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27话

第27话 婉若游龙

  • 行星起源
  • 此君
  • 1.36万
  • 2017-02-24 23:19:57

看着面前的年轻人和他的助理,王栋的眼睛亮了。职业的敏感性,使得他第一时间就想问对方,要不要加入时代传媒?虽然现在体验电影大行其道,量子计算机对人物的塑造足以乱真,根本不需要真人演员。但如果他们愿意出让部分肖像权,哪怕只是很小范围的授权,应该也会是一笔不错的买卖。只不过对方的身份又让他有些退缩,毕竟他们是警局的人。虽然王编辑认为,这年头根本就不需要警察局,但警察局毕竟是暴力机关的一部分。这一点,让身为屁民的王编辑,也还是有些惧怕的。

多年在大企业里打滚,王栋磨砺得经验老到,世故圆滑。事件不论大小,基本都能够顺利蒙混过关。他摸着自己稍许有些后移的发际线,满面堆笑地问:“罗探长,今天来是为什么事情啊?”

早上他们出发前,凌志峰就另外找人把协查通知发给时代传媒,身份也是临时编的。所以,当他们说明来意的时侯,前台的小姑娘连问都没问,只是盯着罗英和卓文轩安静地发了一会儿花痴,就直接把他们领到会议室去了。

在会议室里坐定,闲扯几句,罗英摊开手里一册卷宗,又打开录影设备,还不忘问一下:“王栋先生,介意我录影吗?”

王栋马上摇着头说道:“怎么敢!不介意,不介意!”

罗英笑笑,说道:“是为去年李岚的事故来的。”

王栋立刻一副了然的神情,但是又疑惑地问道:“诶?李岚的事情不是已经结案了么?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

卓文轩看着对面的王编辑,扁了扁嘴,心里想:这反应好假,太夸张了。

罗英停顿片刻,问道:“王编辑,听说,你之前是李岚的责任编辑?”

对方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但王栋也不知道他从这一条开始问是什么意思,于是答道:“是的,但实际上最早我是水兰的编辑,两个人转到一起合作之后,我才开始兼作李岚的编辑,时间不长。”

王编辑看到对方轻轻哦了一声,又接着问:“王编辑,时代传媒这栋楼是什么时侯建成的?”

王栋答道:“大概建成了3、4年吧。”

罗探长问:“当时找的哪家公司承建的?”

王栋答道:“是联合大宇下属的建筑公司,东亚区的第三分公司。”

罗探长又问:“你们查过承建公司的资质么?监理公司呢?”

王栋觉得自己打好的腹稿直接废了,这个罗探长的问题真奇怪,又说是为了去年的事故来的,问来问去都是和李岚没关系的事儿,难道说是警察局来要项目的?想到这里,他的态度有些疏远了,但还是说道:“查过,自然是查过了才签订的合同,监理公司也是,都是有资质的公司。”

罗探长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来,问道:“介意我抽烟么?”

王栋连忙推过去一个烟缸,说道:“不敢,不敢,请、请!”

罗探长点起一支烟,眯眼问道:“既然这栋楼是4年前才建成的,又是有资质的建筑公司,还有监理公司在场,你们外墙上,场防护网都没有吗?联盟的《高层建筑安全法》,十年前就有了,规定高过10米的建筑物,必须每10米设置一个防护网,超过100米的建筑物,从第101米开始,每5米设置一个场防护网。这些,你们时代传媒的双子塔上,没有吗?”

这下王栋明白了,对方的问题,原来都是给自己下套子。脸上的汗一下子冒了出来,满脸油光加上满脸的汗,着实不那么美观。但是经验老到如他,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于是打着哈哈笑道:“哦,哦,是有,但是不巧,当天系统出了故障,确实是没打开。”

罗探长又笑了,说道:“也是,这么高的楼,从楼顶到一楼,每一层的场防护都出了故障,可不是巧吗?我很想知道,你们是怎么向保险公司解释这个问题的?”

王栋感觉到冷汗流了下来,卓文轩看着他微微颤动的大鼻子,很好奇他会怎么回答。

王栋说:“额,确实。那之前,有差不多一个月,整栋楼的力场系统都不太正常,所以,就打算找一天修理调整一下。故障信息都有记录,当时也找了设备提供厂商来维修和查看过,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

罗探长也不说话,只慢条斯理地向烟缸里弹进去一些烟灰。

王栋想,他大概觉得自己的答案过于简单,不大满意。屁股在椅子上扭动了几下,王编辑终于说道:“呃,要不,还是我从头说吧。那天是《仲夏的杀意》脚本框架完成……啊!对了,罗探长,《仲夏的杀意》听说过吧?”

