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44话

第44话 独登云阙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85万
  • 2017-02-25 14:11:48

在卓文豪审问珀尔·帕特里的档口,剩余的人集中到了实验室。

找到床单残片和头发之后不多久,期待已久的时间进度滚动条就出现了。它出现得太突然,以至于在场的所有人,压根儿就没发现,它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所有的证据打包完毕,罗英沉吟着对卓文豪说道:“这事儿有点怪,你去审一审那个女特工,这根头发十有八九是她的。”

卓文豪连连点头,也认为这番推理很说得通。

然后罗英又说:“关键是,要从问话中想办法知道,头发和案件之间的联系,以及,为什么这件事会触发滚动条。不过,”他说完这一句,停顿了一会儿,想想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也不见得就是她。”他摊开双手,又说:“滚动条会出现,只能是和我们这一群有关,如果不是我们在这里触发了它,那就应该是秦凯风和李响触发了它。”

又对卓文豪说:“我看这样。我们兵分两路,你还是去审人,想办法问点东西出来。但我感觉,应该是秦凯风和李响的可能性更大。我们几个就去实验室,问问他们做了什么。”

这样安排了之后,便是各自分头行事,由李没带着两个姑娘和罗英回实验室,去和秦凯风以及李响汇合。卓文豪结束审问也要尽早赶到实验室,讨论下一步行动。

老远就看见秦凯风又靠在门框上装油画,李没只预感到自己马上又要经历一场分裂。便放慢了脚步,和罗英并排走在一道。

罗英虽然也让人觉得混乱,但剪短了头发换了男装的话,看起来也还好,声音和外形的反差,不像秦凯风那般惊人。

果然,站在门口一番打量,就连罗英也十分不确定,先问了一声:“你……?”

秦所长咧嘴一笑,问他:“你什么?”

听声音和语气,确实是秦凯风没有错,罗英这才又说:“没什么,确认一下是不是本尊。”

秦凯风问:“你不是感冒了怕污染证据么,怎么又来了?”

罗英说:“顾不上那些,办正事儿要紧。”又问:“刚才你和李响做什么没有?”

秦凯风说道:“有,做了很多事儿,你想知道哪方面的?”边说还边向罗英身后的李没挤了挤眼。

李没瞬间石化了,表情僵硬地转过头去,试图把视线固定在一只烧杯上。

罗英叹口气,说道:“秦小凯同学!别闹,正经说话呢!”

秦凯风这才侧过身,把他们让进办公室里,打开一块巨大的显示屏,展示一个颅骨的三维模型给他们看。颅骨上用不同颜色的线,标注出了不同位置的裂痕,两种颜色叠加在一起,十分像是彩色的蜘蛛网和鱼鳞片。又调出之前展示给他们的人体坠落模型,先演示了一遍给罗英,才又开口道:“这家伙被人从楼顶的滑槽里头朝下,脚朝上扔下去这件事,你们都知道,但是,”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把颅骨右侧那一片,鱼鳞一样的裂纹转过来,又对李响说:“你来,那些拗口的词我不会。”

李响撇了撇嘴,本来想说:呵呵,终于还有你不会的!但他立刻想起秦凯风神乎其技的吐槽神功,话到嘴边硬生生地咽了下去。然后说:“你们看这里的伴随性骨折,枕骨右侧的同轴骨折,只到颞(nie)骨的鳞片损伤处就停止了,意味着这里一片骨折,是在他被扔下去之前就有了。”

罗英没太听明白,便只是看他,目光中流露出询问的意思。

李响知道他是没听明白,便又说:“颞骨鳞片是头骨里比较薄的部分,非常容易损伤,但普通的摔倒碰伤到还不至于就造成这么大面积的骨折。所以,首先,这一片骨折,基本可以确认为是打击伤害;第二点,这一片的骨折缝隙里没有发现任何其他微粒,意味着这一处骨折的时候,表皮是封闭的,没有破损;并且,使用的武器硬度要和这一处骨骼硬度相当,或者差不多的情况下,才能形成这种状态的封闭伤。”

李响说到这里,伸手指了指李没,说道:“李警督应该知道怎么回事儿。”

李没一脸蒙圈,皱眉问道:“我?我怎么会知道?我都不认识这人啊!”

