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星灵——洪荒大劫 > 第9话

第9话 九

  • 星灵——洪荒大劫
  • 言曰
  • 0.34万
  • 2017-03-01 12:36:42

       无限的时空间将跳动停止

  生命在悄无声息中燃烧

  没有任何一个人注意到

  世界以改变

  被红世的赤炎包围

  2019年6月30日……

  在浩瀚无边的西太平洋上,一艘远洋货轮缓慢的行驶着,分开的浪花飞上天际,三尺大浪无情的翻上甲板,星条旗被吹得呼呼作响。

  超大的集装箱上还存留着积水,好几个集装箱连接在一起,似乎被焊死在一起,这个庞然大物旁边还有一两个小一些的。被改装过后的货轮异常的怪异,因为后面全是高耸的吊臂,而它吊动的东西想必也是一些不可言喻的。

  船上奔跑零零散散的水手清理着雨水,昨晚的暴雨可是吓坏了他们,这样大的船只配备这么少的人数,显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绝大部分水手都和船长一样被赶回了家,这群常年不见陆地的色鬼,时不时地看向站在舰头栏杆上的艾达。

  海鸟高高的盘旋在头顶,清澈的海水下也能看见成群的鱼,以螺旋状渐行渐远,再有就是……

  微风拂过艾达的洁白的衣服,吹起细长而又乌黑的秀发,超乎寻常大的双眼直直的看着前方的海洋,不知是眼球的映射还是本来的颜色,有着闪闪的蓝光,皙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这般的样貌绝对不会是天生的,仿佛是故意捏造出来的,夸张的轮廓就像是动漫里的二次元美少女,美妙的怪异。

  潮湿的空气让艾达倍感不适,但她也试着感知,这新奇的一切,就像一个不闻世事的女孩,从没有离开过她的小屋子,虽然她还是没有任何表情,但是用心体会过后,就能发现她那异彩连连的目光。

  芬格尔翘着二郎腿,坐在有二层楼高的船长室里,放松的坐在摇椅上,摇摇晃晃的。一只耳朵塞着耳机,哔哩啪啦的敲击着笔记本电脑,他正在做最后的调试,笔记本电脑连接着混乱的数据线,交缠在一起,最终伸向外面的形状怪异的天线。

  舰船大副轻轻地敲敲船长室的门,只见大副拿着两啤瓶酒,满脸堆笑讨好,在芬格尔的身旁的座位坐了下来,将酒瓶靠在桌角上,一用力啤酒瓶盖嗖的一下飞了出去,撞上船长室前的玻璃上,滚滚的酒气往外飘荡。

  大副递给芬格尔一瓶:“没什么好酒,就拿这个解解闷吧!”

  芬格尔犹豫了一下:“这会不会影响工作?”然后毫不客气的喝了一口,放在了桌子上,转过身去:“广播在哪?”

  大副对芬格尔的态度哑口无言,猫着腰打开了广播器:“你要放什么?”

  “你听~”芬格尔神秘的笑笑。

  “许多夜晚我的梦中?”

  “我看见你?感受到你?”

  “就是在这里我多少知道你在活着?”(注:由于个人原因,全文完全被汉化。词曲名为泰坦尼克号……)

  大副目瞪口呆且不可思议的看着芬格尔:“这首歌虽然非常好听,但是它也非常的不吉利!”

  芬格尔无所畏惧抬起头:“管它呐~”

  芬格尔撅噘嘴,大副正在两手手指交叉抵在额前,嘴里嘟嘟囔囔的不知说着什么,貌似在做着祈祷。

  芬格尔突然愣住了,挑起眉头,大副顺着看了过去:“我勒个去!她在干嘛!”

  艾达站在了舰头的第二个栏杆上,纹丝不动的平举着胳膊,她在模仿一个经典的动作。

  大副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如同炸毛了的猫,正准备冲出去制止艾达,刚迈步就芬格尔绊个跟头,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芬格尔戳戳大副:“我劝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否则后果自负,可被怪我没告诉你。”

  “真是好看,这要是拿回去,可有的炫耀了!”

  芬格尔得意洋洋的摇摇手中的照片:“待会我也去拍几张。”

  芬格尔合上笔记本电脑,靠在摇椅上一摇一摇,随着曲子哼着,很快就睡着了。

  不明所以的大副感慨万千,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手中仍在不停地祈祷中,祈求愿上帝能够保佑他。

  大副走出了船长室,这么多年过去了,海鸟的叫声与水浪声,从没有让人如此的心烦意乱,他拿起望远镜向四周环顾,每当他有心事时总是借此来放松一下。

  大副是一个非常热爱大海与兄弟的人,他认为只有大海才是自己的归属,夕阳西下与同伴坐在一起异常的壮美,大概是海盗片看多了,比如说某加勒比,是个不折不扣的老中二。

  “真是庆幸在这里还能看见船只,那是菲律宾的吗?跑的可真远!”

