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30话

第30话 沅芷澧兰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61万
  • 2017-02-24 23:51:43

联盟历18年,2月8日,下午17:00,C市

再有几天,东亚区就要迎来一周左右的传统假日。大部分的商业公司,都已经开始处在怠工等休假的阶段。

天气虽冷,但路上并不冷清,从大开间的落地玻璃窗向楼下看,不远处商业街上人头攒动,整条街都处在一种打了鸡血般的状态。连续几天和水兰熬夜,一直到今天凌晨,才把《仲夏的杀意》最后一部分收尾,终于赶上了排期。

虽然还有非常繁琐的后期工作,但那些工作是她擅长的部分,感觉比剧本初步构架要轻松得多。

女人又伸手刮了一下玻璃上渐渐凝起的水汽,转头看一眼床上沉睡的人。从上周开始,水兰开始变得嗜睡,她很难集中精神,这多少影响了她们的进度。不过相比正在发生的奇迹,进度又算得上什么?女人想了想,又爬回床上,从乳白绸缎面的鹅绒被下摸过去。

微凉的手摸上去的时侯,睡梦中的人轻轻动了一下,但是没有醒来。

多么神奇啊,生命可以繁殖自身,让这一奇迹得以延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是自己的上帝。她摊开五指,感受着薄薄的睡衣之下,微微凸起的小腹,为了适应繁殖而产生的生理变化,已经开始在那里堆积脂肪。

撇开华东生命科学院,那种培养生化人的超级试管不谈,雌性还真是神奇的物种。

女人看着眼前的人,现在她们是三个人了。她很久之前曾经胡思乱想过,如果两个人在一起的话,孩子的事情怎么办?另一半基因应该从哪里来,她也并不在意,如果是两个人各有一半当然更好,但这多少有些司法风险。现在正好,虽然郭远留令人讨厌,但平心而论,他的基因的确是非常优秀,无论是外表还是智商,都无可挑剔。

郭远留真是个白痴,竟会让水兰撞见赵丽琪那个贱货!

女人把头埋进那个人的臂弯里,想道:郭远留对水兰,是不是真心她管不着,但显然水兰对郭远留是有犹豫的,有保留的。否则,怎么连孩子的事情都不肯告诉他?只不过是一个电话的事情,更不要说每隔几天,他们还会在公司见面。

看着睡梦之中仍在蹙眉的人,女人又把头往她臂弯里拱了拱。水兰太小看自己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耀眼的才华,也不知道她对于时代传媒有多么重要,更加不知道,她对郭远留,根本就不是她高攀了郭家大少爷,而是郭大少爷高攀了她。

没有她,时代传媒根本走不到今天,或者说,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

感觉到人体动了一下,女人抬头去看,那个人醒了,睁开迷惑的眼睛正看着自己,似乎她还没有从梦中完全清醒过来。看着她那懵懂表情,女人心里升起满满的宠溺,她说到:“醒了?要起来吗?”

气象局播报,明天会有冻雨,下午就会开始降温。

为了让水兰不饿肚子,她这个从不做饭的人,也准备了一些食物在冰箱里,虽然手艺不好,但简单的东西还是能蒙混过关的,要再高级,就只能到商业街上去解决了,不过她已经在联系家政服务公司,除了打扫房间,她们现在还需要一个会做饭的机器人。

不过水兰吃得很少,她几乎没有胃口,只是面色憔悴地看着她笑,说到:“我不太饿。”

女人没有坚持,说到:“嗯,你自己看,刚刚杨助理送了东西过来,我们7点钟左右过去。”

公寓离时代传媒双子塔不远,开着商务型飞梭,一路过去只要10分钟。公司的其他部门,也已经开始处于半休假状态。但企划部门所在的47层,却是另一番景象。

人来人往忙忙碌碌,一切都为了是里程碑式的大型体验游戏《仲夏的杀意》!

