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赤弭 > 第7话

第7话 潜入

  • 赤弭
  • 何玄
  • 1.07万
  • 2017-04-12 14:47:17

花九溪觉得脑子一阵清明,原来是朱实至纯的妖力注入其中。拉克西米见他额上瞬间多了个赤色的九尾狐图案,忙也摸摸自己的。

“听得到么?”一个女子的声音同时在两人脑海中响起来,然而并没有所谓空气振动的声响。

这是朱实直接在他们脑海中说话。这不就是脑控么,花九溪心头多少有些不痛快。

“弟弟你别想多了,即使以我的妖力,也无法时时洞察你的些微心思。方才是你怒意太盛,我才知道你是怨我呢。”朱实在他心头这样说。

花九溪也想仿照对方,以心念直接沟通,但对方显然没有收到——因为花九溪二人修为太低,这沟通只能是单向的。

“你们想告诉我什么,直接对空问话就可以了。当然,不要让人发现。”朱实笑盈盈的,这次是用嘴说的。

“很好,我们还需要点东西……第一是足够的食物。第二是能进行潜伏活动的隐形衣,然后最重要的是一张少广城内部地图。”花九溪说,“地图的精度要高些!”

朱实点点头:“这些眼前就能置办,随我来。”

三人转眼便来到一个类似军用仓库的地方,而这仓库的外形是巨大的龟甲,入口就是那龟壳的脖腔。几个穿着锁子甲的人(显然也是狐仙),手持老式的火枪,在外面徘徊。

见朱实领着两个人类来了,立刻有一个年轻卫兵上前对朱实比划了一个手印,花九溪知道这是狐仙内部的一种敬礼方式。朱实和那卫兵耳语一番,他用余光扫了扫两人,便放行了。

“你们可要轻装简行,要不跑不快。我把最好的东西给你们了。”朱实打开那库门,一眼就能看见快堆到天花板上的无数木箱。朱实撸了撸袖子,露出一段雪白的腕子来,就去搬其中一口白玉箱。

“我来吧。”花九溪哪能让女人干体力活,忙上前搭把手。

“别动!”朱实神色顿时严厉,可惜还是没来得及阻止花九溪。

那箱子是会咬人的,眼看他顷刻翻出一张大口,排排利牙就挂上了花九溪一点血肉下来——幸亏他闪地还算迅速。

“疼——”花九溪忙捂住伤口,像小孩子一样在屋里撒起娇来。朱实“哎呀呀”几声:“看不出来,你还隐藏着这么活泼的一面。”两个女子都一阵笑他。

花九溪说:“哦我忘了跟你们说了,我这人晕血——不过只晕自己的。”他现在就是闭着眼睛,不知不觉间感到有人在为他包扎。那动作轻盈柔和,自然是拉克西米的手法,等到血止住了,见看见拉克西米深情地看着他。朱实看他无恙,继续搬箱子:“孩子,你在跟敌人作战时要谋划盘算,遇见熟人同样要谨慎——因为任何朋友都能转化为敌人,因为利益的存在,任何亲近之人都能对你不利……”

花九溪点点头:“您说得是。”朱实为什么突然说这样一番话,她有什么动机么?

朱实倒是听得一阵高兴:“你倒是听劝,换别的小辈早就烦了——给。”她拍了拍的白玉箱子,嘴唇动了动,当然是在念咒。这箱子就开始呕吐,吐出了一些鸡蛋形状、晶莹剔透的东西。

“可以试着尝一尝。”朱实捧着这堆东西,先递到拉克西米面前,“妹妹先吃——”

拉克西米小心翼翼拿起一个,咬了一口。口感却不是想象中的脆生,而是软绵绵的、带有一丝凉意的。她又一口将剩余的部分食尽,脑子顿时一阵清爽,腹内也不饥饿了。

花九溪不等她让一让,也拿走一个自己吃了。吃罢问说:“什么果子?”