罗探长点头,示意他接着说下去。

“水兰和李岚的所有作品,按照我们的通常做法,是要先把不同视角的脚本框架合起来,整个逻辑理通顺了之后,才加上感官体验,之后发到量子娱乐去,做成和人体感官可以互动的体验游戏。实际上,直到现在来看,水兰和李岚合作的脚本框架,还从来没有出现过逻辑不顺的情况。当然,她们在编故事的过程中,也会根据进度分享样稿,以确保合作不出现问题。”

这时罗探长的助理开口了,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男孩子,一开口就是一副清越的嗓音。

王栋一愣,原来是自己认错了,只听她问:“为什么会让两个人同时编一个剧本呢?难道不是同一个人,比较能保持一致性吗?”

王栋答道:“哦,是这样的,一方面两个人写起来比较快,另一方面,目前依然是言情大类比较有市场,但是一个人写起言情剧本来,因为要不停变化视角,有的时候会显得混乱和生硬,体验也不是很好。所以决定尝试,由两个人分别以不同主人公的视角来写,这样一来感官体验会比较有连续性,没想到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到了《仲夏的杀意》的时侯,她俩的合作已经到了天衣无缝的境界了,所以当她们说,框架完成的时侯,从来没有人会质疑脚本的质量问题。而公司为了庆祝框架完成,通常会安排一场小规模的酒会。这样的酒会每次都有,一方面是庆祝新作品框架完成,同时也让整个企划部都放松一下。只邀请公司员工和合作单位的人,高层也会趁机谈一些战略性的东西。”

罗探长掐灭手里的烟头,问道:“所谓的合作单位,就是量子娱乐吧?”

王栋说道:“还有投资方中天集团。”

罗探长说道:“请接着说。”

王栋摸掉鼻子上的汗,又说:“那天也是一场普通的小规模酒会,本来就是定在周末,参加的也基本都是同事。还有就是量子娱乐的人,总裁马英华,他们技术总监,还有几个资历比较深的技术员。中天集团,当天就只有一个项目总监,和他们一个董事在场。”王编辑想了想,又说:“还有几个老板做自由媒体的朋友在。”

罗英微皱起眉头。

王栋没注意到他的神色变化,接着说下去:“本身酒会人也不多,就在企划部那个楼层举办。都是成年人,从没想过会出什么问题,而且那天几乎没有外人。再加上不久就是旧历新年了,就和建筑安全设施供应商约好,定了当天修理场保护系统。整栋楼的安保系统都设置了特殊门禁,除了公司的人,以及过来维修外墙场保护装置的工作人员,不会放任何人进来。为确保没有问题,另外还请了生化机器人保安。”

罗探长问:“当天一共多少人在场?”

王栋想了想,说:“不多,大概也就是不到四十个人吧,还包括酒会的服务生。”

罗探长微微颔首,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于是王编辑又说:“双子塔主要是由时代传媒出资,和量子娱乐一起兴建的,他们就在隔壁楼,不过他们只占那栋楼三分之一的产权。所以,这边的场保护系统出问题的时侯,那一边实际上也有问题,需要一起维护。”王栋停了一下,似乎在思考什么,又道:“酒会是从晚上7点开始的,从晚餐后开始整理框架,生成游戏情节。《仲夏的杀意》比我们过去的所有作品都要长,框架逻辑也更复杂。即使是在神威Ⅲ(3)上,也花了将近三个小时。”

罗探长问:“神威Ⅲ?不说是星云吗?”

“哦,是这样的,”王编辑说道:“我们之前所有的体验电影都是在星云上运行,但《仲夏的杀意》太庞大了,最早的设计就已经超过百万兆量子比特,我们怕测试出问题,影响到星云的日常工作,又正好那时神威Ⅲ在找测试项目,我们就和量子计算机研究所商量,让水兰和李岚租用神威Ⅲ的平台,在神威Ⅲ上构建框架。我们和量子计算机研究所的框架协议,并没有特地为了这个去更改,所以,对外宣传的时候,是按照框架协议书面上的内容来拟的。另外签订的测试合同没有考虑。”

罗探长又问:“后来的运行平台是星云1号还是神威Ⅲ?”

王编辑很肯定地说道:“是神威Ⅲ。最初的广告说是会在星云上运行,那是因为当时神威Ⅲ只是测试平台,并没投入日常营运,所以最早签合同的时侯,依然考虑的是星云1号。”

罗探长问:“为什么后来换成了神威Ⅲ?”

王编辑答:“后来出了事故,剧本又拖了半年才交付。等到剧本交付时,星云已经满负荷运转了,没有足够的空间留给《仲夏的杀意》。再加上神威Ⅲ测试下来没有任何问题,人机交互体验友好,堪称完美。所以就干脆和量子计算机研究所重新签订了合同,改成神威Ⅲ。只不过因为那时候,宣传册什么的,都早已经印好了。反正普通人也感觉不到神威Ⅲ和星云1号的区别,就算是有区别,神威Ⅲ的体验只会比星云更好。所以我们就没做更改,打算下一季度宣传的时侯再打出神威Ⅲ的广告,立刻就又是一个新的卖点了。”

罗探长沉思片刻,说道:“嗯,明白。量子计算机没什么疑问了,然后呢?酒会上发生了什么?”

