手说“懂了。”

过程持续了大约十分钟。

“关于牟尼泥,您老还知道更多的事情吗?”花九溪压低话音说,因为西王母的性情看起来十分难测——应对最好稳健一些。

“唔,用你你我我的称呼就可以了。所谓礼俗,那是人类发明出来的。这座城里的狐兔妖怪似乎也染上了这些粗劣风气,讲究起品秩尊卑了。”西王母微笑着说,花九溪意识到在拉克西米那种未脱却小丫头稚气的脸上出现一种成年人式的狡黠来。

“是,你怎么看?”

“你没有质问我的资格,年轻人——虽然你我的人格是平级的,但不代表我必须回答你的一切问题。”西王母慢悠悠地说,“当然,这次我决定说实话——那些肉块是其他大神赠给我的玩具,而那人去了很远的地方,不知多少年后才会重新降临。祂并不像我这样能用灵力随时往返,这位大神将红土又交给了三位其他神——我跟他们不是很熟。”

“哦,我还以为你们都互相认识呢。”花九溪说。

“在一起工作的人也老死不相往来——目前你们人类社会已经有这个苗头了。”西王母笑着说,“我和其他神,本来就不是同一个来源,主宰地上世界的时段也不一样。”

花九溪点点头。

“那么,这次请我回来,是要做什么呢?”西王母又问,“你们为我准备的这副身体还不错,虽然有些单薄。”她说着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也就是说,我无法运用自身的全部力量——你们是要我消灭某个城池、国家?”她一边摇头一边说。

“西王母降神对身体有什么要求么?”花九溪好奇。

“雌性、活的,都可以。”西王母说,“附着在动物身上有时还要多一个变成人的过程——当然我最喜欢的动物是大猫。”

“有没有必须是处女的说法?”花九溪更深入地问了一句。

西王母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这是人类流传的歪理吗?好多男人问过我类似的问题。”

花九溪即刻晓然:“哦哦,是我错了——朱音姐姐,她老人家是你召来的,有什么事你就同她说吧。”

“嘿嘿,你小子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废话,我早不耐烦了。”朱音轻哼了一声:“主上,我就单刀直入地说了——他们可能会造出很难对付的怪物,危及少广城的安危,我想求你把天厉或者五残的使用权限赐予我。”

西王母听罢,微笑道:“能有多难缠呢?估计也就我一根手指头的事……”

“呃……”朱音颇为尴尬,西王母确实有那种可怕的能力——她曾经在上古时期消灭过不少魔国。

“人家……偶尔也想用一下……可不可以。”朱音居然咬着衣角撒起娇来。

西王母皱眉凝视,下座过来拍了拍朱音头——实则朱音比拉克西米高多了。

“好了好了,我明白。”西王母柔声道,“那就许你使用三次吧。”

“真哒?!”朱音高兴地两脚跳了起来。

花九溪在旁看得尴尬,“西王母…娘娘,你老还真是游戏三昧啊。”

“怎么?”西王母不解。

“少广城发生了这种内战,而且基本是一边倒的战局。你却不怎么上心——或者说对狐仙很偏心。”花九溪说。

“有些事你可能搞错了——朱音你来解释解释。”西王母摆摆手说。

“唔,好。”朱音对花九溪娓娓道来:“长耳朵所有人都长得一样……这话你明白吗?”

“孤雌繁殖?”花九溪说了这么一个词。

“是这个意思吧。她们像蜜蜂或者蚂蚁一样,所有人都是同一只母兔的后代,或者说这只母兔的复制体。而且这些家伙部分程度能共享一个意识——其实就是兔后的意识。所以说,杀死她们任何个体,并没什么罪过。”朱音说。

花九溪依旧感觉怪怪的,但也并不说什么。

“而且,兔子的繁殖能力是很强的。”朱音说,“只要愿意,一年能生十七八窝。”

“我对你们这些狐兔之争没什么兴趣……只要不把少广城这座行宫毁了就可以。”西王母慢条斯理地说,“小朱音,你是打算就这样灭掉那些肉块吗?”