“不是果子,是米粒。”

两人当即晓然,各地都有上古时分,米粒有鸡蛋那么大的传说。不成想是真的。

那箱中尚有许多其他异色果品。

“来来,多吃一些。这里面有的能强身,有的能祛邪,有的吃了入水不沉……你们将来要遇到的险境可不少呢。”

花九溪一连吃了十几个果子,再也吃不下了。朱实又让拉克西米带上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弟弟你要的翳形衣。”朱实拿着两件黑色织物过来,花九溪接过了——简直感受不到任何重量。

“这上面,好像是鳞片。”拉克西米摸了摸说。

“妹妹你居然能看出来——这两件东西可珍贵了,你们知不知道世上有一个叫‘影海’的空间?那地方的生物就生活在二维的影子中,而这衣服,就是从其中一种像龙又像鲶鱼的生物身上剥下来的。”

“穿着它们,你们能像影子一样贴到墙壁上行走。然后,还能潜行到敌人的影子内,被他携带四处走动。我们这里一共只有七件,如果眼下这桩劫难能完满解决,就送你们俩!”

“嚯,姐姐你好大方。”花九溪说。

“那是自然,跟着姐姐不会有亏吃。”朱实一阵得意,“再给你们最后一件地图。”

朱实这次拿来的地图看起来倒不怎么新鲜,一张不知什么生物的皮而已。花九溪跟拉克西米两人将其摊开——空无一字,唯独地图中央长了只大大的、能转动的眼睛。

“你随便说个地名,比如少广城。”朱实提示说。

“少广城。”

只看这眼睛居然流泪了,泪水是类似钢笔水的深蓝色。泪线从眼睛里默默流出,自动生成了少广城那状如十字架的外形,地名都是用“巫文”标记的。

他们两个人都熟识这种文字,又先后念了几个地名——那眼睛总是先把泪水回收,然后生成一副新的地图。花九溪一阵欣慰,对朱实说:“嘿嘿,我本来是狮子大开口,没想到远超预期。”

“嗯嗯,时间有限,弟弟你就不要奉承了。现在先把衣服换上,带着行李武器。我这就要把你们空投了——”朱实喊

花九溪识趣地一个人到外面把翳形衣换上了。这东西真是紧致贴肉,虽然很舒服,不过他穿着还是一阵不好意思。

周围几个士兵也都在笑他,花九溪红着脸就敲开了库门——见拉克西米也换上那种黑衣,看得他一阵心惊肉跳。

“你怎么了?”她问他。

“这衣服穿得有点透不过气来……姐姐,你说空投,拿什么空投啊?”赶紧转移注意力。

“你们看见了吧,外面飞的那些太阳。”朱实说,“本来他们的出勤是有顺序的,现在大家都参战了,没人管这块,搞得十日并出,外面热得不行。我现在就去操纵台,让其中一个下班。”

“所有小太阳都是从四大区域中的春室升起,也同样会在那里落下,落脚点就是一株大树。我把你们俩装进太阳里,你们就随着太阳潜入春室——再由春室攻入中央区,我会时刻跟你们联系的!放心,如果出了什么幺蛾子,姐姐会全力救你们的!”

在朝太阳操纵台走去的路上,拉克西米小声对花九溪说:“这位朱实姐姐人真好。”

“套路,都是套路。他们狐仙,最擅长媚人了,怎么喜欢他们怎么来,未必真对你好。”

所谓的控制台,位于一处不大不小的四合院式建筑内。朱实“咯吱咯吱”对开有一对铜狮子门环的红色大门,院子里昏昏暗暗的,看不分明。据朱实说,原来在此处值班的几个小狐狸都参战当后勤去了,因此基本也是半荒废的状态。

“没什么防守啊……”花九溪望了望四周的环境说,“万一有蟊贼钻进来偷东西怎么办,又没拴两条狼狗……”

“狐狸是怕狗的。”朱实知道他在故意调侃,“不过嘛,像我这样高级别的大妖怪当然不怕。说起来,这屋子里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既没有金银铜钱,也没有法宝。”

