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26话

第26话 翩若惊鸿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71万
  • 2017-02-24 22:58:02

量子娱乐从成立伊始,就和时代传媒有着数目庞大的合作项目,种类也纷繁复杂,关系之深,难以厘清。

当然,这是由于量子娱乐同时代传媒,本来就是一衣带水的关系,合作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哪天不合作了,才是新闻。因此,当两家公司的董事会决定,把总部一起搬到C市的时侯,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为方便员工相互往来,沟通工作,甚至于两家公司的总部大楼之间,每一两层就有空中廊桥相连。

马英华曾不止一次地和郭远留开玩笑,说:“快叫你家老头子把量子娱乐收购了吧,我还给你打工。”每逢此时,远留只会淡淡一笑,反问他:“钱哪里来?”

而今天,马英华突然有些后悔把公司搬到离时代传媒这么近。一早上刚在自己的办公室坐定,就隐隐听到了郭远留的吼声:“马英华!马英华!你给我滚出来!你把郭远程藏哪了!马英华!”

屏息判断了声音的来源,确实是从时代传媒的方向过来的,来势汹汹,相当不友好。

此刻,让马英华懊恼的,已经不仅仅是空间上,两家公司离得太近。都怪自己一时贪念,唏嘘郭远程的能力,把郭家二少爷留下来,在公司技术部门从事研发。每个人写起程序来,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就像是签上了大名一样,所以马英华一直有心理准备,被时代传媒发现,郭远程躲在量子娱乐,也就是多早晚的事情,但事到如今不过半年,就被郭远留亲自发现了郭远程藏在这里,可不糟糕!

“马英华!你给我滚出来!郭远程!你在哪儿?郭远程!”远留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了,马英华心头一震,赶忙从自己办公室溜出去,来到紧挨着的助理办公室。

小助理正在整理文件,见他贼兮兮地跑出来,不解地眨巴着大眼睛,望着他刚想开口:“总……”。

“嘘!!!”把马英华吓一跳,一伸手堵上她的嘴,又伸出食指掩在自己嘴上,用口型说道:“就说我不在。”

小助理点点头,伸手指指边上另一扇门,直通研发中心,那意思大概是,可以从研发中心走。

马英华一挑眉头,咧嘴一笑。很可以,很有前途,很可以培养!对助理笑笑,他一闪身蹩进了研发中心,奔着另一头一间小办公室就去了。

郭远留对量子娱乐的熟悉程度,不下于自家的时代传媒,用力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他走进去,眯起眼睛四下巡视,马英华果然逃走了。身后跟来两家公司的员工,没有一个人,胆敢在这时侯踏足马总的办公室,只有马英华的小助理,低头站在门边,惊吓之余,用两只手卷着衣角。

瞥一眼随手扔在地上,没来得及捡走的皮包,问道:“马英华人呢?”

小助理显然被他低沉的声音吓到了,嗫嚅着轻声说:“总,总……总裁不在,出,出去了。”

“哼!”远留哼了一声,伸手拨开小助理,推开门进到助理室,和技术部门相连的后门虚掩着。他没有犹豫,顺着刚才马英华走过的路径,也直奔着量子娱乐的研发中心去了。

如果郭远程在这里,那他不会在别的地方。

研发中心人不多,里面正在干活的工程师们,个个头戴全息影像设备,手指在全尺寸的操纵杆上忙碌着。他们对于身边正在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兴趣,远留也不想打扰他们,直接穿过了研发中心大办公室,奔向一间四面用窗帘挡上的小屋子。还没到门口,就听见马英华的声音传出来:“快跑!你家远留来了!”

紧接着房里传出一阵慌乱的碰撞声,大概是有人跳起来带翻了什么家具。远留一眯眼,加快了脚步,冲到小房间门口的时侯,从里面跌出来一个年轻人,他穿着一件米色的薄毛背心,里面是一件浅蓝色的衬衫,袖子胡乱挽到胳膊肘上,露出保养良好的白皙皮肤。

一抬眼望见堵在门口的郭远留,年轻人扁扁嘴,也不跑了,干脆站好,双手插到裤兜里,歪着头不看他,眼睛直直盯着地面。

只听郭远留低声道:“马英华你出去,我有话和他说。”

马英华被当面揭穿擅自收留郭远程,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好,讪讪地正要退出去,却忽地腰上一紧,是被郭远程伸手勾住了腰带。

只听见郭远程说道:“马英华你别走,这里是量子娱乐,又不是他们时代传媒!”

