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42话

第42话 百战荣归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86万
  • 2017-02-25 02:26:16

拖着一杆M2卡宾枪,一个小个子对着壕沟的另一头爬过去,边爬,边远远骂道:“秦凯风!你个混蛋!我去你大爷!”骂了这一句,又是一颗炮弹飞来,在壕沟之外不到10米的地方爆了,掀起一阵泥雨,和(ho)着碎雪,等掉到头上身上,早已化为了泥浆,把几个士兵本来就不怎么干净的脸再次糊上一层。让风一吹,过一会儿等干了,就能结成一个泥壳子,再用手一搓,就能一整块儿往下掉。

“凭什么你小子选场景!要老子替你打仗!”

又是劈头盖脸一阵泥雨,糊了一头一脸,把骂声压了下去。趁着火炮暂停的间歇,从壕沟另一头爬过来一个人,是个金发碧眼的美国大兵,也是一脸烟灰,大兵对着小个子吃吃笑道:“卓大军长,你不是最擅长这个么?咱这叫物尽其用,各展所长。”

小个子伸手抹一把脸,擤干净口鼻里的泥,又骂:“你疯啦!选这种场景!不知道大型战役最容易死人啊?”

大概是动作大了,钢盔不小心在壕沟边上露了头,被对面德军发现,又是一阵机枪扫射,外加虎式坦克的炮口也转向了这边,还附赠了十几颗高爆弹。

顿时大地震动,后面跟上来的火炮和穿甲弹,几乎要把这一边高地削平,大兵和小个子只能暂时休战,等这一轮扫射过去,小个子接着骂:“秦凯风!你这个白痴!”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没办法,四周都被隆隆炮声包围,不声嘶力竭,都没法好好说话。

大兵从地上爬起来,拍一拍泥土,找了个凹陷的角落躲进去,一边整理身上的装备,一边对小个子说:“你才是白痴!战争史让你白读了?”

小个子听他说战争史,气就不打一处来,问他:“你也知道战争史?你来告诉我,战争年代人口死亡率同和平年代比,哪个更高?”

大兵理完装备,对着小个子咧嘴一笑,说道:“这话不假,但是,战争史的Bug听说过没有?”

小个子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没有。”

大兵又说:“呵呵,不知道了吧!我来告诉你,奥迪·墨菲,就是战争史上一个大Bug。”

小个子问:“谁?”

大兵笑了:“谁?你啊!”这时他身上的步话机响了起来。

小个子一看,疑惑道:“什么玩意儿?”

大兵白他一眼,说道:“没见过吧?这玩意儿叫步话机,是你平常在用的那些通讯设备的老祖宗,之一。”

接起来,扬声器里传出来罗英的声音,问道:“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

大兵回复过去,说:“我正在给卓文豪讲场景。”又是一颗穿甲弹,在不远处爆了,炸碎了一大块岩石,碎石滚落下来,把壕沟中间一段埋了个严实。等这一阵轰响过去,大兵又说道:“估计你们还得多等一会儿,卓军长历史课没学好,我得花点时间给他讲一下。Over!”

放下电话,罗英再次确认一下时间进度条,目前正处在前三分之一,但它滚动的速度慢了下来,呈现出一种胶着状态,应该是有什么事件需要触发。

跟秦凯风通话,也是要确认一下这件事情。

最开始的时候,一发现是大型战场,还慌乱了一阵,但随着一张电报的出现,罗英觉得,秦凯风实在是个人才。委屈他这么多年在南极洲那种无趣的地方趴窝,这个人,应该是,随便放在什么重要的位置上,都不会做得太差。

无他,完全是因为秦凯风挑选的这第一个场景,简直可称得上完美。

奥迪·墨菲,二战时期获得勋章最多的美国人,漫画英雄,美国队长的原型人物之一。

从1943年他的第一战一直到1945年7月从战场上离开,这个家伙不仅顺利地活了下来,还总共带走33枚勋章。军队里把所有能发的奖章都发给他了,其中包括1枚传说中的荣誉勋章。