花九溪连着打了几个哈欠,可能是室内有些浑浊的空气把他感染了。三人越走越深,眼看就来到了堂奥中一处极僻静的隔间。里面有状如药房或当铺的大柜子似的东西。这些东西红黑相间,上面图案的风格仿佛是汉代的。

“傩,这些就是控制台的仪器了。孩子们不要乱碰。”朱实说。

“当然,姐姐你是对小花一个人说的吧。”拉克西米在旁笑道。

朱实慵懒地应了一声:“当然咯。”就把其中一面柜子掀开,花九溪和拉克西米看到了里面极为复杂的线路和一些闪光的仪表。这些仪器的复杂程度似乎超过了人类的任何产品。

拉克西米的好奇心本来就极为炽盛,但怕朱实指责,立在一边眼巴巴地望着。

“妹妹我回答不了你的问题……”朱实早就猜出了她的心思,“虽然我能使用这东西,不过——我并不知道它的制造方法和运行原理。这些都是早年间古神带来的。”

“古神——是西王母吗?”拉克西米问。

“不。是我们叫不上名字的,更大、更厉害的神。”朱实说,“她老人家在的时候和我提及过几次,但讲的朦朦胧胧的,我也不知究竟——太阳的轨道已经改到这附近了,大家去院里看看吧!”朱实将话题岔开。

花九溪一阵庆幸,俩个女人间没有展开什么冗长的谈话。他第一个走到院中,却没感到预想中的那种灼热——而是午后温度迅速流失的清凉。

一个橘红色的大球悬在院子中心,几株秃秃的不知什么树做了它的陪衬。这个大球表面似乎是一种胶质的结构,而且坑坑洼洼的,越到中心处,它的颜色就越透明。

“这是太阳?没有三足乌鸦?”花九溪问道。

“那是另一种太阳啦。”朱实摆摆手,说:“我们眼前这个其实是一种球形的生物体,它本身能发出强光高热。你们两个现在就钻进它肚子里吧。”

“钻?”花九溪一阵疑惑。

朱实立马给他演示了一下——她那只纤细的右手毫不费力地“钻”进了小太阳的体内。

“它体表的膜能选择性透入,我刚给它下达‘允许人类进入’的命令。所以,你们两个是可以钻进去的。”朱实解释道。

一改以往的谨慎,花九溪居然不等朱实后续,就一股脑儿钻进那太阳体内了。只觉得它的皮黏黏糊糊的,好似糖稀一般。自己的脑袋挣扎了几下,就整个人跌进来了。

回头再摸摸自己顶上,并没粘上什么这怪物的组织。而“太阳”内部虽然没什么器官,但空间还是比较局促的。不一会,拉克西米也缓缓地踏了进来。

“好的,你们俩准备好了么?”朱实在在外面高声道。

“好了!”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花九溪再次摸了摸箱子和包,表示没没问题。至于拉克西米,她的姓李自然都让花九溪拿着。

“要发射咯,三…二…一,升空!”朱实的声音顷刻就被超过的,一阵剧烈的颤动。花九溪与拉克西米两人顿时处于了失重状态,拉克西米只得抓住花九溪不怎么粗的胳膊。

对于这种情况下的权变,花九溪觉得是很自然的:他试着搂住了拉克西米的腰,对方最开始多少有些惊讶,不过并没有抗拒。她轻轻问花九溪:“不知这太阳要飞多长时间……”

“少广城可是很大的,不过我之前没想过,这东西的速度居然这么快。”花九溪通过太阳半透明的皮肤看了看脚下像一个个小土堆的建筑物。

小太阳的运行方式是先到达高空,再缓缓下落到指定的地点。在它里面的两个人,并没有因为气压等因素而感到不适,似乎这个生物内部能支持一个稳定的环境。

花九溪取出地图来,墨水即刻绘制出少广城巨大的亞字形结构,而东边有两个小小的红点在极快地运动——自然是他们两个人。

“嗯,照这个距离看,我们大约需要一小时就能抵达了。简直就像坐电车一样……”花九溪说。

“电车才不会只坐两个人呢,缆车吧。”拉克西米说,“说起来,我自从这场冒险开始之后,还没有仔细欣赏过任何地方的风景。”

