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36话

第36话 凯风自南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52万
  • 2017-02-25 01:03:45

直广播到第三遍,黎曼才收到卓文豪的回覆,问:出什么事儿了,这么着急?不能等等么?

黎曼不知该怎么答,扭头去看邱君和。邱君和想了想,说道:“你就跟他说,罗大校那里出事儿了,叫他赶紧出来。”

果然,邱君和教的这句话刚一说完,卓文豪立马就出现了,一边走一边脱下身上的武器袋,扔回给黎曼,又一把抄起自己的外套就往外跑,出门时还不忘回头对邱君和说一句:“邱副官,你通融一下,等我回来咱们再罚吧?我先去找一下罗英。”

邱君和没吭声,跟着卓文豪往外跑,等出了模拟训练中心,才大喊一声:“卓文豪你给我站住!”

听邱君和连名带姓叫自己,卓文豪就是一愣,这么多年来,好像也没有过几回。而且根据经验,每回都没什么好事儿,便收住了脚步,转头问:“怎么了?邱副官?”

邱君和看着卓文豪,顿了一下,说道:“两件。罗大校那里是第一件,不过小凌已经带着去医院了,你不用担心。”卓文豪一听,什么?又进医院了?眉头就皱了起来,表情也有些不耐烦,刚想着说:我先去看下你再和我说别的。

但邱君和完全不给他这个机会,紧接着说道:“第二件,北欧军区,正在哥本哈根,和赫尔辛基集结部队。刚才西欧军区派人来请求增援,马上要点将,你往哪里跑?!”

一听这话,卓文豪彻底傻了眼,难道说真的要打?近期局势确实不稳,却似乎还没坏到要打的份上,而且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北欧军区军事力量薄弱,平日里也更注重维系和其他军区的关系。相比较实力强悍的西欧军区而言,并不占优。即便真的要打,那也应该是西欧军区挑事儿才算正常,怎么如今调转了风向,反倒是西欧军区跑来求援了?

但顾不上想那么多,点将是一码事儿,上战场是另一码事儿。虽说万一点了第六军,自己如果不在,恐怕会很有麻烦,但即便真的点到第六军,也不见得就是要马上出征,所以应该还好。

是以,卓文豪深吸一口气,对邱君和说道:“邱副官,求你个事儿,你帮我和老爷子说一声,我去去就来。”

邱君和面上一冷,说道:“你当军令是儿戏呢!”

卓文豪急眼了,说道:“就几个小时,我去了就来!再说,我第六军现在,能源配给都不足,就是点了第六军,要出战我看也悬!”

邱君和喝道:“说什么浑话!”直接把卓文豪训得闷了声,又觉得有些不妥,停了一会儿,才又沉声道:“这话也是你说的?”

卓军长自觉说错了话,停了半晌没吭声。他虽然性子急,但胜在认错快,便道:“是,邱副官教训得在理,这件事儿是我错了。”但他立刻又说:“但我着急,你总得想法子让我去一趟吧?”说着话,竟然拽着邱君和的袖子晃起来,大睁着眼,看着邱君和,神情俨然十几岁的少年。

一大老爷们儿,卖得一手好萌。

邱君和受不了这个,说道:“唉呀!不难看么?快松手!” 但卓文豪仍是拽着他的袖子,不停地摇他胳膊。

无奈,只能说:“行行!你松手,先松手!容我想想!”有这句话,卓少将这才停了手,松开了袖子。

邱君和满是怨念地望了一眼卓文豪,还是拎起了电话,和卓世勋说了几句。卓文豪听着内容,大抵是在向卓世勋请示情况,以及询问什么时候定方案之类。又等了一会儿,终于看到邱君和转头过来,对他说:“明天下午这个时候开会,决定战队安排。你有24个小时,超过时间不回来,做叛逃处理。”

说完这些,邱君和没再理他,径自走了。

看着邱君和走远了,卓文豪才长叹一声,心想,唐娜的事儿一出,天下可真是乱了。

匆匆赶到医院,先找到凌志峰,说是没什么大事儿,只是精神不大好,有些萎靡,在观察室休息。听说情况还好,便先和凌志峰闲聊几句,又问:“师兄,怎么搞的?”

凌志峰摇头表示不清楚,但知道卓文豪这几天都不在家,关于时代传媒的案子进展,了解不多,就把这些天查到的大体情况,挑重点的和他说了,一直说到今天下午,罗英为了找线索而生出的事端,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缘故。

卓文豪奇道:“这容易啊,你问当事人不就知道了?”

凌志峰却哼了一声,说道:“说得容易,你问问试试!”

听他这么说,卓文豪便道:“问就问,我害怕不成?”

然而,等走到跟前,他才认识到,能让凌志峰犯难的事情,实际上也还是有些难度的。

只见罗英缩在角落的长椅里,趴在一个年轻人肩头不住地哭,把那个人深色的警服衬衫,湿了一大片。

卓文豪懵了,顿时觉得无比尴尬,不觉退后一步。正想再去问凌志峰:到底是怎么了?哭成这样?