朱音点点头:“是,这样故事就结束了。”

“简直跟故事编不下去的机械降神一样。”花九溪在旁说,西王母应声看了他一样。

“没错,这样挺没意思的。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合身的巫女,正好借机四处看看。我有个提议,不知你们同不同意。”西王母用一种讲鬼故事般的语气对几人说。

“你……又要任性了吗?”朱音有不好的预感。

“没错,我要把四块泥巴合为一体,制造出最终的怪物。你们不是说那会是一个很完美的男子吗,我就想见识一下会是什么样子的。”西王母说。

花九溪一阵惊慌,眼睛瞪得大大的,“别,别。”

“算了吧,小花。”朱音按住他,说:“这个人只要想做什么事,基本没人能拦住她。不过,以她的力量,不会出任何事的。”

“我就耍弄那小怪物一下,最后让朱音你消灭他,如何?”西王母搂着朱音脖子说。

朱音感到自己任性的举动换来了一个更为任性的家伙,本就理亏:“当然……”

“现在最主要的一点是,把最后一块牟尼泥弄来。”西王母说:“你们知道它在哪么?”

“当然不知。”朱音摇摇头,“在小花弟弟那吧。”

“不,在很远的地方。”西王母说,“气息还在东北方,靠近你姐姐朱实那里。”她说着,摇了摇右手,花九溪看见那天青石戒指闪了一下。

“我记得,这是极西的神众制造的战斗甲虫——”西王母说着,边把五指对天张开,“这东西自己的飞行速度比较慢,我给他添一把力。”

话说完不及一刻,耳听得轰隆一声,一大团血水落了下来。朱音忙施展狐火,将这些秽物烧光。圣甲虫就出现在几人眼前了。

“这东西的壳,是铁做的吗?”方才许久未说话的赤铜忽然摸了摸圣甲虫肚子。

并没人应和他,西王母缓缓走过来,圣甲虫仿佛得了什么令,身体蓦地僵直了起来,腹部的壳打开了。

西王母将那金字塔盒取出,说:“精妙的盒子,连少广城都做不出——这几千年来也没一个裂缝啊。”这种沧桑的话从一个小女孩嘴里说出来,别有一番风味。

花九溪长叹一口气,说:“您老真厉害!为了这东西,我们几个人命都只剩半条了……”

“嘻嘻,这不是还没死咩。”西王母笑着说,“其实你们这个小门派能存活这么久,我已经很奇怪了。而且还真一直守着这块没什么用的泥巴……”

“啊,不是你老让我们祖师爷看着这泥巴么?”花九溪问。

“我就随口这么一说罢了……”西王母说,“其实当初是你们祖师爷四处找仙药,看我这正好有些制造不死药剩下的材料,我就顺手赠送了。”

“下一步怎么做?”花九溪先放过了这个问题。

“简单,恶作剧。”西王母说,“我现在用这个小丫头的身份,故意被小兔子们俘虏,然后一亮身份,嚯嚯!”

“正好,我老姐不是还给你们指派了一个潜伏的任务么?”朱音提示花九溪说。

“潜伏,所以你和这小丫头才穿这种紧身的黑衣服么?”西王母说,“其实你只是想用这样的法子看小丫头身子吧。”

花九溪一笑,“你老怎么凭空污人清白?”脸并没有红。

“赤铜,回去告诉兄弟们,强攻的计划暂时终止了。”朱音吩咐道,“按照朱实的原计划,我们转到外围战场。”赤铜响亮地应了一声,居然使用了近代的军礼。

本来预想仅是从西王母那里获得强大的武器,不成想请神容易送神难,西王母决定自己参一脚。这是背离朱音借机歼灭长耳一族本意的。

她这样想着,并不担心西王母看穿心思。因为西王母的灵力过强,很容易读出周围人的心思——这其实是很无趣的。她便在狐仙与兔精额头上都添了一个符号,这样就能抵御任何人“他心通”的能力了。

在武周时期,发生过狐仙和高僧读心斗法的故事,但如果主角是少广城的金色九尾狐,那么失败的必然是高僧了。

商量妥当,几个人鱼贯走出火龙之口,西王母命花九溪用牟尼泥治疗刚才被圣甲虫击穿的火龙后背。花九溪好容易爬上去,见那大洞血肉狼藉,实在令人作呕。

只看行走中的西王母,那种天真的姿态确实跟拉克西米很相似——除却动作幅度很大之外。

而朱音手下的那些狐兵,正在打扑克取乐。西王母笑嘻嘻地跳到了众人面前,“大家!好久不见,在玄帝那吃喝还好吗?”