根据电报的内容来看,他们目前所在场景,是1945年的法国赫尔茨威尔。所以,秦凯风挑选的应该是《百战荣归》里最后一部分,也就是奥迪·墨菲离开战场之前的最后一战。那一战他们总共击退6辆虎式坦克,和两个加强连的步兵。

战争史里有墨菲的事迹记录,根据他的战友回忆,当时的队伍里有128个人,但只有19人能作战。所以他把人留在后方,自己驾驶一辆M10坦克歼击车,闯出去打击德军的虎式坦克。当虎式坦克撤退后,他使用M2卡宾枪对着蜂拥而来德军扫射,直到弹药打空。之后站在燃烧起来的坦克歼击车上,继续用12.7mm口径的M2重机枪扫射,长达一个小时。

当时,后方火力指挥问墨菲:炮火距离你太近了,德国人离你有多远?

他在电话里告诉后方火炮指挥人员:不要挂断电话,德国人很快就会告诉你,离我有多近了!

哥们在这场对峙中,唯一受到的伤害,仅仅是腿部中弹。不是战争史上的Bug,还能是什么?

这也意味着,只要他们之中有一个人,有幸是奥迪·墨菲,那这一场,他们赢定了。

从秦凯风的话里,罗英听出来,这个大Bug不是别人,十有八九是他们的卓大军长,卓文豪。

同时,这个场景的选择,还解决了之前的几个问题:

第一,  果然是占用主线剧情人物;

第二,   剧情人物会根据每个人的特点,安排不同的角色;

第三,   历史事件,则似乎是以一定程度还原记录为标准的;

第四,   时间线并不均匀,在密度大的地方,必须触发事件才能推进滚动条。

当然,第二和第三点目前还无法完全确认,会这么认为,主要是他自己被安排了一个参谋的角色,而卓文轩和林明媚则是一个书记员和一个战地护士。但直到现在,他还没见到李响和李没。秦凯风倒是好确认,他的角色是个战地通讯兵,至于卓文豪,目前则应该是和秦凯风在一起。

如果秦凯风能够确认卓文豪的角色,就是奥迪·墨菲,那这一场,他们就赢在了秦凯风的选择上。

轻轻哼一声,罗英轻笑起来,果然选择重于努力,而秦凯风的高智商和理性判断,居功至伟。

又躲过一阵密集扫射,美国大兵伸手掸掸钢盔上的土,问身边的小个子:“奥迪·墨菲,现在知道那是什么人了?”

小个子几乎要躺倒在壕沟里,一伸手摘掉刚刚为躲避射击,而扣在了脸上的钢盔,对大兵说道:“滚!你个混蛋,老子觉得你的话,连标点符号都不能信!这样跑出去,不扫成马蜂窝才怪!你牛逼,你怎么不去?”

大兵嘿嘿一笑,说道:“切!我倒是想,可惜这场主角是您,卓大少爷!主角光环,懂不懂?”

卓文豪倒是想说不懂,可这节骨眼上,不懂也不行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想完这些,他重新戴上钢盔,咬牙切齿地对秦凯风说道:“老子要是挂了,做鬼也不放过你!”

秦凯风呵呵一笑,说道:“你个二货,怎么和李大傻一样相信世上有鬼?放心,你要是挂了,我一定挖个坑好好把你埋了!赶紧去吧!”一边说,一边伸手托了他一把,才把他送上了阵地。

开挂的人生面前,一切敌人都是浮云。

卓文豪也曾数度上过战场,但像这样一个人干倒6辆坦克,外加两个加强连,好像还没有过。

一切都和计划中的一样,最后兴致上来了,甚至连台词都背得一样。

阵地后方的火力指挥官,掐着秒表,数着悬空在那里的滚动条,问:“大少爷,德国人现在离你有多远?”

卓文豪一手持着M2重机枪,另一只手抄起秦凯风身上的对讲机,喊道:“你再等会儿,一会儿德国人来了,我让他们和你说。”话音刚落,立刻又是一阵密集的枪声。

在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火力指挥官开始读秒:5、4、3、2、1!

