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37话

第37话 吹彼棘心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8万
  • 2017-02-25 01:17:59

心理暗示,指的是用自然,不突兀的方式,向个体发出信息。个体接受了这样的信息后,最终对行为造成影响。

自心理学诞生以来,于数个世纪中,在众多领域都有广泛应用。在战时,更是被不同军事组织,应用于间谍活动、审讯、制定作战计划和谈判之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然而,心理暗示毕竟只是暗示,对个体的影响也有限。并且,即便影响有效,也需要时间慢慢发酵。

诚如所说,假设小样之内,真是被人加了心理暗示,那暗示就有这样强的力量么?凌志峰自己是没有尝试过,但是,什么样的暗示,竟然强到罗英这样精神坚韧的人,也缴械投降?

还想再问,但似乎罗英在这个问题上也卡住了,便不再深究,只说接着去调查小样的来历,再做打算。

卓文豪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哎,我家那臭丫头,这几天是跟着你们么?人呢?”

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卓文轩在市局等着,凌志峰便让李没先设法把她送回家,再回来讨论下一步计划。

这边,卓文豪自己也有军令在身,不好多留,又和他们闲聊几句,交代李响多看着,就要赶回B市去了。

凌志峰跟着他们出去,在楼顶飞梭平台遇上两个人,男的个子很高,身边带着一个娇小的女人。看样子,是乘坐背后那一架豪华飞梭来的。

卓文豪不认识那个男的,却觉得在哪里见过那小个子女人……似乎,是叫水兰。

凌志峰像是和他们十分熟识,见了那两人,便站定和他们聊起天来。听聊天的内容,大概是来人对罗英在时代传媒出事,抱有十分歉意。再看凌志峰,虽然不高兴,却似乎不太好发作。如此情状,让卓文豪大概猜到,这个人,应该是时代传媒的负责人,又多听凌志峰和他们闲扯了一会儿,便打了招呼,匆匆离开了。

临走的时候,卓大军长在想,如果让这些人知道,说不定明天就要开战了,不知他们会是怎样的心情?

李没开走了凌志峰的飞梭,凌志峰又送着卓大军长出去了,观察室就只剩了李响和罗英。

把剩下的水喝完,瓶子扔进角落的垃圾箱,李响忽然啊呀一声,对罗英说道:“对了,你要的东西!从上衣口袋里掏出来的。”说完,从口袋里抓出一把零碎,交到罗英手上,又说:“真不知道你要这些有什么用。”

罗英接过,摊开在手上看了看,检出其中一条皱巴巴的褐色东西,展开来看,是一张日历纸,被血浸透了大半,月份和年份已经看不出了,但还能看出上面的日期:20日。日历上满是细小的折痕,顺着这些折痕,罗英把那张纸恢复成了小木棍大小,然后又展开,团成一团,扔到医院的废纸篓里,才抬起头来对李响说道:“嗯,没什么用,我记错了。”

李响闻言翻了翻眼皮,说道:“我靠!亏我巴巴儿的,还去垃圾堆里帮你捡出来!”

罗英看着他笑了,说道:“李大主任,别这么小气!”

正闲聊着,凌志峰领着郭远留进了观察室,身后还跟着一个个子娇小的女人。罗英一看,那个搞不清谁是谁的水兰,被郭远留带着进来了。李响则是一个都不认识,就往罗英身后退了退,留出空间来给他们说话。

一进门,凌志峰就对罗英说:“郭总有话和你说。”

罗英朝他友好地笑笑,问道:“郭总,我们还是继续上午的话题么?”

郭远留却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环顾四周,说道:“我们,是不是换个地方?”

垂眼想了想,罗英说道:“也好,正好我有些事情,想和贵府二公子聊聊,不知能不能把他也找来?有些事情,我想听听他的意见。”

此话一出,时代传媒CEO的脸色却有些难看,停了半晌没有说话。

罗英看他这样的反应,便又说:“如果不方便就算了,也没有什么。”

郭远留连忙回答:“也不是不方便。但,但我家远程有些奇怪,他,他不怎么懂得正常和人交流。”

轮到罗英听不懂了,面带疑惑看着郭远留,问道:“此话怎讲?”