“风景有什么好看的……”花九溪用一种很微弱的声音反对,“人人啊,妖怪啊,之间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件,那才是最有意思的。”

拉克西米听他这样说,回忆起这一路上的光怪陆离,也甜甜地一笑:“你说得对!”此时,太阳上升的过程已然变成匀速了,花九溪自刚才就有些倦意,加之周遭空气烘热,就要顺过去。

“拉克西米同学,我想睡了——能不能借一下你的膝盖?”他趁着困意,大言不惭地说道。

“啊?唔,当然可以……”拉克西米就把大腿缓缓地蹭过去,她忽然在意起对方有没有洗头这个问题了。花九溪是真的睡过去了,拉克西米一边被人枕着大腿,一边自己也着了睡魔,就这样两个人都瘫在了太阳的腹中。

另一面,朱实的脑海中接受到了他们轻轻的鼾声,抿嘴一笑:“孩子们看来是真的累了,姐姐给你们唱支歌吧。”说着,用她那种飘渺空灵的声音,把一首狐仙的摇篮曲传到花九溪两人的耳朵里。

花九溪就做了个模模糊糊的梦,梦里有个高大的女子,长衣博带的,像个古人。而他本人的身体又似乎极小,正坐在这女子的怀中,心中说不出地安详温暖,因为这就是在母亲怀中。

然后他醒来时才回忆起自己没有父母这件事,朱实的歌声才刚停止。花九锡见四周的景色已经一片蓝黑色,真正的太阳落山了。

“姐姐,是你刚才在唱歌吗?”花九溪对空问道。

“嗯,让你们俩做个好梦。”朱实说,“当然我也好长时间没唱歌了,想卖弄卖弄。”

“拉克西米看起来睡得很死……”花九锡觉得这姑娘有一个过人的本领,就是不管多危急的时候,都能安然睡好多个小时。眼下,她还保持着跪坐的姿势,腿应该早麻了,花九溪一阵愧意。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叫醒她时,拉克西米眼睛突然睁开,随即揉了揉,就下意识地站起来。

“天黑了么…”但她即刻意识到自己的腿毫无知觉,就摇摇晃晃要倒下。花九溪忙把她扶住,也不好意思道谢什么的。

“小花我们这是在哪里呢?”拉克西米见外面一片漆黑,就问花九溪。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耳畔居然出现了无数的水声和虫鸣声。

我猜,我们已经到目的地了。花九溪说,“是不是——朱实姐姐?”

“你不会看地图么?”朱实的声音在两人脑海中又回荡起来,“我需要说一点,越靠近少广城的中心,我的妖力影响就会减弱。所以,我需要在影响彻底消失之前,把要交代给你们的事都交代了。”

这说话的口气很像虫天子平时教训自己,花九溪有些不快,但当然不能表现出来:“当然,您最好一气说清了。”

“你看你们现在在哪?”朱实问。

花九溪知道她的意思是让自己走出太阳的体内,外出观察一番。他小心翼翼地先迈出了一只脚——踏空了,当时就是一声大叫。

幸亏拉克西米把她死命拉住,花九溪挽回了坠地的趋势后才擦了擦额上冷汗:“好险。”

“原来我们真落在一处特别高的大树上。”花九溪说。

“有多高呢?”拉克西米问。

“目测有一百多米——不仅长,还特别粗。”花九溪说,“少广城四座外城中的‘春室’就是这样了。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巨大丛林,太阳从树上升起,又落到树上。”

“这可不是一般的树哦。”朱实的声音说,“这些大树象征着三界,它们的冠碇,象征着天界。树干象征着地界,根系象征着水界。这三个区域,都有不同的居民居住着。

“居民?”拉克西米一阵疑惑。

“嗯,居民。”花九锡解释,“少广城几千年来一直做着‘兴亡继绝’的工作。凡是珍奇的妖怪,大多都能在少广城的外围进行保护性居住。我们所在的这个春室,主要是收藏各式各样的龙族妖怪。”

