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星灵——洪荒大劫 > 第7话

第7话 七

  • 星灵——洪荒大劫
  • 言曰
  • 0.35万
  • 2017-02-21 21:49:36

“陈泽我不行了,不行了~”李仪落在后面呼呼大喘,他觉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自从下了车李仪和陈泽便一刻也不停息的跑,应该说连滚带爬,陈泽还好一些,保持着他完整的发型。

  李仪的白色外套变成了灰色,抖着进了雪的羊毛衫,这是才体现出羊毛衫的附着性,原来李仪可是一直在陈泽炫耀。

  “那行,就歇一会吧!”陈泽疲惫的靠在岩石上,摸索着衣服内则的的烟和火。

  陈泽瞟了一眼李仪,嘴上叼着烟,递出了他最后的一根:“来,给你一根!”

  “不了,我戒烟了。”李仪笑笑,赶紧把脸扭过去,害怕禁不住诱惑。

  “嘿嘿~省了!”然后陈泽就在那一直点烟……

  越来越近的轰鸣声早早就引起了626的注意,回头一看是直升机。心中一动,闪到一旁,机身侧面清楚的写着龙雀-318。

  “那不是苏联的直升机吗,怎么往这飞来了?”

  西蒙举起一支手:“用麻醉弹,要活的。”然后又解释:“我在昨晚透过直升机缝隙见过他,可能是个长官!”

  “是的!”

  随着一声枪响,一道银针带着凛冽的光芒划破了天际直逼626,626汗毛炸开,本没有血色的面孔此时如同烧红了的碳。

  626急忙躲闪,说时迟那时快,只见626爆发出一股超乎常人的力量,向后面翻落过去。紧接着626的手按在雪地上跐溜这么一滑,重重的摔倒在了雪地上,磕的眼前直黑,震起了纷纷的飞雪,麻醉针准确无误的扎在了他的小腿上。

  龙雀号的所有人包括飞行员在内,刚开始吓了一跳,但是看完626的精彩表演之后都默默的不语。

  626顾不得疼痛,站了起来拔掉了插在小腿上的麻醉针,举起双手大喊“我投降,我投降。”这荒山野岭的他真没地跑,更何况他小腿上还插着一根麻醉针,就算626能侥幸逃脱,过不了一会也会晕倒,到时候只能做一个无名的冻死鬼。

  等到麻醉针的药劲上来了,626晕倒在地上,西蒙才小心翼翼的降下绳索,西蒙跳下去将绳子绑在他身上,这家伙沉的有点离谱,三个人费了半天劲,才把他拉到龙雀号上。

  西蒙拉着绳子:“行了,按照事先计划好的,把那台深层探测器扔下去,得要快点行动了。”

  “我能没有多少时间了,要是被中国人发现了就麻烦了!”

  “我觉得他能应该已经发现了。”

  “保罗你就不能不说会气话?”

  西蒙张开手打住了,他们现在没时间耍嘴皮子。

  “那帮雇佣兵靠谱吗?”

  西蒙忧患的叹了口气:“只能试试了,没别的办法。”

  “没关系的,他们只是一群不听话的诱饵~”

  “真是可恶的任……”西蒙立马意识到这时候不能说丧气话,改了口:”但是拯救世界只能看咱们的了!”

  西蒙低下头,幽幽的望着这此生最后的风景,似乎要洞穿一切,无奈的拍了拍这些热血沸腾的小伙,实际上炮灰的肩膀。

  “为了信仰!”保罗突然大声喊到。

  西蒙喃喃自语:“信仰吗?我只是为了我的儿子。”

  芬戈尔喘着粗气,白色的水汽一股一股的:“这就是这片区域最高的山头了。”伸手指向远处,无数的云层之后隐隐约约的露出白棕色的岩壁,顺着往上看,一望无际:“那就是珠穆朗玛峰!够远够高的吧!”

  登山员皆拿出望远镜,曲曲折折的轮廓此时已全是厚厚的积雪,巍峨的山脊突兀险峰,淡淡的云彩蓬勃雄浑,宛如仙境一般,众人皆叹为观止。

  布莱恩一屁股坐在旁边的的石头上,看了看手表说着丧气话:“时间还早,但是以目前的情况看来,今天的攀登之旅要泡汤了。要刮大风了,退一万步来讲就算不刮大风,别看现在什么都能看见,一会准保什么都看不见。”

  布莱恩信誓旦旦的拍着胸脯:“一会的能见度将非常的低,经验告诉我在这样的环境下搞不好是真的要死人的。”

  芬戈尔走到老大前,安慰的扶起了他,对着后面的人说:“好了,原路返回。过两天还可以来,趁的时间还早快点回去,这里真是冻死人了!”

  “下一次我一定要多穿点衣服。”

  “李仪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好像是从上面传来的。”陈泽放下背包,蹦了起来伸长脖子使劲看。

  李仪擦着被水蒸气打湿的眼睛,沉重的呼吸着:“我头疼!大概是缺氧了,这里的氧气太稀薄了!”

  “是啊,是啊,我也有点难受,早知道就背个氧气瓶了。”

  陈泽摇了摇脑袋,眼前不时地变黑,好似有一股污浊的气,一直冲击着他的太阳穴,一边揉太阳穴一边倒气,倒了半天才将它倒出来,舒服的长叹。

  “要不然我先上去看看,你先歇着,等休息好了你在上来?”

  李仪眼睛闪闪发光:“我非常赞同!这是一个明智之举,有效的分配所有的劳动力!”