郭远留听他这么说,脸上便显出不悦。马英华被郭远程拉住了,一时走不脱,只能讪笑着,捉住郭远程的手,从自己腰带上拿下来,对他们说道:“我们两家合作这么久了,不分你们我们,郭总就是我马英华领导,想用哪里,就用哪里,就是马某办公室也使得。那,我先走了,你们哥俩好好聊着吧。”

郭远程是有些怕郭远留的,想拉着马英华给自己壮胆,但似乎马英华在对上郭远留的时侯,胆子比自己还小。他在心里骂:真是个没用的!然而一松手,马英华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省掉了所有开场白,郭远留直说道:“跟我回去!”

但郭远程哼了一声,道:“哼,凭什么?”

郭远留说:“凭你是郭远程!凭我是你哥!”

“郭新民赶我走的时侯,你可没这么说!”

“还不是给你气的!”郭远留说:“跟我回去,爸一直后悔对你说了重话,但这半年来又找不到你。马英华这个混蛋,知道我在找,也不说你在这里……”说着,伸手去拉郭远程,但被他摔掉了手,便皱眉道:“别闹了!你年纪不小了,要学着分担责任。”

“什么意思?郭远留。”郭远程冷笑一声:“马英华怎么了?我在量子娱乐怎么了,我自食其力怎么了,我分担什么责任!?我的责任就是把自己的日子过好,我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

“好!既然这么说,”郭远留像是被他气到了,眼睛微微眯起:“我问你,那一组增强神经刺激的补丁,是不是你写的!?”

“是……又怎么样!”郭远程有些心虚,他把那组补丁交给马英华时侯,只是想让郭远留不爽,仅此而已,他并没有仔细考虑更多,也没有想过会不会惹麻烦。

“你有没有脑子啊!?”郭远留说道:“这种做法有没有害处,根本就没有认证过!你们就敢投放到市场上去?!”

郭远程明知自己理亏,但还是嘴犟:“还没有好吗!再说,只不过还没论证是否有害处,并不代表就有害处啊!”

“我!”郭远留深感无奈,这件事远不止这么简单,却无法告诉远程这件事有多危险。也许,也许,是时候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他暗暗摇头,不行,至少不是在这里,于是便说:“你先跟我回去,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好吗?”到了最后,语气已是变成恳求。

但郭远程却把这当成是哄小孩,赌气道:“不回去,我很好,我喜欢这里,我要在这里!我……”

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远留手劲很大,郭远程登时就被打懵了,整个人向一旁倒去。看着郭远程跌坐到地上,郭远留没有伸手去扶,反而向后退了一步,又向外一招手,立刻两个体型壮硕的保安跟了进来。

“带回去。”郭远留只说了这一句,侧身让开,而郭远程还没从那一巴掌中恢复过来,就被两个保安拖走了。

虽然马英华觉得,他这样当众动粗的行径很不好,但是自己理亏在先,也没有出面阻止,更别提量子娱乐的其他人了。郭远留在路过他身边的时侯,伸手在他肩头上按了一下,轻声说道:“亏得是在你这里……谢谢了!”