不想罗英一看见卓少将进来,就从椅子里站起来,上前两步,一把揪住他制服的前襟,拽过来,埋头上去哭得更厉害了。一边哭,一边说:“实在,实在不好意思,但,但……但就是停,停不下来。”

卓少将不知该怎么答,只好磕磕巴巴地应道:“啊?哦,好吧,没事儿,有我呢……”

边说边拿眼睛去瞟凌志峰,但凌志峰就只假装没看到。看架势,就差没落荒而逃了,是以打死都不肯往这边过来,卓文豪便只能站住了任由他哭。

好在罗英又哭了一会儿,声音渐渐小下去,停了半晌,终于抬起头来,尴尬地说了句:“行了,谢谢你了。”

适逢李响从外间拿了水进来,先递给罗英一瓶,说道:“给,拿去,喝完。”又递了水给凌志峰和李没,转头看见卓文豪,笑嘻嘻地说:“哟,领导也来了?喝水么?”卓文豪摇摇头,李响也不客气,直接拧开了剩下的一瓶,一仰脖子灌下去一半,才又打趣道:“你家小媳妇儿快哭一下午了,还是你行,一来他就不哭了!”

卓文豪呸他一口,说道:“你个二货,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罗英虽然神情有些不自然,但并不生气,只是安静站在一边,拧开李响递给自己的瓶子,喝了一口,是温的,有十分清淡的咸味。才抬了眼去看,李响便说:“没坏,是我放的电解质片,哭了这么久,不得防备脱水啊?”

扯了嘴角,勉强笑了笑,带着浓重的鼻音,罗英说道:“哪里,还是李主任仔细。”

终于能好好说话了,凌志峰这才问:“到底怎么回事儿?”

大概哭得有些累,罗英长出了一口气,抬起有些红肿的眼睛,看着凌志峰说道:“师兄,是那个小样。我觉得有问题。”

凌志峰问道:“怎么讲?”

罗英想了一会儿,说道:“在小样里,最一开始是看到一片草原,蓝天白云。作为小样,风和温度的感官反应虽然弱化了,但并没有那里不对。草原上有奇特的生物,都是动画和游戏形象,应该是设置的NPC,也没有什么特别。”凌志峰点点头,这些东西,罗英在看的时候就一一对他说了,听着也没有古怪的地方。

看凌志峰点头,罗英又说:“后来李警督开始念报告,我就没再和你说后面的内容。但实际上,从他开始念报告开始,环境设定里就出现了一个水坑,里面除了一条红色鲤鱼之外,没有任何其他东西。”

理论上,体验电影的小样里出现任何东西都不奇怪,甚至NC17和R级分类的电影里,都不知会有怎样恐怖的景象。所以,罗英所说的这些东西太普通了,普通的甚至不像是体验电影里会出现的内容。

凌志峰点点头,说道:“这些东西听着没有什么问题。”

罗英点头,接着往下说:“按我们的常规经验,体验电影都需要有比较强的刺激场景,或者比较惊险的情节,才能吸引人。而儿童的感官因为还没有成熟,所以联盟对于体验电影和游戏,是有年龄限制的。面向未成年儿童的影视产品和游戏,是不推出感官体验版本的。像小样里这种,近似于专给儿童开发的作品,似乎有些不符合行业特点。同时,即使这个场景,只是某一个体验电影的一个部分,也还能说得过去的话,那么它会出现在小样里,就很奇怪了。”

是的,如果真是这样,那它是一个奇怪的小样。

李没表示赞同,就拿他之前,错当成悬疑大片的卷宗来举例好了。

一部电影要吸引人去看,在打广告的时候,一定是拿电影里最惊险刺激,或至少会引起人好奇的部分来做片花。

成片前的小样更是如此。

为了要让编辑们,不至于在看样片的时候睡着,企划和制片人不知道要杀死多少脑细胞,才能拼凑出一个与众不同,或至少还算吸引人的小样来。

罗英又说:“所以,当时我的考虑是,这个场景里,应该会有反差很大的惊险元素,或者是比较特别的情节。但我在场景中等了一会儿,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出现。于是就去看那个水坑,和坑里的红鲤鱼。”说到这里,他停了一下,轻轻哼了一声,又说:“这一次去看的时候,场景发生了变化。”

凌志峰问:“什么变化?”

罗英说道:“我,我没有看见自己,而是看见一张孩子脸,可能是小女孩。很小,看倒影,大概只有四、五岁。”

凌志峰点头,但这并不奇怪,体验电影大多都是第一视角的。比较起以前,普通影视产品里多见的上帝视角,近年来反倒渐渐减少了。主要原因,是第一视角的体验感更好,更有代入感。

罗英见他点头,便又往下说:“这之后,情况就有些奇怪了。”

李没好奇,问道:“怎么个奇怪法?”