“龙族……是中国龙还是西洋龙呢?”拉克西米止不住的好奇。

花九溪挠挠头,“不管中国西洋还是印度,龙的家族都是很庞大的。而少广城的,好像什么种类都有。”花九溪一边说,一边想,要安全走过这片地方还真不容易。

“下面我来讲吧。按照癖性不同,这座丛林的顶端居住着各种筑巢的飞龙,而中间是巨大的陆龙和大蛇之类,最下层的深水中居住着各色的海龙。”朱实对二人说。

“说着都够吓人的,照这种情形。一不留神,我们俩可能就成了它们嘴里的一顿饭。”花九溪有些绝望地说。

拉克西米见他这样,也是一阵担心。

花九溪见她脸上有些愁容,忙开解道:“不过一不留神,兴许就走出来了。”

“咳咳,我相信小花你能全须全尾儿地回来,不过在这里,姐姐要告诉你们个捷径。”朱实说。

“哦?”花九溪眼前一亮,“您快说说?”

“看地图,发没发现有个标记,既像鳞片,又像三座小山的?”花九溪和拉克西米就一通找,发现就在自己脚边不远处,可把他们高兴坏了。

“去这个山洞里找一块上面有龙鳞的石头,找到了就有大用。我只说这些,你们这俩伶俐小孩应该能自己找到。再会!”这声音响过之后,花九溪又唤了几声,没有回复。

“她又在指挥战斗了吧。”拉克西米喃喃说。

“小米你不要把她想的太好咯,我猜,她是抱着一种看猴戏的心态。主要是想看我出丑……”花九溪说。

不论如何,现在已然入夜,有什么行动,都要明天再说。花九溪问拉克西米饿吗,对方摇摇头。

“厉害,朱实姐给我们的果子不止能解渴解饿,连上厕所都省了。”

见拉克西米一双大眼睛望着他,花九溪忙说:“不然你想多尴尬……”

随后花九溪跟拉克西米互相讲了几个不怎么吓人的鬼故事,就各自睡去了。待到第二天清晨,眼看那小太阳要自己升空——要是还留在里面那就是打道回府了。花九溪拉着拉克西米才缓缓走出。

拉克西米刚一出来,就遥遥看见几只大鸟一样的飞龙口喷烈焰,在空中咆哮着。这不是看童话故事,如果这些巨龙稍微留意一下这两个小人,那就是一口报销的份儿。

她有些害怕,而花九溪可以说是唯一的依靠了——虽然看上去并不靠谱。

花九溪把千手佛拉了出来,就看这东西像个巨大蜘蛛似地,在百米高的树干上下游移。

“你说我们要坐……坐这个东西下去?”拉克西米望着模样古怪的千手佛,有些怀疑。可惜自己的圣甲虫不在身边,要不那真是能容下两个人。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花九锡说。

千手佛背后有个巨大的金轮,花九锡用有一些铁钩把自己和拉克西米绑在那轮辐上随其下降。这真是个苦不堪言的过程。

好在一路担心证明是不必要的,并没有什么怪龙来攻击他们。只知道越靠下,空气中的湿气越重,拉克西米喃喃说:“红树林。”

眼前的巨大树木的确实有一部分浸没在水中,又有很多根系从半空垂下,独木成林。所以说不出是红树林还是榕树林,花九溪两人小心翼翼地踩着露出水面的树根行走,费力极了。

“小花,姐姐要我们找的石头是什么,你知道吗?”拉克西米问花九溪。

“见了你就知道了,我也卖个关子。”花九溪说,他料想着前路如此难行,吊吊这孩子的胃口,也好坚持走下来——他本人其实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两人走了约摸两个小时,湖泽变为沼泽,反而更加难走了。这并不能吓住花九溪,只看他抛出几粒细小的种子。这些种子遇到水土迅速增殖,顷刻间就蔓延成了一大片墨绿色的垫子。花九溪先让千手佛试着在上面爬行,见它那细小的手爪都能承受,自己和拉克西米应该也能应付。

