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31话

第31话 思君毋言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45万
  • 2017-02-25 00:01:56

眼看郭远程的脸,就要挨上郭远留一个大巴掌,千钧一发,马英华把他拽走了。

连扯带搡把他拖到自己飞梭里,马英华有些无奈地说道:“你也体谅体谅远留,毕竟他管公司营运,多少总是要顾忌着些。”但郭远程并不说话,只是盯着窗外看,马英华又说:“量子娱乐这边没有问题,只要你愿意,随时欢迎你来。你的想法虽说奇葩,但我认为是有市场的。只不过现在谈这些太早,你太超前,怎么着也得让人能跟得上是不是?今天太晚了,我送你回去,等过几天大家情绪平静下来再谈。”

郭远程依然没有说话,马英华看看他,又摇摇头,发动了飞梭,驶出第一个平交道口的时侯,郭远程开口了,他说:“目光短浅的人类!”

马英华皱眉,心想,小子又开始神叨叨了。不过他一直认为天才都是有精神病的,包括时代传媒,那一对火到不行的剧作家。所以,他对郭远程到底在说什么,并不关心,这么多年和郭家两兄弟相处下来,郭远程是什么心性他是知道的。所以神叨叨也好,总比自闭症强。是以他根本没有理会郭远程的话,只是专心寻找郭远程的住址,好像他至今还住在父母的房子里,在C市市郊的别墅区。

已经午夜,天气又冷,地面上没有什么行人,也没有什么车。

虽然旧历新年假期将近,但现在多是生化人从事服务业,经营场所通宵达旦提供服务的,也非常多,应该不至于这么冷清。大概都集中到地下,或者建筑物之内,有暖气的地方去了。不多一会儿,飞梭就转过了第二个路口,向着郊区驶去,但郭远程突然说:“马英华,调头,我要去三江口!”

“去三江口干什么?”马英华有些吃不准他,但还是把速度降下来,在下一个路口调了头。

郭远程说:“去喝咖啡。”

马英华瞬间懵逼了,但还是耐着性子说:“天气怪冷的,去三江口干什么呀?你家的咖啡不比三江口的好?如果你实在不想回去,我家的咖啡也不错,要不要去我家?”

郭远程想了想,问道:“听说你搬家了?搬去哪了?”

马英华嗯了一声,说到:“上个月刚搬的,就在商业街上,望江楼。”

然后就听到郭远程说:“那好,不去三江口了,去你家也是一样的。”

到达马英华公寓的时侯,飞梭里的时钟正好显示01:30。

入口处的门禁上,闪着绿色的光。智居管家在门口投影出一个虚幻的人影,外形是量子娱乐的经典游戏人物,一个名字叫安雅的金发萝莉。她是马英华成立量子娱乐之后,他的第一个作品,也是马英华的得意之作。马英华对安雅感情之深,从选择的智居管家外形就能看出来了。

安雅,是一个虚拟歌手。她的声音,综合了最受欢迎的女性声线而成,很有几个世纪之前,Yamaha公司那个初音未来的风格。但初音未来远远比不上安雅,马英华的《安雅》不仅仅能唱歌,有着人类数据库里最受欢迎的声线,她更厉害的地方,在于她能填词作曲,而初音未来,是虚拟动画配上人类的词曲,用综合音频演奏出来的一种表现方式罢了。

它们的根本区别是,初音未来是一张2维相片,她的背后是一群人,一群工作人员;而安雅,她本身只是一组程序,一组在量子计算机上运行的程序。

马英华远远地喊:“安雅,开门!”几乎是一瞬间,面前的玻璃门就无声滑开了。

量子娱乐虽然比不上时代传媒有名,但可见是有足够的利润。马总裁的公寓就在商业街上,景观最好那一栋建筑的顶层,一整面墙全是落地大玻璃窗,面向三江交汇,最好的江景尽收眼底。公寓之内也是极尽奢华,市面上最新潮的玩意儿,马英华全部都有,所以,他的整间公寓,反倒说不上来是个什么风格。

从落地大玻璃窗望出去,双子塔外墙上的景观灯明明灭灭,在C市里,最显眼的景观就属它了。

Golden Lavazza香味浓郁悠长,偏高的油脂含量,使得这种咖啡的酸味不那么明显。马英华一直喜欢这种风味,也自认为郭远程会喜欢,要不然为什么去三江口?三江口咖啡馆众多,最有名的一家就是Lavazza体验店,每次郭远程路过三江口,喝咖啡必去那里。

咖啡递到手上,郭远程却只是端着并不喝,眼睛直直盯着时代传媒双子塔,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然听见他问:“你说,人到底为什么而活?”