王编辑接着说道:“合并脚本一共花了三个多小时,但据做脚本测试的人说,是因为逻辑陷入了死循环,所以等于前面的一个多小时是白做了。然后就停下来,花了半个小时,改了条件再试,再试的时侯几乎瞬间就好了。”说到这里,他感慨了一下:“果然是最新的神威Ⅲ,真的不一样!”紧接着他又说:“这样一来,酒会正式开始的时侯,差不多已经是当天晚上10点半左右了。”

王编辑看到罗探长的助理拿出一个小本子,又抽出一支笔,把他说的时间记了下来。

助理一边记一边问:“王编辑,你能不能大体形容一下当天,你所看到的所有事情经过,还有每个人当天的行为和状态?”

王栋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呵呵一笑,说道:“事故当天做笔录的时侯这些都问了,时间有点长,我可能记得都不如笔录清楚。”

但是小助理只是眨眨眼,说道:“没关系,您说,反正我会去核实的。”

王编辑梳理了一下情绪,接着说:“整场酒会,我基本上都在陪着投资方的人,中天集团的刘总和赵小姐。哦,对了,还有投资方的编辑吴羽,实在是可惜了。”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替她惋惜,又道:“那姑娘真挺好的,做事认真,人又聪明。能进中天集团这样的公司,家里也肯定没少花力气培养,假以时日,必定是有前途的。真是可惜了了。”

卓文轩看过凌志峰带来的卷宗,对当天笔录的所有人,凌志峰都做了相应的背景调查。

吴羽,女,26岁,联盟某名牌大学毕业。毕业后进入中天集团实习,次年担任体验游戏编辑助理,从联盟16年开始担任独立编辑,专门负责公司投资的体验电影和游戏。

诚如王栋所说,是个很有前途的女孩,很可惜,就在去年的事故之后,吴羽疯了,进了精神卫生中心。

又听王栋接着说:“我差不多整晚,都在陪投资方的项目经理,和他们董事,陪他们和不同的人聊天。我们总裁和量子娱乐的马总当天在一起聊得比较多。我们董事长的小公子,郭总的弟弟那天也在。他平时不怎么出现,每次出现,也基本上是和量子娱乐的技术员混在一起,是个技术宅。”

王编辑听到罗探长的小助理轻轻哼了一声,她问:“哦?叫什么名字?”

王栋说:“郭远程。”

小助理又在本子上记下了什么,突然问道:“这个人好像没有做笔录,是吗?”

王栋说道:“嗯,好像是。那天中途他就走了,所以事情发生的时侯他并不在场。”

中途就走了?卓文轩的笔尖在本子上轻点,问道:“他什么时侯走的?”

王栋想了想,说道:“大概是凌晨1点不到吧,走之前和我们总裁大吵了一架,几乎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他们吵架。吵过之后,他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是1点不到,这样。”

小助理问:“事故是在凌晨1点左右吗?”

王栋说道:“不是的,是不到凌晨2点。发现出事故之后,我们立刻报警了,救护车大概是报警后5分钟左右到的,我留意看了一下时间,是2点05。所以应该是不到2点的时侯,出的事。”

小助理问:“是谁最先发现的?”

王栋说道:“是楼下的生化机器人保安。人掉下楼之后,是直接摔在双子塔中间的广场上了。虽然我们听不见,但据说当时声音很响。清洁机器人检测到高浓度血红蛋白,上报异常给保安,之后安保机器人出来一看,就发现有人摔在广场上了。”王栋咳嗽了一下,又说道:“当时立刻通知了我们,并且报了警。”

小助理问道:“从凌晨1点到2点,这一个小时,李岚在干什么?”

王栋用双手搓了搓脸,想了好一会,才说道:“不大清楚,当时我们的注意力,都被老板兄弟俩吸引过去了。他们吵得实在太大声,差一点就打起来了。只是那个时侯,大家都有点喝多了,并没有人留意到,他们是为了什么吵起来的,只是知道在吵。好在没打起来,很快有人拉开了他们。我们董事长的二公子,就是郭远程,看起来很不高兴,就提前走了,量子娱乐的马总送的他。”他停了一下,又说道:“我最后注意到李岚的时侯,她正在和水兰说话,一边说还一边笑,看起来情绪很好,怎么都想不到后来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助理点点头,又写了什么在本子上,问道:“郭远程有不在场证明吗?”

王栋愣了一下,有些犹豫道:“这个,我不太清楚。当天他和马总走了以后,我就没再见过他,警察局不知道有没有调查过他的不在场证明。”王编辑停了一下,又说道:“但是,似乎那之后,他就和董事长,还有我们总裁闹翻了,离家出走直到前几天才把他找回来。”他说完这些,觉得罗探长应该再没有什么问题可问了,便向后一靠,双手放在微微凸起的啤酒肚上,双眼看着交叠在一起的手指发呆。

罗探长突然问道:“当时水兰是什么情况?”

