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脑盒 > 第90话

第90话 090-092

  • 脑盒
  • 幻思花毛兔
  • 0.54万
  • 2017-03-09 22:00:22






090



*******************************





  苗苗选中的是青衣,万光有些郁闷,不是因为青衣独特,而是这三个几又都是万光的宝贝,答应送人时很爽快,真要割舍,心里难免有些不爽。青衣被机器人慢慢的从营养液里转移到一个封闭的箱子里,这个箱子也是透明的,里面也有透明的营养液。苗苗很激动,就像买很贵重的东西,等候店家安装时的感觉。


  丢丢有些害怕,很紧张,丢丢用机械手轻轻拉拉苗苗的衣服说:“我想放弃……”丢丢的声音很柔弱,很惊恐。苗苗不解,苗苗不知道丢丢为什么会这样,苗苗安抚说:“不会有事,你已经从肉体转移过一次,你应该知道那种感觉。”


  丢丢摇摇头,丢丢说:“不一样,上次是我死亡后爸爸妈妈帮我转移的,这次要有意识的转移,我感觉有些不舒服。”万光这时正在用很多手臂操作机器上的键盘,万光很用心,突然听到身后苗苗和丢丢的谈话,万光把手头的操作停了下来。


  万光转身叹口气说:“看来事情没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人这种东西真是复杂,说吧,你还有什么顾虑,可爱的姑娘。”丢丢说:“我害怕转移失败……”万光点点头说:“你的担心很正常,那用复制怎样,这样你可以看到你的活体,验证转移成功,然后再关闭你这个脑盒,结束你的意识。”


  丢丢愁苦,很纠结,丢丢说:“那到底哪个是我,复制一个我,而真的我却要被关闭,不好。”丢丢摇头。苗苗也开始纠结,苗苗抓抓脑袋说:“是啊,这个问题怎么办啊。”丢丢垂着头发说:“不想转移了,转移后,一个复制品和苗苗生活,而真的我要从世界上消失,我不能接受。”


  万光不屑,万光说:“你们两个真是,这个问题要看人的态度了,看开了,活着的就是你自己,看不开,即使是你活着也不是你自己,丢丢啊,你认为现在的你还是你吗,你现在是个脑盒,你的肉身已经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消失了,你也是个复制品。”


  丢丢摇头大喊:“我不是,我不是,我就是丢丢,好乱啊,好乱啊……”丢丢有些抓狂。苗苗赶紧抱住丢丢的脑盒,苗苗安抚说:“不要乱想,你就是丢丢,你就是丢丢。”说着,苗苗又问万光到底该怎么办?可不可以放弃。


  万光沉思一下说:“放弃也可以,但后果很严重,你们要知道,三C组是绝对不允许有多余脑盒在地球上生存,即使是我,也不可以讲情面,况且,我肯定不讲情面,如果你们不答应转移,我第一个就要求把丢丢放逐太空,因为规则是我定的,你们两个让我为难,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好过。”


  苗苗无奈的看着丢丢,丢丢无力的垂着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万光一只手在空中摆摆说:“看来事情不能着急,我要先做通你们的思想工作,有意思,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核时代某些人就爱这么讲,做通你的思想工作……”万光笑。


  苗苗和丢丢现在像两只雨中的小鸟,无助茫然,不上不下,不左不右。万光把仪器关闭转身开导丢丢,万光说:“我本以为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中,没想到我还是忽略了很多问题,从苗苗把你带出三C组,我故意不派人去搜查你们,就是为了让你们两个培养感情,我想这样你们会很爽快的答应转移脑容,不为别的,就为你们所谓的爱情,我想你们一定会奋不顾身,会不惜一切代价去追求你们的幸福……”


  苗苗和丢丢静静的看着万光,两个人心里像乱麻一样理不出个头绪。万光说:“有些事情一旦开始,最好不要中断,尤其是我要做的事情,尤其是这个事情对我来说还非常重要,不管你们答不答应,我绝不答应你们放弃,不过你们放心,我不会让一个纠结的人来配合我,我要打消你们心中的疑虑……”