  大副红着脸哈哈大笑,拎着半瓶的酒,步履蹒跚的向甲板下面走去,颇有一副醉鬼的态势。

  芬格尔的耳机冷不丁的响了起来:“已经驶过菲律宾东北,进入马里亚纳群岛!”

  “目标确认马里亚纳海沟,重申,目标确认马里亚纳海沟。”芬格尔看看艾达,艾达充满机械的声音和太过形式化的语言方式,让芬格尔感到很不自在。

  “修正坐标,11°20′N,142°11.5′E。完毕。”

  “全长为弧形2550千米,平均宽70千米,大部分水深在8000米以上的海域,这里可真美,不是吗?”

  “最深处在斐查兹海渊,为11034米,是地球的最深点。”

  芬格尔挠挠他蓬乱的头发:“你是靠数据体验它的美吗?”

  “是的!”艾达的回答仍没有任何的起伏。

  “不得不说你的脑洞还真是大,不过你会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海洋里可是充满了各种危机,这一点我和约修亚是深有体会,要是不行的话,回头你可以问他。”

  芬格尔不停地抱怨:“这是不知道那些老家伙是怎么想的?那么深的海水且不说不可能存在任何生物,就连船都能压成一个铁球!”

  “更不可能说有什么稀世珍宝了,这一趟多半是白跑了!”

  艾达跳了下来,理顺了头发:“我相信!”

  “!”芬格尔一用力差点仰过去,他最近心跳总是莫名的加快,跳的他心烦意乱。

  “算了算了,但愿回去能给加点学分就好了,我也就这么点奢求了……”

  “怎么不说话了?又想你那个混蛋哥哥啊?”

  死一般的寂静,芬格尔知道又说了不该说的话,立马岔开了话题:“来,和我去检修一下潜艇!”

  “去把你们大副找来。”芬格尔对一个水手说。

  “的里雅斯特号,怎么样?还不错吧。”芬格尔期望在艾达的眼中看到不一样的色彩,艾达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芬格尔明白艾达并不是看破红尘的人,只不过她不能用神色表达出来。

  “哦~”艾达淡淡的答应。

  “它确实很像,这算不算侵权?”

  芬格尔无奈的扶额,他完全不知道艾达整天都在想着什么,这种脱线的感觉让他好是心累。

  应该说从没上过线,芬格尔再也不想和她一起执行任务了。

  “为什么把它设计的这么丑?”

  还是没上线……

  “还不是那些复古爱好者的杰作,他们那些乱七八糟的老古董,都够买下几艘航空母舰的了,他们确实挺厉害的。”

  芬格尔将手搭在集装箱上,侃侃而谈:“不但搭载了落流专属的裂变激增引擎,据说还有能动微型舱,可真是下血本了!”

  芬格尔手掌的位置一道绿光扫过,那是掌纹解锁,虽然并不是什么高科技,但不得不说还是挺管用的。

  芬格尔继续说道:“光是裂变激增引擎就花了不老少钱。”芬格尔敲敲脑袋:“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他们到底是怎么这么精确控制辐射的,而且范围这么小,还有就是能量的逐步释放,这可是当今军事科学界的难题!”

  “真是担心落流那天不小心搞爆炸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方圆多少公里的人都要跟着遭殃!”

  “那些疯子也真是敢想敢干,把那么危险的东西交给他,真是让人操心!”

  芬格尔用余光看看不说一句话艾达:“更何况还有那么不稳定的能动,虽然没什么威力,但它释放的能量也不容小觑的,搞不好什么时候就爆炸了!砰~”

  “在深海里废了,也够喝一壶的了!”

  芬格尔拍着胸脯保证,没皮没脸的凑上来:“艾达你放心,有我在什么事也不是事!”

  艾达和芬格尔都低下头,不再作声。

  集装箱顶部分开,伴随着机械的摩擦声向四周逐渐收缩,好像是一个变形金刚,最终变成一个平台,斑驳的纹路像是魔法的符号。

  大副拍着脸,春风得意的大步走了过来,吃惊的看着的里雅斯特号,连连赞叹这个复制品,明显的大副是一个识货的人。

  “你们这是要拍电影吗?”

  芬格尔风轻云淡的看着天边粉红稀疏的云彩,货轮发动机噪音和贯耳风声,让人心烦意乱,一副淡然的表情,长叹一声不予回答。

  “时间不早了,快点把它弄下海。这里交给你了。”芬格尔神色黯然的拍拍大副肩膀,自顾自的走远了。

  芬格尔没有心情和大副聊天,沉重压抑的气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虽然看似风平浪静的,但是谁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预感来自波澜不惊的海底深渊,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窥视着他们。

  大副点点头没有多问,他知道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惹上麻烦可不好,指挥着控制机械臂的水手:“调动机械臂,抓紧的里雅斯特号,往左边一点……”



       注:这里的是芬格尔,上面的是芬戈尔,为了好区分所以采用字不同的方式,并不是同一个人。至于为什么这样?我想可能是重名了之类的吧!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言曰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