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星灵——洪荒大劫 > 第4话

第4话 四

  • 星灵——洪荒大劫
  • 言曰
  • 0.34万
  • 2017-02-21 18:56:44

    道光三十年正月丁未,咸丰帝奕詝继位之年……

  今天是去往西域的第28天,昼夜车马劳顿再加上天气异变,让行驶速度慢了许多。作为押运犯人的使者,唯一作用就是会说几门外语和一些地方方言……

  想当初为图一番事业的寒窗苦读,可如今却只谋得了这微不足道的官,这样看来比起笼子里的“犯人”也强不到哪去……

  多日甚是苦闷,却寻不得救心良药,连口驱寒的酒也没有,看来只能碌碌无为的走完这一生了……

  明天就要到一个村落了,可算是有了歇息之处。不知为何近来总是心神不宁,总觉得要发生什么大事……

  “这样看来吏使者是一个人才!”李仪由衷的赞叹,但随后抓狂的喊到:“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

  李仪挠挠炸起来的头皮,不耐烦的翻着业,要跳过这无聊的开场白,直入主题。

  1850年……

  “它日突遇大雪,我和押运犯人的军爷走散。在饥寒交迫之时,慌不择路勿入雪山,不料又遇雪崩。所幸的是我正位于山脉下游,冲的我不知去了何处。”

  吏使者喝了一碗热汤,深出手来烤了烤火,待手恢复知觉后,哆哆嗦嗦继续写道:“愿佛祖保佑,我被村落居民所救,这大概就是因祸得福,休息两日身体便有所好转。”

  吏使者提起笔来在火上考了一会,好让结冰的毛笔融化,蘸蘸墨水顿了顿,不知如何在往下写,也没有心情,“但愿佛祖保佑,保佑一路同行的军爷和哪些‘犯人’一路平平安安的。”

  外面传来阵阵骚乱引起吏使者的注意,收好笔墨盘起辫子,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村民们四散开来,各自拿起棍子之类的,也勉强算得上武器,吏使者看这架势,明摆的是要打架。

  吏使者小步上前拨开人群,心中突然大惊,脸色铁青,险些坐倒在地,心中通通直跳。

  前方一人倒在血泊之中,左腿已经是皮开肉绽,痛苦的哀嚎着,脸色苍白。

  十五六个人端起枪,瞄准了村民们,其中一人还在给滑膛枪装填着子弹。气势汹汹的让人不寒而栗。

  双方各自说着各自的话,谁也听不懂对方说的到底是什么,一时间剑拔弩张。显然这种情况下只有精通多门语言的吏使者,才能和平调解。

  吏使者心中权衡利弊,他也不敢贸然上前。

  “朋友,我会说英语。请你们把枪放下。”吏使者转过头也让村民放下武器。

  “我叫安德鲁,并无意冒犯。”安德鲁眼中一亮,指着倒在地上的人说:“他刚才吓到我了,不小心走火了!”吏使者对这话可是万分的不信。

  吏使者对村民们解释。双方对质了有一会,吏使者苦口婆心的劝阻,两方都不要冲动。

  村民半信半疑的放下武器。安德鲁使了一个眼神,一个外国黑人从背包中拿出简易的止血工具,帮助受伤村民的止血取子弹。

  吏使者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深吸吸口气,试探性的问道:“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安德鲁疑虑了一下,冲着吏使者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你帮我看看这张地图,我们在这里迷路了,这该死的图一点都不好使,这些地方都一模一样!”说着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羊皮纸。

  吏使者也不紧张,和安德鲁并肩,但是个头却小了许多,足足差了大半截。紧锁眉头的看着手中的图纸,瞟了安德鲁一眼:“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安德鲁擦擦手中的枪,冷哼一声:“不该问的就不要问。”

  吏使者看着错综复杂的图,心中明白此时定当非同小可,但也权当是盗窃非法文物的。吏使者此时心有余而力不足,也是那他们没有办法。

  那伙外国人稍稍整顿了一下,从吏使者那里得知,他们接下来的要去的大概方向。

  悲催的是吏使者充当了他们的领路人,吏使者苦笑一声,无可奈何的随他们一起去,他心知肚明,此行恐怕有去无回。

  他们跟着地图走到了大山之中,要不是安德鲁给吏使者的大袄,他早就冻死在路上了。

  多日过去,他们还有不远就能抵达目的地了,吏使者心中堪忧,一直没有找到脱身的机会。有一次还掉到了冰窟窿里,染上了感冒。

  “咳~咳~咳~这张图纸莫非是假的?咳咳,古今中外从没有人将宝藏藏到这种地方,是不是上当受骗了。”吏使者还在打消安德鲁等人的目的。

  吏使者一言道出了安德鲁的疑虑,他也已经不耐烦了,也不是没想过放弃,无奈开弓没有回头箭,就这么两手空空的回去,心中怎么也不是滋味,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安德鲁叹息的摇摇头:“看看再说吧,要是明天还找不到的话,我们就走。”