剧本构架完成了,下面要靠量子娱乐的工程师们,把它变成可以互动的游戏。

联盟历18年,2月9日,凌晨00:50

时代传媒和量子娱乐的两栋楼,组成了一座双子塔。

已是深夜,办公楼层大部分区域都没有开灯,所以外墙上的景观灯打开时,衬着建筑物本身的深色阴影,十分漂亮。镭射3D光幕不时从各个角度射向空中,交织成一幅幅美妙的图案。当然它主要的作用,是向C市的夜空中投放两家公司的广告,配合双子塔空域的音场,能给人十分震撼的视觉和听觉体验。

但对于身在建筑物之内的人来说,这一切可以忽略不计。为了庆祝时代传媒,乃至是整个体验娱乐行业,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第一部,大型开放式结局,游戏剧本构架终于完成,时代传媒之内,正在举行一场重要的酒会。

这个属于企划部的会议室,被布置一新,似乎整个城市的节日氛围,也影响了行政后勤部门的审美,会议室内透着浓郁的乡村节日风,浮夸得简直要辣瞎人眼睛。

逻辑理顺之后,量子娱乐的技术部门就立刻开始工作,配合量子计算机的社会应用模块,对剧本构架生成各种主副线情节,应用于游戏,作用于脑。量子模拟的虚构人物,会具有比AI更加真实的触感,从浩如星海一般的人类语言数据库里,提取到各种可能的对话,即使不停地重复玩这款游戏,也绝对不会出现完全相同的情节,甚至不会有相同的细节。

站在窗边,女人轻轻地转动着手里的酒杯。剧本完美收官,身边站着自己最在乎的人,美好的未来也近在眼前,似乎再没有比此刻,更加美丽的心情了。但那人的眼睛,却正在追随着会议室里的另一个人,这让她多少有些不快。但她有些微醉了,被放大的愉悦感盖住了轻微的不快,所以不是很在意。

耳朵里传来水兰轻微的叹息声,声音像是蒙上了一层棉絮,听不真切。

屋子正中,圆形舞台的一边,时代传媒的总裁正在和投资方几个人讲话,那个年纪稍大的男人说到:“真是令人吃惊!《仲夏的杀意》一定会成为游戏史上里程碑式的存在!”

身材微胖的男子立刻叠声道:“谢谢,谢谢!借刘总吉言!我们一定努力运作,确保它成为一个叫好又叫座的项目!”说这话的是王栋,她和水兰的责任编辑。

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人,那个贱货赵丽琪!

女人举起酒杯喝了一口,听见赵丽琪说:“王编辑,运作这个词,留给你们郭总用。”虽然她这么说,但从话音里,只听出了调侃的意味,并没有责备的意思。女人想,大概是因为游戏的故事框架完工了,所有人都心情很好吧。

王栋忙不迭地陪笑道:“那是,那是!我们都是跟着总裁一起,努力干活!把这个项目做成!做好!”

郭远留却没有对此发表意见,女人看到他向自己这边望了一眼,又迅速地转头过去看向另外一边,董事长郭新民的小儿子郭远程在那里,正在和量子娱乐的另几个技术宅,大声地讨论着什么技术问题。

女人当然知道郭远留看的不是自己,但他一整晚都没有过来和水兰说话,到底是几个意思?

又喝了一口薄若来莫曼诗,女人暗自思忖,比起得到水兰的人,她更在乎她的心,如果最后她真的选择郭远留,自己也会祝福她。但最大限度能做到的,恐怕是远远地离开这座城市吧。

忽然郭远程那边的声音,比刚刚更加高亢起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去。他们依然在讨论技术问题,虽然每个字都清清楚楚地传到耳朵里,但女人却发现,没有一句话是她能听懂的,摇摇头,呼出一口带着莫曼诗味道的空气,她想到,果然工科男是另外一种生物。

郭远留大概能听懂郭远程在说什么,女人看不到他的表情,但看背影有些僵硬。也许是郭远程的话实在太过,令郭远留忍无可忍,便向身边几个人举手示意,自己走过去,不知道在和郭远程说些什么。

女人一直观察着他,那个相当于自己情敌的人。一开始。他们兄弟二人还只是在说话,声音也不大,但郭远程脸上,渐渐浮现出不耐烦的表情。他依然说着各种女人听不懂的词汇,郭远留也渐渐高声起来,女人听见他怒吼道:“你发什么疯!整天不知想些什么!到什么时侯你才能不这么幼稚!?”

