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24话

第24话 席卷残风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52万
  • 2017-02-24 22:36:36

鹰舞说:“香草,你说,水是什么颜色的?”

“蓝色的,”香草说:“还有一点浅灰。”

“蓝色是什么?”鹰舞说:“浅灰又是什么?”

“蓝色的是天空,灰色是蓝色的心。”

鹰舞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空气里有草的味道,香香的,香草的味道……

“喂,水兰,醒醒。”那个声音说道:“今天不是要去公司么?”

是的,公司,今天和编辑约好了,要交样稿了,昨天赶稿到凌晨两点。昨天改到哪里了?水兰翻了个身,把床单卷做一堆,从镜子里可以看到远留,他洗过了头发,刮过了胡子,正在专心地结领带:“要一起吃午饭吗?”

远留的领带结挺拔饱满,一如他健硕的肉体。想到此处,脸上一阵发烧,连忙把脸埋到被单中去。远留会用半长的胡茬擦过她的脖子,肩膀还有手臂,一路向下……啊,实在是太丢人了!

从被单的缝隙望出去,能看到远留的侧脸。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西服总是熨得笔挺,平整、干净、不允许有一丝褶皱,他的衬衫,则永远散发着,清淡的古龙水味道。

“醒了?醒了就起来吧。”远留在挑选袖扣,看她一眼,又问一遍:“要一起吃午饭吗?”

果然还是被发现了,从被单里探出毛发蓬乱的脑袋,报以甜甜一笑,问道:“好啊,吃什么?”

远留终于选定了袖扣的颜色,扣好,对她说:“厨房里的鱼,杀了吃,好么?”

“好,”水兰想起了那条鱼,它张着嘴巴,鼓着眼睛,在水缸里游来游去,像一朵红色的云。她问:“是你买的吗?”

远留的手停了一下,问道:“你不记得了?”随后他笑了,嘴角扯出一个弧度,俯身亲吻她的额头。

直起身来,远留说道:“早餐在桌子上,我走了,再不走要迟到了。”水兰对他一笑,点点头。

关上门,锁舌发出轻微的撞击声,喀啦。

——

“香草,草是什么颜色?”

“是绿色。”

“那么树呢?”

“是褐色。”

“土地呢?”

“黑色。”

“黑色,”鹰舞想了想,问道:“香草,你呢?你是什么颜色?”

——

揉掉手里的纸巾,摘下虚拟现实眼镜。不行了,完全没法继续,脑子里一片空白。

休息一下吧,她眼睛一瞥,瞄到了水缸里的红鲤鱼,它自在地在里面游来游去,像一朵红色的云。

“喂,水兰?”远留的电话:“还没去公司吗?”

“嗯,还没。”水兰心虚地看一眼那条鱼,它用鼓起来的眼睛看着自己。

远留说:“那算了,你和编辑约的不是1点钟吗?我们到公司对面街上去吃饭。”

——

“香草?”鹰舞说:“香草,你为什么不说话?”

“是啊,我在。”香草说。

“香草,你是什么颜色?”鹰舞问,“我是什么颜色?”

“我想,我大概是红色吧。”

——

一朵红色的云。

水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犹豫。这条胭红色的裙子,是远留买的,他说好看,试穿的时候就买下来了。很贵,比她发几篇文本的收入还要高,只穿过那么一次。

先把改好的样稿上传到云库存,想想,又传一份备份到便携终端上。把终端和纸笔放到一起,然后钻进衣帽间,翻出一个洋红色的手提包,把所有东西一起塞了进去。要迟到了,远留总是很忙的,午饭时间顶多一个小时,不可以浪费。

——

“为什么是红色?香草?”鹰舞问。

“我不知道,但我想应该是红色吧。”香草说。

“那我呢?我是什么颜色?”

“我想,你大概是没有颜色的。”香草说。

“没有颜色?为什么?”