王编辑停顿了好一会,才答道:“这个……当时光顾和投资方的人聊天了,根本就没在意水兰和李岚。郭远程和我们总裁吵架之前,我看到她们端着酒杯,正在门边聊天,再后来,直到出事之后。到那时候,全部的注意力又都集中在李岚身上了。”

助理问道:“嗯,多问一个问题,既然摔下去的时侯没有任何人看到,你们怎么知道是李岚?”

王栋愣住了,罗英似乎看到他脸上有冷汗往下滴,他喃喃说道:“唉,那场面……确实,我们根本分辨不出当时跌下去的是谁,只是从衣服来判断,大概是李岚。另外,当场采集的生物信息,几乎立刻就确认了身份。”

助理点点头,没再问了。

罗探长又重复了一下问题:“水兰呢?她当时是怎么样的?她是你们最红的体验剧作家,即使出了事故,难道没有人关心一下水兰在哪里吗?”

王栋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说道:“的确,是我失职,我是她的责任编辑,即使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故,我也应该要把她叫到身边才是。”

罗探长点点头,又点起一支烟,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发现水兰失踪的?”

王栋想了想,说道:“当天实在太混乱了,先是警局的人来做笔录,所有人都做完笔录之后,已经是第二天早上9点了。然后公关部门就召集所有在场的人开会,统一外部媒体的应对策略,一起来开会的还有中天集团和量子娱乐的高层。先是高层会议,等管理层商量好了对策后,又一起和全体在场的人开会,就是那个时侯,发现水兰不见了。”王栋顿了顿,说道:“所以,发现水兰不见的时侯,是第二天下午1点多钟。”

助理听他这么说,又在本子上记了什么,说道:“那就是说,发现水兰不见的时侯,距离事故已经过去12个小时了。”

王编辑点点头,说:“嗯,差不多是这样。”

卓文轩用笔尖戳了戳自己的记事本,她又想起卷宗上面,水兰那张惨白的面孔,还有受惊的斑鹿一样的表情,微微颤动的眼睫毛,似乎在表白着她的茫然失措和惶恐。

罗探长弹掉烟灰,问道:“后来怎么找到水兰的?”

王栋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我不知道了,据说是郭总在外办事的时侯,偶然看到带回来的。听说当时水兰是失忆的,对自己失踪半年发生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记忆,很多过去的事情也记得乱七八糟。有可能是李岚的事情对她打击太大了,一直休养到现在,除了整理《仲夏的杀意》,最近都没有写什么新剧本。”

卓文轩轻轻地在笔记本上划了两道,重复道:“偶然看到?”

王栋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对,但是已经说了出去,也没法收回。他微微有些懊悔,总裁偶然出门,看到水兰就带回来,这种事情,让他们去问总裁就好了,自己又多什么嘴!

罗探长看看王编辑,点点头,说道:“谢谢你,王编辑,你们总裁在不在?”

王栋想了想,说道:“早上看到在,不过他经常会走开,出去办事。我去问一下,二位稍等。”说完,他从椅子里站起来,小步跑开了,跑起来动作倒是十分轻快,和他肥胖的体型多少有些不相称。

“我们今天恐怕见不到郭远留,”罗英看着王栋跑出去的动作,对卓文轩耳语道:“他应该会找律师问一下才决定来不来。”卓文轩点点头,在水兰的名字旁边画了两个大大的问号。

罗英看她的记录上,水兰的名字旁边,另外用簪花楷体写了“所以”以及“要证明什么”,同样是打上了问号。便赞许的点头,说道:“你也注意到了,他在陈述水兰失踪这件事的时候,做了过多铺垫。”

卓文轩答道:“而且最后,他用了‘所以’这个词,是在试图向我们证明他的话是合理的。一个简单的陈述为什么要这么复杂?”

王栋去了不久就回来了,看他一脸歉意的样子,卓文轩猜想,被罗英说中了。果然,只听王编辑说:“不好意思啊,总裁恰好出去了,不过他有交代,如果二位周五有时间,他还没安排,可以在公司等二位。”

罗探长的助理问他:“那水兰呢?”