一仰头喝干手里的酒,放下杯子,拿起另一边的香槟,她想到,和郭远留比起来,他的那个弟弟要可爱得多。正转头想对身边的人说:你看,那边吵起来了。那个时侯,那个人不知何时离开了。

她放下酒杯,四下张望,屋子里没有水兰,水兰去哪里了?从自己的位置看出去,整间屋子的情况尽收眼底,屋子的几个出口也都在视线范围内,即使刚刚一度被郭氏兄弟吸引过去,也不至于漏看了水兰。她的衣服十分显眼,和自己的一样,如果她从另一边的出口走开了,那自己一定会看到。

通往楼梯间的门虚掩着,所以,她应该是从这扇门出去了,只有这个角落是自己视线的死角。想到这里,女人没再犹豫,推开门走了出去。

企划部的走廊她很熟悉,但半夜在企划部的走廊上走,却没有几次,倒不是她从不加班,而是时代传媒搬到C市的时侯,她已经不需要在公司加班了。知名女剧作家幽兰,本名李岚,在C市有她的豪华公寓。公寓的工作室甚至比公司企划部的工作室更加专业,里面有她搜罗来的各种标本和样本,专门为了加强感官描述,而搜集到的各种东西,塞得工作室满满当当,不会再有哪里,比她的工作室,更加适合彻夜赶稿。

走廊很长,虽然认定了水兰,必定是从这个门出来的,但她去向了哪里却很难讲。

与会议室隔廊相望的,是A区电梯间。整个楼层一共有12部客梯,和两部货梯。6部客梯在企划部的这一边,临近会议室,另外6部在企划部的主要办公区。为节能考虑,下班之后,这一边的6部电梯,通常是关闭的。留下办公区的电梯,供加班的员工出入。今天为了配合酒会,两边交换了一下,关闭了主办公区的电梯,而把会议室这边的留着,给客人使用。

走廊两边的感应灯没有一盏亮起来,唯独电梯厅的灯亮着。再看6部电梯,有4部停在47层,1部停在1层,还有一部在上升,最后停在了287层。李岚有些疑惑,总裁办公室在顶层,之上是观景平台和双子塔的塔尖。郭远留是公司的执行总裁,他的办公室享有双子塔最好的风景,但这会儿都已经半夜了,C市最繁华的街景都已经渐渐沉寂下去。

这个点了,水兰要去郭远留的办公室吗,她要做什么?

联盟历18年,2月9日,凌晨01:25

刘畅认为今天的酒会非常成功,但这和酒没什么关系,和时代传媒提供的食物也没有关系,更加让刘畅感到搞笑的是这里的装饰,说真的,时代传媒行政后勤部门的审美,简直是一天不如一天。

所谓成功,是时代传媒两生花的最新作品,逻辑理顺后,他特意去看技术员摘花絮,打算拿去做广告素材。

看着摘出来的花絮,刘畅仿佛看到了钱从天上掉下来。公司的营业额,利润率,股价,所有的数字都会像洒上了生长素,发疯一样地增长。甚至于,明年的娱乐业最佳金奖,也可以名正言顺纳入囊中。

至少未来的一年里,他不必再伤脑筋,替集团寻找合适的投资项目。而相应的,他的个人收入,也会因此而大幅增长。刘畅看着那段摘下来的花絮,满意地想到,心仪了大半年玫瑰园酒庄,终于可以收入名下了,说不定有的多,飞梭尾翼上的标志,也能从三叉星升级成三叉戟。

刘畅的心情不能用很好来形容,简直是非常好!所以,当郭远留为了郭远程的事情,躲在一边生气的时侯,刘畅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说道:“年轻人,容易冲动。人不轻狂枉少年,让他去吧,他也捅不出什么大篓子!”说完,他十分善解人意地,向着郭远留哈哈笑了几声,表示理解他作为兄长的难处。

但郭远留的脸色却更加难看了,刘畅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触动了他的神经,只能又干笑几声。为掩饰自己的尴尬,他抬手看了看表,说到:“很晚了,我先回去了。”

郭远留有些失神地点点头,刘畅又抬手向马英华示意,同时抬起头,和郭远留起一起看向四周,在心里盘算,和哪些人打过招呼就可以离开了。但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水兰和幽兰,好像上一分钟,两生花还一起站在窗边说话,人呢?