  吏使者见天色将黑,挥挥手:“今天就到这里吧!今天风大,要是在不敢进招避风的地方,恐怕……咳咳~”突然一阵风将雪刮入吏使者的眼中。

  “快快快!”安德鲁一把拽住吏使者,一群人飞快的跑到山壁下,护住头蹲在了一起。不一会之间狂风大作可谓是飞沙走石。

  等吏使者缓过劲来,心有余悸的冒着冷汗,嘴唇直打哆嗦,再晚点可能就已经上天了。

  “谢……谢谢!”吏使者感恩戴德的看着安德鲁,要不是他早就一命呜呼了。稍作冷静,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吏使者要是死了,估计他们也过不了,毕竟这座山可不是出去的。

  感谢归感谢,一转头是死是活还不好说,吏使者向四周望去,寻找着逃命的最佳线路。

  “这该死的鬼天气!真是晦气,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旁边的一个人一拳打在雪墙上,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这是那个黑人慢慢的爬了过来,从背包中拿出了一瓶药:“终于找到了,没有水,你就将就的吃了吧。”说着他摸摸吏使者红彤彤的头:“发烧了!”

  吏使者看了看安德鲁,现在才找到药?开什么玩笑!想来定是安德鲁见自己快坚持不下去,才拿出药来。吏使者暗暗把怒火压了下去。

  那黑人靠在吏使者的旁边,默不作声。吏使者见状无奈的摇摇头,他现在考虑走的时候要不要带上他。

  “咳咳~”可回头一想他现在已然是自身难保了。

  “再过一会就好了!马上可以出去了。”吏使者试图着打破死沉沉的氛围。

  安德鲁不屑睹了吏使者一眼,心中冷笑。

  没人做声,吏使者尴尬的缩了缩头,靠在了墙上。

  众人足足在哪里缩了一个晚上,谁也没有睡好,呜呜的大风让人头皮发麻,还有是不是撞在的雪。吏使者脸上都快结了霜,最惨得还要是安德鲁,一块石头正中面门,流出的血,也已经冻上。

  黑人在安德鲁脸上一戳,嘎拉拉的往下掉。吏使者心中甚是好笑。

  “好啦!大家快点走吧!”吏使者率先走了出来,缓缓的出了口气,伸了个懒腰。

  有人附和道:“真是累死我了!”

  安德鲁的寒光一下子附着到吏使者的身上,看的吏使者直发毛,安德鲁没好声的说:“怎么!看样子你的病好了?!”

  吏使者假装没有听见,捡起一个树叉敲了敲上面的雪,向上面指一指。

  众人一直向山上攀登,一转眼已然到了中午,他们的伙食还算不错的。

  吏使者抬头看见阴霾的天空,灰白色的云在不远处滚动,目测只有几百米而已,似乎是在神话之中,云层迅速的移动,很快四周都暗淡了下去。

  吏使者发现有一处比较平坦的滑坡,可以让他滑下去,见安德鲁和那些人似乎放松警惕,再加上乌蒙蒙的天空,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吏使者缓慢的移出他们的视线,蹑手蹑脚的想要跑开,趁他们一不留神……

  “你要做什么去啊!”这一声如同闷雷在吏使者耳中炸响。

  “我,我憋不住了!”虽然是这么说,可吏使者一动也不敢动。

  安德鲁一甩头,有一人麻利的跟上去。吏使者暗呼糟糕,心想安德鲁这也太狡猾了,看来想要脱身有点麻烦啊!

  这么想着,吏使者暗暗打量着身旁这人,体格跟他差不多,应该比较好对付,不过就吏使者这文弱书生。

  “喂!伙计你能不能别这么看着我啊,我都毛了,在这么下去就憋死了!”吏使者黑着脸,旁边那人死死盯着他。

  “少废话!快点,还有赶路。”那人转过身去。

  吏使者问到:“你叫什么名字?”

  “威利斯!”威利斯继续抱怨:“这鬼地方连烟都没有,嘴里真不是个味~”说着从地上捡起一个细树叉叼在嘴里,骂骂咧咧的。

  突然一针枪声响起,紧接着传来了惨叫声,威利斯端起枪来,向安德鲁的方向跑了两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回来拉上了吏使者。

  眼前的一幕让威利斯大惊失色,吏使者觉得一阵寒气顺着脊椎直窜头顶,让本没有血色的脸庞更加惨淡。

  14个人全都消失了,斑斑点点的雪迹上散落着弹壳,一个的被染红的衣服角慢悠悠的飘落到威利斯的脚下。

  吏使者惊骇的往旁边挪了挪,被黑人的行李给绊倒,滑出去半米,“哎呦呦!”疼的他直哼哼。

  吏使者觉得手上黏糊糊的,伸手一看是血,再向那里一看,吓的出不了声,牙齿和嘴唇不停地打着哆嗦。

  迅速的往后爬了爬,盯着安德鲁的仅有的脑袋大喊,锯齿状的切纹贴着半边脸,破破碎碎的下颚还淌着血。吏使者脑袋一片空白的,重重的倒在地上,吓的昏死过去。

  ……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言曰

关注0粉丝0

关注点赞1

  • 粉丝排行榜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09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3
    9 赤弭 人气5270
    10 绸倾 人气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