这话说完,几个人一脸茫然。不一会,就有一个眼眶湿润,哇哇哭了起来。众人即刻下跪罗拜,西王母抄手自立,神气得很。

受了他们礼拜,西王母就盘腿坐到一处大石之上,跟众人攀谈起来——说的都是几百年跨度的事情。西王母一脸温柔,静静地听大家诉说牢骚苦闷。

忽然一个白衣小童闯入了这些高大男女之间,望着西王母:“妈妈?”

“你是古蛇瞑童?”西王母一阵欣喜,“又有人把你收服了么?我记得上一次你的化身是一个虬髯大汉呢。”

“嗯,不过我现在是——爸爸来了。”他见花九溪忙完,一把迎上去。

“原来是你从把这孩子从寂乡放出来的。”西王母喃喃说。

寂乡?

“对,这是梦中生物居住的空间。瞑童是其中的最强者。”西王母悠悠说,“看起来这个时代流失的知识还真不少……连寂乡的存在都不为人知了。最初,寂乡有很多住民——都是人类中有大功业的,被选入这个制造美梦的空间。但最后人们还是陷入争斗,只能被神镇压,这些人的意志被集中到大禹身边的一条灵蛇身上——那灵蛇的牙齿就是寂乡的入口。”

“如果有机会,或许你能碰到其中一两个游荡的英灵呢?”西王母嘻嘻一笑,“可惜没机会了,一个人一生只能踏入寂乡一次——选择带走瞑童或者跟那些英灵作伴。”

只看脸花九溪都忘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大神西王母,她果真什么都懂——和这种说话一套一套的人沟通其实是很费力的——-虽然花九溪平时正是此类人。

“瞑童平时保持没有心的婴儿状态,你知道是为什么吗?”西王母又问他。

“不懂。”花九溪实话实话。

“这是方便让其他英灵借助这个肉身降世——如果出现不可阻止的危机,而大神们又不想直接干预的情况下。”西王母说。

“类似——夺舍术?”花九溪想到了这个词。

“两千年前,就是我和其他几位神,让一个英灵以这大白蛇之身,混一四海……”

“你别说了……我不信。”花九溪摇摇头。

西王母莞尔道:“随便你……就当个故事听。小朋友,刚才的话你听懂了么?”她摸了摸瞑童的头。

“瞑儿不懂啊,那是别人的事又不是我……就像阿姨你占用我妈妈的身体一样。”瞑童借机说,一边黏着西王母大腿。

“我当然是你妈妈咯,你们在座的谁不是我的孩子呢?”西王母说,“当然,如果女娲娘娘在,我就不敢这么自夸了。”

“好了好了,你老人家故事讲够了,该进行下一步了。”花九溪催促她,“然后好从小丫头身上出来,不然孩子都不开心了。”

“年轻人你居然对西王母下逐客令,可以。”西王母语气平淡地说,花九溪背后一冷。

“她吓唬你的,别当真。”朱音赔笑道。

“我们少广城待你不薄……连瞑童这种魔神都送你了,我在小丫头身上附几天当然算不了什么。不过,既然你们小两口这样如漆似蜜,我就快事快办吧。”西王母说。

“好,我们怎么潜入。你老对路线熟,应该是轻而易举吧。”花九溪说。

“我猜你们可能低估了小兔子的能力,这么长时间,他们应该鼓捣出不少怪物,正准备反击呢。”西王母说,“没人感觉出有很多蠕动的魔物在那城里么?”