只觉得腿上一重,还没感觉到疼,一切就结束了。

依旧回到之前那个白色苍茫的空间,这一战,几乎是全身而退。

之所以用了“几乎”这个词,主要是因为,李没和李响,不知怎的被安排到了敌军阵营,一个是德军指挥官,一个是德军军医官。但在两个人持续懵逼的过程中,战役就结束了,实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另外,神威3的断点重启,似乎不是乱说的。至少刚刚场景对他们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就连阵地上的半点泥灰都没有沾染到。

秦凯风问完了李没和李响德军阵营的情况,又对罗英说:“看来不一定是同一阵营,这条挺烦人的。”

罗英明白秦凯风说的烦人是什么意思,李没和李响被分配到另一方阵营,这就意味着他们是对战方,也就是说,奥迪·墨菲虽然厉害,但在神威3这里,被游戏参与者打败的可能性依然存在,看哪一方更厉害而已,无非就是个概率问题。但好在只要提前说好了,应该还是可以控制整个故事的主线,毕竟顺应历史和符合记录,似乎是大概率事件。

看罗英神情凝重地点头,秦凯风又说:“看来不能冒冒失失再选战地情节了,虽然上一次押中了,不代表下一次也能压中。”

再去看神威3的玻璃平板,罗英说:“你也不用纠结了,和战争史相关的大类没了。”

秦凯风对这一句没听明白,问道:“没了?什么意思?”

伸手拿了玻璃平板过去看,果然,刚才看到的大类,从之前的二十几项,到现在只剩下十几项,带有战争标签的大类,从可选列表里消失了。

秦凯风一声冷笑,说道:“哟呵,这倒是贴心,不让重复选啊。”

罗英皱着眉,说道:“还是小心为上,尽量挑拣熟悉的领域吧。”

目光扫过其余几个,加上自己,一共七个。一个军人,一个医生,一个警察,两个军校毕业生,一个前历史教授,还有一个计算机专家。涉足领域不可谓不广泛,但生死攸关,面临选择之时,又有什么教科书,可以拿来参考么?

似乎没有。

人生,就是一本没有答案的习题集,还全特么都是选择题。

秦凯风倒是豁达,对罗英说:“也不能光咱俩伤脑筋,既然是团队协作,他们也有选择权。”

罗英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就对李响说道:“李响,这一次你来选。”

李响懵了,半晌没回过神来,等搞清楚是要让他做选择题,立刻怂了,说道:“别折腾我了!罗大校!我选择恐惧症你又不是不知道!”

见他对做选择如此排斥,罗英也不勉强,把玻璃平板递给李没,对他说:“李警督,你来选,选个你擅长的。”

李没倒是爽快,只说:“我来选,我选侦探类啊?”

罗英看着他笑,说道:“无妨,你选喜欢的就是了。”

——

不知名的鸟,在林子里发出轻轻的咕咕声,月色透过树梢洒落下来,云彩很薄,月光几乎没有遮挡。

有一个黑影在树林里忙碌着,挥舞着手里的园艺铲,在林中挖坑。土层十分松软,虽然好挖,但那个人却似乎并不满意,又挥舞着铁铲挖了一会儿,直到铁铲触到了坚硬的土层,那个影子才放下了铁铲。从树木的阴影中拖出一个人形物体,看了看,蹲下身,先拿出一个盛满冰块的小盒子。然后摸出口袋里一个雪茄剪,对准一根缺了小半截的手指,狠狠地剪了下去。

随着咯嘣一声轻响,那半截手指头滚落到地上,沾了一层浮土。

黑影捡起那半截手指看了看,在唇边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把那半截手指放进小盒子里,看着它渐渐僵硬。

然后他下到坑里忙碌了一会儿,然后爬上来,先在坑里倒进了一些气味刺鼻的液体,把那个人形拖到坑里,判断了一下叶面,又向坑里加进一些液体。之后,看着人形慢慢溶化,先是衣物,再是表皮,然后是肌肉筋膜。

等到骨骼的形状渐渐浮现,天色也黑透了。

黑影又看了一会儿,又拿起一根木棍,挑起刚刚剪掉的手指断口,细细地看了看。发现断口出的骨骼,已经溶化得呈现出了不规则的锯齿形,觉得应该可以了。又提起塑料桶,向坑里加入一些液体,倒空了第二只桶扔到一边,正打算离开,忽然听见不规律的脚步声传来。

是一个醉汉在林中行走,手里拿着一罐啤酒,一边走和一边在和什么人讲着电话。一个不小心,脚下踢到了什么东西。踉跄着,就绊飞了出去,摔倒在一个泥坑边。醉意朦胧间,在鼻尖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抬了头去看,一具已经溶化了大半的尸体,颅骨上的两个大窟窿正在朝着他望过来……

华盛顿西区FBI办公室里,两个探员正在讨论头天晚上收到的报案。

其中一个年长些的说:“我去!李没同志,没记错的话,你好像年纪比我大吧!”

