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32话

第32话 南有樛木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83万
  • 2017-02-25 00:18:24

话说到这里,郭远留手里的孟买金酒见了底。但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是为什么会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样的状况。所以一仰头倒空了酒瓶之后,他没再往下说,而是呆呆地坐在那里。反正当时的一系列动作,都和法务顾问反复确认过,除了没法公开之外,没有一件是违反联盟法的,说真的……警察局如果要问就问好了。

罗英看着他倒空了酒瓶,放到一边,就问:“还有许多地方我不明白,假设,确实是水兰摔下来。那,在你办公室的那个又是谁?”

郭远留抿紧了嘴唇,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也时常在想这个问题,那个是谁?虽然我清楚知道,那个看起来就是水兰的人,实际上她是李岚。”他停顿了一会儿,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又说道:“你一定很想问,‘怎么可能呢?难道没有人发现她们实际上是不一样的吗?’”

罗英点头说道:“是,我看过李岚的个人资料,她的特征是比较明显的。但即便像你刚才所说,假设有人交换了李岚和水兰的身份。姑且不谈能不能办到,怎么办到的。她们都算是名人,即便档案照片都可以调换,但又怎么可能完全抹掉所有人的记忆,而没有人认出来呢?除非,”他停顿了一下,又想了想,却最终摇了摇头,看来是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转而问郭远留道:“李岚到底是怎么变成水兰的?你应该知道。”

郭远留又从鼻子里轻声一哼,说道:“我的确知道。但有一点,李岚变成水兰,和我没有直接关系,她在出现在我公寓的那天晚上,身份就已经变成水兰了。我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她自己也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罗先生,以你的认知,要篡改一个人社会身份,需要多大的能量?有那种的能量的人,需不需要特地变换她们俩的身份?这不是吃饱了撑了吗?”

他看着罗英,后者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微点着头,显然是认同郭远留的说法。

只听郭远留又说:“总之,这件事情我想不明白。”

这段时间以来的疑惑,压抑以及隐忍,借着酒精,开始慢慢散发出来。

他有些醉了,话间开始渐渐浮起愤怒:“但是,我是什么人?我是时代传媒的执行总裁!我要对公司负责!我他妈不是一个男人,我也不是一个人!我他妈的什么都不是,我就是一件工具!”

罗英找来一只烟缸,自己点起一支烟,又扔给郭远留一支。

他也不客气,抽了几口之后,又对罗英说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李岚的所有社会信息都变成‘水兰’,但我们还是找了很多人,委托了很多地方,也尝试了各种办法。但答复都是,没有任何可能改回来。甚至于很多人,根本不相信我们。最可笑的是,我都把人领到跟前,人就在那里,就是李岚,但等到生物信息确认后,那些机器人就开始满面堆笑地喊她‘水兰小姐’……实在是无话可说。反复了数次之后,连李岚本人都受不了了。”

罗英问道:“你说的‘我们’,是指哪些人?”

郭远留说道:“公司有利益关联的人,我、马英华,还有中天集团为数不多的几个。”他停顿了一会儿,补充道:“还有就是王栋。”

罗英说道:“你先说,身份改不了,后来怎么样了?”

郭远留说道:“后来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说服李岚,接受公开身份,先这样再说。反正名字也好,身份也好,都不过是一个代号,她也看的开。然而她外貌和水兰不同,这始终是一个问题。虽然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她都只是躲在我的公寓里完善剧本,但除非她死了,只要活着就总有一天要出来见人。也终会有人发现,水兰变成了李岚。

所以,我说服她接受基因改造和整容手术,反正身体只不过是一具皮囊,长成什么样并不那么重要,内心是什么人还是什么人。基因改造委托了中天集团下属的基因公司和私人医院全权处理,整个过程保密工作做得相当好,结果来看是相当成功的。”

他刚说完,罗英就说:“你们的做法我不太理解。如果你是真的希望,李岚能拿回自己的身份,那么,你应该直接把‘水兰’推到台前,让公众来检验,到底这个人是‘水兰’还是李岚。发现问题的人多了之后,自然会有人来关注这个问题了,就算不行,也至少省了你们带她去做基因序列变更。”

但郭远留却摇头,说道:“你不明白,这里面还牵扯了太多东西。小到《仲夏的杀意》合同违约,当时公司已经摇摇欲坠,亟需一个稳定因素,如果把李岚直接推到台前,被人发现她的身份和水兰交换,即使能引起足够多的关注,能引到人去调查发生这种事情的原因。但调查归调查,这对于缓解公司的合同纠纷,没有任何好处。”