朱音则是嗤之以鼻:“那算什么,驱邪院可是天天跟魔界大军作战呢。”

“如果我两不相帮,你们虽然会赢,但肯定不轻松,朱音。”西王母严肃地说,“好了,如果一下子把所有事都看穿,那还有什么意思呢?我和这位小花就去城中走一趟。”

花九溪长舒一口气,对朱音说:“请姐姐把瞑童交给我师兄虫天子照顾……”

朱音大嘴一笑:“这孩子好歹也是我们少广城的编制,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好好照看的。”

花九溪一阵安心,就随西王母走了。

 

少广城的一处城门已然被破坏,但并不见人修补——几乎是不设防的。花九溪和西王母很轻松就进入了其内部——一如其他恢弘的古建筑,少广城内部的陈设其实不多。

巨大的雕塑,五颜六色的壁画,各种类似仪器的东西——然而无人操作。

“以前来过么?”西王母问花九溪。

“没有,我最多到多四座边城。”花九溪说,“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啊,我还以为城里会有很复杂的结构……”

“复杂的是地穴,兔子们喜欢居住在那种黑黢黢的地方,毕竟属阴。这上面空空荡荡的部分,是仪式性的,之所以三层,是因为要容纳最核心的一个神柱——等看见了我再给你介绍。我们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弄清楚他们制造出了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有那么庞大的数量。”西王母说。

“我似乎也感到了,一种淡淡的妖气——倒不如说是,人类的气息。”花九溪说,“少广城内部除了狐兔之外,不是只允许人类朝觐么?”

“嗯,确切说基本是女人——这就是个培养巫女的地方。”西王母说,“朱实他们当时放小丫头走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她是个很好的巫女材料。”

“有声音——”花九溪仿佛听到了类似鸟类的长鸣。

西王母眉毛一扬:“这些奴才,居然把火鸟给捉来了。”

“火鸟?”花九溪见西王母罕见地有些怒意。

“火鸟可是地位极高的神兽,强大且不死——当初制造她们的时候,就是作为这片大陆历史的见证者存在的。所以我们给了它能飞到任何地方的能力,并且不允许任何人捕捉它——小兔崽子居然就这样违背我的禁令……”西王母说。

就听那鸟叫声有些类似公鸡,却是越发得急促哀凉,仿佛是向二人求救一般。西王母显然着急多了,拉着花九溪手说:“随我来!”

花九溪的腕子好像被一把钢钳夹住,没想到拉克西米那小小的肉体居然能迸发出这种力量来——当然,即使一般的萨满在“降神”的时候,也往往能爆发超越常人的膂力,更何况西王母呢?

“您…您老轻点,我胳膊快断了。”花九溪气喘吁吁地说。

“不这样你跑不快啊。”西王母一边说,一边往花九溪嘴巴上凑,花九溪忙往后缩:“什么?”

“别乱想,往你身上灌点神力。”西王母就这样在离花九溪嘴唇一寸的地方轻轻呵了口气:“行了。”

花九溪只觉得那道气息有些清冽,但又有百花的香气,冲入自己体内就不见了——但是手上脚上的力气却顷刻增长,眼下正飞毛腿似得跑了起来。

两个人撒丫子狂奔,途中就遇见了两个穿紫袍的女子。花九溪略扫了一眼——果真长得同紫芜一模一样!

“等会!你们——”那女子喊了一声。

“去你的!”西王母即刻就朝她面门来了一拳,花九溪见那女子白皙的脸上立马多了一团血迹,原来鼻梁被打断了。

西王母如法炮制,一腿把另一个女子扫倒,那人后脑勺重重敲在地上,听着都替她疼。花九溪来不及唏嘘,就继续被西王母抓着跑了。

“留了一个活口,她肯定要通风报信的。”花九溪提示西王母。

“不,两个都是活口,西王母下手一向仁慈。”西王母说,“如果她们派人来搜捕我们,正好玩一下捉迷藏。”