另一个专员,是个年轻的帅小伙儿,听到大高个说话,呵呵一笑,说道:“那是!但我心态比你年轻啊!”

一早上,这俩二货没干别的,光讨论自己的角色了。

卓文豪这一次的角色是西城区FBI办公室高级警探,这些关于他的角色信息,在场景初始之时,就和背景信息一起给了他,但似乎其他人得自己一个个去认。不过好在他们和NPC相区别,会有比较明显的特征。所以,老远看到那个抱着一堆甜甜圈在啃的一个小年轻,卓文豪就知道,那一个,特么的就是李没好吗?

李没同志对自己的新外形十分满意,特意梳了个小背头,找一套贴身剪裁的黑色西装往身上一套,还真有点儿人模狗样的味道。

又从纸袋里掏出一个甜甜圈,李没问:“目前为止,你都看见谁了?”

卓文豪听他这么问,回想一下昨晚看到的情景,忽然间感觉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发现了他奇怪的反应,李没问:“怎么了?”

卓文豪这才慢吞吞地说:“除了你,还有罗英。”

李没哦一声,啃下去大半个甜甜圈,又问:“罗大校这次是什么角色?”

卓文豪眨巴着眼睛,半天才说:“其他的目前还不清楚,但是这一次,好像,好像。”

吞掉手里最后一口甜甜圈,李没问道:“好像什么?”

终于,鼓足了勇气,卓文豪的表情仿佛是苦笑:“好像,似乎,大概,是我太太。”

看他一副被颠覆了世界观的怂样,李没白了他一眼,又从纸袋里掏出一个甜甜圈,对他说:“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性别吗。你大概还没见过秦所长,等你见到秦所长,你才知道什么叫颠覆!”

卓文豪确实还没见过秦凯风,就是李没,也是一早上见到的。

前一天半夜,看到罗英出现在厨房,把卓文豪的下巴和手里的杯子一起,吓得掉到了地上。

那个没事皱个眉头,喜欢说教,喜欢卖关子,又喜欢骂自己的罗大校,竟然披散着长长的卷发,裹了一条睡袍跑到厨房里泡茶。一边泡茶,一边用浓重的鼻音告诉自己:这个角色似乎是细菌性感冒,知不知道抗生素在哪里?

李没说颠覆?呵呵,何止是颠覆,感觉简直是惊悚有没有?

更特么惊悚的是,罗英的那个女博士角色,居然还挺好看。

再次回想了一下昨夜的情形,卓文豪又打了个冷战,问李没:“你半夜去实验室看了,情况怎么样?”

干掉剩下的甜甜圈,李没觉得,自己其实没什么资格嘲笑卓文豪,虽然刚刚他还在嫌弃卓文豪没见过市面,大惊小怪。

但实际上,当李没在实验室看到秦凯风踩了一双高跟鞋,顶了一头深棕色的长卷发,挺着少说尺寸达到E罩杯的凶器,拿着个照相机,用他自己富有磁性的嗓音,对他说:“这个人的面部重建可能会有点小问题,头骨都被溶化得差不多了。”的时候。

那个时候,李没只感觉,差点儿分裂得连宇宙观都抛弃了。

好在李响和卓文轩看着还算正常,终于在不停地啰嗦和转移注意力的过程当中,李没同志艰难地捡起了自己破碎的三观,再用胶水把它们粘好,才能顺利地出现在办公室里。

卓文轩上尉的角色定位,这一次是实验室负责人,S博士;李响李主任的角色定位,是实验室负责尸检的首席法医人类学家,H博士;而秦所长……一说到秦凯风,李响又寒了一记,秦所长这一次的角色, 则是实验室里负责使用现代计算机手段,对凶案各种条件进行模拟的计算机专家。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计算机专家,人长得美,身材火辣,说话声音也好听。同时,根据角色设定,应该是一个,个性十分温柔的女性,但是,秦博士在个性温柔这一点上,完全无法切合角色。

