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星灵——洪荒大劫 > 第25话

第25话 二十五

  • 星灵——洪荒大劫
  • 言曰
  • 0.34万
  • 2017-03-27 19:19:47

  

    “叮叮叮叮------天津开来的Z102次列车进3站台4道,工作人员做好接车准备。”

  约修亚拄着头向窗外看去,窗户上照映出外面凄惨的城市,高铁缓缓进站,多个交通线路几乎瘫痪,他能赶上这趟车纯粹是靠运气罢了。现在可是一票难求,也多亏提前订了票,然而恰好这趟线也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坏。

  约修亚回想起前天晚上的经历,超强台风将他狠狠地刮上了天空,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猛烈的气流让他体验到窒息的感觉,没有任何人在想体验一下那种可怕的死亡气息。

  约修亚破破烂烂的衣服,是被天空中乱飞的杂物刮坏的,一个砖头撞在他的额头上,现在还包扎一块布,但被黑红结痂死死的粘在一起。

  那时他们无路可逃,看着一个个被卷上天空的同伴,双目通红的约修亚,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遇上这么倒霉的事,不可能有人能活下来,满天的呼救很快就消失了,约修亚几次也差点被刮飞。

  约修亚一咬牙狠下心来,跌跌撞撞的走向地下室,因为他还有一件必须要做的事。

  约修亚的掏出了防风打火机,抱着必死的决心,拼了命般的跑到了军火库,可是防风打火机怎么也打不着,应该说每次都被吹灭。

  风雨灌进军火库里,房顶微微裂开,撑不了多久了,约修亚咬紧牙关,脱下外套将打火机包住,瞬间衣服就燃烧起来。

  约修亚一脚踹开挡在面前的圆形桶,右手的袖子里抽出一把匕首,使出全身的力气,在圆形桶上戳了个洞,刺鼻原油滚滚而出,约修亚也顾不得被震的发麻的右手。

  约修亚大喝一声:“走~”,又一脚踢在原油桶上,原油桶和粗糟地面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黑乎乎的原油流了一条直线,原油桶撞上墙壁,装武器的木箱的撞破,木屑四飞。

  约修亚趁势一跃远远的和原油桶拉开了距离,几乎能跃出军火库,碰上了小门。约修亚实在了得,就算是体型高大的壮汉,也未必能拉的动的原油桶,却被他硬生生的踹出几米开外。

  电光火石之间,约修亚的那声大喝才刚刚落下,他抱住隐隐作痛的腿,不能自已。

  约修亚也顾不得那么多,将左手上呼呼着火的衣服,瞄准不远处的原油扔了过去,原油与火便瞬间燃烧,火势大作,沿着漏出来的原油线蔓延而去,好似一条逐渐苏醒的火蛇,突然间房顶被爆烈的狂风给掀开了。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刚刚上来的火势,被涌进来暴风吹的小了一些,几乎没有了,可以说是沿着地面爬行。

  约修亚心脏狂跳不止,沙眼的冰水扫进他眼里,约修亚下意识的一眨眼,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条火蛇硬是被从中斩断了!

  说时迟那时快,约修亚和四周的所有东西,包括墙壁,全部被卷上天空。

  “全白费了!”约修亚大口大口的呼吸,却什么氧气也没有,这里的空气流动太快了,约修亚挣扎了两下就放弃了,任凭这个世界了,紧闭双眼的约修亚心知自己是活不下去了。

  “奈何却留下了这么一个大麻烦……”头昏眼花的约修亚所说的,麻烦当然是指这些不该面世的武器,约修亚也算是对组织一片忠心耿耿了。

  忽然燃气的火舌点燃了高危武器,接二连三爆炸惊醒的昏昏欲睡的约修亚,约修亚惊喜的盯着风眼。

  突然天空一声巨响,蜂拥而至的巨大火光映出满天杂物的影子,爆炸的火焰向四周冲散开来,燃烧的轻质品连续的点燃轻质品,火红色的龙旋风,仿佛神龙在世,一切转瞬即逝。

  约修亚被火焰波及到,刚着的火又被吹灭,熏的脸黑黑的,这是他失去意识前的知道最后一幕,约修亚合上了沉重的眼皮,累得不轻的他终于可以休息了,换而言之就是可以安心的离开了。

  “武器都被销毁了吗?休息一下,就一下……”

  “叮叮叮叮------旅客们,开往……方向去的Z102次列车已经剪票进站了,请乘坐Z102次列车去往厦门方向的旅客,带好行李物品到楼上3号候车室剪票进站,剪票进站的时候请大家不要慌忙拥挤,注意安全,进站以后请在2号站台上车。”

  “积攒了一辈子的幸运,都用在这几秒钟里体现。”

  死或生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幸运的约修亚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医院走廊的座位上,左手插着盐水点滴,旁边挂着已经输完的葡萄糖,约修亚略微的看了一下,只是轻微的伤势,完全匪夷所思。

