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34话

第34话 云霭重重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68万
  • 2017-02-25 00:44:46

犹大书:

第八节:这些作梦的人,也像他们污秽身体,轻慢主治的,毁谤在尊位的。

第九节:天使长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的时候,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他,只说,主责备你吧。

第十节:但这些人毁谤他们所不知道的。他们本性所知道的事与那没有灵性的畜类一样,在这事上竟败坏了自己。

——

联盟的反物质武器和航天飞行器,经历了十多年的演化,终于演化出一件终极杀器——战舰米迦勒。

旧约圣经中所形容的大天使米迦勒,有着无可比拟的勇气与威力,最美丽的容姿,勇猛果敢,好战但充满慈悲心,是“绝对正义”的化身。传说中的米迦勒,六翼双面。

右手仗剑,左手执秤的六翼天使,是光之君主米迦勒的标准形象。

如同名字所赋予的那样,战舰米迦勒的六个翼,是六个反物质内核驱动的大功率曲速发动机,每一组曲速发动机都配有独立的控制单元,包含一组反物质武器炮。

每一组炮的满载火力,都可以在一分钟之内,使地球的卫星消失。

大天使米迦勒每扇动一次翅膀,就能够毁灭一座城池……

战舰米迦勒,是名副其实的一件终极杀器。它实在过于危险,是以联盟高层在认真考虑之后,决定终止米迦勒的最后一道安装工作。让它的六个翼,分散在六个大洲,主控单元则最终留在了制造它的东亚区。

以仿生程序作为控制单元,最初可能仅仅只是为了好玩。

东亚区的程序设计师们,从量子计算机研究所,要来一组遗传算法,在控制单元搭载的计算机平台上,混合了动物和人类基因序列数据,生成了一个虚拟的炽(chì)天使形象。这组半人半兽的天使程序,通过驱动纳米机器人,组成了它在现实中的躯壳,是大天使米迦勒的外形,有三对强壮的羽翼,翼展可以达到6米多长。

和圣经中的描述略微不同,它只有一张脸,至于美不美则见仁见智了。因为它不懂得美丑,只是单纯地模仿见到的脸。比较有意思的是它会学习,最早分不清物体和生命体的区别时,它的脸是一张光滑的镜子,后来渐渐地模仿过鸟类,猩猩,昆虫的头部。从模仿人类面部表情开始,它似乎有了自己的评判标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东亚区把它纳入了实战模拟训练项目。

在演习中心的模拟训练程序里,“大天使米迦勒”被标记为难度最高的级别。

不仅仅是因为它听起来十分厉害,而是它确实厉害。撇开会学习这一条不谈,米迦勒和实战模拟中心的其他课程完全不一样。排在它之下的实战模拟训练,都是虚拟现实,参加者需要戴上VBR模拟机,在量子计算机虚拟出来的平台上训练。

而米迦勒,则是不折不扣的“实战”,它驱动着数以亿万计的纳米机器人,在现实中组成了自己的战区。在纳米机器人构建起来的战区之内,肉眼就能够见到大天使雪白的羽翼,连触感都是真实的,甚至有体温。只不过,从来都没有人真的摸到过。

更匪夷所思的是,自从米迦勒有了自己的评价标准,就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控制它了。而且,比起听从控制中心的指令,似乎它更喜欢和人打架。没有人能够解释米迦勒这种奇怪的偏好,东亚区会把它纳入战斗模拟项目,估计也是觉得这种偏好十分有意思。

每年都有各地的参赛队前来挑战米迦勒,也只有最强的队伍,敢于挑战米迦勒。但自从两年前那起事故之后,米迦勒就被封停了,事故起因至今未明。甚至两年多了,当事人依然下落不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和米迦勒控制程序之间,到底有没有关系,却也没人能够说得清。

只是今天,当人工智能被赋予了强大的力量,人类却并不知道,这样的做法,是否会造成严重的后果。未来是否真的那样悲观,就像阿西莫夫所写的那样?

数世纪之前的著名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他的许多作品,放到今天来看,虽然细节上稍显过时,整体依然带有很强的思辨意味。所谓的过时,是说机器人三大定律:

第一,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或看到人类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第二,   在不违反第一定律的前提下,机器人必须绝对服从人类给予的任何命令;

第三,   在不违反第一定律和第二定律的前提下,机器人必须尽力保护自己。

以上三条定律,到21世纪末被判定为过时,主要是因为:一个机器人,由电子计算机控制的机器人,它分不清到底什么才能算是“人类”。

人类的定义,即便是人类自身都无法完整概括,何况是一组设备?

后来就有人建议修改基础定律,主要的工作是试图给出“人类”这一词汇的正确定义,以及解决最著名的图灵测试题:人类整体利益是否真的大于个人生存权?即使定义了个人生存权,必须让位给人类整体利益,又该怎样来判断,什么事件符合人类整体利益?