李响解释道:“哦,我只是想说,你们警队里不是要学擒拿术吗?有个动作你肯定知道啊,就是用自己的肘部,或者膝盖,冲击受害者的右侧颞骨。力量足够且位置精准的情况下,可以直接造成死亡,同时,体表又不留什么痕迹。”

李没突然叫起来:“卧槽!凶手是海军陆战队的,而且是海豹突袭队,他们专门学这些用来杀人!”

李响接着说:“而且,伤口是在脸部右侧,所以凶手是个左撇子。”

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李没忽然间睁大了眼睛。

罗英问他:“你想到什么?”

但李没的语气很不确定,他说:“有军队背景的,在这件案子里一共是三个人,第一个是特勤局的沃克,他之前就是海豹突袭队的,但有个问题,他不是左撇子;第二个,是格兰自己,他三年前加入特勤局,就是因为在一次突袭行动中受到重创,没法继续服役,才调到特勤局的。”但说完第二,他就停了下来,十分犹豫要不要继续说。

罗英催促他,问道:“接着说,没准就是我们要找的关键。”

李没这才说道:“还有一个,就是特勤局天天在保护的那个人!”

特勤局天天在保护的人,也就是白宫的现任主人。

罗英明白李没为什么犹豫了,毕竟,总统有嫌疑,这不是闹着玩儿的。这年头,连一个小小的参议员,有些什么风吹草动,都能成为媒体笔下的爆炸性新闻。总统涉嫌谋杀案,这里面的阴谋味道实在太重,真是非常之令人遐想联翩。

这时,秦凯风忽然哼了一声,发出一声冷笑,说道:“总统很了不起吗?都是人,为什么不是他?不见得是因为当了总统,就比一般人品德高尚。”

罗英叹道:“你又想说什么?”

秦凯风的脾性,除了爱吐槽,不合群,耍帅装酷,更多的,恐怕还是嫉恶如仇,眼里揉不进沙子,以及看不惯政客的虚伪嘴脸。按理说,政客家的孩子,从小就泡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即便是不喜欢,也应该是老早就习惯了。最多是成年之后不追随父辈的脚步,不从政罢了。好像卓文豪那种,虽然他也不喜欢政客,但他的处理方式,也只不过是不去参合而已。

所以,对于秦凯风是为什么会变成这种个性,罗英是有疑问的。

只要一涉及政治家,或者是当权者,从他嘴里出来的,绝没有一句好话。秦凯风一咧嘴,又是一声冷哼,说了两个字:“阴谋。”

罗英点头,涉及到政客,多少都有些阴谋的味道,实在是太多先例,不由得你不往那上面去想。但还是多问了一句:“你怎么能确定是阴谋?”

秦凯风冷笑着问:“我不能确定,但是我给你看样东西,等看完,你来告诉我是不是阴谋。”一边说着,双手飞快地在一组全尺寸键盘上忙碌起来。

那速度让罗英不由感慨,真难为他,用惯了天河2号那样的人工智能,操作起古董键盘来,也是技巧纯熟,毫不生涩。面前的屏幕上,那组人体从高出坠落的动画被移走了,转而是刚才那个颅骨的正面图。

卓文轩不知怎么生出了一种想法:那个头骨,和它背后的阴谋设计者,正在透过两个空洞的眼窝,看着眼前这群人和自己。但好在那个头骨渐渐变化之后,被注视的感觉便慢慢消失了。

秦凯风一言不发,双手仍然在键盘上忙碌。

李响在一旁看着,小声对罗英说道:“我们刚才突发奇想,把头骨做了一下面部重构,结果……”

声音很小,但秦凯风还是听见了,但这一次他却没有发难,而只是轻轻哼了一声,说到:“结果,哼,我现在可以给你们看看,出来个什么样的结果。”说完这一句,终于不再听见键盘响。