——

伸手拂去掉落到额头上的刘海,水兰轻轻嘘出一口气,她有些想不明白,衣帽间里怎么尽是奇怪的鞋子?找了这半天,能找到的鞋子,要不然就是又细又窄的酒杯跟,要不然就是华丽夸张的舞会鞋,还有依靠着前脚掌支点的无跟鞋,但无一例外,全部都是恨天高,穿上去连路都走不了。

她皱眉想着,这些都是哪儿来的?完全不记得自己曾经买过,也不记得曾经穿过,是远留吗?他应该知道她从来不穿高跟鞋啊。又翻箱倒柜找了一会儿,终于从角落翻出一双老旧的轻便凉鞋,看着鞋面上泛白的颜色,想到,是旧了点,但至少能穿。

打开房门来到走廊上,做几个深呼吸,定一下心神。

远留的房子实在太大,加上她天生缺乏方向感,时不时就会在屋子里迷路。久而久之,除了厨房,书房和卧室之外,她甚至都不去其他房间,自从去年转到策划部门之后,更是连坐班都不去了。

她轻轻地呼吸着,一只手按在自己胸口,似乎在安抚即将跳出胸膛的心脏。

没事的,不就是和中天集团的编辑见个面,讨论一会儿下一季剧本的样稿吗。就像过去一样,没什么好担心的。

在心里面默念:直走,右转,直走,厨房,餐厅,书房,会客室,起居室……花园。

龙腾大厦不是这座城里最高的楼,抬头向上,还能望见更高的楼,更奢华的空中花园。为方便进出,楼宇之间会用空中走廊相连。

公司专门配给她的飞梭,静静停在小径的尽头,右手边是一大片池水。可能是想要暗示产权归属,泳池的池底,特意装饰了一个大大的字母T。大写字母的边框之内,贝母马赛克,闪着丝绸般柔和的七彩光泽。

她快步走向香槟色的飞梭,监测到有人接近,定位桩发出柔和的乐曲声响,机器模拟的人声提示道:“水兰小姐,您好!请问,今天想去哪里?”

站在大厦顶层向下望,会发现自己望不到地面,脚下不仅仅是楼顶平台的台阶,还有翻滚的云层和高楼之间漫卷的风。一时之间有些失神。如果跳下去,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突如其来强风把她吹了个趔趄。

水兰吓了一跳。背上顿时生出一阵酸麻,双腿发软,不知是因为风,还是因为那奇怪的想法。扶着外墙的栏杆,稳定了脚步,这才钻进飞梭,说道:“去时代传媒。”

模拟的人声说道:“好的,水兰小姐,我们现在出发。”下一秒,飞梭腾空而起,向着空中道路汇入进去。

城市内快速路网,是在C市开始建设和投入应用的。市内路网因为要避让各类建筑物,又要兼顾出入口同商业建筑相连,导致它的结构十分复杂,但凭借着超级计算机巨大的运算能力,巧妙地让每一辆飞梭,都能以最快的速度,最佳的路径通过,奔向自己要去的地方。

自建成到现在,路网之内没有出现过一起交通事故,令人叹为观止。

水兰记得,那台计算机的名字似乎是叫星云。

凭借着浩如烟海一般的控制单元,还有它那巨大的运算能力。已经投入日常管理运营的,第一台量子计算机,星云1号,正在日夜不休地,为这世上的每一个个体,提供全面,而细致入微的服务。

到达目的地,飞梭自行停进公司机库里去了。面前就是时代传媒的双子塔,非常高,据说是这座城里最高的建筑物。两栋高楼挡住了西北面一大片阳光,兴建之初,周边几个街区的居民还为这件事投诉过。但公司财大气粗,最后按照联盟最高标准,货币赔偿了日照权了事。

她习惯性地摸了下衣服,却没找到口袋,这才想起自己是换了衣服出门的,那么电话该是落在飞梭里了。算了,直接上楼应该也行,反正大部分都是熟人。硬着头皮走进富丽堂皇的大厅,还没到午饭时间,仅供工作人员进出的门厅没什么人气。

有些局促地走进去,向笑容可掬的前台美眉说明来意。前台小姐满面堆笑,请她在会客区稍候,等王编辑下来接她。

在转角的沙发上坐下,耳朵里却飘来细若蚊呐,刻意压低了的嗓音。

“哎,哎,快来看,那个就是传说中的水小姐啊。”

“哦,是她啊,”甚至能感觉到有视线,在一遍一遍地打量着自己:“长得很一般嘛。”

“品味也很奇怪啊,嘻嘻,你看她的鞋,好土哦。”一阵吃吃的嘲笑声夹杂其中。

背上有寒毛立了起来,脖子也被缠上丝丝恶意。

“和身上的衣服一点也不配,可惜了这么经典款式。”

“听说她年纪比小老板还要大一岁呢。”

“我们小老板的品味也是够独特的,放着那么多名媛不去追,偏偏包养一个老菜皮。”

“你们不要乱说,那可是公司的摇钱树!现在最红的体验电影剧作家!”