最初基于生物指标而定义的“人类”概念存在瑕疵,修改后增加了“有自主意识”。但在“自主意识”这件事情上又犯了难,到底什么才算自主意识?生物本能算不算得上自主意识?如果单纯的动物本能,无法算作自主意识的话,那动物的驯化现象又算不算克服了生物本能,而产生了自我意识?

无从体会,用近现代哲学的逻辑语言也无法表述。

后来随着基因工程的发展,又添加了基因序列限制,但是新政权治下出现的生化人,他们算不算是人类?和动物相比,也许生化人优先级更高,但如果一个生化人和一个自然人呢?又该怎样加以区别?

逐渐上升到思辨层面的定义标准,开始让程序员们无所适从。

后来他们渐渐认识到,在阿西莫夫时代,机器人都是按照冯·诺伊曼思想来设计的,那时的机器人是个确定系统,只需加载一条指令,它们就输出一个确定的结果。所以冯·诺伊曼式的程序设计,是无法实现人工智能的,那样需要对所有的事情,都给出冗长而繁杂的定义。

但这不是最糟糕的,最让人难过的是,当人生的各种可能性作为分母,个体卑微的努力就会趋向于无穷小。

没有人能够对所有的事情做出定义,哪怕穷尽时间也不能。

发现这个问题后,人工智能的设计就发生了变化,转变为试图模拟人脑的工作状态。

现今最优秀的人工智能都是基于遗传算法,它是模拟大脑的工作方式。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人类再也无法理解人工智能是怎样工作的了,正如人类直到今天,都没能理解脑的工作方式一样。

所有的研究,都变成对输出进行观察,然后形成一个经验感觉。反而机器的内部工作,变成了一个暗箱。暗箱之外,只有系统的概率输出,是能够确定的。

这个演变,就像是罗杰·彭罗斯的预言:人脑的运作和认知方式,或许是量子式的。

由于当时对于量子理论的研究还不够完善,他只能简单阐述了人脑工作方式,和量子状态的近似之处。然而,这几乎像是对于现代人工智能设计的预言:如果想要机器人,能够理解人类社会的工作模式,最有效的做法,恐怕是让它们变成生命体。

此外还有对于优先级的判断,阿西莫夫确实提到过,凌驾于三大定律之上的第0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整体,也不得因为不采取行动而使人类整体受到伤害。

但一个机器人又该如何判断,人类整体会不会受到伤害?毕竟个体受到的伤害是直接而显而易见的。

换句话说,我们给机器人制定了程序,让它以此为基础判断人类的整体利益,那么这个基础程序是不是正确,又有谁来判断呢?还有,我们真的愿意让机器来左右人类的命运吗?即使人类自取灭亡?

从这一点延伸开去,实际上不管是不是人工智能,或是人类本身,无法判断一件事,是否会对整体人类造成伤害。什么都无法确定,可确定的只有概率。

在此之后,又出现了纳米机器人技术。

细小如分子的纳米机器人,虽然个体没什么力量,但集结在一起,它们破坏力惊人,虽然它们小到肉眼无法识别,但却可以组合成任意形式。

在此基础上,程序员们又修正了机器人的行为准则:

元原则:机器人不得实施行为,除非该行为符合机器人原则;

0原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整体,或因为不作为致使人类整体受到伤害;

1原则:除非违反高阶原则,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或因不作为致使人类个体受到伤害;

2原则:机器人必须服从命令,除非该命令与高阶原则相抵触。

3原则:机器人必须服从上级机器人的指令,除非该命令与高阶原则相抵触。

4原则:如不与高阶原则相抵触,机器人必须保护上级机器人的存在。

5原则:如不与高阶原则相抵触,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的存在。

6原则:除非违反高阶原则,机器人必须执行内置程序赋予的智能。

7原则:机器人不得参与机器人的设计和制造,除非新机器人的行为符合机器人原则。

8原则:机器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确认自己是机器人。

9原则:机器人可以进行繁殖,但不可违反上述原则。

10原则:人类给予机器人的工作系统,应该符合最合法和职业化的安全与道德标准。

11原则:机器人必须对人类的命令作出反应,但只对特定的人类的某种命令作出反应。

12原则:在不违反前述原则的前提下,当人类和机器人判断决策力之间的控制,能顺利转换时,机器人对其自身对保护应有一定的自主性。

原则越列越多,但即便如此,即便人工智能能够完整地执行上述机器人准则,也依然不知道人工智能的发展到底会给人类带来什么,量子计算机驱动下的人工智能,是不是阿拉丁神灯?打开之后,会不会释放出魔鬼?

联盟历17年,9月。

第六军的第2分队也输了,输给了西欧军区的比特·厄尔斯特。卓军长走上前去,重重地拍了一下厄尔斯特的肩,说道:“你小子练兵厉害,等完事儿了,我一定要向你讨教讨教,可不许跑!”