但王编辑搓着手,面露难色道:“其实就是为了水兰的事才出去的。而且,水兰在出事以后就转了部门,不怎么来公司,要见她的话,就要提前一点和她约。但总裁交代了,如果二位周五再来,也会叫水兰一起过来。”

罗探长点头说道:“那我们周五再来,王编辑,谢谢你接待我们。”说完,他向王栋一笑。

仿佛被洞穿了心事一般,王编辑的脸上显出心虚的神色来。

出来的时侯,罗英说道:“今天有时间,我们去一下医院,看能不能见到吴羽。”

C市的精神卫生中心在武陵山里,那里峰峦叠嶂,风景如画,秋风把种类繁多的植被,催成一层层不同颜色,云霭缭绕间,山峦的色彩似乎也在随之流动。山间物产丰富,飞鸟,走兽,鱼虫,还有秀美的水资源,交通也相对便利,唯一不太好的地方,可能就是C市雾气太大,被称为东方的雾都,而浓雾在山中,则更加厚重。

望着树林间的薄雾,卓文轩皱眉说道:“天气不好,这么早就起雾了。”然后转脸去问罗英:“大校,这里海拔高,你还好吧?”

罗英微有些喘,但还是说:“没事,山腰海拔还没到4000米,问题不大。”

当下无话,两人踩着细碎的石子路,向医院中庭走过去。走到问讯台的时侯,护士王娜娜正在百无聊赖地,数着桌上的药瓶子打发时间。说明来意,王娜娜向走廊努了努嘴,说道:“喏,那个大玻璃落地窗的房间看到了么?在里面呢。”

卓文轩探头去看,透过整墙的玻璃,能看到大屋子里,三三两两坐了不少人。一眼望去,并不能从面相上分辨出这些人的精神有没有问题,都是穿着统一的浅蓝色病人服,也分不清谁是谁。

刚要开口问,就听见王娜娜又说:“在边上,下飞行棋的那两个。”

罗英却问:“吴羽的主治医师在么?”

王娜娜想了想,说道:“你等等,我叫他来。”

贺涵从没想过,除了吴羽的家人,还会有其他人,对她的病感兴趣。

不管对病人本身,还是对案例,吴羽作为一个样本,只是无数应激案例中的一个,太典型了,没有任何值得讨论的地方。所以,当罗英问起吴羽的情况时,贺涵花了很长时间才想起来。但是她的病例实在太普通了,即使想起来,也只有一个大概的映象。所以贺涵不得不去找当时的病例,但他又十分犹豫,虽然对方拿了警察局的协查通知,但应不应该把病例直接给对方看,他并不清楚。还从来没有警察来找过他,问过类似的问题。

罗英看出他的犹豫,就说:“没关系,贺医师,你给我们大概讲一下吴羽的情况,我有不明白再问你。”

贺涵笑笑,但他心里想的却是:这么普通的病例,你都能听出不明白来,我倒要向你学习了。斗争了一会儿,他终于还是决定,把自己写的病例分析给罗英看,并且指着病例,一条条给他讲解吴羽来时的情况。

从时间记录上来看,吴羽并不是事故之后立刻发病的。从出事,到她发病,中间间隔有8个多月。但贺涵只是通过她的家人,大概知道吴羽,是因为目睹了一起事故惨状,受了刺激才精神出问题,却并不了解事故当天的细节。

在送进医院的时侯,她嘴里反反复复就是一句话:“鬼!鬼!我见到鬼了!”

至于吴羽口中的鬼到底是谁,贺涵不知道,就连吴羽到底为了什么事,受了什么刺激,到现在,贺函也没去追问。

后来慢慢平静下来之后,吴羽似乎把整件事情忘记了。从心理医师的角度出发,忘记整件事情,对病人而言未必是一件坏事,所以从吴羽被送到精神卫生中心到现在,半年左右的光景,贺涵就只是针对吴羽的日常行为做一些分析和判断,至于吴羽发病的根本原因,贺涵倒认为,时间尚短,还没到揭疮疤的时侯。另外,如果吴羽确实是忘记了,那倒比逼迫她回忆要好得多。

罗英翻看着贺涵的分析报告,见都是一些日常行为的评估,包括心因性的一些生理病症。比如怕黑,如果处在完全没有灯的环境下,吴羽就会失禁,还有昏厥,等等。评估内容里也包含一些心理咨询的录影,也都只是贺涵和吴羽的日常聊天,包括对于她的专业的探讨,在学校的情况,家里人的情况等等等等。

太简单了。罗英合上手里的病例,对贺涵说:“我想找她聊一聊,不知可以吗?”

贺涵问道:“不知罗探长想问些什么?需不需要我回避?”

罗英说道:“有个案子,需要吴羽提供一些线索,您在不在场都行。”

贺涵点点头,站起来,把罗探长和他的小助理带到隔壁的治疗室。但他心里想的却是:现在的警察真是够了,连精神病患者的口供都要拿来做文章。

治疗室布置得很舒适,更像是接待客人用的小会客室,罗英和卓文轩在一角坐下来等,还没等拿起书架上的杂志来看,贺涵就带着吴羽进来了。

卓文轩认出来,是之前在大玻璃窗房间里看到的,那个在边上的女孩,和她坐在一起的,是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有些眼熟,却一下子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吴羽怯怯地在屋子中间坐了,她大概知道这间屋子是治疗室,以为贺涵要和她聊什么,有些紧张。

