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脑盒 > 第96话

第96话 096-098

  • 脑盒
  • 幻思花毛兔
  • 0.49万
  • 2017-04-05 23:49:19




096




**************************





  要转移脑容了,丢丢的脑盒被一个机器人抱着,万光,苗苗就在旁边,青衣几又已经在转换机里浮动,身体不再那么安静,很多机械手抓住青衣,一个圆形的球罩把青衣的头罩住。丢丢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像是在认真记忆眼前的一切,即使心里已经放开,可那种不安的迷茫依然徘徊在心绪之间。


  不安中,丢丢开口对苗苗说:“可不可以你亲自把我放到转移的平台上。”苗苗走到丢丢面前抚摸丢丢的脑盒,苗苗说:“不要怕,我一直在你身边。”丢丢默默的把头低下,很紧张的样子。万光在操作键盘上按一通转身说:“不要紧张,就像我说的那样,和睡觉一样。”说完,万光招呼旁边几个机器人给丢丢安排转移脑容对接舱。


  脑容对接舱像一个透视CT机一样,很梦幻的样子,一端很多粗细不一的线路和青衣所在的营养机连接在一起。万光让机器人把丢丢放在记忆分析平台上,立刻有很多机械手臂和线路连接在丢丢的脑盒上,丢丢这时还没有被关闭,丢丢两个大眼睛左右乱看,很惊恐的样子。


  万光悬浮到丢丢面前说:“不要害怕,这个是分析一下脑盒里的记忆和脑容,数据出来要看看你是否删减一部分,两百年的脑容对人脑来说没什么问题,但客观上还是要忘记一部分无关紧要的信息。”丢丢这时已经顾忌不了太多,丢丢一副随便的样子,丢丢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两百年前死亡的时候,爸爸妈妈都守护在身边,那些医生在自己身上胡乱的开刀插管子,任人摆弄,身不由己,心里累的连那些疼痛和麻木都感觉不出来。


  苗苗看到丢丢很失落的样子,苗苗用手抚摸着丢丢安慰,苗苗说:“我一直在你身边,就在你身边。”丢丢的眼睛注视着苗苗,眼睛里闪着泪花,丢丢说:“对我说那三个字,我要听……”苗苗一时无语。万光在旁边转过身怪笑,万光碰苗苗一下说:“很简单的三个字,只要用心,说出来的效果绝对不一样,让她听到吧。”


  苗苗短暂的发愣,立刻回过神,用手抚摸着丢丢的脑盒说出那三个字,很自然,像丝丝暖流穿透丢丢的脑盒送入丢丢的心里。丢丢露出欣慰的笑容,一只机械手紧紧的抓着苗苗的手腕,像是要永远冻结这一瞬间。


  万光不管苗苗和丢丢浓情蜜意,万光极速的在键盘上操作,键盘很大,万光那十多个手臂同时噼里啪啦的敲打。随着分析机的扫描和复制,丢丢的脑容显示在屏幕上,全是闪动的记忆画面,哭泣、布娃娃,玩具、过山车、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欢笑、还有苦难、等等等等。


  万光转过身问丢丢要保留那些记忆,有那些记忆不想保留?丢丢看看屏幕上那些闪动的画面,丢丢淡淡说:“只保留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幸福时光,还有就是碰到苗苗以后的日子,中间的记忆全部抹去吧。”苗苗不说话,苗苗认为自己没有提建议的必要。万光看看丢丢,万光诧异说:“你确定要删除中间那很长一段的记忆吗?”


  丢丢点点头说:“确定,幸福的时光总是很短暂,乏味痛苦的生活保留着没有什么意义。”万光点点头说:“我支持你的想法,这样会更好的转移脑容到几又大脑里,内容越少越好,不过你放心,我会综合你所有的记忆,保留你的性格和思想,那磨难赐予的善良和聪明不会被抹杀,你会很自然的过度。”


  丢丢含着两眼泪水看着苗苗,虽然知道其中的缘由,可还是依依不舍眼前的一切,这种转移太抽象,让人在真我与非我之间徘徊,看得开与看不开之间纠结。苗苗抚摸着丢丢的脑盒,苗苗安抚说:“过一会儿,你就会从那里苏醒,我会抱着你。”苗苗指指身后悬浮在营养液里的青衣。


  丢丢看看那美丽的青衣,脸上露出一种说不出的笑容。






097




********************************





  真的要转移了,丢丢要求苗苗亲手关闭丢丢的脑盒,丢丢让苗苗最后一次亲吻丢丢的脑盒。苗苗都一一照做。万光在旁边看着连连摇头,万光感叹说:“幸福啊,有一种幸福不在天长地久,只在曾经拥有,一对情侣这般爱慕后,还有什么可放不下的。”


  苗苗用颤抖的手指按灭丢丢的脑盒,苗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眼睛里会有泪水流出来,说不出的理由,也许是担心,也许是难过,苗苗感觉丢丢真的离开了,身后那个青衣几又不是丢丢。