身旁的凌志峰开口说道:“郭远程小时候有自闭症,成年之后尝试了很多方法,才渐渐好转。但人际交往上,不太顺畅。”这话从凌志峰口中说出来,表面上是给罗英听的,实际却有一半,是说给郭远留听的。

听出凌志峰的弦外之音,罗英再去看时代传媒CEO的神色,果然和之前相比,又有些肃然。心想,就算他还想再瞒什么,此刻也应该渐渐打消这样的念头了。不要说凌志峰是C市警察总长,管辖区内大大小小的人和事。真的要去查,怎么也能查出个一二来,又何况凌志峰背后,还有个东亚区最大的老板。除非是通天的人物,一般的人和事,怎么可能逃得出卓大将的手掌?

向郭远留点点头,罗英笑着说道:“不妨事,我有个二叔,也是人际交往一塌糊涂。我想,再怎么样也不会比他更差,不值得大惊小怪。”

郭远留叹息一声,说道:“那好,如果不嫌弃,就请移步寒舍,远程这几天都在家。我担心他又惹事生非,找人看着了。”

担心他惹事生非,找人看着了。

罗英点点头,还是向着郭远留笑了笑,果然,他的确是知道点什么的。

——

虽说还没到联盟规定的退休年龄,但方广安再有一个月就要退休了。

在月球上呆了将近十年,仔细数起来,方广安可能是除了月球王之外,在这里呆得最久的工作人员了。联合大宇在月球的工作岗位,方广安几乎干了个遍。甚至于每个岗位上,都会有的,那些无伤大雅的小犯规,这么多年下来,方广安也几乎是什么都犯过了。从机修师到运输员,从操作员到领航员,就连横贯于头顶的,那条银色巨龙,环月空间站,也是在方广安的见证下,一点点地修缮建造起来的。

没有正儿八经学过宇航飞船驾驶的方广安,甚至有过几次代人泊船的经历。所有这些都加起来,怎么也够出一本书了,名字就叫《操作手册》。

在月球工作毕竟不同于在地球,多数人不习惯,主要是因为孤独。

不过方广安并没有这方面的困扰,他夫妻俩都在月球供职。但自从前年,妻子退休回去之后,方广安开始渐渐体会到了,其他人常常提起的孤独感。

但无论如何,在月球这些年的工作经历,可以让他更早退休。联合大宇给月球工作人员的待遇,也比其他地方的人要来得高。老方夫妇积攒下不少退休金,在月球又没什么地方开销,这几年来最大的两笔支出,一笔是给孩子结婚用了,另一笔则是前两天刚刚花出去的。

早一年退休的妻子,终于在东亚区购置了属于他们的家,两个人未来养老的地方。面积不算大,房前屋后带两个小花园,退休之后,种个花养条狗,绝对够了。

据说邻居也非常亲切,方广安一边操控着工程机器人,一边盘算,回去之后,他要先休息半年,到处去走走看看。重温一下自己的故乡,那颗蓝色的星球。很多地方他到现在还没去过,比如巴黎,比如伦敦。再花点时间去看望一下多年未见的老朋友,虽然也在网络上和他们聊天,并不疏远。但怎么也比不上,当面喝茶聊天来得亲切啊。再来就是素未谋面,刚刚会爬的小孙女儿。

嗯,再顺便仔细思考一下,到底自己剩余的人生,要拿来做点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情?

平凡人的一生,在葬礼上几句话就可以讲完了。但方广安却希望,也许自己还能再干点什么?好在当他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不至于伤感自己有时间,却浪费在不值当的事情上了。

把最后一箱能源核从中转箱里卸下来,放上传送带。方广安从驾驶位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些能源核将会被运往知美站,在那里打包之后,送往地球。看着传送带缓缓地动作着,方广安想起妻子昨天的牢骚,据说最近地球上反物质能源供给不足,在他们新买的房子那片街区,开启了一个二级民用核反应堆,用于供应民用能源,弥补反物质能源供应缺口。为了这事情,片区里的居民都不太高兴,区里的几个业委会,正在和能源协调中心协商这个事儿。

方广安觉得不可思议,反物质能源不足?怎么可能呢?虽说工厂专员从五月份头上失踪了,但工厂运作并没有停止,甚至在行政区接管了工厂之后,生产效率比之前还要高。产量之高,就连能源核的运输,都出现了间歇性运能不足的情况。和方广安同组的小朋友,已经连着加了三个星期班,搞得女朋友十分之不高兴,差点闹了分手。

反正自己没什么事儿,老婆又不在,方广安就很大义地提出,代他去加班。同组小友自然是千恩万谢,但方广安觉得没啥,尤其目前,对于孤身一人在月球的他来说,工作反倒成了一种消遣。