秦凯风拿起之前一直在用的那个平板控制器,开始慢慢地给他们演示一组动画。

看情形,刚才应该是临时写了一组动画程序。罗英不由得对他心生佩服,这家伙,果然是很厉害。

一边转动着屏幕上的三维模型,先把头骨上所有骨折的部分去掉,恢复成一个光洁完整的头骨,秦凯风利用软件自带的人体工程参数,开始在头骨上添加上肌肉,五官以及表皮。但出来的人脸十分奇特,虽然说不上来那里不对,但总觉得和正常人不太一样。

本以为计算机模拟的人脸都是这样,但秦凯风却又另外找出一张照片,问道:“你来看,这两个是不是同一个人?”

李没和罗英凑近前看,照片上是一个看起来年近40的男人,看脸型和五官,应该是北美地区比较常见的混血人群,肤色和纯种的高加索人比,不那么苍白,而是接近于浅棕的肤色,他的前额不算突出,但是鼻梁挺直,所以会让人感觉眼窝很深,双眼看起来十分有神。颧骨以及下颚角的线条很清晰,面部轮廓给人一种棱角分明的坚韧之感。

照片只照到上半身的三分之一,西装衬衫和领带的角度线条,却显示出,外套之下的身体,应该是经过训练的,非常结实有型,才能够把一件西服和衬衫的简单搭配,撑得恰到好处。

这是一个从照片上,就足以给人强烈安全感的男人,难怪特勤队会邀请他加入。作为先遣队的一份子,这样的外貌,应当会给他的工作带来不少便利。这样的外形,会让含有敌意的对方,也在不知不觉中产生对他的信任,从而放弃一些激进的行为。

李没没有像罗英想到那么多,但这张照片他见过,便就直说道:“照片是格兰·罗伯茨。”

秦凯风点点头,问他:“你觉得这两组图,是不是同一个人?”

李没又仔细端详了人脸模型和照片,十分不确定地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嗯,只说个人观点的话,我觉得模拟人像和照片不怎么像。”但停顿了一下,又说:“但拿来的医疗记录和尸身上的痕迹,你们不是都查过了么,都相符啊?”

但秦凯风又冷哼一声,说道:“我现在做的模拟,是基于头骨拿来的最原始状态,没有计算它被腐蚀的部分。”

李没看着他,表示不解,在他的概念里,腐蚀的部分没加,那就加上呗,有多难啊。

李响接着秦凯风的话说下去:“不过,这具遗骸在腐蚀性溶液里,呆的时间太长了,再加上它在溶液里并不是完全浸泡的。由于每个部位在坑里浸泡的深度不一样,受到的腐蚀损伤也不一样。所以我们只能先大概统计一下,尸身每个部位上的腐蚀程度,然后把它在坑里浸泡的姿势模拟出来。”他一边说,秦凯风又调了一张图出来,是一具人体在一个边缘不规则的坑里的形态。

动画模拟,在坑里注入了液体,直到和坑口差不多的位置向齐平,然后又缓慢地以一个速率渐渐下降。

李响又接着说:“你现在看到的,就是当时尸体浸泡在坑里的情况。你注意看他的膝盖部分,最开始是露出液面的。然后随着肌肉渐渐溶化,骨骼之间没有了联结支撑之后,才没入到液面之下。另外要考虑的是,这个池子是非密闭池,虽然池底铺了一层农业薄膜,但酸液随着时间的推移,还是会逐渐下降。为了保证骸骨充分溶解,凶手应该是中途添加了一次酸剂,但后来被突然出现的目击证人发现,不得不离开现场。所以收集到的膝盖骨,几乎没有腐蚀。我们计算了一下,如果按照死者的身高,那他的膝盖骨,应该不需要等到凶手添加第二次酸液,才没入液面,也就是说,如果这个人是格兰·罗伯茨的话,那他的膝盖骨,应该会受到比目前,更加严重的腐蚀才正常。”

罗英点头道:“也就是说,根据你们检验的结果,这个人,很有可能不是格兰·罗伯茨?”