停了停,又说:“时代传媒是一家公司,虽然我们不算太大,但总的员工人数加起来也不少,同时,我们是上市公司,员工怎么办?投资人怎么办?尤其是一些小投资人。万一公司真的因此而倒闭了,大投资人也许有办法,但小投资人,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们从市场上摘牌。再加上,很多事情,很多利益纠葛交织的情况下,往往是利益当先,你根本就不知道,资本家为了逐利,能干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他说了一堆,又叹一声,说道:“我后来才算是明白了,哪怕能找到东亚区的一把手,也未必就能解决这件事情。甚至于为了利益,真的有人会去杀人。再来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就会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失去了冲劲,转而为未来打算了。”

罗英轻轻地嗯了一声,这就解释了“水兰”失踪的半年去了哪,但这不能解释她的转变,即便外貌发生了变化,和郭远留势同水火的李岚,又为甚会表现得对他如此依赖?

郭远留欲言又止,他有些犹疑不定,说道:“罗先生,那之后不久,从不知何时起,李岚开始出现人格分裂。起先只是出现一个和水兰非常相似的人格,然后那个人格渐渐增强,竟然有水兰的记忆!我们找了很多专家,也带她去精神卫生中心治疗,但收效甚微……我猜测是李岚自己的心结而导致的。直到今天,它占据李岚大部分清醒的时间,她自己的人格反倒几乎不出现了,取而代之的是‘水兰’。”

他神情落寞地一笑,补充道:“从内心到外表,都是‘水兰’,如此一来,我反倒,更加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来面对这件事了。”

听到这里,罗英算是明白了“水兰”对郭远留的态度,以及吴羽为什么到了医院,反而疯得更加厉害了。她很有可能,是在医院见到了,前去接受治疗的“水兰”。

郭远留又说:“万幸的是,剧本在这之前就润色完成了。”

他叹息一声,说道:“真的难以判断,到底这件事,我做的是对还是错。假设当时,我们能够把李岚的身份要回来,像她现在这种状态,又该怎么办?但她身上的‘水兰’人格,虽然有‘水兰’的记忆,却不完整,只有一些零散片段。按理说即使出现了人格分裂,也不应该出现别人的记忆。

不是一般的诡异,尤其是,这个人我们都认识,她的记忆,我们也都可以相互印证。

我们找最好的心理咨询师来看过,也无法解释这种奇怪的状态。只能简单解释为,是李岚对水兰心存愧疚,所以希望以自身回报死去的‘水兰’。但这也很奇怪,首先,不说李岚对水兰的心思,绝不可能是李岚害得水兰坠楼;第二,即便真的想要害人,推人下楼也是一个很傻的做法,她怎么可能知道,防护网什么时侯会坏?即便知道那一段时间防护网有故障,但如果是一心想置人于死地,不会去搏这么小的概率!还有。”

他说了还有,停顿了一下,又道:“还有就是,虽然一些公开的记忆得到了印证,可以认为是李岚对自己的记忆进行了加工,使之听起来非常像是水兰的记忆。但有一些,有一些是非常私密的事件,那些是李岚不可能知道的,但这一个‘水兰’人格,她却知道。”

郭远留说完了这些,终于抬起头来,直直地盯着罗英看,说道:“这样的事情,太诡异了,我甚至觉得是李岚被水兰的鬼魂附身了。”

神鬼之事,罗英自然是不信的,郭远留也不信。但这件事情给他的冲击,已经一次又一次,颠覆了他的世界观,到底世界上有没有鬼神?现在再问郭远留,他会犹豫,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呢?这件事情,到底应该怎么解释?

罗英沉思了一会儿,问道:“水兰和李岚的关系很好,会不会……即便是私密的事情,有没有可能,是水兰告诉李岚的?然后又由那个多出来的人格,内化伪造成了记忆?”

郭远留再次摇摇头,对罗英说道:“这个可能性很小。”

罗英问:“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郭远留似乎有些尴尬,但他还是说道:“呃,罗先生,我不知道怎么样给你解释,不过,你应该不会和朋友,哪怕是最好的朋友,分享这些你和爱人之间的,一些,私密行为,具体到姿势和敏感点。”

闻言一愣,罗英也觉得尴尬起来,自己坐在那里想:最好的朋友之间,会不会分享这样香艳的信息?女孩子之间就不知道,但,拿他自己来说的话,和卓文豪分享这些……

嗯,应该不会。而他似乎可以预见到,如果自己和卓大少爷谈这些,估计会因为不够香艳,而被嘲笑的。

郭远留又说:“所以,咨询师的观点,有些我是认同的,但不全部认同。对我而言,更像是,更像是水兰的灵魂转了一圈回来了,又回到我们为她量身定做好的身体里。”说完这些,他打了个寒战,但屋子里并不冷,甚至因为整个楼层一直封闭的缘故,显得稍微有些闷热。