今天的消遣也接近尾声了,马上,等最后一箱能源核消失在传送带那一头,他就可以下班了。但他等了好一会,能源核怎么还在眼前。伸头去看,发现链轮还在动作,但传送带却不知被什么卡住,不动了。方广安又等了一会儿,依然卡着,终于还是决定走出去看看。拉上面罩,打开送气口,方广安拉开密闭的驾驶室舱门走了出去,重力在这里很轻微,所以他跳着跳着,轻飘飘地就朝着传送带那一边靠了过去。

查看了露在集装箱之外的传送带,没什么问题,方广安决定钻进集装箱内部去看,如果是在内部在哪里卡住了的话,就要告诉来拉货的运输队换个箱子,别在半路出什么问题就不好了。

脱下身上的硬保护,他躬身钻进集装箱送货口。集装箱之内没有照明,很黑,方广安打开头罩上的应急灯,能够照见前方三米左右的空间,箱体内,之前送进来的能源核,被机械臂整整齐齐码成了垛,安安静静排在传送带两边。传送带之上,除了最后那箱没能运进来的能源核,没有任何东西了。

方广安心想,今天运气不算好啊,临下班了还要出点状况。一边想,一边往传送带尽头摸过去,传送带尽头还是一个集装箱,这个集装箱里的能源核已经打上了标签,含荧光剂的白色字体非常显眼:Stockholm-斯德歌尔摩。

哦,这一箱是送到斯德歌尔摩的,方广安一边走一边念着箱子上的地址,又一个集装箱,仍然是送往斯德歌尔摩。接连走了五个集装箱,全部都是到斯德歌尔摩。

不由得有些吃惊,这么多能源核,竟然全部都是要送到斯德歌尔摩去?北欧区,什么时候变成能源消耗大户了?难道不是几个人口更多的大区,才需要更多的能源核吗?但是没容他想得太多,忽然脚下就动了起来,方广安连忙抓住身边的能源核托架,才没倒下去。估计是这一箱,被拖往一号中转站去了。想明白这点,方广安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到了中转站,他们还要再把能源核打包,到时候自己出去,换辆车回仓库就好了。

但集装箱门被打开的时候,方广安傻了眼。出现在他面前的,不是运输队的巴尔默,而是从没见过的几个黑衣人,他们穿着一水儿的黑色紧身宇航服,套着硬保护,身上甚至背着武器带。那些面色不善的黑衣人,把他从集装箱里拖出来,扔到一边,又一把抓下他的头罩,问道:“你是哪里的?”

我是哪里的?方广安觉得十分讽刺,又有些生气,还有些害怕,但他仍然说道:“我是5号仓库库管。”还没问出:你们是哪里的?就有一个人,拽着他往中转站的另一边去了,方广安认得,那是工厂背后的接驳口。接驳口的舱口之前站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方广安认得,是月球王汉斯·让,另一个人方广安不认识。

那个不认识的人看到他之后,只说了三个字:“扔出去。”

方广安只来得及看到,月球王脸色瞬间变得煞白,以及听到他喊了一声:“你要干什么!”

下一秒,哦不,也许是好几秒以后了吧。

反应过来以后,方广安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漂浮在了宇宙的虚空之中,黑色的天幕还是那么美,恒星还是那样闪耀着光芒。但是,该死的,他要死了!命运,真他妈是个荡妇,说翻脸就翻脸!

这是方广安最后的一个念头。

——

郭家别墅在C市市郊,一片山林之中。之前,这里是非常有名的风景区,现在依然是,只不过随着交通工具的发展,原先偏僻的景区,现在也渐渐成为人可以定居的地方了。虽说定居在风景区,算不上是富人专属,但普通人家需要工作,要跑生活,住在景区并不算方便,所以在这一片住的人也并不多。

从郭远留的飞梭里下来,天已经黑透了,根本就没法看清这座庄园,到底有多大,只知道很大就是了。

富人就是不一样,在门口迎接的不光有智居系统,还有真人管家,穿着笔挺的黑西装,领带打着正宗的温莎节,手臂上搭着一条崭新的毛巾,用纯正的英式口音说道:Welcome Home, Sir!