花九溪不及答话,蓦地被什么东西绊倒,身子飞一般往前冒出来,西王母一腾身,五指像老鹰一般死死把他揪住才安稳落地。

“是什么?”花九溪问。

“线。”西王母说着,指了指地上。

花九溪就看见金色的地面上有好多一般粗细的、颜色光泽都好像粉肠一样的长线。这些线路密密麻麻的,但显然都连接着同一个地方。

“顺着线走,小心别再绊倒了。”西王母拍了拍花九溪的背,花九溪一阵脸红。

两个人就这样顺着走了一会,逐渐进到一处幽深的走廊,而那走廊尽头却又有着熊熊的红色光焰。花九溪马上明白:“我们要找的火鸟就在里面?”

西王母点点头,一边拨开越来越密集的红线,一边进入走廊尽头的房间。

“这光好刺眼。”花九溪见被西王母扒拉开的缝隙中渗出尖刺一般的光芒来,说着。

“火鸟的力量跟太阳是一样的……”西王母说,跟我念:“出震入离,无不利。”

“出震入离,无不利。”花九溪催动灵力念这咒语,再看那光,霎时间就不难受了。

以西王母的性子,当然想一下就把这些线路尽数破坏掉,但她知道,它们无一不连接在火鸟身上——这样会伤到火鸟的。所以心细地将杂线分开,直到看见火鸟赤色的眸子。

“娘娘!”花九溪听到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别听他说话是这个声音,其实是雄性……”西王母瞧瞧对花九溪说,花九溪一阵别扭。

只见火鸟的体型奇大,大概有一头水牛的分量。它的身形很类似鹤,但是头颈又类似画上的凤凰,一朵大大的冠子加长长的尾部,都是赤红色的,有淡淡的火光覆盖在火鸟身上。

他当真是一阵“雀跃”:“不成想您来了!”

西王母摸摸他头,说:“是了,凭你的身手,怎么会被抓到这里呢?”

“自然是被她们诓来的……”火鸟的声音极为悠长有力,“说有个事关少广城生死存亡的大事,邀我商讨。我一来,就从四面出来三十六面罗天大网,我就被她们制住了……”

西王母“哦”了一声,说:“你游历四海列国,什么样的恶人没见过,却还是这么天真。”说罢,也是一叹。

“我这性子,不就是你们希望的么?”火鸟嘎嘎一声,有些自傲。

“这些红线,是做什么的?”西王母问道。

“能量……你知道我身上的力量是几乎使不完的,这些线路就是用来吸收我身上的力量——她们似乎在用这些来哺育什么可怕的怪物。”火鸟答道,“虽然伤不到我,但这侮辱可是不小。”

“别急,我这就放你出来。”西王母说,“直接切断可以么?不知会对你有什么影响。”

“无所谓——不过可别用‘五残’那鬼东西。”火鸟点点头。

“好。列缺——不周摧折。”西王母说完这几个字,纤手挥出一记手刀。

只看那些红线即刻就碎成无数段,如落花般撒落一地。火鸟翅膀恢复自由,闪了两下,顿时掀起一阵烈风。那些碎线就打在了花九溪身上。

他捱了几下,心想这场冒险实在太苦。西王母见火鸟细长的双脚还有金色的脚镣,就啧啧道:“这是当年禹王送我的宝具,能锁住诸天鬼神,这东西居然都翻出来了。”

“这个很难打开么?”花九溪问。

“是,即使西王母也要用一天的时间破解咒力——不过等不及了。”西王母说罢,就出朝地面狠狠来了一拳。

“地震?!”这是花九溪能想到的最可怕自然力,而西王母这一拳的力量就不亚于一场小型地震。

火鸟两道脚镣所连接的石柱被击碎了,花九溪看见那石柱上也有很多古代铭文——应该也是什么神物吧。

火鸟能够自由行动了,他在小小的室内飞了一圈,四周即刻燃烧起熊熊大火来。看来火鸟气性不小,要摧毁囚禁他的房间。

“想报复吗?”西王母问他。

“不,毁一些东西消消气罢了。”火鸟答道,“娘娘有何吩咐?”