着这样走完了后半截路,二人眼前出现一个小山丘。而一个极大极大的岩洞,占据了小山丘三分之二的面积,仿佛是人精心开凿出来的一般。从洞口外面老远就能闻见一股浓浓的硫磺味。

“臭鸡蛋还是茅坑儿啊。”花九溪调侃说。

“是硫磺味,这是地狱的入口吗?”拉克西米说,“我听说过很多活人挖开地狱通道的故事。”

“这东西倒还真跟地狱有关。”花九溪说,“古书记载,有一种居住在地底深处的羊头魔龙,它们一呼一吸,喷出的都是能杀人的烈焰。但是因为杀生太多,被大禹锁在九幽深处了。”

拉克西米说:“火湖里的古蛇?”

花九溪压根不知道她讲的是什么,随便点了点头,就要王洞穴中走去:“好在它没在这洞里,那硫磺味估计是几十年前残留下来的。要不我们早死了。”

拉克西米看他没有任何防护措施就下去了,也不管不顾地随他过去。只见洞内有些发光的微生物,故而也不怎么黑暗。洞中的坡度有些陡峭,先降后升,最后两人几乎是趴着过去的。

耳听得有一种繁密的异样声音,花九溪望了望坡前的景象把刚要探头的拉克西米按下去:“有点恶心哦,小米你要不要继续看下去?”

拉克西米知道他在危言耸听,离开伸出半个身子,见到有数不清的龙蛇类东西蜿蜒纠结在一起,组成一个个的麻花形,都在一处大坑中搅拌着。

“它们在交配吗?”拉克西米显然想到了这个答案。

“都不是同种的,当然不是交配了。”花九溪说,“怎么说呢,这些怪物是在互相磨蹭蜕皮。”

“理论上讲,爬行动物只要不死,就能不断长大。这也是龙蛇变化的原理,而眼前这些比较低等的,一边吸收火龙遗留的妖力,一边互相交流气息,所以能迅速进化。”其实这是花九溪猜测出来了,至于真相如何,没人知道。

“然而,我们并不关心它们要干什么。”花九溪说,“需要找的东西已经在我们手里了。”他说着,手一晃,果然有块长满龙鳞的石头。

“啊,原来是这样。”拉克西米看了看两个人隐藏的坡地,居然一整面都长着石质的龙鳞,“几千年来,充斥着龙族妖力的这个山坡,也逐渐进化了……”这真是一件很神奇的事。

“是的,拿着这种石头,最主要的是,任何种类的龙,都会把我们视为同类,而不是伤害我们。所以现在,我们已经畅通无阻了。”花九溪说,“得赶快离开这鬼地方,到下一个目的地!”

花九溪试着尽量在脑海中喊出话来:“喂,听得到么——朱实姐。”

这样重复了几声,朱实果然回话了:“在了,我猜你们已经拿到‘龙蜕石’了?”

花九溪叫苦不迭:“这东西这么廉价,你要是早预备一些,我们也犯不着吃那么多苦!”

朱实竟“呵呵”笑了起来:“好啦好啦,我的错。这东西可得仔细留着,用处多多~你们听起来没受伤,那么我就下达第二个,放心,也是第二个任务了。”

“你说吧。”花九溪故意做出喘气的动作来,“这回是找什么?”

“你们离开那山头,看看地图上是不是有一所宫殿的标记?”

花九溪打开地图,赫然有一个紫禁城似的图案在西南方向,距离并不遥远。

“知道里面有什么吗?”朱实问。

花九溪摇摇头,发觉朱实根本看不见后大声说:“不知。”

“这间宫殿叫‘百八龙’,里面住着一百零八头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龙类生物。你们这次需要打开其中第五十三个院落,驯服里面的那条龙……”

“这也太难了吧。”花九溪当即就要打退堂鼓。

“不可以哦,只有获得了这东西的支持,我们一方才有攻入核心区的机会。这么重要的事,我可都委托给你了。”朱实的语气顿时严冷起来,“完事之后,这个宝贝生物就当送给你们了。这种好事可是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咯。”一番威逼利诱。

这话倒也说得花九溪有几分心动,他就说:“好好,可是那怪物是什么,有什么要紧本事?”