李响答道:“只是说有这个可能性,你也不可能排除有其他因素,而导致他的膝盖骨没能浸泡到酸液里。但这就比较讨厌了,我们没能从遗骸上,提取到其他能够证明他身份的东西。”他又掰起了手指,先掰一根,说:“第一没有指纹,”又掰一根:“第二在酸液里浸泡过久,也没有找到可用于提取的DNA组织。”最后说道:“所有能够证明他身份的凭据,也就是一份病例和就医记录。”

卓文轩问:“对啊,那死者的病例又怎样解释呢?当时拿来的就医记录,和尸身的其他损伤都是相符的,牙齿的就医记录和腿伤的就医记录,是完全符合尸身状况的啊。”但想起就医记录是林明媚带来的,便问她:“病例是你带来的,有什么异常没有?”

林明媚摇摇头,说道:“没有,我进入到场景的时候,就被通知是要送一份病例到这里,至于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

罗英突然问:“等等!你说,进入到场景的时候,就被通知送病例到这里。那么,从接收到病例开始计算,直到病例送达,大概费时多久?”

林明媚想了想,说:“是从特勤局档案室过来的,大概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吧。”

李没注意到了问题所在,说道:“这里头有时间差!”

尸体被发现,通知FBI和实验室的时候,是夜里2点左右,而林明媚送病例到实验室,则已经是当天中午的事情了。扣除她中途花费在路上的时间,那她在场景里出现的时间,比其他人,足足晚了有8个小时。所以他们并非是必须同时被投入到场景中的,这点很有意思。

秦凯风却不感兴趣,冷冷说道:“让我把这点演示完,你们再接着讨论。”

然后便是李响叹了口气,对罗英说道:“也就是说,假定我们的检验和估算,到目前而言都是正确的话,那首先,这具遗骸的主人,他的身高,比格兰·罗伯茨的名义身高还要高一些。官方记录的格兰的身高在183公分左右,我们推测死者的身高,应该是在185至188公分之间。”他停顿了一会儿,又去看秦凯风,但秦凯风只是低头在平板控制器上忙碌着,大概在调整参数。只能接着说下去:“然后,我们就想,这不是很奇怪吗?一个人,为什么实际身高和官方记录,差异这么巨大,就干脆把每个部位的腐蚀程度,都仔细计算了一下,最后模拟得出的结论……”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

秦凯风也停了手,李响不用再说得出的结论了,屏幕上那个模拟的被害人头骨正在慢慢地变化,被酸液腐蚀掉的部分,通过计算模拟后,被加到颅骨的扫描轮廓上。再重新加上肌肉,筋膜和表皮……最后出来的脸,根本就不用和照片做对比,虽然轮廓上有不少相似之处,但这个人绝对不是格兰·罗伯茨。

这张脸,罗英认识。那是秦凯风的父亲,大将秦牧阳的脸。

秦大将李响也认得,这里除了两个丫头和李没,在场的其他人都能认出,这是秦大将。再看秦凯风的表情,李响总觉得,他是要立刻抄起凳子来砸向屏幕了。但秦凯风并没有这么做,只是寒着脸看罗英,问道:“你说,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罗英微微颔首,说道:“确实是过分了,再怎么玩,拿这个来开玩笑是真不该。”

秦凯风却又是冷哼一声,微眯着眼,说道:“要玩,就要好好玩,一个人连玩都玩不好,还想干什么!”

卓文豪到得恰逢其时,刚好听见罗英说:“玩阴谋有什么意思,真要玩,当然是来阳谋!”