跟着他走进房子的时候,凌志峰看到管家衬衫领口上,露出的一小截条码,随即想到:这是个生化人。但无论如何,在常规家务使用机器人就足够的当下,雇佣生化人作为管家,也是一件华而不实的事情。也就只有钱多到没处花的人,才会采用这种设置。比方说,郭家这样的人家。

在会客室坐定,管家给每个人上了茶和饮料。

凌志峰之前做调查的时候,顺便了解过郭新民的情况,知道时代传媒很有钱,但当时没什么直观的感受,如今在小客室坐定下来,仔细品味着内部的装饰,对比之下,才体会到卓世勋的低调和节俭。

郭家别墅中间挑高的客厅足有三层,这一边的小客室,也不是一个单独的房间,而是敞开了,和中央客厅连在一起,估计是预备着举行宴会的时候,用来安置乐队,或留给客人休息用的空间。此时,别墅之内没什么人气,甚至除了那个生化人管家,连机器人都没有看到。偌大的门厅之内空空荡荡,而小客室这一边,就只用一组屏风隔开,略微区分空间感而已。

凌志峰发现,自己的位置,刚好能看见正厅一边的螺旋楼梯。另一边的楼梯,则被屏风挡住。屏风上的具体内容,他是没有看懂,但上面的古日本语字体还是认得的,和汉字一模一样:百鬼夜行。

屏风上的浮世绘,好像是手绘的,能从颜料轻微起伏的结构上,看出不均匀的笔触和痕迹。鬼王身上的铠甲部分,用掺杂了金粉的颜料厚厚涂了不知多少层,看不出原先的质地,也不知是绢本还是纸本。屏风的木框的包边上还绘有珐琅彩,但显然年代过于久远,就连包边到底是什么材质,也已经看不出来了。

哼,有钱人的品味还真是诡异,凌志峰在心里面想到,普通人家,谁会把这种内容的浮世绘放在客厅?

那一边,郭远留吩咐了管家去叫郭远程,等人的空档里,罗英已经和他们闲聊起来。

凌志峰听到罗英问:“水兰小姐,你有没有给过王栋什么东西?”

水兰点点头,说道:“嗯,小吴不在,我就把赶出来的小样先给王编辑去看了。但是,但是……”她有些纠结,绞着手指,但是王栋竟然死了,估计她直到现在还有些懵。

小吴,应该是说吴羽了,凌志峰看了看郭远留,说起王栋,他也显得有些不自然。

但罗英接着问:“我能不能问一下,那个样片里的故事是什么内容?”

水兰转向郭远留,眼神似乎是在询问,能不能和外人说这些,后者轻轻地点了点头。得到默许之后,水兰便转回头来,对罗英说:“这个样片的名字我还没想好,目前暂定的名字是‘一条河的梦’。”

名字倒是有些特别。

又听罗英追问:“内容呢?大概是什么样的?”

水兰有些犹豫,但还是说道:“之前想过要做一个公益宣传片,所以大体的内容,是针对水系污染和大气污染的控制,治理。包括当时的人物设定,也是将一条河拟人化之后,赋予了人格,内容则主要是河和天空的对话。”

听了这话,凌志峰忽然感觉到不寒而栗,这东西如果真的做成了公益宣传片,放到了公共平台上,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别的案子就不说了,参考王栋和罗英的反应,怎么样也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想到这里,他特地转了脸过去看罗英,但罗英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反而郭远留却有些尴尬了。

“哦,是这样啊。”罗英向着水兰一笑,忽而又若有所思地问道:“说起来,你们这个行业,我还真没怎么了解过,能不能给我大体说一说,体验电影的整个制程,是怎样的?”

水兰想了想,摇摇头,说道:“我只懂得写剧本,制程方面并不清楚。”

一旁的郭远留开口道:“还是我来吧。”

但他这一句说完,像是不知该从哪里开始,停顿许久。直到罗英重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他才又开口道:“我们这个行业的制程,粗略来分,可以分为三块,第一块是平台。这一点和其他行业并没有太大不同,目前的趋势也是这样,除了一些比较私密的个人移动终端,还保留有本地计算核心,其余的计算应用,基本上都是在星云上完成的。尤其是对计算力要求高的工作站类的软件,从几年前开始就已经,直接在星云上完成计算。看起来像是独立的终端,但实际上核心模块已经是量子计算机本身了;第二块,是写作用的工具软件,虽然都是叫剧作家,但现在的剧作家和过去意义上的,早已经完全不同了。”他想了想,反问罗英:“罗大校,你自己有没有试过,写体验电影剧本写着玩?”