  苗苗和丢丢不眨眼睛,看着万光,木鸡一样呆滞。万光说:“你们现在纠结的问题所在就是脑容转移后失去自我感,认为那个活体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人。”丢丢和苗苗点点头。万光在轮盘上转个圈说:“你们两个真是麻烦,要知道我前面做的试验都是我说了算,从来没有这么多问题,看那些正在地狱受刑的人,我给他们编了号,一次二次三次……其实他们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后面的比前面的多一点点记忆,后面比前面的多知道一个死亡数字。”


  苗苗和丢丢继续木鸡,呆呆的看着万光。万光脑盒四周的手臂一起敲打桌子,万光嘴里喃喃说:“不要着急,这个问题好解决,学恩薄老师曾经和我探讨过这个问题,不要着急,让我想想,让我想想我们那次的讨论是从那里开始的,我一定能解开你们的疙瘩。”


  万光在房间里转来转去,转了很久,突然万光停下,万光漂到苗苗和丢丢面前说:“我们从死亡开始说起……”










091



******************************




  几又培育室里,万光悬浮在空中,苗苗坐在一个长凳上,丢丢悬浮在苗苗身边,小鸟依人的样子。万光说:“关于本我与非我矛盾,我就从死亡开始给你们解答,死亡是什么,是人类对生命机体衰竭停止化学反应的现象代名词,当然,这么解释死亡是远远不够的。”


  苗苗和丢丢瞪着眼睛,很认真的听着。万光说:“说到死亡,人们第一反应就是恐惧,很多人会有联想,地狱,天堂,还有一些其他去处,等等等等,这些东西先不说是否存在,但我敢肯定,这些东西都是人类自己想出来的,是一些爱装的人想出来的,是一些喜欢画圈的人想出来的,他们胡乱想出这些东西,然后由那些爱钻圈圈的人去信仰。”


  苗苗和丢丢感觉万光扯的有点远。万光在空中转个圈说:“很荣幸的告诉你们两个,我就属于爱画圈的人,所以很多前人画的圈在我面前没有作用,比如地狱和天堂,我不反对另一个世界,但拿地狱和天堂来糊弄我,我会骂他傻猪!”


  苗苗和丢丢不说话。万光说:“死亡的恐惧有很多种,人类最怕是没有延续感,就是那种认为自己死亡后就永远消失了,永远消失在宇宙中,永远不会再存在了,这个虽然很科学,但有点悲观;相比起来,不如有点信仰来的舒服,那就是所谓的天堂和地狱,至少让人们相信还有轮回,还有来生。”


  苗苗和丢丢不说话。万光说:“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和学恩薄老师讨论过,我们也曾经纠结过我们是否还是原来的我们,自从转脑盒后肉身被焚化,现在的我还是三千年前的那个我吗,如果按照丢丢的想法,我现在应该不是原来的我了。”


  丢丢眨眨眼睛,丢丢认为说到自己想听的了。万光说:“学恩薄老师曾经跟我说过,自我的存在取决活人和生者的认知态度,他说死亡和睡觉一样,学恩薄说过,如果一个人睡眠后,在他床边有人谈话,第二天这个人醒来问他昨天床边人谈话的内容,如果他不知道,那就是无认知状态,就等于是死亡。”


  苗苗说:“这样分析起来,活体人一生不要死很多次,只要是睡觉就等于死亡。”万光点点头说:“没错,没有意识的深睡就是死亡,当然,这个‘死亡’是我们暂时给代名词,也可以用深度休眠来代名,等等等等,可以起很多名字,但它存在的现象和死亡是相似的。”


  苗苗和丢丢不说话。万光说:“人们只所以恐惧死亡,是害怕没有第二天朦胧的苏醒,认为是永久的长眠,其实是不对的,死亡和睡觉是一样的,甚至比睡觉苏醒的感觉还早,如果是睡觉晚上做点梦,再断断续续失眠一下,你会感觉夜很漫长,但死亡不一样,也许在你闭眼后的几秒钟,你再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另一个世界。”