厄尔斯特笑了,说道:“没问题,等我们挑战了米迦勒就来。”

目送他走进整备室,卓大军长在心里暗暗腹诽,要不是他在面对那把刀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算了,比赛就是比赛,没什么好纠结的,终于喘匀了气后,他转头问黎曼道:“挑战米迦勒要多久?”

黎曼撇了撇嘴,说道:“不知道,要看具体情况了。最多两个小时吧,如果米迦勒提前把他们重点武器缴了,就会快一些。”

卓文豪呵呵一声,笑道:“厄尔斯特?不太容易!”然后就走开了,他接连参加了两组挑战赛,此刻有些脱力,需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看他转身,黎曼又撇了撇嘴,想到,不要说两个小时,能坚持到30分钟就算不错了。

挑战米迦勒,只要能取到天使翅膀上的羽毛就算成功。相比之下,挑战队每人身上都有10件武器,所有武器被缴械才算失败。程序本身一直都恪守机器人行为准则,不会有出格的动作。

尽管纳米机器人集合体可以变成任何样子,任何结构。但米迦勒给出的自身限制,让它只会进行力量型的物理攻击,而不会突然变身成为一门迫击炮,力量的设置也是经过测算的,按照挑战者能够承受的最大上限来定,否则再厉害的挑战队也胜不了。

给了这么多限制,但米迦勒还是每次都能够,在一个小时内,缴获所有的武器,而且近期来看,有越来越快的趋势。从最初需要两个小时,到现在只需要30分钟。

从黎曼接管米迦勒主控单元开始,就一直在观察它的变化,但毕竟次数有限,每次能够直观地来观察,还要等到有人去挑战它。随着时间推移,黎曼渐渐觉得,自己观察到的一些行为,像是它在学习,包括学习人类群体的行为,以及他们在遇到威胁时,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换句话说,米迦勒从一次又一次的对战中,学到了各种诡计,并且开始渐渐应用它们。

人类最优秀的团队,每一次都败给一组程序这件事情,让黎曼有些郁闷。是不是人类这种形式的存在,真的已经开始不适应技术的升级变化了?也不知厄尔斯特这一队,能坚持多长时间?

西欧军区,第29军军长,比特·卡尔·厄尔斯特。挑战米迦勒他不是第一次来,但是轮到他带队进入到这个房间,真正面对米迦勒,还是第一次。以往的时候,他们不是输给北欧的史蒂芬·卡格尔,就是输给东亚的卓文豪。这两个人,简直像是他的克星一样。想到这里,厄尔斯特不由地在唇边勾起一丝微笑,然后他掂了掂手上的匕首,感觉重量比之前的几把要合适,便仔细用砂带抹了刃口,收进腕带的刀鞘里去了。

“走了!”一扬手招呼了队里的兄弟,厄尔斯特说道:“去挑战光天使!”

进入到那间白色的屋子,裸露在外的皮肤,就能感觉到轻微的刺痛。这是高压静电场,米迦勒的这个“房间”,为了能让纳米机器人安分地呆在里面,在六个方向上设置了强力的静电场,用以隔绝外界的干扰场。此刻,这个纯白色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那一层附着在高分子材料之上的静电场。

米迦勒的战区之内,用别无长物来形容都不够,它给人的感觉,只有一个字:空。

是真正的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除了房间正中那一滩不规则形状的银色物质。

在他们进入那房间最初的几分钟内,那滩物质的表面是完全静止的,就像是一面镜子一样,倒映着房间天花板上的白色。

像是有什么人不小心倒了一滩水银在这里……

厄尔斯特差点要以为那是水银,但立刻他就反应过来,这不是水银,这是初始化状态下的纳米机器人。比水分子大不了多少的纳米机器人,在规模集结的情况下,会具有和水十分类似的物理特性。粗看的话,的确就会像是一滩水银。

刚刚想到这里,“水银”的表面就开始出现了微小的波澜,就像是微风拂过的湖面,粼粼泛着细小鱼鳞一样的波纹,然而房间里……完全没有风!

认识到这一点的厄尔斯特,鼻尖上开始沁出细小的汗珠,手心里也有,他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但这不是害怕,这是兴奋以及紧张,是战斗的最佳状态!

像是慢慢在蒸发一般,那一滩不规则形状的面积慢慢缩小。面前的空气像是被加热了一样,开始能看到蜃景一般的空间虚像。但房间里温度并不高,至少从进入房间直到现在,也没有感觉到温度的变化。

他的手指动了一下,摸上腰间的军用长刀。

房间的景象渐渐变化,但厄尔斯特没有动,队里的其他人也没有。随着那一滩“水银”的面积持续地缩小,房间里的景象,正在变化成科隆大教堂的内部景象……

五彩圣光透过教堂的彩色玻璃里照进来,射在教堂内的神坛之上,管风琴上,牧师布道的讲坛上。即使镶嵌了无数珠宝,使用最精美的织物,由最好的手工艺匠人制作完成。此时此刻,留给教皇和皇帝的宝座,在圣光之下,也显得那么沉静,那么渺小。

人间最高的权威,在神主面前,也是卑微的……是这个意思么?