贺涵安慰道:“小吴,这是警察局的罗探长和他的助理,有些事情想问你。你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们就可以了。”

吴羽轻轻地搓着手,低声说道:“哦,你们好,我叫吴羽。”

卓文轩看过她的口供,内容和其他人的口供并无冲突的地方。实际上,卓文轩认为,所有人陈述,都是他们眼睛所看到的真相,但是每个人的眼睛看到的局部,却无意中掩盖了所有人都没有意识到的事实。有人,为了掩盖这个事实,刻意串通了所有人的口供。有机会做这件事的这个人,是谁还不知道,但是有机会和能力这么做的人,应该不多,目前来看,最好的时机,大概就是,时代传媒公关部门开会的时侯。

既然法不责众,即便吴羽意识到自己被人利用,做了假口供,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要负责也轮不到她,但她又为什么会发疯呢?是不是说,吴羽无意之中接触到了真相的一部分?然后被惊吓到发疯?

罗英看看她,说道:“你好,吴小姐,我是罗英,C市警察局刑侦处探长,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吴羽点头,表示知道了。

然后罗英又问:“你认识幽兰吗?”

吴羽瑟缩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贺涵在一边微微皱了皱眉,似乎觉得罗探长这样问,对他的病人十分不友好。

但罗英并没有在意贺涵的不满,接着问:“你能给我讲讲幽兰的事吗?”

吴羽紧抿着嘴唇,停了很久,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太记得了。”

罗英点头,又问:“那你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第一份工作,是做什么?”

吴羽想了想,说道:“嗯,这个我记得。我在中天集团做体验电影的脚本编辑。”说完,她停了很久。

罗英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敲着桌子,示意她讲下去。

少顷,便听她又说:“那时我们一年要做好多电影,一开始只是改编,像《了不起的盖茨比》、《泰坦尼克号》、《阿凡达》还有《地心历险记》。但水兰太有才华了,她的光芒太耀眼,把所有人的眼睛吸引过去,再也无法移开。”吴羽的眼里闪着奇异的光,仿佛她正看着水兰,以及藏在那个躯壳里,闪闪发光的灵魂:“中天集团会投资时代传媒,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水兰。”

贺涵有些吃惊,他忽然有些懊悔自己没有早一些问吴羽这种问题。当然,他也没有料到吴羽会这样回答。她这样说话的时侯,完全是一个正常人,根本看不出精神错乱的样子。如果自己能够早一点问,说不定吴羽现在已经可以出院了。

吴羽说道:“我和水兰接触、合作的第一部剧是《逍遥游》。”她的声音仿若梦幻:“然后是《时光向左、命运向右》、《附身》、《线性虫》,再后来,就是《仲夏的杀意》。”

在说到《仲夏的杀意》时,她又瑟缩了一下,但是马上又说:“水兰最擅长悬疑类本子,后来加入合作的李岚,就没有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天分。但是李岚也非常厉害,她最厉害的地方,是在于对细节的描绘和陈述。经过李岚润色的体验电影,都有一种纤毫毕现的真实感。非常真实,真实到你分辨不清到底哪个是梦境,哪个是真实世界。”

卓文轩觉得她也很有天分,可以把合作的两个作家用奇特的词汇描述出来。

又听罗英问:“你还记不记得,《仲夏的杀意》完结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忽然吴羽神秘地笑了笑,凑过去,低声地对罗英说道:“探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他们都说我是精神病,我也觉得是。但是,你知道为什么他们说我有精神病吗?”

罗英看着她,慢慢地摇了摇头。

只见吴羽神经兮兮地笑了笑,睁大眼睛,对罗英说道:“因为,摔死的根本就不是李岚,”她站起来,弯腰过去,俯身凑到罗英的耳朵边,轻声地对他说:“摔死的,是水兰!”

贺涵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终于可以确认并不是由于自己的疏忽,而导致吴羽没能尽早出院。从自责的纠结之中挣脱出来,贺涵想到:吴羽确实是疯了!

陆天开,在C市精神卫生中心,他已经待了三年。

三年来,他越来越觉得,精神卫生中心,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虽然他一开始是被人绑进来的,但现在他却不愿意走了。他的主治医生几次表示:陆天开你可以出院了!但陆天开觉得,世界上不会有其他地方,比精神卫生中心更适合他的课题,况且……

从落地玻璃窗望出去,从对面的治疗室里拖出来一个年轻女孩,她手抓脚踢,嘴里还在胡乱喊着什么。几个生化机械人护理工抓住她的手脚,把她从走廊的那一边扛走了。

陆天开咧嘴笑起来。

况且最近,他发现,那个刚刚被带走的女孩身上,有很好玩的事情,可能正和他的研究方向相符。所以,不管贺涵怎么说,他绝对不会出院的。

罗英和卓文轩告辞的时侯,医师贺涵的脸色很不好看,不过他保持了自己的涵养,什么都没有说。

卓文轩想,他的内心应该矛盾的,既希望吴羽是好起来了,可以出院,但这表示他没有尽到医师的治疗责任;又希望吴羽确实是疯了,不是因为他的粗心导致病人没能早日康复,但这从某种程度上,又违反了他作为医师的道德,如果有的话。不过她管不了贺涵的想法,他要怎么想是他的事,他要怎么决定也是他的事,既然是自己的选择,硬着头皮也要继续装逼下去。

晚上约了凌志峰一起吃饭。

听了他们一天走访的收获,凌志峰若有所思地问:“吴羽到底是因为发了疯才这么说,还是因为这么说,才被送进医院的?”

