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星灵——洪荒大劫 > 第28话

第28话 二十八

  • 星灵——洪荒大劫
  • 言曰
  • 3232
  • 2017-03-27 19:22:15

 


       一辆跑车闪入芬格尔的视野中,一个急刹车停在他的面前,芬格尔单只手整整衣服领子,清了清嗓子:“你终于来了,整整等了216200秒!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跑车打开了车窗,露出了了一张颇为年轻的面孔,打着瞌睡说:“健在就好!”他忽然开心的笑笑:“告诉你个好消息!艾达刚刚发来了消息。”

  芬格尔又惊又喜,眼中异彩连连:“哦!天哪!我就知道她一定还活着!”

  芬格尔高兴的有些过头了,一用力带着手臂一阵剧痛,一咬牙倒吸一口凉气,这才算安稳下来。

  芬格尔把头塞进车窗了:“可是落流你,为什么会来这个地方?”

  落流将芬格尔的头推了出去:“这可说来话长了,比起这个我现在更担心你的身体状况,真的没有问题吗?”

  落流从车窗口看出去,芬格尔的右臂绑着厚厚的绷带,吊在脖子上,明显的少了一节,被染红的地方已经出现了黑色的血块,看样子不久前才做的手术。

  “快点上车吧。”落流一歪头,示意芬格尔上车。

  “我们现在在哪里?你也知道我不太懂中文,问了很多人,好像叫什么,南堡。”芬格尔吃力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落流打了个响指:“还不错!唐山,南堡。”

  “我可是不远万里的不辞辛苦的赶过来接你的,你就没有什么表示的吗?”落流打着哈哈。

  芬格尔装作没听见,不安分在车上的摸来摸去:“这感觉真是太好了,在船上都给我晃悠吐了!”顿了顿:“咦~我总觉得这车怪怪的,好像哪里有问题?”

  “用来装过筹码,不过可惜让他给跑了,我明明是万无一失的,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逃出去的,真走运!”落流殊不知那人哪是什么走运,明明是有人稀里糊涂的帮了他,而且就在上午落流还和他见过面,要是知道了,非得鼻子都气歪了。

  落流又一茬没一茬的说:“真不愧是finger,对得起查找器查找起这名号!”

  芬格尔又要开始怡然自得的自吹自擂,落流抢先说到:“比起这些,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亚瑟手里跑出来的?”

  芬格尔右臂上的疼痛一阵一阵的,疼的他直冒汗,他打开车窗透透气,逆车的凉风吹进来,才稍稍的好受点。

  芬格尔望着外面闪过的风景,紧锁眉头,许久叹了口气:“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才是个头啊!”

  “什么?”落流也是思绪飘摇,一个愣神没有听见。

  芬格尔脸变了变,深色黯然:“我的伤势太重,他们来不及将我送到他们的总部,临时决定让我住在一个规模不是很大的医院里,做了手术。”

  “手术还算顺利,直到凌晨四点才醒过来,看样子手术两三个小时也就便好了。那时我的身体虚的不行,还好门口守候的人就有一个,可能是放心我不会有所动作或者人手不够吧……”

  芬格尔忽然声音小了起来:“那人刚好又背对着我,于是我就拔掉输液的针,一下子就插到他的头顶……”

  “人之常情,就算他救了你一命,也没什么好自责的。”落流试图安慰一下芬格尔。

  “大概是百会穴的地方吧,不知道那人还有没有事,但愿没事吧。”芬格尔默默地叹息。

  落流意外的从倒车镜里看着这个外表糙汉的家伙,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个柔情寡断的一面。

  “后来我将他身上的钱洗劫一空,连夜慌不择路的逃了出来。”芬格尔嘿嘿一笑,大概是为自己的不地道,又唉声叹气的后悔,感到可笑吧。

  “哈哈,那你可真够幸运的。”落流被他逗笑了。

  这么一笑,氛围也轻松了下来,芬格尔忽然想到好像少了一个人,问到:“电话里不是说约修亚和你在一起吗?怎么不见他前来?”

  落流轻轻的叹口气:“本来是我要去,喜马拉雅山的,谁知碰让你们这么个事,约修亚因为据点被暴风所毁,恰好你又逃了出来,所以临时改变行程。”

  “约修亚去喜马拉雅山,我去找艾达。”

  “我呐我呐?”芬格尔急不可耐的问到。

  跑车忽然拐了个弯,缓缓的驶进高速公路站口:“先给你找个医院,你先静心养伤吧。”

  芬格尔大失所望,刚要抱怨几句,落流继续说道:“养好伤了之后,去一趟俄罗斯……”

  芬格尔瞬间来了精神,好像胳膊也不疼了:“是去看‘银标’的吗?”