  苗苗说:“这算给自己的一种信仰吗。”万光说:“没错,这是我的信仰,我这个信仰比起那些地狱天堂更实际一些,地狱和天堂是人类虚构出来的,我所说的是未知或者存在的,你们知道宇宙多大吗,你们知道空间和时间的极点吗,你们知道宇宙的同点吗,我们的视野再大也只是几亿几亿光年,那外面呢……”


  丢丢说:“这个说的有点远,和我要转移脑容没有太大的关系。”万光说:“不,有关系,关系非常大,如果你不能看清自我存在的延续性,你永远无法走出自我与非我的矛盾,就像苗苗,如果他走不出这个认知,即使他活着,昨天的他和今天的他也不是一个人,一个深度睡眠的人和一个手术台上的麻醉者是没有区别的,不一样的是睡眠者醒来发现肉体完好无损,手术台上的醒来发现肚子里的内脏换了;同样的境遇,手术的人苏醒后会感叹去了一趟鬼门关,而睡觉的会伸伸懒腰说好舒服;之所以有这样的差别,完全是人类靠对肉体的玩好来判断自我与非我;没有那个人睡一觉醒来会大喊自己获得新生,但很多手术者醒来会感叹自己获得第二次生命。”


  丢丢说:“我还是没想通,我死过,可我醒来看到的还是这个世界,这个地球,而我的肉身没了,我变成了脑盒。”万光说:“问题就在这里,你上次死亡的感觉应该是大脑非常疲惫,最后衰竭瞌睡,然后进入深睡状态,而中间这个时段你一定感觉不到,你现在还记得你死亡时昏睡的时间,和你再次脑盒睁眼的时间吗,一定很短;这比一个人昨天晚上睡觉,第二天清晨醒来的时间感要短的多得多。”万光很自信的看着丢丢,那种意思在说:“这个肯定错不了,因为我也是脑盒,我也死过。”


  丢丢说:“是的,你说的没错,可我还是害怕,一想到脑盒可以无限制的复制,我就害怕。”万光说:“这是另一个问题,以现在的科技,肉体也可以被复制很多次,只要大脑符合转移要求,这不是你的纠结所在。”


  苗苗有些郁闷,苗苗说:“本来很简单的事情,一定要搞的这么复杂,唉。”苗苗唉声叹气,又不好强迫丢丢。丢丢垂着头,这会儿连丢丢自己也不知道纠结在什么地方。万光在空中哈哈大笑,万光说:“我要是不想麻烦现在就可以把丢丢转移,我只所以要做你们的思想工作,是我想让我的第一个几又在苏醒时保持幸福快乐的姿态,我想要完美,我喜欢完美。”


  苗苗说:“可现在看丢丢的状况,你好像还没有解决问题。”万光摆摆手说:“不要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







092





********************************




   宇宙大循环和大镜面


  为了打消丢丢对死亡的恐惧,万光列出宇宙大循环和大镜面,这都是万光和学恩薄以前讨论过的问题,现在万光拿来开导丢丢。万光说:“按照人类发现的局部宇宙空间循环理论,就是所谓的奇点,大爆炸,大撕裂,奇点;这个循环,很多人都害怕这个循环,认为这个循环是人类根本无法逃脱的劫数,但再我看来,没那么简单。”


  苗苗和丢丢静静的听着,苗苗的手不时抚摸一下丢丢的脑盒。万光说:“宇宙之浩瀚不是人类目前的智慧可以窥探的,虽然我们比核时代的文明发达很多,但在宇宙中,依然脆弱的连个细菌都不如;我们的哈能量、引力学、生物机体解密、还有很多的科学理论等等,在核时代的人类看来,我们已经是外星人,可要放入宇宙,我们还差得远啊。”