除此之外,似乎也还好。

李没先说了上面这些,然后又说:“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另一个姑娘。”另一个姑娘,指的是林明媚了。

其他人应该也已经打听了一圈,但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看到过林明媚。

李没的职业病,和大多数警察会有的职业病差不多,都喜欢没事看侦探小说,把路上来来去去的每个人,都想象成嫌疑犯。平时没什么机会真的接触奇怪的案件,过过干瘾也好。

但这一次,卓文轩只觉得李没的品味,实在是,太·差·了!

选的这叫什么玩意儿!

被人从床上折腾起来这件事,真是非常讨厌。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理解,就只让人觉得场景设计者,切入点选得非常好。

庄生晓梦迷蝴蝶。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xǔxǔ)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qúqú)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

让人最低限度地受到“现实”的影响,又或者说,能够最大限度地代入到场景中去,享受虚拟现实带来的愉悦。

如果说李没选择的场景,能给人带来愉悦的话。

看着他揉着眼睛从实验室那一头,沿着走廊慢慢走近,大理石铺就的地板倒映着李没的新形象:一个FBI普通探员。

卓文轩看他进来,和他打了招呼,先把案情简单说了一遍。

李没问:“听说我们有个目击证人?”

卓文轩说道:“理论上来说,算不上是目击证人。他当时喝得酩酊大醉,坚持说自己受到了一对‘成对儿的打击’,有两个人,同时挥舞着一把铁铲,打了他的脸,把他打晕了。”

李没点点头:“嗯,喝大发了,重影儿。”

李响看到他来,也先给他打了招呼,又说:“不管目击证人的证词有多不靠谱,但他脸上的伤口还提供了不少线索的。”

李没说:“嗯,非得这么说的话,也就是说,确实有人挥着铲子打了他呗。”

这时,卓文轩抓着尸袋的一头,对李响和李没说:“你们来帮我一下。”

李响问她:“不等罗英了吗?”

这时候,李没已经转到了实验台另一头,帮着卓文轩提起了尸袋,对李响说:“别等了,他正病着呢,重感冒。在家歇了,这几天都来不了。”停顿了一下,李没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觉得似乎应该进一步说明一下,就又说道:“和你们说一下,这一次是‘她’不是‘他’。”

卓文轩朝他翻了个白眼,说道:“早知道了,用你多嘴!”

尸袋放在有聚酯材质的长方形器皿当中,经过了特别设计。这里的验尸台,和任何其他部门都不一样,它的四周有高企的边沿,下方的漏槽可以盛放超过50加仑液体,如果有需要,还可以换成更大的漏槽,以确保微生物和各种颗粒证据,得到最大限度的保留。

刚一划开尸袋,顿时一股刺鼻的臭味扑面而来,有机物在酸液的溶解之下,发出奇怪的腥臭和刺激气味。

李没不由得用袖子遮住了口鼻,皱眉去看卓文轩和李响。他二人却反而没什么表情,倒似乎是比他,更加习惯这样的场景了。

只听卓文轩说:“还好当地警局够聪明,知道用食用小苏打中和酸液,不然,再有一个小时,这家伙该不剩什么了。”

李响点点头,伸手去掏尸体内的器官,李没在一边看着,只觉得翻腾起来的气味更加让人作呕,连忙又加上一只袖子,这一次连方才堵住口鼻的袖子,一并再次堵上一遍。

又听李响说:“器官也没剩什么了。这种酸洗法,毒理测试是做不了了。”忽然摸到什么东西,脸上显出疑惑的神色来,又摸索一会儿,从尸液和酸液的混合物中,掏出一个打火机那样大小的东西。

卓文轩问:“那是什么?看着像心脏监护器。”李响摇头,表示没见过。

但李没是专业的,立刻猜到是什么:“这个是腕麦夹扣,特勤局常用的东西,看来,我们是卷入了政府事件了。”

李响把那个东西从黏糊糊的尸液中捡出来,拿橡胶医用手套擦了擦,顺口就问:“特勤局?保护国家元首的部门?”