  丢丢曾经交代过,不管脑盒转移成功与失败,都不许再重新开启脑盒,不可以留有备份,丢丢说要让自己像真的生命那样复生或者消亡,丢丢说不想看到两个自己。


  看着那些蓝色的数据灯光闪烁,苗苗知道脑容转移已经开始,苗苗走到青衣所在的营养箱旁,用手抚摸玻璃,苗苗说不出的感觉,苗苗心里有问号,这个是丢丢吗??但立刻又责骂自己,不是丢丢是谁,那就丢丢的脑容转移过来的。


  万光在操作平台上监视数据,万光很认真的样子,旁边站着两个机器人,这两个机器人应该是帮忙的。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万光很严肃的悬浮到青衣的玻璃窗前,苗苗在旁边紧张的看着万光,万光来回看看悬浮在营养液里的青衣,万光用很清晰的口吻对两个机器人说:“断开脑盒连接,核心脑源剪切,脑容安全缓冲,都给我小心再小心,出了问题,我把你们两个拆了。”


  两个机器人很认真的操作,万光可能是太紧张了,两个机器人没有抽象思维,都是固定模式,所以对万光的话,没有什么情绪反应。


  两分钟后,两个机器人报告:“脑源剪切正常……脑容缓冲正常……脑电正常……”


  万光点点头,万光两个眼睛瞪的大大的,万光暗暗祈祷:“一定要成功,我最美丽的几又,一定要成功……”


  其实万光是太在意这些几又了,脑盒转移技术其实万光早就熟练的不能再熟练,那些在地狱里受刑的人就是证明,只所以对几又这么上心,可能是太珍惜了,就好比打磨一件玉器一样,次品和优品是不能同等对待的。


  又过十五分钟后,脑容转移完毕,青衣几又被几个机械手臂从营养液里慢慢的抱出来,青衣光着身体,身上脸上全是粘乎乎的透明营养液,头发也被粘的一团一团,像沾过胶水一样。机械手臂把青衣抱到一个平台上,然后一个拖着软线的细机械手臂分出两个小爪子,像两个耳机塞子,慢慢的贴在青衣的太阳穴上,贴好,两个小爪子上立刻有蓝光闪闪。


  万光很兴奋的看着青衣,一直机械手抓住旁边的苗苗,万光激动说:“看啊,最让人期待的时刻到了!”万光所有机械手臂都像软面条一样垂下,只剩下一个脑盒瞪着大眼睛看着青衣。


  苗苗也很紧张,呼吸都跟着发抖,苗苗的脑子里闪着很多声音:“丢丢……好美……青衣……幸福……丢丢……幸福………………”唰唰……唰唰……苗苗的身体开始颤栗。


  突然,小爪子上的蓝光熄灭。万光紧张的一震,苗苗更是惊恐,苗苗僵尸般的转过身问万光怎么回事?万光一直机械手慢慢的抬起来说:“不……”万光让苗苗不要出声。


  平台上,青衣静静的躺着,平台旁,两个机器人也一动不动,整个几又室里安静的落根针都能听的到。突然,青衣的身体抖动起来,青衣剧烈咳嗽,呕吐,嘴里全是粘乎乎的东西,像营养液,又像其他东西,有点恶心,青衣很痛苦的样子,在平台上抖动着身体咳嗽,嘴里鼻子里全是粘乎乎的东西往外喷涌。


  苗苗紧张害怕,想过去,又不敢,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旁边万光露出笑容,万光一副开心的样子。看到两个机器人在平台旁静静观看,万光急了,万光大喊:“快把她扶起来!该死的,这不是普通的活体生命!快点!”


  两个机器人一阵惊慌,干净去扶在平台上抖动的青衣。苗苗看不下去了,苗苗也知道怎么回事了,苗苗一个箭步跑到平台边把青衣搀扶起来,就像搀扶病床上的病人一样。苗苗的两个胳膊被青衣身上的粘液打湿,粘乎乎的粘的到处都是。苗苗扶起青衣帮青衣呕吐和顺气,苗苗抹去青衣脸上脏兮兮的东西,味道很重,很酸很酸,和呕吐物一样,不同的是青衣呕吐的没有食物残渣,全是粘乎乎的液体。青衣鼻子里,嘴里全是粘液,流的到处都是。苗苗一只手抱着青衣,一只手抹青衣脸上的粘液,两个机器人在旁边清洗青衣腿上和脚上的营养液。


  青衣咳嗽一阵,嘴里鼻子里已经不再有东西出来,吐干净了,青衣开始呼吸,很微弱的呼吸,跟着青衣慢慢睁开了眼睛,青衣先环视一下几又室,最后眼光落到苗苗身上,看到苗苗抱着自己,青衣淡淡的笑了。