马英华扁了扁嘴,看着远去的郭远程,说道:“真要谢我的话,等你们解决了内部纠纷,还放他回来,好几个项目只做了一半。”远留没有说话,只是手按在他肩头,又加了一分力气。

马英华感觉到了重量,微微点了点头,有这就够了。

——

第二天,凌志峰如约,送来了协查通知和搜查令。

本打算这周就去拜访名单上的人,但一封公函打乱了罗英所有的计划。

公函是张胜利专门送来的,由东亚区空总财政部,在两周前发到第六军,事关上个月交上去的预算单,眼看就要汇总统计了,十分紧急。但这几周以来卓文豪都在休假,张胜利只能给他发了简讯。

可卓大少爷压根儿就没这方面自觉,自觉自己是第六军的军长,还掌管着整个第六军的各种大事,完全没想起来要偶尔去看看简讯。张胜利等了一周多没有收到军长的指示,没办法,只好巴巴地跑了来,看到罗副官也在一起,更是委屈得眼泪汪汪。

“到底怎么了?慢慢说!”罗英看着张胜利,还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却要替卓文豪分担管理整个第六军的责任,心里有些难过。

张胜利擤了擤鼻涕,又吸吸鼻子,开始说这一次的预算。

公函是关于卓文豪月前交上去的预算,财务核算过后,发现有点问题,便发回来让重做。而8月份交上去的半年预算,关系到下半财年整个第六军的开销和花费,也关系到第六军所有人发薪的问题。

这将不仅仅是第六军的所有人,能不能按时领到薪水,还关系到这些人背后的家庭,更是关系到第六军下半年的飞行任务,以及相关的资源储备。

以往都没什么大事,卓军长也从来没有休过这么长时间的假。所以但凡大事,张胜利都是等着卓文豪回去了,亲自处理。但这一次他坐不住了,他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难搞的问题,预算办公室主任过来威胁他说,如果这周还等不到改好的预算,他们第六军就甭想要下季度的开销了,等着喝西北风吧!

“大校!怎么办啊!”张胜利是个机灵鬼,不然跟着卓文豪这么个丢三落四的长官,早就被其他部门的人玩坏了。他看准了罗副官能够解决这件大事,便赖在罗英身边不肯走了。

罗英叹息一声,说道:“预算拿来我看。”

决定给卓文豪当副官的那一刻,他就有觉悟了,事到如今,也不过刚出来一个半年预算单而已,今后指不定有更难搞的大事,更难缠的人在等着。

总要面对的,不可能一辈子藏着不问世事。

翻看着乱七八糟的预算单,罗英扶着脑袋发出一声叹息,他抬起头,看一眼一边坐着的卓文豪,问道:“这是你做的预算?你一点都没觉得有问题?”

卓文豪说:“每年都是这么做的,有什么问题?”罗英捧着脑袋,又是一声闷哼。

见他一副鄙视的神情,卓文豪伸手就要去抢预算单,但罗英一把捉住他的手,指着几处有明显错误的地方问道:“你来告诉我,为什么去年增加了娱乐业消费税之后,反而你的税务收入减少了?还有,航运业务明显增加的情况下,为什么运输机的能源需求只有去年的一半?”

卓文豪答不上来。

罗英看着他的眼睛,问道:“还有人统计学比你更差吗?”

卓文豪想了想,十分认真的说:“有!”

罗英不屑地哼一声,道:“还真有?我道是没有了,是谁啊?”

卓文豪咧嘴一笑,说道:“还有凌师兄。”

远在C市的凌志峰,无缘无故打了三个喷嚏。

无语了,罗英朝他竖起大拇指:“罗某人对你甘拜下风。”

越看越没有头绪,问卓文豪,他的答案只有:“过去一直这样,没什么问题啊。”

罗英干脆就只问张胜利:“过去一年的收支账目在哪?”张胜利想了一会儿,摇头说不知道,从没有做过。

无奈之下,罗副官只能站起来,也把卓军长从沙发上拽起来,说道:“走,去一趟财政部。”

东亚区财政部,位于六朝古都B市。假如把20世纪之后,能源大战之前那段时光也算上,那B市,应该是做了七个王朝的都城。前六个属于封建王朝,最后一个就比较难界定,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历史学家才能给出明确的定义。

卓文豪的飞梭在中心城区停下来的时侯,财政部的人刚刚开过了每周的例会,正陆陆续续地从中心会议室出来,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去。

找到负责预算的准将邹衍,罗英陪着好话,说道:“邹长官,我这边刚刚上任,还没来得及看预算,能不能求您帮个忙,把过去一年的收支找给我,我这周重新做一份?”