  不幸中的万幸,约修亚摸遍了全身上下,活动自如,好似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约修亚小坐了一会,摸摸口袋真是囊中羞涩,他贼眉鼠眼的看来看去,到处是受伤的人,可谓是人满为患。约修亚小心翼翼的拔下针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越过参差交错的人群,向着医院大门走去,约修亚走到门口,见没有人注意到他,一转身拔腿就跑。

  “叮叮叮叮------亲爱的旅客旅途辛苦了,欢迎您来到……下车的旅客……”

  约修亚的思绪被打断了,有多长时间没有听到这个声音了,约修亚怀念起以前的平静生活,虽然物质并不富裕,但精神上还是非常的满足,现在物质上不缺什么,但内心被无名空虚感不断的侵蚀,他感叹到:“真是优悦的声音啊!或许我应该申请一个美妙的假期,来一场美丽的邂逅……”

  约修亚昂起红晕的脸庞,清秀的眉毛下牟子中是那么的清澈透明,稚嫩的脸蛋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整了整红色的空顶帽和红白相间的衣服,这还是一个刚刚年满二十的孩子,虽然长得老成一些。

  约修亚走出火车站,望着人声鼎沸的广场,深吸一口气,通透的冷气吸入肺中,缓缓的打个舒服的冷颤,爽朗的笑容堆上嘴角。他看见一个老熟人,快速的没入人群。

  ……

  灰蒙蒙的穹顶之下,俨然一副残垣断壁的景象,妧明雅呆呆的站在,来来往往的零星散人之中寻望着楚度,在这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之中他体验不到一点繁华都市的应有氛围。

  好在雨过天晴,灼灼的阳光重新回归大地,消防部队清理堵塞城市,大多数的老房子有一些损坏,但整体还算是完好无损,可是别的地方就不这样了,尤其是沿海城市,听说连房子都刮飞了。

  微风瑟瑟,偌大的广场上只有妧明雅一人,凄凉之感油然而生,踩在地面上稀稀疏疏的碎渣子,倒也像是春节放炮过后的大年初一,也是这般渺无人烟。

  昨晚妧明雅在老房子将就了一宿,在天刚刚放亮,就着急忙慌的跑到火车站,他十分的担心这几个好朋友,甚至连家也没有回。

  妧明雅抖了抖还没有干透的衣服,这是火车站里呼呼啦啦的走出一些人,逐渐成为了人群,到也有些小小的热闹,这些定是刚下车的人。

  妧明雅跳起来在人群中寻找,他的目光落在一个显眼的人身上,因为那人戴着一个写着“S”的白色鸭舌帽,高高的蓝色衣领遮住他那普普通通的大众脸,比较好玩的是衣服背上居然有两条长长的蓝白色缎带。要是撇去这些熟悉的衣装,丢在人群中恐怕没有一时半会是找不到的,是比较失望型的,硬是要说的话,唯一的有浓浓的眉毛可以拿得出手,还算是生的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就是脸有些白,也有些没有好心眼的态势。

  每曾想到这里,妧明雅不免有些洋洋得意,因为自己帅气的面容,在全校里还算是数一数二的,但是行为举止行为上不免缺乏一些阳刚之气,所以也属于无人问津型的,但绝对不是小白脸,妧明雅非常肯定这一点。

  “楚度!楚度!”妧明雅高举手挥挥,冲着楚度的方向喊了起来,说着跑了过去。

  妧明雅突然停下来,楚度和一个人肩并肩的走了过来,就在这时一个戴着空顶帽的外国人闯入他们的视野中,一把拉住楚度旁边那人的手,用生涩的汉语讲道:“落流!”

  落流一惊,马上要反手将他按到在地,一看是约修亚便松开手,落流用余光扫了楚度一眼。

  “这是我的朋友,他是来接我的。那咱们就此别过,希望还能有缘再见!”落流作了一个揖。

  楚度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了。落流转身拉住约修亚极快的进入人群,

  妧明雅此时才走到楚度身旁,问到:“刚才那个人是在作揖吗?那人是谁阿?”

  楚度摇摇头:“不知道,一个在一起聊天奇怪家伙。”楚度猜测:“貌似是一个华侨。”

  “不用管他了了,找到苏文月了吗?”楚度拍拍妧明雅肩膀。

  “还没有找,可能在什么酒店里,你给她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吗?”妧明雅看向广场四周的各大小的酒店:“当有钱人真是好啊!”

  楚度不小心踩进一个水洼,映出他的倒影,鸭舌帽下那双波澜不惊的眼睛若有所思:“这样啊!”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楚度反问。

  妧明雅接过楚度手中的背包,背在身上,笑嘻嘻的看着楚度。

  “嘿嘿……”妧明雅挠挠脸不好意思的的笑了笑:“就在昨天,还真有一回需要你出一份力。”

  楚度轻声道:“果真如此吗?”

  妧明雅拍拍胸脯,信誓旦旦的说:“童叟无欺。是你表姐的事。”

  “我那可帮不了你,况且那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多管闲事的!”

  妧明雅苦笑:“你可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自己怎么不去试上一试。”

  “你就和你表姐进进言,拜托了!”妧明雅献上讨好的笑容。

  “干我何事!”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言曰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