罗英说道:“正常第一视角的体验电影,要么是全程按电影剧本走,参与电影的人,对剧情是没有控制权的;另一种是有提示的半参与,表现形式是有剧情的游戏。但这个小样,除了场景,没有任何剧情,也没有任何提示。是完全的放任自流,硬要找个参照的话,和之前我们看到的《仲夏的杀意》有些类似。”

李响接口道:“但我感觉,《仲夏的杀意》应该算是有故事情节的吧?”

罗英点点头,又说:“是的,它有,只是它的情节设置,开放口比较多。制作方充分利用了量子算法,生成的剧情,能基本涵盖,人对事件的各种反应,包括特定情节下的各种可能性。所以,当你们在《仲夏的杀意》之中,凭着自己的判断,作出的各种反应,看起来是自己的主观意愿在起作用,实际上都是量子计算机计算的结果。所有的可能性和结局都已经设计好了放在那里,只是由你选择而已。它设计好的可能性如此全面,让人觉得它没有特定的剧情,但实际上依然是有主线的。但在这个小样里,我完全没有看到任何提示,场景也对我没有任何限制。唯一的限制,可能是物理环境的参数设定,参照了地球上的状态,是一个局部给定了参数的参照系。”

李没却说:“如果看作是一个小样,没有给定提示,也是正常的,说不定只是因为没有加上剧情推进呢?”

凌志峰也说:“是啊,作为小样而言,设置不完善是很正常的。”

罗英又说:“是,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考虑的,但是等我伸手去抓那条鱼的时候,情况就发生了变化。”他再次深吸一口气,说道:“水的物理特性,和鱼的生物特性模拟得非常好,包括温度,以及它表皮鳞片上,那种滑腻腻的手感。那条鱼从我手里挣脱出去,从水坑里游出来,在空中越变越大,直到遮住了太阳。”

凌志峰皱眉:“这也奇怪?”

罗英摇头:“不,这不奇怪,奇怪的是它的双重设置。”他顿了一下继续说:“正常的物理环境,哪怕是遮住了太阳光的一部分,但由于光线反射的作用,即便是云朵之下的阴影部分,也是可以看得见。但这条鱼的阴影简直黑得跟墨汁一样,伸手进去不见五指。”说着,罗英比划了一个一尺长点的距离,说道:“即使是像这样的距离,手伸到鱼的阴影中,也完全看不见了。”

李没问道:“那……会不会小样里的物理环境,设置就是这样?为了体现题材的荒诞?”

罗英点点头,说道:“是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既要维持感官的连续性,又要区分不同区域的物理环境,是非常困难的。但这都还好,最压抑的部分是,鱼的阴影随着时间轴推移,越变越大,直到占满了整个场景。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场景当中,我听到了一段对话。”

然后,他停顿了很久,凌志峰以为他又要卖关子,便耐着性子等。

李没着急,问他:“什么对话?”

却没想到罗英摇摇头,说道:“我不记得了,但后来只觉得伤心得不能自已(yǐ)。发觉不对劲的时候,勉强还能出声。唯一记得一句‘你死了,你现在只剩下我了。’不知道什么意思。”

凌志峰没有做声,关于这个小样的内容,说到现在都不算奇怪,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罗英转向他,说道:“问题有两个,第一出在时间上,在我们到现场的时候,那个小样已经在运行了,如果王栋从上午就开始看那个小样的话,那么,在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那个小样应该早就跑完了,但等我去看的时候,它还在那里。所以,要么这个场景是循环播放,要么,这个场景是人择触发。”

看他们一脸茫然,罗英问:“师兄,就你所知,最著名的一个人择原理,说的是什么?”

凌志峰想了一会儿,忽然狠狠地皱了皱眉,罗英显然知道他这个动作的意思,便没再让他等,直说道:“对了,就是人择宇宙学原理。”说着,摇了摇头,轻声笑起来,说道:“简直了,竟是要开始模拟宇宙初生和世界本源了!”

卓文豪没听明白,转头看看那个不认识的年轻警督,李警督,显然也是没听懂,便问罗英:“说了这么多,所以……你哭得这么凶,是因为怕黑么?”

罗英看他一眼,无奈道:“不是,是因为伤心。”

卓文豪翻了个白眼给他,问道:“那你没事伤的什么心?我给你待遇不好?”

罗英叹息一声,也知道卓大少爷是想给自己说笑话,便就说道:“并不是,和待遇无关。”说着转向凌志峰:“还有第二个问题,时间轴的问题。师兄,从我开始看小样,到我喊你,你记录的时间是多长?”

凌志峰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两小时二十分左右。”

罗英点头,对他说:“这就是了,而我自己感觉只有半个多小时。最初的十几分钟,你我在时间流逝速度上,感官是一致的。”他慢吞吞地说道:“所以,问题是出在最后那一个半小时。”

凌志峰点点头,说道:“最后那一个半小时,有问题。”

罗英说道:“是的,就是那一段。我认为,在小样里面,被人加了心理暗示。”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