邹衍看看罗英,又看看他身边的卓文豪,似乎有些为难。

罗英刚想问他是不是需要什么手续,却听邹衍说道:“罗副官,不是不给你,是给了你你也赶不上,第六军的预算要改,没有三周改不完。”

卓文豪皱眉,冷声问道:“邹长官什么意思?”

邹衍看到卓文豪皱眉,冷汗都下来了,连忙说:“额,确实是去年收支类目内容太多,这不是担心罗副官看不完嘛。我建议,要不然咱们还按上半年的预算?实在不够的,等下个季度再追加?”

罗英有些犹豫,按邹衍所说,沿用上半年的预算标准不是不可以,但第六军是航天军,一般都是集中在下半年会有比较多的飞行任务。如果直接按照上半年的预算标准,势必在能源这一块出现短缺。眼下事态不稳,月球工厂目前还能正常交货,再晚几个月,真等到出现什么其他情况就不好说了。从这个角度而言,多囤一点能源是很有必要的。

想到这一层,罗英摇头,对邹衍说:“邹长官,还是我重新做一份吧,刚好我也想熟悉一下军内事务。”

B市,初秋时节,温度是十分适宜的,但是邹衍鼻尖上的汗珠,还是冒了出来。他神情有些不自然,说道:“嗯,不用啦,按以往的经验,上半年下半年都没有差多少。”

罗英还没说话,卓文豪又开口了,他说:“邹长官,你玩我吗?上周你让预算办的人来吓我的勤务兵。现在我们按要求另做一份预算,你又说没问题了?你这样子,让我很为难啊!”

邹衍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他板着脸说道:“我们新的预算办主任,刚到没一个月,不太清楚过去情况,给卓军长添麻烦了,不好意思。”

罗英看见邹衍的脸色,知道他十分不悦,却是碍着卓世勋的面子,不好说什么,连忙按住卓文豪,又说道:“不是,邹长官,我们按规矩办事,有什么需要的手续,或者有什么为难的,您尽管说,我一定尽力去办。”

邹衍看看罗英,抿了抿嘴唇,对他说道:“罗副官,咱们借一步说话。”说着,他向后退了一步。

罗英看他退后一步,看样子,是想把自己让到一侧的走廊上去,就自觉地向前走了一步,他一动,卓文豪也跟着蹭过来一步,邹衍看见卓文豪跟上来,他又让了一步,罗英这时候也没意识到卓文豪跟着,又向前走了一步。

走一步,又一步,左等右等不见邹衍开口,只见邹衍越走越靠近走廊那一头,有些诧异,正想开口。邹衍先忍不住了,着急向着罗英身后叫道:“卓文豪!你能不能让我和罗副官单独说几句话!”

一扭头,看到卓文豪一脸无辜地站在那,完全没有意识到,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罗英便觉又好气又好笑,伸手推了他一把,说道:“去去,一边玩去,大人说话你凑甚么热闹!”

意识到自己似乎确实有点奇怪,卓文豪这才皱了皱眉,向着走廊另一头慢慢地踱(duo)过去了。

邹衍眼看着他走远,这才舒了口气,对罗英说:“罗副官,实在不好意思,第六军的军费一直是我们这里最难搞的。”

罗英点点头,同情地望着他,说道:“是,我看也是。”

邹衍差点留下两行老泪,说道:“你也知道卓文豪难搞,我就不瞒你了!第六军的预算,倒不是要求提得高了不合适。而是他那个预算表,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弄。刚开始不清楚,叫他改,我也教了几遍了,他倒是虚心接受,在我这里赖着不肯走,非要我帮他弄清楚,搞得我这里十天半个月干不了任何事情啊!”

罗英哦了一声,想象着卓文豪,坐在邹衍办公室里,改预算表的情形。嗯,应该很酸爽!

邹衍又接着说:“后来再也不敢叫他改了,每次交上来都转给邱副官,帮着看过了,才汇总交上去。”

罗英又轻轻地哦了一声。

邹衍又说:“卓文豪这样的性子,我们都不太敢告诉他,预算每次都是邱副官帮着改的。这次巧了,邱副官最近不知忙什么,这一个多月都没见到人。我们新来了一个预算办公室主任,又不知道过去的情况,直接就把预算扔回给张胜利,是我没交代清楚。这不,昨天邱副官已经回来了,预算表也转给他去看了,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啊!”