罗英从田婶手里接过茶盘,坐下来给众人泡茶:“这要取决于其他人怎么说,以及真实情况是怎么样的。”

卓文豪说道:“你这话等于没有说。”

罗英笑道:“不忙着下结论,等我们一圈走访下来,就该差不多了。”

凌志峰觉得这话有理,又问:“要不要我把剩下的人找来?方便些?”

罗英这边沏好了几杯茶,端给凌志峰一杯,又给卓文豪面前放了一杯,却催促卓文轩:“你赶紧睡去,跑了一天不累么?”

卓文豪帮腔:“小屁孩,赶紧睡觉去!”

本来是想去睡了,被卓文豪这么一说,她倒来劲了,反问:“大校也跑了一天,怎么不去睡?”

罗英微微一笑,对她说道:“我年纪大了,不像你们年轻人缺觉,赶紧去睡,明早我叫你。”

一听罗英也这么说,卓文轩只好磨磨蹭蹭地走开了,临走朝卓文豪做了个鬼脸。卓大少就假装没看见,反倒是她自己讨了没趣。

凌志峰看他们闹够了,又问一遍:“用不用我把剩下的人找来?”

罗英给自己的茶杯里洒上茶水,想了想,说道:“也好,麻烦师兄了。”

凌志峰叹道:“什么麻烦,是我麻烦你才对。”

喝了会儿茶,罗英忽然问:“师兄,郭远程你知道么?”

凌志峰伸手拨了拨杯沿的茶叶,说道:“听说过,郭新民的小儿子。”

罗英又说:“出事那天他也在,但中途离开了,所以笔录上没有他,这件事你知道么?”

凌志峰放下杯子,说道:“这个却不清楚了,你从哪里听来的?”

罗英又给凌志峰的杯子里添上水,说道:“王栋说的。”

凌志峰垂眼深思了半晌,好一会儿才慢慢地说道:“嗯,是王栋啊。”

罗英重新拟了名单,但是凌志峰只扫了一眼就说:“有些都不在C市了,这么多人一下子找不齐。估计得两三天,你们等我通知吧。”

一下子空出了时间,罗英决定先去查看李岚的公寓。

李岚公寓所在的楼,就在C市最热闹的商业街上。整栋公寓楼不仅地理位置优越,装潢也是豪华,还有24小时管家服务。给一楼前台的服务生看了协查通知之后,那个蓝色头发的服务生立刻引着他们上了李岚住的楼层。

在等门禁授权的间隙,罗英问:“李岚出事之后,有没有人来过这里?”

服务生摇摇头道:“差不多可以算是没有吧。”

卓文轩问:“差不多算是没有,是个什么意思?”

服务生想了想说:“反正据我所知是没有人进去过。门禁从一年前业主出门后,就再没打开过,但就在第二天凌晨,有人试图进去,但是生物信息不符,是进不去的,就没进去了,这应该不算吧。然后就是警察局的人来问情况,只是查了权属,根本连大门都没进去。”

卓文轩问他:“生物信息不符?你们没有报警吗?”

服务生摇摇头,说:“没有,要是每次都报警,市局要忙死了。我们这栋楼的住户,有很多都是搞新媒体的,经常会有住户应酬到很晚,喝醉了搞错楼层或者搞错房号是常有的事。要是谁搞错了房号都报警,警察局整天就到我们这里来上班就好了。”

卓文轩觉得有道理,点点头,但还是问:“那天的影像和生物信息记录还有吗?”

服务生摇摇头,说道:“不知道,一般情况下影像记录只保存半年,但是指纹记录可能保存会久一点,我等会去物业管理中心帮你查一下。”

李岚的复式公寓共有两层,面积不算很大。如果不计算奇数层额外的飞梭停放区,上下两层加起来大概不到300平米,有独立的楼梯和电梯入户。但实际上,真正金贵的地方,不在于面积或者24小时管家服务,而在于,整个两层公寓都拥有无敌江景,横着整个两层楼的大开间望出去,是三条江的交汇处,到汇流的地方,还能分出来江水不同的颜色,青黄黑三色的江流,十分有趣。