  落流点了点头,回头羡慕的看着这个要退伍的人:“艾比也在那里,到时候她会给你办理相关的程序。”

  “相关的程序。”芬格尔重复的说道,皱皱眉:“怎么回事?”

  “就是你要退居二线,从事后勤工作。比方说色客室,你可以试试你一直崇拜的黑客工作,没事了可以充当水军,洗洗煤球什么的。”落流由衷的说。

  愣了半响,也没见芬格尔说话,任其谁碰上这样的事情都会开心不起来的,一线虽然凶险到也是充满各种功名利禄的地方,二线基本上就是和在二三流大学里一样,混吃等死,一辈子碌碌无为,没有任何可以歌颂的事迹。

  落流像是看穿了芬格尔一样:“其实你不要太在意了,我就喜欢安宁的生活,只要可以活得足够久,周游世界列国,我就心满意足了。”

  芬格尔不屑的扫了落流一眼:“哼!你这个懦弱的礼仪之邦的臣子,能懂什么?男人的浪漫是星辰大海!”说着,芬格尔高声喊道,振臂一挥,却不小心带动了伤口,疼的脸都扭曲了。

  旁边的站岗人员,诧异的看着车里乱叫的芬格尔,搞不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但好像蛮热血沸腾的。

  落流对此话一向是无可奈何,人各有志,谁又能强迫谁的意志呢,落流从这些话里能听出芬格尔有意倾向于芬利先生,之所以没有投奔他,可能是还有所牵连,有放不下的东西。

  事实上,原来的组织里有三种人,鹰派,鸽派,还有一种中立派。芬利,亚瑟等人明显是属于鹰派,奈何不认同鸽派老板决策,经过蓄谋已久的计划之后,带领着一波人起义,不料行动败露,无奈之下才选择下策叛逃,自立为王。

  此事过后,组织内部发起改革,基本上是两鸽一鹰为组合,相互钳制,但苦于芬利先生带走大量的精英。那次政变,而置身事外的中立派,素来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信条,也才多过一劫,所以中立派大多数人才没有人钳制,还是自由之身。

  落流这种独来独往的人,正是属于中立派,到也活的自在,最起码身边没有给脸色看的人。但他和传统的中立派又有所不同,往往是步步为营,事事防患于未然,也保持一定的距离,做法但也和鹰派相似,这也跟他以前从事大量惊心动魄的工作有关。

  芬格尔见落流不说话,知到自己是说错什么话,立马岔开话题:“哪,艾达在那里?”

  落流忽然浑身一凛:“话来也奇怪,我今天上午才刚刚从那里过来的,你要是不打这通电话,也许就要另派人前去。”

  “你这胳膊是被亚瑟打伤的?”落流问。

  芬格尔浑身一震,又想起那个恐怖的夜晚,当时热血沸腾,到也没觉得什么,但现在想来不由得无限的后怕。

  落流看芬格尔面色憔悴,嘴唇也止不住的打颤,以为他不是在心中窝火就是害怕了,只怕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这也是人之常情,怪不得他,论其谁碰上这样的事情,都会失落的,你就放心养过,可不要自甘堕落啊!”落流这一通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听起来怪怪的。

  “哎~”落流这声轻叹,可谓是一波三折,五味杂陈,好似垂暮老者的悲怀。

  这倒是惊醒了芬格尔,此时他的内心痛如刀绞,想起那些没有那么好运气的水手们,愧对大副,他们一一死在了它的口下,本来不应该把他们卷入这场纷争的,芬格尔眼睛不禁湿润了。

  “怎么了?”不明所以的落流,驾车驶上高速路。

  芬格尔擦擦眼角:“你还不知道吧!我们碰上了怪物!”

  “啊?!”落流吃了一惊,怪不得芬格尔会潸然泪下,原来还有这等原因,到也不是很在意。

  芬格尔知道此事,落流肯定是十之八九的不信,但也不想多费口舌和他争辩:“船被咬坏了……”

  落流不紧不慢的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快说出来听听。”

  芬格尔刚要张嘴,突然头晕目眩,右臂一阵剧痛,胃像是翻江倒海一样,要是肚子里有东西,非得吐出来不可。

  药劲以过,后痛上来了,芬格尔面目血色,嘴唇直哆嗦,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勉强说了两句:“等接到艾达你自然会知道……”

  落流唬了一跳:“喂喂,撑住啊!到前面的城市就给你找医院,再忍忍,再忍忍。”

  落流将油门踩到底,超过一辆又一辆的车,几乎快要飞起来了,后面的四个排气孔,发出若隐若现的蓝色亮光,仿佛加上了特效一般。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言曰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