  丢丢说:“又扯远了,那不是我想知道的问题。”万光摇头哼哼,万光说:“你不要着急吗,我解答问题总得有个头绪吧,如果不解释清楚宇宙大循环和大镜面,又怎么跟你解释死亡,和轮回呢,怎么跟你解释我们现在是不是真的存在……”


  苗苗拍拍丢丢,苗苗让丢丢不要插话。万光那些机械手臂来回挥舞,万光说:“核时代的科学家每每抛出一个宇宙现象,都会把一些懵懂的人吓的惶恐不安,先不说彗星撞地球、太阳膨胀等等问题,这些问题在今天看了已经不是什么问题,但宇宙大撕裂呢,那可是整个已知宇宙空间要回归到太初状态的劫难,没有什么物体生命可以逃离,那是真正的末日……”


  苗苗说:“也许影化人可以不受大撕裂影响,还有白……”苗苗没有说出来。万光随口接话说:“你是想说白物质吧,呵呵,那是学恩薄老师告诉你的吧,老师真是,这种极端未知的东西是个聊得来的都要告知,但又没有什么意义……白物质,白物质只是一个名字……没有什么意义……”


  丢丢想说话被苗苗按住,苗苗小声说:“听他说,别扰乱他,否则他会绕的更远。”丢丢嘟嘟嘴很不情愿的把眼睛闭上。万光晃着机械手臂遥控打开几又房间顶部的一个大屏幕,屏幕上立刻闪现出一个宇宙的星图,万光指着那些流动的星光说:“先不说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我们只说我们人类自己,就以我们自身的文明来考虑将来,我们很难逃脱大撕裂的劫难,我们和整个宇宙中的星辰一样,都要被撕裂成碎片,撕的不能再碎再碎……”


  苗苗说:“你这么解释是想告诉我和丢丢没有人可以活的长久吗,即使摆脱肉体。”万光摆摆手说:“不要插话,看,你把我的思路又打乱了……撕碎了……就没了……哦,对了……是这样,是从这里开始……然后……又……最后……又……嗯……对……对……对……”


  苗苗和丢丢一头雾水,苗苗和丢丢不知道万光一个人再嘟囔什么。万光嘟囔一阵后正正口气说:“看,我给你们解释了这么多,反而没有说重点,我忘了告诉你们宇宙的同点,同点是唯一给人类希望的永恒,只有同点可以让人类知道永生和永恒,同点是充满希望的,是美好的,不像大撕裂那么悲观,那么悲催……”


  苗苗问什么是同点?万光说:“这个同点也是学恩薄老师跟我说的,他说奇点、大爆炸、大撕裂是人类对有限宇宙空间的多维猜想,因为没有更深的视野和认知,所以这个说法被公认比较靠谱,但绝不是终极答案,学恩薄老师提出的同点说是建立在宇宙庞大的无穷几率上,他认为宇宙太大太广,同样的空间和历史不是没有再次出现的可能,他说宇宙中有着数不尽的地球,有着和地球一样数不尽的历史时空,他把这个成为同点……”


  丢丢忍不住了,丢丢说:“我不想知道那么多,我就想知道这跟我转换脑容有什么关系,什么同点不同点,难道让我把转移脑容理解为时空穿越吗!”万光哼哼笑,万光说:“小姑娘不要插嘴,没准同点真的可以让你时空穿越。”


  苗苗沉思一下说:“你的意思是说在大几率下,任何事情都会发生?”万光点点头笑,万光说:“你比那个丫头强,没错,因为宇宙的超级庞大和无尽头的存在,这就必然造就很多相似,不但有相似的空间,甚至连时间都是一样的,有了相同的空间和时间,所以就有了相同的历史,也许现在在宇宙的某个角落,也有一个银河系,银河系里也有个太阳系,那个太阳系里也有一个地球,地球上也有一个万光和苗苗,他们也正在像我们一样在这里探讨问题……”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幻思花毛兔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