前面就是郭远留的办公室,287层整个走廊的这一边,都是他的办公室。

切!女人忍不住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一个人要那么大的办公室干什么!干脆把卧室也搬进来得了,正好可以应付郭远留那些女客户,赵丽琪就是首当其冲,反正这对郭远留来说,都是轻车熟路,还可以顺便和女下属们搞在一起,比如杨曼丽那样的。不过郭远留能看上杨曼丽,也算他有眼光。

走廊的另一边,是总裁的私人健身房和影音室,她和水兰偶尔会在这里,看体验电影和游戏,学习一下其他公司的经验。另外,公司一些小作家们,有时候也会有一些出彩的创意。但新人往往创意有余,而技巧不足。在这里帮他们看样稿,顺便演示一下后期的一些制作技巧,也是李岚工作的一部分。

健身房里有一个标准尺寸恒温泳池。虽然作为福利,每周有两天,泳池会对公司员工开放,但她不会游泳,所以从来没有下去过。不过水兰游得很好,她游泳的时侯,女人会在一旁岸上看,或者到另一边的跑步机上去跑跑步。

但现在这里所有的灯都是暗的,除了她所站立那一片区域的脚灯。

走廊的尽头是楼顶平台,平台上专门请了园艺公司的人,栽种了一大片绿植。不过这个平台,平时只是供郭远留出入,停放飞梭用的。

真是白瞎了这片好园林!女人又发出轻微的嗤笑。当然了,反正时代传媒有的是钱,总裁想怎么浪费就怎么浪费,想怎么浮夸就怎么浮夸。从尽头的楼顶平台,可以上到288层的景观平台,那里,就是一马平川的一个真正的平台了。上面几乎什么都没有,通常是供来公司参观的客人,在平台上俯瞰整个C市的风景。

一般情况下,客人是从另一边搭办公区的电梯,可以直接上到景观平台,再从景观平台搭乘升降机,可以上到双子塔的塔尖。

但现在那一边的电梯是关闭的。

楼顶平台上有景观灯,所以反而要比里面亮,女人从随身携带的手包里,拿出一张薄薄的玻璃片,展开,伸手在上面轻轻弹了几下,玻璃片上就显示出各种应用的图标。伸手摸了一下电话图案,又按了一下某个快捷建,立刻就显出正在播号的状态。

上面浮现出水兰微微点头的3D影像,影像中的水兰神情清淡,伸手捋了一下自己散在耳边的短发,微微一笑。

女人最喜欢这一辑,所以剪了,拿来做联系人头像。等了一会儿,似乎听见微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她犹豫着,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要不要走出去看。2月的C市,虽然谈不上酷寒,但冬夜之中,即便只是想一想,也让人冷得浑身发颤。

借着酒劲,女人推开了走廊尽头的门,走进冬夜的寒风中去了。

平台上的绿植,早在寒风的催化下,变成枯黄的干枝。整个平台上只有矮灌木和藤蔓类植物,据说是因为担心乔木有可能长得太大,万一有枯枝掉落到双子塔之外,会造成事故。但女人认为这简直是杞人忧天,就不说整个平台大得超过好几个足球场,如果不是种在平台边上,怎么可能掉得下去?退一万步讲,即使有东西掉落下去,双子塔外,层层包围的防护场,也不会让枝条有机会掉落到地面上。

声音是从一边楼梯的方向传来的,女人记得,这条楼梯是通往上一层的景观平台。她在寒风中瑟缩着,楼顶上的风很大,几乎要把她从地上刮起来,吹到空中去。伸手搓着自己裸露在风里的双肩,她有些不确定,也非常疑惑。但她还是向着楼梯走过去了,越走近,声音就越清晰。

方向是正确的,女人心里想到。

站在楼梯的最后一级,女人看到前方不远处,躺着一个,缀满了立方氧化锆的银色女士小包,那个小包和自己手里正拿着的那个一模一样。完美切割的锆石,用来仿制钻石是最合适不过。它们密镶在手包上,却又因为特殊的工艺手法,整个密镶面具有着织物柔软的特性,在月光和灯光下散射着不同颜色的光。

火彩,女人记得,这种迷人的光学效应,似乎应该叫做火彩。

散着火彩的女士小包躺在那里,声音是从里面传出来的。她捡起那个小包,打开看了一下,水兰的电话上,自己的影像在上面闪动。挂断电话,抬头四顾,平台上一个人影都没有,继续向前走,在双子塔的塔尖那里有两台升降梯。女人抬头看着升降梯上的楼层显示:1,另外一台的显示是:0。

只是一个数字的差异,从平台到塔尖,足有一百多米。她禁不住疑惑,平台上的景观升降梯,这个时侯应该开着的吗?她没有想太多,外面太冷了,虽然升降梯里未必会有多暖和,但避一避风还是可以的。当然她也可以选择现在调头回去,双子塔之内温暖如春,干湿合宜。但似乎这一种选择,她连想都没想过,就一脚踏进升降梯,向着双子塔的塔尖去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