098




**************************




  青衣睁开了眼睛,看到苗苗,会心的笑了,很熟悉的笑容。苗苗抱着青衣心情激动,苗苗心里暗喜:“是丢丢,没错了,不然她不会对我笑。”想着,苗苗问青衣:“是丢丢吗?”青衣还没说话,旁边万光凑过来骄傲的说:“除了她还能是别人吗。”


  青衣柔柔的笑着,嘴里许久无力的吐出字语:“苗……苗……”苗苗兴奋坏了,苗苗一把抱住青衣亲吻青衣的额头,苗苗心中说不出的激动,这是丢丢,这种亲手抱住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苗苗丝毫不顾忌丢丢脸上那些酸酸的呕吐粘液。


  万光在旁边看着脸色呆滞,一种奇怪的表情,像是不爽,万光懒懒说“先不要那么温情,往后有的是时间,先把青衣洗干净吧,还有你看看,她还没穿衣服……”万光用机械手指着青衣光溜溜的身体。


  苗苗这时才主意到青衣一丝不挂,苗苗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裹在青衣身上,苗苗很自私的看着万光和两个机器人,那种意思是不要再看了。


  万光有些闷气,万光沉下脸色说:“这又要我怎么说才好,真是垃圾,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说着,万光一把把苗苗拉开,万光推苗苗一把,苗苗有些惶恐,万光晃着脑盒看着苗苗,眼神冰冷,万光淡淡说:“你激动的过头了吗,遮挡她的身体,不让我看还是不让我的机器人看,几又是我培育起来的,我每天都有观察她们的身体,你遮挡的了吗!”苗苗紧张摇头,心里好像有话要说,但又说不出来。


  万光退后一下点点头说:“你的意思我明白,你认为她现在有灵魂了,有了你挚爱的丢丢,所以她不再是单纯的青衣几又,人类真是复杂啊……”万光叹口气摇头。


  青衣这时抓着苗苗给的外套包裹自己的身体,浑身发抖,躺在平台上无力的看着苗苗和万光。万光冲旁边两个机器人摆摆手说:“还不快帮她清洗身体,我不喜欢粘乎乎的营养液挂在美丽的几又身上。”


  两个机器人很听话,抱起青衣就朝一个玻璃房间走去,玻璃房间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两个机器人把青衣抱进玻璃房间后把青衣放到一个很柔和的平台上,旁边很多机械助手喷水揉动,青衣浑身无力,静静的躺在平台上任凭那些机械手擦洗。


  万光在外面看着被清洗的青衣淡淡对身边的苗苗说:“你有时候实在让我反感,难道真的是那句话,老实人惯坏了就不老实了,这里是我的地盘,青衣是我创造的,丢丢的脑容转移也是我一手操办,现在成功了,我怎么突然有一种被过河拆桥的感觉,实在无法释怀……”


  苗苗知道自己刚才做的有些太莽撞,苗苗忽视了万光的感受,忽视了万光这个藐视天下的人,苗苗心中丝丝害怕,苗苗往日对万光的了解全部涌上心头,苗苗开始担心万光反悔,反悔不把青衣给自己,那该怎么办?心里一转念又安慰自己,万光绝不会食言。苗苗心里乱七八糟,为了打消万光的不满,苗苗连连向万光道歉,并一再表现出以前懦弱的样子。


  万光没好气的看苗苗一眼,虽然没好气,但情绪放缓不少,不再那么咄咄逼人,抱怨连连。


  苗苗感觉自己做的很对,苗苗认为在万光面前绝不能死拧到底,那样只会让万光越来越生气,万一万光怒了,那后果相当严重,万光这里什么都有,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十几分钟后,青衣被清洗干净,两个机器人把青衣抱出玻璃房间,青衣身上裹着白色的浴袍,很清新,很干净的样子。青衣浑身无力,别说走路,连做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说话都非常吃力,像婴儿一样虚弱。两个机器人把青衣放到一个悬浮在空中的靠篮椅里,青衣柔柔的躺在篮椅里,湿漉漉的头发贴在脸边,那清丽的美让苗苗浑身发抖。


  青衣朝苗苗伸伸手,嘴里喊着苗苗的名字。苗苗这时识趣,苗苗先看看万光。万光就站在苗苗身边,万光这会儿面子找足了,万光恢复一脸笑容,万光自傲的对苗苗说:“现在才是真正你接手的时刻,可惜你刚才太冲动了,你也去洗洗吧,你的身上太恶心了。”


  苗苗看看自己的身上,全是刚才青衣呕吐的粘液,酸酸的,很刺鼻,苗苗又看看万光和青衣,静步朝青衣刚才清洗身体的玻璃房间走去。万光在后面大喊:“把你的衣服扔掉吧,给你一身三C组的衣服,一会儿你带青衣离开时也比较方便。”说着万光把目光转到青衣身上,万光悬浮着漂浮到青衣身边,万光很不舍的看着青衣,机械手想摸又不敢摸,围着青衣打转,万光嘴里喃喃:“太好了……太好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幻思花毛兔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