罗英摇摇头,虽然他会写教案,但郭远留所说的剧本类,还真没有尝试过。

只听他长叹一声,说道:“那你应该没有体会,目前体验式电影剧本的写法,对想象力要求很高,要求剧作家不仅仅有能力编写故事情节,还要把场景构思进去。对我们而言,更像是传统电影业里,编剧和导演的综合体。在编写故事情节的同时,水兰需要在剧本编写软件提供的框架下,把场景也构思出来。”想了想,他又说:“这方面的感觉不好描述,但我自己试过。剧作家在描述场景的时候,如果软件做得好,使用者会有一种魔法师一样的体会。那种体会,就像是金手指一点,凭空出现一个人物,一栋建筑,甚至是整个宇宙,都不在话下。”

水兰点点头,似乎十分同意郭远留的表述。

但时代传媒的CEO随即又说道:“所以,从这一点上,你们也看到了,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合这个行业,除非是,极端有天分的人。”说到这里,他特地转头去看了一眼水兰。

罗英觉得他这一眼,有很深的意味在里面。

他点点头,虽然没有具体了解过郭远留的描述,但要尝试应该也不难,市售的面向学生用的低配版写作软件,用来感受一下金手指,应该是足够了。

郭远留接着又说:“我们目前用的软件,最早是自己公司开发的,就是马英华的那个团队研发的。当时基于遗传算法,给剧本软件赋予了学习的能力,没想到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这点上,他实在是非常有天分的,当时我们就提出,由时代传媒注资,让马英华出去成立一个技术型的企业,就是现在的量子娱乐。两家公司共享专利,共同合作,各司其职,时代传媒主攻内容和市场,而量子娱乐就主攻技术和解决方案。”停了一下,他又说:“具体的时间记不清了,但我们的剧本写作软件到现在,已经在星云上运行了超过五年。目前来看,没有一款软件能和我们的软件相媲美。而第三点,就是关于剧本的润色和随后的生成。”

他继续说道:“查到现在,你们应该也已经知道了,水兰和李岚合作的时候,基本上是水兰负责前期,而李岚负责最后的润色。润色工作和前期的框架组建有类似的地方,但是差别也很明显。往往擅长细节的人不太适合构建大框架,而擅长构建框架的人,又对细节的把握会不够精致。不过这些都还是在写作软件上完成的,截止到这里,故事还是静态的,场景也是静态的,要最后实现体验电影那种动态的感觉,还需要在平台上对所有的静态素材进行剧情导入,也就是从头至尾,通过某一个视角来讲故事。这涉及到时间轴驱动,情节驱动和视角驱动,包括视角转移等等,有一系列非常复杂的参数设定,很难讲得很清楚。如果实在要形容,可以描述成宇宙大爆炸那个奇点推动。”

说完最后一句,他自己大概也觉得有些过,便又立刻补充道:“啊,实际上也并没有那么超自然,但我自己不是技术出身,知道的不算多,只能尽量描述,希望各位能听懂吧。”

凌志峰听了这半天,发觉自己脑仁儿疼,正想找李响要点儿止疼片,又想起他没跟来,便皱眉眉头,刚想说:知道了,不用继续描述了。

忽然从头顶上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按照目前的算法,量子计算机的生物学特性,已经越来越明显了,程序本身进化得非常好,不需要人为干涉。从技术的角度来说,到了目前这个阶段,你只需要告诉它,想要干什么就可以了。”那个声音越来越接近,却由于被屏风挡住了,凌志峰看不见说话的人。

听了这些话,凌志峰只觉得,自己的脑仁儿越发的疼起来,但好在随着年轻人出现在小客室内,话音也落了下来。

郭远程,郭新民的小儿子,郭远留的那个弟弟。

凌志峰和罗英第一次见到真人,这个年轻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年轻而鲜活,皮肤白皙光滑,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生命力。他穿一件浅蓝色的衬衫,领口敞开着,外罩一件浅灰色背心,衬衫袖子卷到手肘上,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从屏风后面转了出来,脸上还带着笑。

除了说话内容不太能听懂之外,完全不像是之前在描述的,有自闭症样子。

凌志峰打量着他:粗看之下,这孩子比起自己的几个师弟来,看着还要更正常,更乖一些。

然后,那个年轻人又开口说道:“量子计算机和程序,自己就能把‘创世’的工作做得很好。”这句说完,他冲着罗英笑了笑,却向着水兰点点头,又说:“从今年上半年开始,量子娱乐所有产品的脚本生成都是我在做,有什么问题,可以问我。”停了停,他看着水兰,脸上的表情温柔沉静:“包括水兰最近在整理的小样。”

连问话都省了。

凌志峰看到罗英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但立刻表情又恢复了平静。然后,听到他说:“嗯,正好,关于水兰小姐的那个小样,我们有一些疑问,请教制作人是再好不过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