时间差是为什么会出现不好判断,但特勤局隐瞒死者的真正身份,就很令人生疑了。病例和遗骸身上能够检查到的信息相符,所以,病例确实是死者的,但实际的面部重构结果,却和死者的照片不符。

照片和面部重构不符,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解释,是死者的面部曾经施行过,去除骨骼型的整容手术。这样的情况下,面部重构得到的是他经过骨骼整形之后的模样。但这又引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从格兰·罗伯茨的照片来看,他并不需要整容,即便考虑到他在突袭行动中受到重创,有可能在面部留下了伤痕,严重影响了外貌,需要实施整容手术。

只不过,那种前提下整形手术,其目的,应该是尽可能还原本人容貌。何况,格兰的病例上,根本就没有这方面手术的记录。另外,即使有需要,他为什么会整形成秦大将的模样,实在是令人费解。

这一点如果成立,那么,病例确实是本人的,但这不足以解释超过5公分的身高差。所以依然有疑问。

第二种解释,就比较简单粗暴,病例并不是本人的,或者说,这本病例不属于格兰·罗伯茨。

推论而去,那这一具躺在那里的尸体遗骸,并不是格兰·罗伯茨。如果不是他,那又会是谁?虽然他有一张秦牧阳的脸,但他肯定不是秦牧阳,虚拟的场景中什么都有可能出现,却不应该和现实出现大面积重合,这是体验电影行业的一条基本底线。

否则……

罗英在这一句上停住了。卓文豪听他停顿在了“否则”,便问:“否则什么?”

秦凯风说:“否则,虚拟现实和现实会造成认知混淆,判断力差些的人,会出现认知混淆症,以分不清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区别,为主要症状,导致各种事故。”他顿了顿,看着卓文豪说道:“比方说,在虚拟现实环境下的毒物谋杀案,一般情况下会给的毒物可能是‘蔗糖’。”

卓文豪和李没摇头表示不理解,秦凯风又说:“在现实环境下,‘蔗糖’是没法杀人的,对不对?所以,即使有人一不小心,分不清现实和虚拟世界的区别,试图用‘蔗糖’来杀人,也不会造成严重后果。早些年体验电影行业刚刚出现的时候,因为这样的事情,出过几起件重大事故。后来行业协会就规定,虚拟环境的条件设定,必须和现实环境加以区别,这是一条基本原则。所以,现在的虚拟现实行业,设计标准里,不光有危险品替换图谱,甚至还有物理环境参数变更手册。”

卓文豪听明白了,但他立刻又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意味着,有知道内情的人,对病例做了手脚?”那样的话,把病例交给林明媚的特勤局,是不是知道这件事情,并且知道死者不是格兰?可惜,在林明媚那里出现的时间差,让她无法了解更进一步的情况。

罗英点点头,说道:“应该是,但死者是什么人,如此劳师动众,竟然连特勤局都要一起参与,掩盖他已经死亡的事实?”

李没忽然啊了一声,说道:“我好像在哪里看过!”又想了一会儿,他很肯定地对秦凯风说:“我看过,还有另一个人也看过,就是那个和格兰·罗伯茨滚床单的女人!秦所长,你把两个眼眶涂黑试试!”

秦凯风不知道他说的“涂黑”是什么意思,便只是停在那里,没有动作。李没见他不动,立刻又说:“啊呀,算了!你上网,你找一张总统照片,现任总统的照片!”

讲真话,有的时候并不比说谎更容易。

更何况是,想要在没有确凿证据的前提下,从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人士口中套出实话来,更是难上加难。

从酒店洗衣滑槽里找到的长发,确实是珀尔·帕特里的,头发和带有别害人血迹的床单在一起,挂在滑槽一个突出的金属护角上,然后被取下,取样封存,最后送到实验室检验。全程录像存档,无可指摘。

所以才有现在,女特工坐在审讯室里,一言不发。如果没有取证过程的全部存档,即便是司法部指定的实验室,参与的罪案现场调查,都不一定能让她摆出这样一副,无话可说,却又拼死抵抗的表情。

卓文豪问:“你没什么要说的吗?”

女特工冷冷说道:“没有。”

卓文豪又问:“我们知道你没有杀人,你也知道自己有不在场证明,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你知道凶手是谁!如果你坚持保持沉默,我们可以以妨碍司法公正,对你提起公诉。其结果你和我一样清楚。”

女特工轻声冷笑,说道:“当然清楚,不就是同罪起诉吗。”

卓文豪没辙了,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需要审讯嫌疑犯,也因而从来没在这方面做过准备。但好在李没是专职干这一行的,所以,即便没什么机会真的审讯犯人,但这方面的训练在警校都有,比起卓文豪这个纯粹的门外汉来,多少有些经验,所以,接下来就变成李没主场了。

李没先问:“珀尔,你和格兰认识多久了?”