话音还没落下,就有一队黑衣人,从外间迈着整齐的步伐,走了进来。一水儿的黑色西装制服,打领带,其中有一个女特工,脸上神情肃然,走在队伍最前列。

见他们进来,李没表情严肃,又说:“看起来,似乎是他们之中的一个,被谋杀了。”

——

把半夜发生的事情又给卓文豪说了一遍。结论是,半夜把所有人都从床上折腾起来,是因为华盛顿东城区发现一具男尸,发现的时候,已经被人用盐酸溶化得差不多了,根据现场和尸体情况做了初步的预判,死亡时间应该是头天晚上的10点至11点之间。

李没想了想,又说:“但有一点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场景会导致我们受到威胁。我们在这一场里,似乎就只是司法部门和调查部门的角色啊。”

这个问题秦凯风和罗英也提过,但现在场景才刚刚开始,很多信息都还不太全。虽然是李没所选,但神威3并没有给出更多的案情详细,就连李没也不清楚案情会怎样发展。这背后的逻辑,大概是,侦探类剧情,所以不会给太多剧透,和上一场烂熟于胸的战争史相比,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这时,办公室秘书领了一个中年男子进来,卓文豪一看,自己应该是认识的,特勤局局长,纳特·沃克。

寒暄过后,卓文豪单刀直入:“很抱歉我们必须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但是,好像是你们的人遇害了。”又转向李没,问他:“实验室有消息吗?”

李没说道:“我们还在等正式的身份确认报告,但目前的种种迹象表明,应该是特勤局的某一个人。”

纳特·沃克点点头,同时拿出一份简历,对他说:“嗯,格兰,格兰·罗伯茨。”说着,随手翻开了简历的第一页,上面夹着一张中年男人的照片,没什么特殊之处。那张照片甚至不会动,是一张激光打印的相片。

卓文豪看着那张照片,又看了李没一眼,冲这张照片,这个场景,最近也应该是二十二世纪。那时候,美国联邦调查局,还是美国非常重要的情报和调查部门。虽然不知道游戏场景,是否完全按照历史时间线来安排,但大体的社会情况,应该差不太多的。

特勤局的人会在这里出现,也就意味着,有国家元首在这附近。

卓文豪问他:“你们的人会在里士满区被害……你们在那儿干嘛?”

沃克说:“总统有重要的客人到访,里士满负责安排接待。”

卓文豪问:“出了这种事,总统还是取消活动比较好吧?或者改到别的地方去?”

沃克摇摇头,说道:“不可能!我先不说所有的活动,都和对方反复确认后才安排的,临时改动,必须得到对方同意。总统也对这一次的会晤非常重视,也可能同意改动行程。”停顿了一下,又说:“除非有确实的证据,能够证明,按原行程进行,会对总统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

卓文豪问:“好吧,那你最后一次见到格兰是什么时候?”

沃克很快答道:“是昨天晚上8点左右,当时他说有事情要和我谈,我回复了,但他之后没有再次回复我。所以,也不能算是见到他,只能算是取得联系。”

报告是说,在晚上10点左右,至11点之间,这段时间被害,所以,8点左右应该还活着,短信息是本人发出的概率不低。又看了沃克交过来的信息列表,格兰的名字下面,昨晚8点左右,确实显示有两条短信,内容也和沃克所说的相符,没有可疑的地方。

收起自己的手机,沃克对卓文豪说:“另外有件事,你们安排的调查员,必须要得到高层的确认,当然,这个应该没有问题。同时,整个调查过程,必须要有特勤局的人参与。”

卓文豪,现在是FBI西城区高级探员,在嘴边扯起一丝冷笑,说道:“怎么,不信任我们?”

李没觉得他俨然已经入戏太深,便用手肘捅了捅他,对沃克说:“没问题,求之不得。”又停顿一下,对说道:“格兰被杀,未必就和总统有关,依我看,我们可以先调查他的私生活。”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