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脑盒 > 第99话

第99话 099-107

  • 脑盒
  • 幻思花毛兔
  • 0.59万
  • 2017-04-05 23:51:59




099




******************************




  万光围着青衣转圈,两个眼睛张的大大的,像欣赏一件很辛苦制造出来的工艺品一样。青衣很紧张,青衣双手紧紧抓着自己的浴袍,青衣眼睛紧紧盯着万光,青衣问万光想干什么?万光尴尬,万光撤回身体笑笑说:“看你,太完美了。”万光很感叹的样子。青衣不是太喜欢万光,青衣脸色沉沉。现在青衣不过是个肉体,准确的说应该是丢丢,丢丢很不喜欢万光这么围着自己转。


  一个机器人拿着吹风机帮青衣吹头发,青衣静静的斜躺在篮椅上。万光抓起一缕情丝放近观看,万光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青衣很烦,青衣一把把头发从万光手中扯开,青衣也不过分给万光脸色,可能是心里有那么一丝感激。


  这时苗苗洗完澡,苗苗穿了一身三C组的衣服走出玻璃房间,苗苗一直看着青衣,很开心的样子。青衣也看着苗苗,两个人都不说话。万光看到苗苗收拾干净,叹口气说:“好了,带她走吧,你现在是不是很幸福,心里乐开花了吧。”万光很调侃的冲苗苗晃着脑袋。


  苗苗含笑点头,不敢太张扬,只是连连感激。当苗苗要去推青衣离开时,青衣扭过头看了看已经黑屏的丢丢脑盒,青衣喃喃说:“我的脑盒……”苗苗看看那个脑盒又看看万光,等待万光的答复。万光摇摇头说:“那个已经没有价值,空了,你们还要那个干什么,想再出现一个丢丢吗,即使可以,我也不会让你们带走,那个东西本来就不属于你们。”


  苗苗安抚青衣,苗苗说:“丢丢,我们回家吧。”青衣看看苗苗,又看看那个黑屏脑盒,青衣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头轻轻的靠在苗苗的手上。苗苗推着在空中悬浮的篮椅,按理应该很激动,很兴奋,而苗苗心里恰恰相反,这会儿苗苗很安静,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安静。


  苗苗和青衣走了,消失在管型电梯里。空旷的几又室只剩下万光和两个机器人,万光长长叹息一声,万光喃喃自语:“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爱的滋味吗,还是幸福,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嘟囔中,万光悬浮着漂到几又所在的玻璃窗前,现在玻璃床内,只剩下雪烟和紫杉。





100




************************************




  苗苗现在应该是最开心的,这种幸福难以言表,从离开三C组的管型电梯,到离开三C组的大门,苗苗一直牵着青衣的手。青衣现在还不能走路,一直坐着篮椅,篮椅的悬浮力很大,苗苗也可以一起坐上去。离开三C组,苗苗把青衣抱进自己家的汽车里,青衣坐在副驾上,身体柔柔的靠着靠垫。苗苗开车,苗苗没有先回家,而是去了花都市的清水湖。


  在清水湖畔,苗苗和青衣静静的坐在车里,车对面就是宽阔的湖面,湖面上有五颜六色的水鸟,水鸟一会儿吃鱼一会儿嬉戏,水花四溅,羽毛飞舞。青衣身体很虚弱,不想说话,两个眼睛含笑的看着那些飞舞的水鸟。苗苗看着那些飞舞的水鸟说:“这是我的梦想,今天终于成真了。”








101





*****************************





  湖边看完水鸟,苗苗和青衣回家,回到家里,苗苗从车里抱出青衣回屋,穿过小院,走进客厅。爷爷这时正在客厅看电视,爷爷看到苗苗抱着一个奇怪的姑娘,爷爷一阵发呆,爷爷惊讶问:“你这是从哪弄来的,这是谁家的女孩儿??”