罗英不吭声,沉默了一会儿,他问:“邱副官是什么时侯拿去的预算表?”

邹衍说:“也就是昨天吧。”

罗英点点头,说道:“谢谢你邹长官,能不能麻烦你,把过去五年的收支整理一下给我?我回去参考一下,既然邱副官已经在看了,我没什么不放心的。”停了一下,他又问:“你刚刚说他回来了,这几天是在总政部吗?”

邹衍说:“应该是,如果不是特殊情况的话,第六军的军费预算,就算是邱副官,没有两天也改不完。”

罗英点头,又谢过邹衍,匆匆赶去总政部。

回去路上,他一直在想邱君和的话:“按理是轮不到邱某来改第六军的军费预算,但他这么些年带一个军,身边却没个分担的人。副官职位一直虚位以待,等的,就是你一句话啊!”

五味杂陈。

卓文豪问:“你刚才跑哪去了?半天不见人?”

罗英笑了,伸手拍拍他的肩,说道:“走,去找师兄和李响。”

卓文豪奇了:“这会儿去找他们要干嘛?”

罗英笑道:“今儿高兴,喝酒去!”

卓文豪斜他一眼,呵呵一声:“哼,就你?还喝酒,喝大了再等老子给你扛到床上去呗?”

罗英哈哈大笑道:“正是,麻烦大少了!”

处理了预算单的事情,邹衍那里,第六军过去五年的收支也发到了。夏语冰寄来的卷宗,上面的案件已经耽搁了一年多,也不在乎再多耽搁几周。是以,罗英花了两个星期,索性一并查看了五年的账目,另外去办了之前一直没时间解决的授权。

管理授权的王宇上校问:“少将,你这是打算授权到什么级别?”

卓文豪一瘪嘴:“和我一样。”

王宇呵呵一声,白了他一眼:“不行!”

罗英说:“和同级别的副官一样就好,大区里其他几个军有没有参考的?”

卓文豪急了,对王宇说:“你搞毛!在我这里为什么要和他们一样!不行,至少所有的经济决策权全部交给罗副官,我一天也不想管了!”

王宇估计是知道他每年总要反覆多次的预算梗,所以点头说道:“这倒是可以,省得你每次都折腾个没完,奖金都比其他军晚几周才发。”伸出手在屏幕上弹了几下,拽出一串窗口来,片刻不歇在上面写起来,一边写一边说:“给罗副官和你一样的经济决策授权,能源配置授权,门禁系统授权,武器库配置授权,通信设施调配授权,还有次优先级的军队调动权,人数上限给多少?”

罗英刚想说,我不要军队调动权,次优先级的也不想要,让他自己回来调不是一样。

卓文豪就说:“上限一个军。”

王宇又白了他一眼:“我看你是不想要这个军长职位了吧?不行!”

罗英忙说:“不用了,不需要。”

但是王宇转向他,说道:“真到要打的时侯,调军都是另外授权的,你不用管。但是平时辖区里大大小小的活计,还是会需要劳动力,没有特殊授权的情况下,一般上限是一个营,不过……”王宇又瞥了卓文豪一眼,对罗英说道:“我们家军长比较大条,经常自己挖坑自己跳。这种情况下,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反过来对你也是一样,你可能会需要调动人手去坑里捞他,所以我给你的权限提高到两个师,普通的事件基本够用了。”

要动用两个师的普通事件啊,罗英听得满头黑线,颤声问:“普通的事件,是指什么?”

谁料王宇嘿嘿一笑,说道:“不急,不急,你慢慢的就会知道了。”说完这一句,王宇不再理他,而是在屏幕上拽出来的窗口里不停地写着,不一会,写完了,王宇把屏幕推过来说:“画押!”

从王宇那里回来,去找李响。

听闻王宇提起的“普通事件”,李主任对他嘿嘿一笑,说道:“罗副官,欢迎上贼船!”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