的确非常诡异,难怪郭远留的表情,一开始是那种样子的。罗英甚至有些同情他,为了维持住公司的表面风光,不得不做一些违背自己认知的事情。同时又要在这样诡异的氛围下,尽力维护各个方面的平衡。但是,即便如此,在和自己说了这么多之后,他依然隐藏了一些事情,也许他的隐藏只是出于本能。又或者,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隐藏了重要的线索。于他,恐怕只是单纯地,希望维护住早已危如累卵的平和吧。

所以罗英按熄掉手上的烟头,轻咳一声,对郭远留说道:“郭总,杨曼丽的话有几分可信?”

郭远留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她说的都是事实。”

罗英又点点头,问到:“把那些员工都遣散了,是出于什么考虑?”

郭远留叹息一声,说道:“第一批遣散的人,全部都是和水兰共事了很久的同事。那时李岚还没有从外形上调整过,一方面是担心,其中有人无意间撞到了李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另外也确实是因为,当时公司的状态不好,不仅仅是企划部门。当时我们已经在考虑,如果李岚没有办法,一个人完成剧本的细节填充,而最终判定违约的话,说不定就直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了。”

罗英微微点头,不管时代传媒算不算得上有风骨,但至少郭远留是。他接着问道:“郭总,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你的意见,我带来的那个VBR,和量子娱乐公司新出的有什么区别?”

郭远留摇摇头,说道:“技术上的事情我不太了解,尤其是设备一类的。我看不出来有什么区别,得问量子娱乐的人。”但他的目光有些游移。

罗英想,就算这一句是实话,背后也一定有什么没说出来。但自己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甚至连向哪个方向去问都无法确定,所以就压下心头的疑惑,说道:“一起去量子娱乐问一下怎么样?”

郭远留点头称好,一边站起身来,就要向外走。但他明显是喝多了,脚下的步子有些不稳,走了几步踢到一张凳子,差点摔倒,幸而罗英及时伸手拉了他一把。回过头来谢了罗英,正待继续往外走,忽然他口袋里有什么东西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看了看,带着询问的神色对罗英说:“是行政管理部门经理。”

罗英点头示意不碍事,又道:“方便的话请开免提。”

郭远留抿了抿唇,没说话。接起电话来,又打开免提,刚刚喂了一声,就听见一个尖锐的高分贝嗓音,她几乎是尖叫了,喊道:“总裁!不好了,出事了!!王编辑,王栋!”

“王栋怎么了?”

“王栋死了!”

郭远留瞬间就清醒了,也没功夫招呼罗英,直接就向外奔去。

所有的人都集中在新企划部那个楼层,卓文轩和水兰也在其中。显然是公司的人先跑去总裁办公室,没有找到郭远留,却惊动了旁边会议室的水兰和卓文轩。

满屋子是赶来的警察,李没和凌志峰也到了,李没抬手和他打了招呼,就又忙活起来。

这种场面给罗英一种错觉,就仿佛是,演员终于到齐了,可以开场了。

凌志峰正站在一旁听现场勘查员报告案情,抬头看见罗英和郭远留一前一后进来,便举手向他致意,罗英向他点了点头,先走去过把卓文轩带到身侧,问道:“没吓着你吧?”。

她摇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水兰,说道:“我没什么,她吓坏了。”

罗英转头去看,郭远留已经几步跨过去,把李岚……把那个水兰揽到身边,轻声细语地在说着什么。罗英听不清楚,但猜想应该是什么安慰的话,因为她似乎浑身都在颤抖着。

不禁有些许疑惑,到底是什么样的状态,把水兰吓成这样了?转头去看凌志峰,他依然还在听报告。罗英便拉着卓文轩挤到他身边,问道:“师兄,怎么了?”

这时,恰好身边的现场勘查员,也已经报告结束,凌志峰便转向他,说道:“又是一桩莫名其妙的案子。”说着,他拿过勘查员手里的册子,交给罗英说道:“你看吧,越来越鬼了。”

凌志峰为人脚踏实地,能让他说出“越来越鬼”的事情,应该是真的非常奇怪了。

罗英接过文件夹,打开来,第一页上,就是触目惊心的血迹,一个人形物体,靠着墙端坐着……看起来似乎是洗手间这样的场所,便干脆合上了报告,一抬手指着办公室尽头的洗手间,问道:“那里就是现场?”