“嗯……好像也没有了。你把这些线路都烧光吧。”西王母吩咐道。

“领懿旨。”那火鸟翻滚一下,就看通往一处幽深地穴的无数红线,像线香一样快速烧光变短,火势极大。

“这是三昧真火?会不会把底下的人烧死啊?”花九溪疑问道。

“你见过三昧真火?”西王母问题。

花九溪摇摇头。

“这是九曜真火。”西王母说,“你更没听说过了,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清理一下,我们要探地穴了。”

“好,我得准备点绳子什么的。”花九溪的执行力一向不错。

“不,不用绳子,就直接跳下去。”西王母说。

“啊?”

“这个地穴有千丈深,每隔一段距离,都有突出的台子,那台子后面就是石室,我们就找那些地方落脚。然后第二点,地穴里有很多小兔崽子造的妖魔巡视,你得准备点武器。”西王母说。

“有您老在,我看不必了吧。”花九溪问。

“不,我累了,在凡人的肉身上待久了是很累的,我想休息会。所以下井这段时间就由你来背我——听到了么,小家伙。”西王母说。

“当然当然,您老说话我不敢不听。”花九溪嘴上这样说,实则肚里老大不满意,“准备什么武器呢?”

“你背后不是有东西么?机械手陆吾,它能变化百种武器,我教你念咒——取出一个叫‘铳靴’的东西来。”

西王母就教了花九溪一句听不懂的咒文,倒是感觉与欧洲语言有些类似。花九溪背状如箱子的陆吾就变成两只铁靴了——花九溪试穿了一下,格外沉重——但是居然合脚。

“用力跺脚、蹬地。”西王母告诉他。

花九溪很听话,蹬了一下,西王母告诉他不要停。

“麻了吗?”

“麻了。”花九溪老实回答。

“好,刚才逗你玩的,热热身。”西王母说,这次重复我刚才的咒语再试试。

花九溪有些不耐烦,这次一踩地,只觉有股热气从脚底冒出来,花九溪就被某种怪力顶上了半空——而他发力的右腿爆发出一大串妖力散弹,将下方土地轰平了。

西王母点点头:“威力不错,我就放心了。你好好用,看见有魔物出来就轰死它——有兔子精出来也格杀勿论。”西王母轻描淡写地下了一道指令。

花九溪当然全盘接受,西王母就不知从哪找来一条金色绳索,把拉克西米的代扣和花九溪身上的带子系在了一起。

西王母双腿仅仅缠绕住了花九溪腰际,一双胳膊也搂在了花九溪胸前,显得很亲密。

“喂,您老这也太放得开了。”花九溪假惺惺地说。

“哈哈,母亲对婴儿做什么动作,不都很正常吗?”西王母笑着说,“而且你很希望这小姑娘也这么对你吧。”说着,就朝花九溪耳畔吹气。

“话是这么说。”花九溪感到耳朵一阵痒。

拉克西米的身体,花九溪其实很熟悉——但那是在寂乡的梦中,眼前的现实里,他跟拉克西米并没有很多亲密动作发生。

“我好累哦,要睡了……”西王母的声音淡淡的,花九溪想她真是个怪人,举止其实很天真,仿佛一个小孩子,但又狠戾无常。

“嗯,你这副身体本来就是个贪睡的。”花九溪费力地摸了摸她的头,说。

不一会那种熟悉的呼噜声就响起来了,花九溪稳了稳她,吞了下口水,毅然决然跳下了深井。

一阵无限坠落的感觉,持续了很长时间后,花九溪就适应了。他学会了通过甩腿放枪来抵消重力影响。

时不时有类似水母的巨大浮动生物冒上来,花九溪试着踩到这些东西头上。有时会成功,有时却会被对方吞噬。最后,花九溪无一例外地轰杀了它们。

另外还有些类似寄居蟹的怪物,外壳上长满了许多长刺。这东西足够可怕,花九溪看见一次就要下一次冷汗,最后形成条件反射,一见到长刺就提前放枪。

花九溪一边消灭怪物,一边计算数量。当消灭掉第五百六十九个怪物的时候,拉克西米的身体动了一下。

“小花怎么了……”这语气是拉克西米的,虽然迷迷糊糊地。

花九溪又惊又喜,马上就要找一个落脚点。在灭掉几只水母怪后,他找到了一处突出点,落地,进入里面的小屋。只见有一个紫袍长耳女在炮制什么药剂。

“你们——”