  陈泽嘿嘿一笑,背上了双肩包,自顾自的向上面走去……

  李仪目光幽邃的越过陈泽,直勾勾的望向远处,好似要洞穿一切,本来就有些面瘫的脸上,现在越加的是冷若冰霜,稀疏的眉毛上结了一层淡淡的霜,露出仿佛阴谋家一样笑容,有如刺客一样隐喻黑影之中。

  “我知道能在这里遇上几个引导者……”

  陈泽从上面跑了下来,却不见李仪的踪影,呼喊也没有回答,仿佛明白了什么一般,狠狠地咬住牙齿,不甘心的一拳打在岩石上,鲜血还没等流出来,就已经冻在上面:“切~真是麻烦!”

  陈泽从背包中掏出了MP5冲锋枪,在手中颠了颠,就这个他是没有办法和其他的引导者玩的,陈泽本来相当一个置之事外的人,但以目前的情况看来是没有办法了,他摊上大事了!

  “头不好了!”一个人一边往巴布鲁这里跑,一边低声喊道,这群雇佣兵的首领出人意料的是个黑人,黑的不能在黑了。那人冲了进来,惊慌失措的。

  “中国人上来了,他们是往这个方向来了,怎么办?”

  巴布鲁恶狠狠地将子弹上膛:“还能怎么办?一定要守住,干这行的是有一定风险的。”

  “可是敌众我寡,况且时间并不充裕!”

  巴布鲁看着全功率运行的超声波钻,不甘心的怒吼:“混账你在说一句试试,看我不打爆你的脑袋?!”

  “是~是~”

  另一人上前:“可是这里真的有宝贝吗?不要到时候得不……偿失”最后两字几乎没有人能听见,他看见怒火中烧的巴布鲁。

  “你你你带五人守在这里,你去守在那里,还有你……”巴布鲁之所以能当他们的首领,除了够狠和够元老之外,还有出色的指挥才能。

  “芬戈尔你听是什么声音?”

  “嗯……呼吸声,真是的下山一点也不必上山轻松!”

  布莱恩不耐烦的打断了刚要接话的几人:“说真的,没有开玩笑,你们有没有听见嗡嗡的声音。”

  众人停了下来仔细的听,他们对布莱恩逆天的听力还是非常信服的,好几次靠他都能化险为夷,尤其是他对雪崩的预感。

  “你看!”有一人吃惊的喊,像看见怪物一样看着天边。

  刚开始只是一个微弱的光点,然后是好几个光斑,龙雀号呜呜沉重的声音,由远及近,就在大家都好奇的是不是遇上飞碟的时候,芬戈尔心中狂跳,变了声的狂喊,尖锐的几乎刺穿耳膜,发出了神奇的音频。

  “快卧倒~空袭!空袭!”

  突然一个巨红色的光源以极高的加速度,迅速逼近,这是体现出了运动员们超强的反射神经。

  一枚凭空出现的小型导弹带着凄厉的呼啸声砸向他们,仿佛流星般,好似和空气摩擦出炫丽夺目的光芒,周围的雾气一瞬间消失殆尽。芬戈尔一个猛扑抱住了布莱恩滚到了一个巨石底部,而且刚刚好罩住了他们。

  导弹落地的那一刹那,顿时火光四溅,积雪迅速蒸腾成了雾气,又发出类似橘红色晕的光芒照亮了昏暗的山头,一颗微型的火焰云闪现,乱石穿空,超高的温度暂时性的产生了空气的波动。

  如果刚开始能听见导弹划过空气或者发射的声音,但此时只能听见无限而又空虚的耳鸣声,眩晕感穿过耳膜直达脑仁,整个天地都在转动,连半丝惨叫都没有,世界达到绝对的宁静。

  导弹爆炸中心区域的的人,被炸碎的肢体横飞,有的干脆稀碎,溅了刚缩回头的布莱恩一脸血,宇宙仿佛凝固一般。爆炸的冲击波还将远处来不及躲藏的人推冲的飞了出去,最远的10米开外,那可能是处芬戈尔布莱恩以外最幸运的人,除了被炸死的,有的干脆被冲下山去,估计存活的几率为零。

  “啊~,我的脸,我的脸!”昼亮的火光让布莱恩短暂失明,但他仍然可以通过鼻子闻见脸上血腥味,布莱恩双手捂着脸大喊大叫,仿佛发狂的野兽一般,声音震颤到一种撕心裂肺的地步。

  爆炸过后地面上空旷的只剩下尸体,一枚导弹几乎解决的所有的生命,死一般的寂静,随后痛苦的呻吟声阵阵传来,传到芬戈尔的心坎里,硬生生的敲击着他那脆肉的心脏,芬戈尔回过神来,一把掌捂住布莱恩的嘴不让他出声。

  芬戈尔含泪低声在布莱恩耳旁说道:“嘘,别说话!你没事,那不是你的血!”

  芬戈尔心中如同流淌过来的血一般,很是自责,抬起头愤怒的盯着龙雀号,似乎要用目光杀死直升机上的西蒙一样,拳头攥的嘎嘎作响。

  “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就不会死了……”

  西蒙四处寻找芬戈尔的尸体,在他发现芬戈尔的那一刹那毫不犹豫的发动了功击,他要把一切的竞争对说扼杀在摇篮中。

  “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了!”西蒙冷酷的眼神上眼皮微微一跳。

  芬戈尔脸色铁青,牙齿咬破了嘴唇,伸向了他的背包中:“这是你自寻死路~”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言曰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