“到那再告诉你……”朱实又卖了关子。

花九溪将地图收起来,问;拉克西米:“小米你还能走吗?”

“不然你要背我吗?”拉克西米莞尔道。

“不是。”花九溪指了指背后的千手佛,“这东西能当车使,你坐到上面也可以……”他想幸好拉克西米是个瘦瘦的女生,而不是大胖子。

“不。那东西怪模怪样的,我有点怕。”拉克西米吐了吐舌头道,“我体力还好,经常徒步跋涉的,你不用担心。”

花九溪见她大气不喘一声的,竟然还强过自己一些。就接受了这个现实,朝目的地走了起来。

“拉克西米,刚才朱实姐的话你听到了吗?”

“嗯,她也在我大脑里广播了。”拉克西米说,“看起来又是个不小的挑战——不知道要花多长时间。”

“嗯嗯。”花九溪不住点头,就看代表他们的那两个小圆点,越来越靠近宫殿的标志。

“这建筑,气魄好大!”拉克西米在小腿刚开始有些疲累的时候,忽然看到一大片方方正正的红色冲撞过来,就是一处极为恢弘的东亚式宫殿了。

这宫殿的长度与高度极不协调,看起来就像一只朱红色的大蜈蚣盘踞在那里。而一道道推拉式的巨门,挡住了二人观察其内部的视线。

“五十三。”花九溪记得是这个数字,他带拉克西米悠悠走过一派大门,差点就走到第五十五门那儿。

用白漆书写的两个隶书大字“五三”,占据了大门三分之一的面积。

“看起来没有门锁一类的东西。”拉克西米查看了半天后得出一个显而易见的结论。

“是呢,连个钥匙洞什么的都没有——就单纯让我们推开吗?”花九溪一边说一边试了试,居然很轻易就把那大门推到一边了。

朱红色渐渐消失,一道简直耀眼的白色出现了。

两个人见有一条鳞片像玉饰般润洁的大蛇(龙?)盘在那里成了一堆,两个人的到来并没有惊动它。

“小花,听得到吗。我估算你们的脚力,差不多到那大屋了……”

朱实又劈空发话,花九溪即刻回答:“比你预想的快了点——那白色大蛇就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吗?”

朱实顿了顿,说:“没错,这只白蛇叫‘瞑童’,就是我们要找的神物。顾名思义,它是个嗜睡的妖怪,而被它咬到的任何生物体,都会陷入沉睡,停止一切机能,就跟假死一样!”

“那不就是普通的毒蛇么?”花九溪有些不屑。

“嘿嘿,你太低估它了。因为它然人昏睡的能力,根本就不是来自毒液!——现在,我就请你,和拉克西米妹妹,被它咬一口。”

“什么?你这是要我们送死么?”花九溪猜不出朱实这是来的哪一出。

拉克西米听到这里,当然知道朱实还有后话,就问:“姐姐你有解毒的办法?”

“本来就没毒,自然也无从解毒了。听着,孩子们,瞑童会让任何人畜进入他的梦乡——那是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任何人都拥有‘心想事成’的能力,这种美妙的感受,不是能三言两语描述的。好吧,其实我也没去过。而从梦乡中回归现实,方法就是让瞑童走出这个有限的空间。”