虽然公寓封闭了有一年多,但中央空气净化装置,一直保持在打开状态,所以房间里的空气质量还好。

既然没有人进入过,那应该是保持着李岚离开时的状态,没有动过。罗英和卓文轩全副武装起来,戴上手套,穿上鞋套才进到里面,从门边开始,一点一点地慢慢翻找。那个服务生则看得有些愣,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跟着进去。

进门是一个大客厅,门的左手边,是影音室和健身器材区域,占了一大片空间。考虑到李岚的职业,这里应该是她最常呆的地方。所以罗英只打开门看了一下,就又关上了,说道:“这里可能会花点时间,回头再来看。”

客厅中间放了一个矮几和一圈组合沙发,铺着厚厚的地毯,矮几上摊着一些电子墨水纸,看形状应该是广告。一年过去,已经全没有了电,页面都是暗的。右手边是李岚的书房、工作室,还有一个大厨房,厨房里干干净净,打开冷藏柜,除了瓶装的东西,其他蔬果类的食物都已经变成了干果,或者干脆冻坏了,渗出奇怪的汁液来。

还有一盒一打装的鸡蛋,上面标注着日期:联盟18年,2月5日。十枚鸡蛋安静地躺着,剩余两个蛋槽空在那里。

能看出李岚平时不怎么用厨房,厨房里的器具和辅料不够多,不是经常做饭会有的配置。但一整面墙都被李岚拿来做了酒柜,里面藏了不少名酒,粗粗估计一下,少说有上千瓶。

和厨房相连,有一条小走廊。走廊的一边是洗手池,另一边是盥洗室,走廊尽头连接的,是李岚的工作室。她的工作室是个奇怪地方,除了随手乱扔的存储模块,就是各种模型,人体模型,动物模型和标本,昆虫标本,各种颜色的玻璃瓶,各种动物皮毛和骨骼标本,各种建筑物的模型和植物标本,甚至不同颜色的色块和不同质地的织物样本。

她的个房间简直就像是博物馆的杂物仓库,乱七八糟什么都有。

被这些东西塞得满满当当,写字桌上就只剩下三尺见方的空间,估计是真正拿来工作的区域。但是她用来写作的终端设备却不在这里。桌上还有一盆枯萎的植物,一年多过去,已经干成了标本。罗英仔细端详了一会儿那盆植物,向卓文轩招招手,说:“这个包起来带走。”

从书房和工作室退出来,上到第二层,和楼下的格局差不多。客厅的部分依然是客厅,只是布置上显得更私密些。考虑到李岚的卧室是在第二层,这一层的客厅,应该是,用来招待比较亲近的客人。和楼下相对应,影音室的位置是一个大衣帽间,或者说储藏室,里面的状态和楼下工作室的状态差不多,满满当当塞进了无数名牌衣饰,各种款式的鞋子堆满了几层置物架,一些鞋子在置物架上堆不下,就只能胡乱摊在地上,连下脚的地方都几乎没有。衣帽间的中间放着一面三折的镜子,比女性平均身高,略高些的尺寸,但镜子上也被挂满了各种围巾和饰物,比起正衣冠来,这面镜子的作用,在这里更像是一个衣帽架。

与衣帽间相对,李岚的卧室在她工作室的上面。厨房的位置则成了一个享有江景的盥洗室,巨大的按摩浴缸边上就是巨大的落地幕墙。在盥洗室干区的梳妆台上提取到几根头发,又把几个房间取到的指纹收好,一并放进卓文轩随身的证物收集袋里,罗英说道:“走,去楼下的影音室看看。”

和李岚的工作室相比,影音室反倒没有存放什么东西,只有一套专业的全息影音设备,四面墙上挂着主人生前得到的各种奖状,以及和名人的合影。影视和游戏作品堆放在角落的一个架子上。

罗英随手拿起几件来看看,又放回去。李岚的确有才华,她还没到不惑之年,就已经著作等身。市侩点的角度来看,那一场意外导致她的早逝,不得不说是一大笔损失。

墙上的一排排照片里,女子神情飞扬的笑容稍微显得有些世故,嘴唇下一颗美人痣,特征十分明显。

“暂时先这样,”从李岚的房间里退出来,罗英对服务生说道:“找到当时的指纹记录,麻烦交到警察局,或者直接联系我。”

物证交到鉴定中心,惹来无数白眼。

卓文轩鼻子上有些冒汗,心想:这些人一定在心里腹诽:搞什么!结了案的还要拿来鉴定,当我们吃饱了撑的没事做啊!不过慑于凌局长的吩咐,总的来说还算顺利,在物证检定科没等很久,结果就出来了:

1.  干花是石蒜的一种。

2.  头发来自不同的两个人,指纹也是。

3.  头发和指纹分别来自李岚自己和水兰。

李岚的公寓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水兰的头发和指纹?虽然隐隐地觉得有些奇怪,但好像也算正常。拿到鉴定结果后,卓文轩快步地跑开去了。结果交给大校,让他去伤脑筋吧。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