“少废话。”花九溪学着西王母那种毫不犹豫的样子,一拳就朝兔精脸上击来。

“人类小子,你有病么?”不想对方轻易接住了他的老拳,有那么一刻,花九溪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有病就来看大夫,姐姐我恰巧是好大夫。”那女子闷哼一声,长长的指甲刺破了花九溪拳头。

“我跟人对打还没流过这么多血!”花九溪吼了一声,眼看手腕变成一截红腕子了,一阵眩晕。

“那是,姐姐的指甲盖儿里有毒,能让人流血不止。”那女子说,“我听说人类奸细已经攻破了外面的防线,闯进地宫了。我在这活捉了你们,正好是大功一件。”

花九溪飞快地想着如何应对,但现在的武装只在脚上,发动攻击怕是比较困难的。

两人正僵持着,忽见拉克西米在那女子额上点了一下。

这是始料未及的,那女子一惊:“小…小丫头,你!”说罢捂住额头,花九溪看她脸上一阵奇怪的膨胀,随即是一声闷响,倒地,死了。有殷红的血液从口中流出。

花九溪以为西王母再次附在了拉克西米身上:“幸亏你老来的及时!”

“什么‘泥老’?是我拉克西米啊。”拉克西米自行从花九溪身上挣脱下来,“我是成功被西王母附身了吧?”

花九溪点点头。

“太好了!”拉克西米一阵拍手,“那她是不是很有威严,说出的话都很有哲理那样子?”

“并不是……”花九溪一皱眉,“或者说恰恰相反。”

“我感觉抑制我的那道力量在减弱,我就醒过来了。然后就看你有危险——也不知哪来的念头,就鬼使神差地要点那女人一下,没想到就这样把她害了……”说着,十分惋惜。

“她是咎由自取。”花九溪安慰道,“恐怕,是西王母留在你体内的力量在保护我们。”

“嗯,我也这么认为。西王母去哪了呢?”拉克西米问。

“睡觉去了。”花九溪挠头说,“睡够了可能就回来了。”

“那,她——对我有没有什么评价?”拉克西米红着脸问。

“嗯,她说你是个顶漂亮的女孩子——然后资质天分也很高。”花九溪说的基本属实。

拉克西米听了十分高兴,“我刚才,看见我……那样缠在你身上——怪不好意思的。”

花九溪摇摇头,“那又不是你做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嗯,是我也无所谓,毕竟——”拉克西米欲言又止,“能告诉我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么?”

花九溪就一五一十地讲明了,拉克西米听完沉默了一阵:“好滑稽——我们千方百计看守的红土,现在反而要亲自送到敌人手上。”

“那个无所谓啦,拉克西米。”花九溪说,“我也有些乏了,能尽快解决这事是最好。小米,你之后有什么打算呢?”他在犹豫要不要牵住她的手。

“我说过很多次了吧,我要在你左右。”拉克西米微笑着说。

“你的同伴们呢?”花九溪有些担忧。

“不知道……也许,我们能求西王母她老人家。”拉克西米突发奇想。

有那么一瞬间,花九溪有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拉克西米同行的三人中,已经有两个见过了——分别是胖子和瘦高个,还剩一个领队的老者。如果这三人出了什么人为的意外,当然是再好不过。不过,强烈的道德感马上让他打住了。

总之,解决了这桩事。花九溪一门就能落下无数宝物,而且还添了好几个同伴——尤其是一个美少女。花九溪恨不得立刻穿越到不久的将来。

正在两人要继续说些话时,耳听得洞外嘈嘈杂杂的人声:“在里面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何玄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7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8
    9 赤弭 人气5276
    10 绸倾 人气4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