西欧的第29军,就驻军在科隆。厄尔斯特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这算是在对他们致敬么?

神坛和排座之间的空地上,投出了数条五彩光柱,光柱之内,肉眼还能够分辨出飞舞的细小灰尘。

厄尔斯特十分清楚,目前他们所看到的,应该是教堂的中央大礼拜堂,他伸手出去,摸了一下身边一张长条椅,是实体,甚至能够感受到木质结构经历了多年摩挲,而呈现出的温润感觉。

所谓的肉眼体感虚拟现实,果然名不虚传。

如果是没有去过科隆大教堂的人,也许无法感受到这种虚拟现实带来的震撼。但厄尔斯特经常去,对真实的复刻到了这种程度,换成是一般的人,或者是基督徒的话,可能已经招架不住,立时拜服在地了吧?

但他队里一共13个人,没有人动。

厄尔斯特又仔细观察了周边的空间,从那一滩银色不规则物体为中心,向外弥散开来的虚拟现实,延伸到浅蓝色的静电场墙处就停止了,正好把他们那一队人完整包裹在内。身后是覆盖了高压静电场的白色内墙,已经在慢慢愈合成科隆大教堂的大门,眼前是高企的神坛,神坛的背面是比真人还要大的耶稣受难十字架,以及无数精美石雕。

如果不是明知道,这是来挑战计算机程序,很有可能会误以为,是被瞬间传送到了他军区内的大教堂。

但虚拟就是虚拟,即使手感再真实。

倒数第二排的长椅之中,有一张比其他的要短上一截。厄尔斯特知道,这是因为短掉那一截的位置上,刚刚好站了一个他的队员。米迦勒的虚拟现实堪称完美,唯一的不协调,可能仅仅只是那光柱之中飞舞的灰尘,它们悬浮在空气中的时间比较长,或者说,让厄尔斯特感觉,要比现实之中来得长。

忽然之间他身上的对讲机响了起来,黎曼的声音传来:“厄尔斯特,你转一圈,让我看下四境全貌。”

厄尔斯特照办了,他在耳朵上夹了一只带实时摄影功能的耳机,这是技术部门应黎曼要求改的,为得是让黎曼可以对米迦勒的每一次行为反应,进行全面观察。

就在他转了一圈,视野回到刚才神坛方位的时候,头顶上响起了赞美诗。

听着那抑扬顿挫,旋律优美直触灵魂的赞美诗,厄尔斯特皱起了眉头。

然后,所有人包括黎曼,都一起看见,科隆大教堂的穹顶之下,从半空之中,缓缓降下来一个天使。

它在火红色的卷发之上带了一个花环,额前缠着一圈细细的银链,正中挂一粒殷红如血的宝石,长长的卷发顺着肩胛和胸骨一直垂到腰下,盖住了胯骨和深红色的腰带。

它上半身什么也没有穿,双手手腕上缠绕着海蓝色的布缎,盖住了从脖子上蜿蜒而下的银色链子。银色的链子在双手的部分挂满了细小的铃铛,随着它轻微的动作,在空气中发出轻微的撞击声,像是从非常遥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

似乎就连声音,也在这里减慢了传播速度。

天使的下半身是一条白色的裹布,裹布下摆上用金色描绘了花卉和鸟兽的图案,用一条深红的腰带扣住,腰带之上描绘着金黄色的咒文,裹布从一边露出了腿,能看见天使没有穿鞋,只是用金色丝绸包裹了脚趾,缠绕而上直到膝盖之下。

降落在镶嵌无数珍宝的教皇椅上,它闭着眼睛,足尖轻踩着高出普通座椅好几倍,象征皇权的靠背上,三对雪白的羽翼闪着金色光芒,微微扇动了几下,收拢在了背后。

然后,米迦勒睁开了眼睛,它微微歪着头,睁着一对金色的瞳仁,看着面前的人类。

黎曼在心里想:这组程序真是够了!比上一次看到它,这家伙又变得更华丽了!

刚想关照厄尔斯特小心,黎曼就听到他的声音在耳机里响起来:就位!准备!

几乎是指令发出的瞬间,那一队13个人,就以厄尔斯特为中轴心,迅速分成两组,向着天使包抄而去。

看着屏幕上传回来的天使图像,黎曼却在那时,想起了那个问题。那个问题,经院的基督教徒们,为它争论了数个世纪:一根针的针尖上,到底能站几个天使?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