  苗苗会心一笑说:“这不是你一直祈求的吗。”说完苗苗抱着青衣上楼,青衣在苗苗的怀里看着爷爷,青衣有点不喜欢爷爷。爷爷很郁闷,爷爷问苗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爷爷大喊:“苗苗,你从那里弄来的,快点下楼给我说清楚!!”爷爷瞪着眼睛。








102




**********************************




  让苗苗带走青衣后,万光开始着手自己的试验,并不是往雪烟和紫杉大脑内注入脑盒,而是一个让万光更谨慎的试验,就眼下来看,没有那个试验能比这个对万光更重要了。万光带着两个机器人来到一个很严密的房间门口,这里有很多机器人守护。


  万光悬浮在空中,机械手在脑盒四周摆动,万光看着那个房间门长长出一口气,万光喃喃说:“是时候了……”说完,万光让两个机器人把门打开。两个机器人一边一个把门缓缓打开,机器人可能知道主人今天有很重要的试验,所以行动都很庄重。


  房间内非常干净,比几又室还干净,在房间的中央放着一个很大的玻璃缸,玻璃缸内充满营养液,营养液里悬浮着一个光头的裸体男人,男人很英俊,身上肌肉匀称,不肥不瘦,很完美的体型。万光悬浮到玻璃缸前很得意的看着那具肉体,万光对身后两个机器人说:“开始吧,轮到我了……”






103





********************************





  两个机器人听到万光的命令立刻像转移青衣那样整理眼前的裸体男人,万光在旁边看着,不时纠正一下。裸体男人被抬到一个平台上,一个机器人把几根管子插到男人的嘴里和鼻腔里,随着一阵机械的转动声,男人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男人的嘴里和鼻子里往外喷粘液,两个皮管里也是粘液。


  万光在旁边看着,万光嘴里喃喃说:“我可不想尝这种痛苦,好恶心。”万光咧着嘴。平台上,两个机器人又是抹又是抽,跟洗肺似得。大约折腾了十几分钟,两个机器人冲万光点点头。万光说:“肚子里抽干净了就去清洗外面吧,这是我的第一具肉体,一定要弄干净。”


  两个机器人像清洗青衣那样把男人的肉体抬到一个玻璃房间里清洗,洗刷刷二十分钟后,男人肉体被抬出来,这次没有放回平台,而是放到了一个篮椅上,男人很干净,闭着眼睛,很安详的样子。万光围着男人肉体转一圈点点头说:“我的身体,我的身体啊。”


  两个机器人静静的站在万光身后,似乎等待命令。万光在男人身后摆弄男人的头颅,男人的正面没什么异样,但后面明显和青衣等几又不一样,男人的后脑盖上有一个骨质状的外凸物,就像一个牛犄角被截去一段,白色的,跟骨头一样,中间空空的,透过那个骨角的空洞,可以看见头颅里的大脑,虽然是肉的,但和普通的人大脑明显不一样,里面好像多了很多东西,有微弱的光一闪一闪。


  万光小心翼翼的处理那个骨犄角,摆弄一阵后,万光悬浮在了男人身后三米左右的地方,万光看着那个骨犄角面露喜色,万光嘴里喃喃:“没有比这样再完美了,老师以为用一些矛盾可以纠结我,可他万万没有想到,我会选择两个矛盾的中间点,这就是所谓的中庸思想吧,哼哼……”万光得意的笑。


  两个机器人看到万光站好位置,立刻拿来一根很长的铁甲软线,这根线有三根手指粗细,外面是一环套一环的软甲,很坚固的样子。万光把软线一头接到自己脑盒上,随着能量传送,软线开始扭动,就像一条在空中翻滚的花蛇,能长能短,


  软线和万光的机械手臂材料相似,但比手臂精致,软线的一端连在万光脑盒上,另一端是一个骨头模样的插头,应该和那个男人的后脑犄角是对应的,插头里很多针状物凸起,应该是连接男人大脑的。随着那个软线的游动,插头慢慢的对准了男人的后脑,跟着咔啪一声脆响,两个骨头很合适很严密的连在一起,跟着骨头外开始分泌一些白色胶状物,很快这些胶状物凝固,两块骨头长在了一起。


  万光晃动一下软线,万光很兴奋,万光喃喃说:“虽然做了很多防范,但心里还是不安,该死的胆小鬼,我太谨慎了,不,我不能大意,没人能帮我,我必须自己处理一切,必须小心,小心小心再小心。”万光闭上眼睛慢慢的把脑容向男人的大脑移动,整个过程万光是清醒的,万光很谨慎很谨慎,脑盒上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虽然四周都是万光的心腹机器人。


  等脑容传送到男人的大脑里,男人的身体立刻动了一下,万光很谨慎,像狼探索食物一样,立刻把脑容收回,万光在脑盒里笑,万光左右看着四周的机器人,万光喃喃自语:“我太不相信别人了,甚至连自己亲手制造的机器人都信不过,我真是该死,我太谨慎了,这些机器人都是完全忠于我的,它们都没有创新思维,都是固定模式,我太紧张了。”