虽然中间隔了层层叠叠的人群,但还是能看得出来,洗手间门口的一片区域,被警察用黄黑相间的警示带隔离了开来,空出一大片区域。凌志峰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罗英见他点头,便道:“走,师兄,看看去。”

原先的47层被封之后,企划部门就搬到了60层,虽然不是全新装修,但时代传媒办公楼,从投入使用到现在也没有几年,大多数设施还都是新的。这个安置在办公区域一角的洗手间,也是如此,罗英甚至能还能闻到,涂料和胶水混杂在一起的奇怪气味,混着浓重的血腥味……冲击着鼻腔里的神经。

大门敞开着,对于男士洗手间而言,时代传媒的这一个洗手间,稍显有些大得离谱。

光隔间就有十几间,尿兜也沿墙一路向内排过去,转角是一字排开6个洗手池。洗手池再进去,最里面还有一扇门,通向一个大一些的隔间,是个简单的淋浴区,大概是给加班的员工使用的。隔间的两边都有门,另外一扇门通向办公室后面的员工休息区。

那个人形物体,正安安静静地依靠在,淋浴区一个隔间之内,花洒虽然关了,但血迹早已顺着水迹,在地板上四散蔓延开来,触目惊心的红色。水打湿了死者的头发,衣物,把他淋得湿透,就像是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

淋浴隔间之外,现场勘查科的人,用白色的荧光条圈出了证据区。有几个证物科的警员正在做清理工作,同时把采集到的相关证据,放进证物保存袋里去。又一会儿,有几个人进来,把那个人形抬起来装进尸袋里,封好,带走了。

在所有证据保存完毕之前,除了证物科之外的人,不允许进入。

所以罗英只是在圈外,静静地看着里面的人形,问道:“有人知道具体经过么?”

凌志峰就在他身侧站着,听到这句话,向外招了招手,叫一声李没。二级警督李没,立刻就带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走了过来,她似乎有些害怕,绞着手指站在一边,好半天才开口说道:“我是,企划部的行政秘书。”

 “平时,通向洗手间,这一侧的门,是锁着的,”负责日常行政工作的秘书,哆嗦着,看着前方那一滩血迹。

尸体已经移走了,但,这对于缓解她的恐惧,没有任何帮助。她显然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惊悚的事件,所以有些语无伦次:“……清洁机器人一直报警,表示空气成分有问题……找了男同事去看,就,就发现……就发现……”

女人的手指越绞越紧,指关节泛着白色。她咬着下嘴唇,几乎没有办法再说下去。

觉得她再站在这里,就要晕倒了,罗英谢过她,又找人把她带出去,自己转向凌志峰和李没问道:“目前知道死因吗?”

凌志峰没有说话,李没立刻接口道:“市立医院的医生来过,我们自己的法医也看过,认为应该是湿性……湿性,”他顿了一会儿,回想着那个饶舌的专业词语,最后还是挠了挠头皮,打开手里的笔记,念道:“湿性溺毙综合失血性休克死亡。”

换句话说,是慢慢地流着血,在一个淋浴间里,淹死的。罗英抬起头,看向神情无奈的凌志峰,轻轻摇头叹息道:“唉,师兄,这不是越来越鬼。这是变本加厉,挑战我们底线来了。”

凌志峰依旧没有说话,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看得出来心情并不好。

李没又对罗英说道:“这是目前猜测的死因,具体要等鉴证科的尸检报告。”

罗英点点头,回想起自己见王栋时的情形,那个发际线微微有些后移的中年男人,那个水兰和李岚的责任编辑。还能清晰地回忆起,他摸着自己头发的动作,还能清晰地想起他的一双精明的眼睛。

但现在,他死了,以这么诡异的方式。

李没的意思很清楚,要等鉴证科的人,确定死者没有摄入违禁药物,或者过量摄入酒精……但,摄入违禁药物或者过量摄入酒精,就会让一个人,开着花洒,仰着头,割开皮肤上的大血管,等着把自己淹死吗?可能吗?人类求生的本能呢?不说人类,动物求生的本能呢?在这件案子里,求生的本能去了哪里?

翻看着李没的笔记,上面,证物科的简报已经发过来了,与此同时,法医初检的第一份报告,也已经发到了他的笔记上。

尸表除了几处静脉血管割伤之外,没有其他伤痕。伤口位置用红色箭头标记了,显示在照片上。伤口是用最普通的美工刀割的,就在尸体旁,刀刃和伤口相吻合,没有问题。

但除了这些,王栋周身没有其他擦伤和淤青,哪怕无法立时判断为自杀,也可以初步下结论:在王栋死前,没有发生过搏斗。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整个企划部门的人,一直等到王栋的血流干了,人溺毙了,才刚刚发现了他的尸体。

但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一个人,抬着头,用花洒里的水把自己淹死?他不感到难受吗?即便是上吊自杀的人,都会在绳子收紧,缺氧窒息的那一刹那,剧烈地抽搐和摆动身体,哪怕只是无意识的抽搐……

王栋死前,完全没有这样的情况吗?