“如果这一步达成了,瞑童就会依从你们的吩咐。”朱实好容易说完了这大段话。

“听起来很有意思。”拉克西米想起来爱丽丝的故事。

“您先说这事的成功率是多少。”花九溪不打无把握之仗。

“那可不低了,自北宋以来,一百多个挑战者里也有十五人能醒来。因此有一成以上的胜算!”朱实轻描淡写地说。

“确实不低啊。”花九溪心中一番计算。

“小花你不是常说你是百不一见的术士么?”拉克西米已经彻底被朱实忽悠了,故而也恳请花九溪接受任务。

“没错啊弟弟,你这么出类拔萃的一个有为青少年,没有机会也得创造机会。更何况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朱实再次鼓动。

花九溪见拉克西米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心也硬不起来了,就懒洋洋地答应了一声:“就上去让他咬吗,可他在睡觉啊。”

“这货咬人是潜意识动作,只要把手凑到他嘴边就成。”朱实说。

“哦。小米,你现在旁边观察,看我有没有周身淤青溃烂什么的。如果有,那我腰带的葫芦里有解药,你念‘一双空手见阎王’这句密语就能打开。”

“放心啦,说了他是无毒的了。”朱实略有嗔意。

“姐姐我跟你开玩笑的。”花九溪一边走一边吟诗:“将军百战身名裂 向河梁 回头万里 故人长绝 易水萧萧西风冷 满座衣冠似雪 正壮士 悲歌未彻 ——”

就去搬弄那大蛇的头颅,反正比他自己脑袋大不少。只看这蛇沉沉闭上的眼眶上有一圈红色祥云的纹饰,十分漂亮,而且,这东西居然有两道长长的睫毛!

花九溪一阵别扭,就把手怯怯地朝他唇吻凑上前。

“呲!”

花九溪倒地了,拉克西米都没来得及看瞑童怎么咬他的,花九溪就先去极乐之乡了。

拉克西米这时候出奇地镇定,见花九溪还有呼吸和心跳,但缓慢了十倍以上,体温也在持续下降。

“朱实姐姐,他这样正常么?”她担心地问。

“再正常不过了。”

“好哦,我也试试!”拉克西米撸了撸袖子,轻轻抚摸大蛇的嘴边,还是不及反应,小匕首一样的利齿已然刺破她小臂了。

“原来是这样……”拉克西米已经知道了这一过程的原理所在,瞑童的牙齿,其实是将人意识吸入他梦境的通道。

拉克西米从没有感到身心这么自在!

或者说她已经没了身体,现在是心的自由状态。

眼前是一片茫茫的黑暗,隐隐约约有一些深蓝色的云状物,看不分明。而前面有个发光的立方体,应该就是瞑童的梦乡了。

拉克西米试着移动自己的身体,她脑海中闪现出的单词是“飞”然后整个人顿时就像鸟儿一样优雅地掠到那立方体上空了。

这立方体有多大呢,由于没有可靠的参照物,拉克西米大致推测它的任意一面,都有足球场大小。这实在是一个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的空间。

立方体的光是黄白色的,表面似乎也有云气类的东西在浮动,看不出哪里存在入口。拉克西米努力地在想“进入”的仿佛。

一道类似牌坊式建筑的大门就从立方体内部延伸出来了,拉克西米知道这就是她刚才“想”出来的办法。这类大门是她见得最多的,故而一说“入口就是这种形状。

她落到了那牌楼前,两扇大门自动打开了。

拉克西米进入立方体的内部,到处都是和外部一样柔和的黄白色光。拉克西米试着在“地面”上行走,有种硬硬的触感。

她一皱眉头,那地面即刻变得如弹簧床一样柔软了,甚至更加舒适。拉克西米朝前面望去,有一大一小两个黑点。

她大步流星地走了过去,见是早就来了的花九溪和一个小孩。

这小孩虽然留着短发,但看不出性别来。这是个拉克西米前所未见的漂亮孩子:头发是亮银色的,眼睛大大,睫毛长长,精致小巧的鼻子和嘴巴。

这孩子样子不超过五岁,除了腰际一块白布,就是赤裸的。他眼下不言不动,一双大眼睛正盯着花九溪看。

花九溪这一面的情形就骇人多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何玄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7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8
    9 赤弭 人气5279
    10 绸倾 人气4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