  牢骚一阵,万光开始第二次脑容传输,这次万光很大胆,用很快的速度把脑容打进男人的脑中,其实也不算打进,只能算连接,大部分脑容还在后面的脑盒里。男人身体抖动一下脑袋晃起来,在男人身后,万光的脑盒闭着眼睛,是屏幕里的人闭着眼睛,脑盒上的眼睛是有警戒的,机械手臂在四周起保护姿势,随时应付不测。


  男人身体抖动,咳嗽,嘴里吐出很多粘乎乎的液体,咳出很大一团后,男人迎面大口喘息,男人把眼睛睁开,男人眼睛很红,像是憋的,呼吸没几口就破口大骂:“该死的混蛋!让你们清洗干净,你们这是清洗干净了吗!混蛋!”说着男人朝地上吐一口粘液,跟痰似得,很大很大一口,很恶心。


  两个机器人在旁边看着朝后缩了很远,两个机器人很惊恐。男人一阵咳嗽后恢复平静,男人闭上眼睛平息气息,懒懒的靠在篮椅上,许久,男人慢慢的睁开眼睛,男人翘起嘴角笑,男人看看两个发抖的机器人淡淡说:“成功了,老子心情不错,不会怪罪你们,哼哼哼哼……”男人沉沉的笑着,和万光笑的一模一样。






104




*************************




  三C组内,万光成功和一个肉人连接。万光抿着嘴,感受着嘴里的滋味,万光喃喃说:"又酸又咸的分泌液,真是恶心,没想到三千年后的第一味觉居然是这样的东西,真是恶心,噗!"万光把一口粘乎乎的东西吐地上。


  现在的万光很奇怪,一个肉人坐在一个悬浮在空中的篮椅内,篮椅距离地面有三十多厘米,篮椅就是那种像簸箕一样的椅子,很舒服的椅子。肉人坐在篮椅上,肉人的后脑有一条螺旋状的管线朝后延伸,就像那种机械触手,管线连接在万光原来的脑盒上,脑盒上的机械手臂在四周摆动着,起保护作用。


  如果说原来万光像个怪物,那么现在的万光是一个混合式的怪物,一个前面是人,后面是机械脑盒的怪物,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一个光头的男人,坐在一个悬浮在空中的椅子上,后面拖着一个乌贼一样的机械脑盒,是什么景象。


  万光的技术很完美,坐在椅子上,肉人扭动头后面的管线也跟着摆动,就像没用力一样。现在万光的意识表现在肉人身上,万光用手抚摸自己的脸,抚摸自己的身体,万光张开嘴呼吸空中的空气,万光感受四周的温度。


  万光现在的肉身和青衣差不多,很虚弱,不能走路,只能坐在篮椅上,就像刚出生的婴儿,就像刚退皮的知了昆虫。万光用手拧自己的皮肤,万光感受疼痛,万光让机器人给自己端一杯水,喝一口,万光张着嘴感叹:“啊……水的滋味……三千五百年了,终于又尝到水的滋味了……”


  万光让机器人给自己摆上一桌子丰盛的美食,万光坐到桌子旁用筷子夹那些美食,万光的手有些发抖,万光很激动,万光看着自己握筷子的手,现在的万光每一个动作都是回味,每一个感觉都让万光兴奋,三千多年了,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回味当初的滋味。


  万光夹一口食物放进嘴里,嚼一下,万光眼泪唰唰流出来,万光张着嘴,两个眼睛像流水一样往外冒泪,眼泪划过脸颊,落到胸前。万光用手摸摸自己的眼泪,放眼前看看说:“眼泪,哦,我的眼泪,三千多年了,又体会到这种感觉了,这和在脑盒里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万光嚼着嘴里的食物,那种美味让万光泣声连连。


  “久违了的食物。”万光含着泪说:“肉人的感觉,是机器永远感受不到的,这就是区别啊……”








105




********************************




  万光回味三千年前的滋味,触觉,味觉,视觉,嗅觉,感觉,万光嗅着空气中舒服的氧气味道,万光咀嚼餐桌上丰盛的食物,万光感受每一道菜的滋味,万光抚摸自己亲手建立起来的三C组内部装饰,每一面墙,每一张桌椅,每一台机器。







106





******************************




  苗苗的家里,青衣还不能走路,静静的躺在一张床上,床边摆着各种青衣喜欢的东西。苗苗就坐在床边,还有爷爷。苗苗没有告诉爷爷青衣是丢丢脑盒转换的,只说是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因为生病了,暂时需要修养。