女特工答道:“三年。”

李没清咳一声,又问:“那你俩在一起滚床单,有多久了?”

问得很直接,问得女特工脸上一红,只见她抿了抿嘴唇,答道:“一年多前。”

李没接着问:“你俩平均多久滚一次床单?滚床单的时候,没有什么特殊习惯吗?还是说,就那种特别老的套路?”

连卓文豪都听不下去了,果然,珀尔·帕特里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气冲冲地喊:“你什么意思!”

李没这才放慢了速度,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在想,你俩做炮友那么久了,你连约炮的不是本人都没看出来?我只能认为,要不然,是你们打炮频率太低,要不然,就是情节老套,根本没有可识别性。”

说完,特意停了一会儿,去看珀尔脸上的表情。女特工的脸色变得很有意思,一会儿泛红,一会儿变青,又等了一会儿,才又慢慢恢复平静。

李没看她情绪没那么激动了,用两根手指敲敲桌子,示意她坐下,又问:“我说错了吗?还是说,你去找他,根本就不是为了滚床单去的。又或者说,那天晚上跟你滚床单的,另有其人。”

女特工依旧坚持:“没有,就是去滚床单了,和格兰。”

李没从一堆文件里找出一张纸,摊在自己面前,对她说道:“这里是一份申请,是要去申请提取总统直系亲属的DNA,用以判断我们找到的尸体,到底属于谁。”一边说着,抬眼去看珀尔的表情。

她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李没又另外抽出一张纸,上面是秦凯风做的模拟人像,放到她面前,问道:“你是不是也好奇,我们提取到的体液,到底是谁留下的?”

看到模拟人像,女特工似乎有些触动,但她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卓文豪想,这女人够可以,问这么狠都没露出破绽来。

听到她这么回答,李没没有失望,反而笑了,对她说:“你会这么说,是不是因为他去抛尸之前,都嘱咐过你了,叫你放心,只管否认。最关键的是,他杀人的时候,你差不多算是在场,血迹是格兰的,这一点你亲眼目睹,不会有差错。你想尽办法要参与FBI的调查,也是想知道我们到底掌握什么证据。但是,”呵呵一声,李没又说:“床单是没错,只是,你又怎么知道,我们提取到的,一定是床单上的血迹呢?没人告诉过你,骨髓里也会有残留吗?”

珀尔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喊道:“不可能!这不可能!那样浓度的盐酸……”

李没等的就是这一句,他轻轻地哦了一声,重复道:“对了,那样的盐酸。帕特里特工,你怎么知道,溶化尸体的是盐酸,还知道浓度?我好像记得,我们提交的报告上,可没有这么细节的信息啊!”

那个外表强硬的女特工终于崩溃了,这一刻,她根本就不是一个特工,而是风中的一片秋叶,随时会在下一阵微风吹来时掉落到地上,被碾进泥土中去。

终于,李没听到她说:“这事儿不能在这里说,你必须把沃克找来。”

因涉嫌共谋,珀尔·帕特里被停职,暂时收押在地方警局。

卓文豪对李没说道:“李警督审案有一套!”

李没却说:“哪儿啊!都是罗大校教的。”

卓文豪愣了,问道:“全部都是?”

李没说:“啊,全部都是。”

卓文豪摸了摸后脑勺,自言自语道:“嘿!这老小子够可以啊!看着是个正经八百的老学究,没想到这么闷骚!”

坐进车里,李没催促卓文豪道:“上午交代的几件事还没办呢,赶紧吧!”

卓文豪又问:“不是说没找到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吗?怎么又变成骨髓残留了?”

李没呵呵一笑,说道:“这个嘛,我是不懂。不过,我不懂没关系啊!只要特勤局的人也不懂,就行啦!”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