罗英看向李没,又问道:“所有人笔录都做了?”

李没点点头,像是知道他想问什么似的,说道:“都做了,据他的同事们说,早上的时候,王栋的表现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罗英嗯了一声,又问李没:“嗯,确定没有人听到或看到任何异常?”

李没耸耸肩,答道:“据说是没有,从早上开始,他们都在各忙各的,一直到临近中午。通常他们会结伴,一起去吃午饭,但没有在王栋的位置上看到他,以为他自己先去了,或者是有什么别的事情,就没在意。再来就是,午餐时间,办公室里也不是完全没有人在。他们是陆续去的,整个企划部,基本是保持着有人的状态。据他们说,也没有看见过陌生人,或者不相干的人进来。平时更衣室那一边的门,虽然不锁,但是因为有保管私人物品,所以更衣室门口设有摄像头,查了中间的影像记录,也没发现有异常。至少记录上,死者本人并没有从那扇门进入。但行政秘书又说,平时洗手间这一边的门是上锁的,防止有人误闯。所以,他到底怎么进去的,也是个谜。”

歇了歇,他又接着说:“今天最后一次有人看见王栋,”他伸出手去,指着一堆人中的一个,说道:“喏,就是那个小个子,平时坐在王栋边上。据他说,看见王栋在自己座位上看样稿……之后,因为他们平时各有各的工作,互相之间虽然会聊天,但工作上不会有太多交集。所以,等到再次想起他来的时候,人已经不在座位上了。据回忆,大概是在下午不到1点。我们猜测,死者那个时候,应该已经在案发现场了。再后来他们就一直到收到空气异常报警,才找人进去看。那个时候是下午1点半钟左右。发现尸体他们立刻就报警了,中间没有耽搁,市立医院的人比我们稍微早到一点,和我们的法医前后脚,可以证明,他们到的时候人已经死了。死亡时间基本可以确定,是在上午11点半之后,到下午一点半之间。”

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李没郁闷地叹息一声,对凌志峰说道:“唉,凌局,我还以为调你这儿来,就能跟这些莫名其妙的案子,说拜拜了呢,感情是跟人走啊!难道是我气场不对吗?”

罗英被他的抱怨逗乐了,便问:“哎,李警督,那你上一次看到无头公案是在哪里?”

李没朝他瞥了一眼,说道:“在哪里?在N市警察局停机坪上。我看了卷宗,胸闷,出去透个气的功夫,就顺手把你救了。怎么样?效率还可以吧?”罗英笑了,这个李没!

笑归笑,笑完之后,案子还是要破,侦查还是要继续。又想起来身边还有个卓文轩,便让凌志峰找了个人,把她先送回市局去等着,自己转回来和李没讨论案情。

感觉自己又在看悬疑大片,李没说道:“我觉得有几个疑点:第一个就是,王栋是怎么跑到现场去的?我看了他们公司的门禁系统,权限分级还是很清楚的,按理说不该会出现权限混乱的情况。另外,就算是出现了权限混乱,也至少应该留下记录,但我们没有找到记录;第二个,王栋抽疯了吗?怎么死不好死,非得找这么个奇怪的死法?随便割腕也好,上吊也好,喝漂白剂也行,哪怕是真的想淹死,找个水池子跳下去,也好过用花洒淹死自己啊!”

罗英接口问到:“所以你认为他不是自杀,应该是他杀?”

李没却摇头,说道:“但又不可能是他杀,不要说他身上连擦伤都没有,门口那么多人的眼睛难道是白长的?还有门禁监视系统呢?”

凌志峰听着他俩的对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既不是自杀,又不是他杀,这特么的到底是要怎么样?!

李没并没有看到凌志峰的表情,他接着又说:“还有时间上来看也很奇怪,他在里面那么久,空气异常警报响起来的时候,血都快流干了。我是不懂技术,但延迟那么久,难道正常吗?”

延迟?听到这个词,罗英的睫毛忽然动了一下,不知道这个词从哪里触动了他的神经,低头思索了一会儿,他问道:“王栋的同事最后看见他的时候,他在做什么?”

李没翻了翻手里的笔录,答道:“似乎是在自己座位上看东西。”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