  爷爷很开心,爷爷没什么要说的,在爷爷的心里,只要是肉人就好。





107





***************************




  听说苗苗家来了一个姑娘,好奇的美美特意过来观看,不管美美有什么想法,反正美美来了,还给爷爷买了很多好吃的。苗苗很热情的接待美美,对于美美,苗苗心里有很复杂的情感,有点爱恨交加的意思,有时候苗苗也会在想,如果没有丢丢,或许会选择美美吧,可又会想到美美很多不好的事情,这种不好的印象会让苗苗感觉美美是在故意表现。


  对于美美这样的女孩儿,苗苗心里有种恐惧感,万幸有丢丢,如果没有丢丢,苗苗认为自己很有可能会陷入美美的情网,而且一旦陷入就会被美美任意摆弄,等时间长了美美露出真的秉性,苗苗认为自己会受到伤害。


  美美上楼看了青衣,说了些客气话,随后美美下楼和爷爷聊天,苗苗也在楼下,苗苗认为这个时候去楼上不好看。爷爷和美美很能聊,多是问美美家的情况,还有美美爷爷的情况。说到美美家,美美一阵叹气,美美说:“我家最近走背运,我爸爸不知道怎么回事,陷入了商业纠纷,而且被抓起来了,好像很严重,爷爷也生病了。”


  苗苗的爷爷眉心紧锁一下说:“哎呀,不是你今天来,我还不知道,你爷爷真是,也不跟我说一声,说不定我可以帮帮忙。”美美说:“那到不用,我爷爷现在已经好多了。”苗苗的爷爷点点头说:“那我给你爷爷打个电话,哎呀,真是,发生这种事情应该跟我说一声。”苗苗的爷爷用机械手抓起一个屏幕电话和美美爷爷打电话。


  屏幕电话里,美美的爷爷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很憔悴的样子,一看到苗苗的爷爷,美美的爷爷就叨叨叨说个不停,苗苗和美美静静的看着,有些听的懂有些听不懂。打完电话,苗苗的爷爷连连叹息,苗苗的爷爷对美美说:“你爸爸真是不懂事,你爷爷辛辛苦苦打下那么一大片家业,他不帮你爷爷一起干,非要自己出去闯什么自己的天地,你自己闯也算,偏偏又不学人家正常途径,搞投机,这下可好,把自己投进去了。”


  苗苗说:“是商业诈骗吗?”美美惭愧的看苗苗一眼。苗苗的爷爷说:“现在还不清楚,正找律师呢,不过我看差不了太多,我了解美美的爸爸,商业诈骗,他干的出来,他以为闯一片天应该很容易,他不想辛辛苦苦学他老爹那样干,只能搞投机,这下可好,连他老爹都被牵连。”


  美美撇撇嘴嘟囔说:“都是那帮儒商给闹的,我爸要是不加入什么儒商会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苗苗的爷爷摆摆手说:“这不能怪儒商,你爸爸有问题不能怪人家儒商,人家儒商还是很正派的,虽然里面有很多臭狗屎。”


  苗苗问:“什么是儒商啊?”爷爷晃晃脑袋说:“这个要从古代说起了,就是儒家延续下来的东西,反正我是看不上,商人就是商人,有好商人和坏商人,那里有什么儒商,儒就是有礼貌,你是一个好商人,加点儒当然最好;如果你是个奸商,你加点儒,就成了流氓装孙子,屎壳螂喷香水,拿鸡屎当酱吃的玩意。”


  美美郁闷:“不要这么说我爸吗。”苗苗的爷爷说:“我已经够客气了,你想想被你爸坑的那些人,你就不会这么袒护你爸爸了。”美美低下头不再说话。苗苗的爷爷这会儿来劲,一个劲的骂儒商,尤其是挂儒的奸商,最后爷爷连儒家也一起鄙视。


  苗苗说爷爷有点偏激,苗苗说儒家是文明的传承,核时代以前古中华的礼仪道德,是很重要的东西,是教化野蛮的文明瑰宝。苗苗的爷爷一摆手有些不屑,爷爷说:“别的不多说,就拿核时代来比,西方国家没有什么儒学,素质也不见得比当时的中国差,相反中国倒是被儒学熏了几千年,素质也没见得比人家西方高多少,好像全世界就儒家懂礼仪似得,抛去那点本能的友善,全是一些坑人的东西!”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幻思花毛兔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7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80
    9 赤弭 人气5294
    10 绸倾 人气48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