马英华又晕了,只能什么都不说,另外扔给他一罐奶,说道:“别计较这些,没完了!”

郭远程却说:“哦,你也不知道么?”

马英华心里嫌他烦,但还是耐着性子说道:“你追求这些没用的干嘛呢?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

郭远点点头,说道:“嗯,你这样是比较务实的做法。”说完不理他,仍旧定定看着时代传媒的双子塔,不知看了多久,就听他说道:“过来一起看吧,说不定能看到有趣的事情!”

马英华虽然觉得不知所谓,但还是凑上去看。

双子塔外的景观灯,在黑夜里闪烁着,在半空中投影出各种虚幻的影像,仿佛人生也跟着虚幻起来。

——

夜空之中长风猎猎,走出升降梯的一瞬间,女人发现,如果不拽住身边的栏杆,自己在双子塔尖上,是没办法站住的。风太大,礼服裙子还好不是大摆的,否则真的能当成风筝布,把她吹到半空中去。

抓住栏杆的手已经失去了知觉,指关节泛着青白,在霓虹灯光的照射下,还有些许的银色光泽。

太冷了,女人咬着牙,眯着眼,努力在风里移动。她没有恐高症,但也不喜欢来这么高的地方。

屈指算算,上来塔尖,似乎总共也没有几次。第一次是双子塔建成不久,公司做宣传;第二次,是北欧一个军二代,据说是来东亚区,学习娱乐业的经营经验。天知道他是来干嘛的!回想起那泛着油光的面孔,以及那粗大的手指,女人已经冻僵的身体还是打了个寒战,背上的汗毛一根根竖立起来,当时真有一种冲动,想把那个军二代推下去的冲动,还好忍住了,不然麻烦就大了。虽然不至于丢性命,但牢狱之灾是免不了。

真的有人会喜欢这种地方么?女人继续咬牙向前走,反正每次从楼顶往下看,虽然不至于眩晕,但脊背上,一定会生出轻微的酸麻感觉。为工作的缘故,特意去大学里选修了心理学。教授有讲过,这种生理反应对应的情绪,是恐惧、兴奋以及紧张。恐惧什么呢?女人走到连接塔尖的空中廊桥上,毫无遮拦的狂风似乎要把廊桥都刮断了,但实际上廊桥牢固得很,再怎么样也不会断。又走了几步,远远看到一个黑影,立在双子塔那端伸出的桥板上,柔软的裙裾在风的撕扯下飞舞,竟然有非常凌厉的感觉。

嗯,下一部剧如果以武侠为题材,那么“凌厉”的感觉就有了。

又往前挪动几步,在投光灯的照射下,女人把那人的脸看得清清楚楚,确实是水兰。

于是她喊道:“你在这里做什么?赶快跟我下去!这里太冷了!”但风太大,把她的声音撕成碎片,散到空气当中去了,无奈又提升了一个音阶,有些声嘶力竭地喊:“快跟我回去!太冷了!”她觉得自己已经冻成了冰块,舌头不听使唤,吐字也含糊不清。

但就凭着着含糊破碎的声音,那个人似乎是听到了,便微微地转回头,看了她一眼。

女人看到她的嘴唇在动,但完全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也看不清她的口型,只是知道她在说话。总感觉那里不对,女人开始有些着急了,加快了步子挪过去。但风太大,她不得不几次停下来稳住自己,然后才能继续往前走。

水兰一直在说,但她一句也听不见,距离越来越近,心里越来越着急。终于在只差一点,就能接触到的时侯,听见了她的声音。

风把句子卷成一截一截,她说:“加缪说,真正的……哲学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杀。”

说完,妩媚地一笑,义无反顾地纵身跳了下去,消失在双子塔下的夜空里。女人愣住了,不知道自己应该跟着她跳下去,还是该回去报警。

联盟安全法规定,高楼之外必须有场防护网。所以水兰,至多是跌进了某一层的防护场。她在心里想到,然后,会触发警报,再然后,救援的人就会出现。那么,最好还是先退回到双子塔里面去,换一件厚一点的衣服,到楼下去等救援的人,把水兰送去医院。这么冷的天,穿着单薄的礼服在风里吹,她感觉自己都马上要死了,何况水兰?

哆哆嗦嗦回到升降梯之内,顺着来路回到47层。

整层的灯还都亮着,但竟然没有一个人在。女人抬头看墙上的计时器,凌晨2点了,确实有点晚,但这些人不至于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了吧?至少责任编辑要说一下啊,实在是太不负责任了!但管不到这么多,现在水兰更重要。

她去取自己放在那里的外套,但感觉更奇怪了,很多人的外套都还在,甚桌子上还有燃着的雪茄,没来得及掐灭,刚才抽它的人就消失了?什么情况?女人心里觉得诡异,这是打算演诡故事真人秀吗?

最好还是先报警,然后问王栋到底什么情况。

于是拿出电话,但更让人讨厌的事情发生了,她的指纹竟然没有办法解锁,密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问题,屡试不对。女人又着急又担心,心里又烦,但无奈电话没有办法用,随便谁,有个人问一下也好啊!

凌晨时分,时代传媒双子塔下却异常热闹。尖锐的鸣笛声,嘈杂的人声,还有空气当中浓重的血腥气。从其中一扇门里走出来,女人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心里的不好预感,再一次升了起来。

水兰情况如何了?

环顾四周,人群似乎中没有她认识的人,公司的人都去了哪里?面前走过一个警察,步履匆匆。他手里扯着一卷明黄色的警示带,在双子塔下的广场上,围出一个禁止入内的区域来。空气中飘散着的细密雨丝,不一会儿濡湿了她的头发,寒意顺着丝丝细雨钻进领口中。但女人感觉不到,她的身体已经在楼顶上冻僵了。此刻能觉察到的,只有冻伤之后,血液流通时的麻痒感觉。

向前挤进人群,第一眼看到地上一滩冻得滞涩的血,已经不会流动了,还有一个模糊的人形物体,在远处的地面上。

那个,是不是人?思维停滞了,不动了。

身边的人在聊天,在讨论,女人听到了自己的名字,她吃惊地转头过去问:“你刚刚说什么?谁摔死了?”

她的脸冻得发白,头发湿漉漉的,脸上的妆也花了,那个人看了看她,说道:“听说是时代传媒的作家李岚。”

不可能!女人睁大了眼睛,这不可能!忽然之间她又想笑,搞什么?李岚好端端地站在这里,说谁摔死了?

好问题!谁摔死了?

如果她站在这里,那死的当然就不是李岚,但如果死的确实是李岚,那站在这里的又是什么?总不见得是鬼魂?一刹那之间,思维又停滞了,她想不下去,却不得不想!

身边又有人高喊起来,是警察在喊:“时代传媒和量子娱乐的所有人,到这边来集合!其他人散开,散开!不要在这里看热闹!走走走!”

刚刚向着那个方向走过去几步,她就看到人群中一张熟悉的面孔,中天集团的吴羽。吴羽脸上的表情,惊恐得仿佛见到了鬼,她轻轻地啊了一声,抬手指着女人,眼睛睁大到了极限。女人心想,难道真有这么吓人吗?

情况真的是太古怪了,和吴羽四目相对了一会儿,她从人群里退出来,又在原地默默地站了几分钟,忽然之间觉得头痛欲裂,困顿得无法思考。公司车库里停着来时坐的飞梭,不知为何她想起来这件事情,便向着地下停车库去了。

商务型的飞梭内部宽敞舒适,女人刚刚来得及把空调温度调到最高,就在后座的沙发椅上睡着了。

联盟历18年,2月9日,凌晨02:40

郭远程依然望着时代传媒的双子塔出神,他听到马英华的来电提示响了起来。接起来,马英华却只是喂了一声,就陷入了沉默,然后匆匆走进另一个房间。

过了一会儿,他神情严峻地走出来,说道:“出了点事,我出去一下,你今天就住在我这里,需要什么就吩咐安雅,我给你这里的全权授权。”郭远程点点头,但不说话,马英华看了他一眼,又说:“如果有安雅办不到的事情,你给我打电话。”

郭远程依然只是点点头,说了一句:“知道了,你去忙吧。”然后就又转回去看那一座双子塔,仿佛这是他存在的全部意义了。

马英华满腹狐疑,走到门口,又忍不住回头看了郭远程一眼,见他还在看着窗外,便硬生生忍住了没有问,拉开门走了出去。马英华在心里想,郭家老二真的很奇怪。正常人,难道不是应该会问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吗?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