“哎!我听人说,小老板是为了把她绑在公司,才牺牲自己色相,和她搞在一起的。”

“哦~~”那几个女孩声音夸张地笑了起来。

尖锐的嘲笑声,像是一柄柄尖锐的利刃,扎进她的耳朵。她脸色发白,悄悄褪下脚上的凉鞋,把它们藏进裙子里。

水兰几乎认同她们的论调,她自己也时常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远留,郭远留,时代传媒公司的执行总裁,董事长郭新民的大公子,会和自己在一起?

“啊!水兰来啦!”从走廊尽头走来了责任编辑王栋,他微有些发福了,发际线也比去年明显后移。走近了,他又说:“远留正跟量子娱乐技术部门开会,投资方也来了,估计还要一会儿,你要不,去他办公室等吧?”

点点头,水兰拎起鞋,光着一双脚,走向办公区。走廊两边满墙都是投影,不停演示着公司的各种得奖作品,其中就有不少是她的。脸上有些发烧,于是她低着头,飞快穿过走廊,一面暗暗自责,怎么直到现在还没有习惯!

——

凌志峰向来效率惊人,市面上一票难求的大型体验游戏,三天后被他包揽了一厅半个场次,但实际上受设备数量限制,每一场能容纳的人并不多。包了一厅半场,也不过是6张入场券而已。

N市的量子娱乐营业点,在市中心一座高耸入云的建筑里。紫金塔从第40层到第55层,都是常规虚拟现实的体感影院,和体验游戏中心。只有《仲夏的杀意》,单独放在第56层。不仅限量发售入场券,还需要提前预约,所以整个楼层人并不多。

圆形大厅里空空荡荡,正中有一个漂浮着的岛台,岛台上站着一个机械生化人,外形是女性。这一类女性外形的机械生化人,在服务行业里,被统称为“姬”。

那个引路的机械生化姬有一张梦幻到极致的面孔。白色,全部都是白色,她的皮肤毛发,无一不是纯正的白色,除了鲜润的嘴唇和双色的瞳孔。

估计为了视觉效果而设,她的瞳孔,一只是浅淡的兰色,另一只是金色。

这种白色让罗英想到小遇,有段日子没有回去看过叔叔了,不知道他们近况如何。

以大厅为中心,向外辐射是一圈圈环形的通道。在这里,空间之间的隔断感并不强,太空舱一样的游戏设备以大厅为中心,一圈圈排出去。小厅之间以压电玻璃做隔断,不使用的时侯,整个大厅看起来是连成一片的,只有在使用中的隔间,压电玻璃会变成雾蒙蒙的白色,同时会显示“正在使用中”这样的信息和数据情况。

机械姬把他们引到一个隔间前,里面排着12台游戏设备,如同十二台太空休眠仓。

林明媚喊道:“哇!这不是海森蔡尔内舱吗!”

卓文轩看了看她,这种没心没肺的状态,显然她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脸上的擦伤。

林明媚的左脸上,有明显的擦伤,和三条平行的红色印记。已经过去了两天,但印记还有些血肿,微微地突出来。问她怎么搞的,她说是遛狗不小心摔倒了。但这痕迹,怎么看都觉得是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这伤痕,不是摔倒就能造成的。这个家里,有什么人,为了什么事情,会需要掌掴林明媚?再者,平日里人畜无害,心直口快,只会胡言乱语,最多只能捣蛋的一个人,又为什么选择什么都不说?是为了什么人,要隐瞒什么?

隔间没有门,用力场来和走廊隔开,两边玻璃墙上显示着:6台设备正处于使用中,剩余6台是为他们预留的。机械姬伸手指了一下,那6台体验设备便打开了舱门。内里果真如同海森蔡尔内舱,但空间非常狭小,看起来只能供一人仰卧。设备内舱里能看到注水口,不过不清楚是不是也用LCL溶液。

通过全息投影,机械姬详细展示了使用方法,包括突发情况的处理。

卓文轩和林明媚运用这类设备十分纯属,自不用提;卓文豪平时接受的训练里,也包含这类新飞行器的驾驶课程,只有凌志峰、罗英和李响完全没有概念。

林明媚说道:“哇!真的就是海森蔡尔,一模一样!”

话音还没落,就听一个女声在背后问:“哦?开过海森蔡尔?”

说话的那个女人,披一件白大褂,留整齐的短发。刘海斜分,几乎遮住她半张脸,开襟的白大褂下面,是凹凸有致的身型,穿一套合体的紧身衣,黑红灰三色搭配,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颇为干练。

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李响的目光在脸上停留了一会儿,不无惋惜地想道:这么好看的脸,为什么要遮住一半呢!哎,等一下,这张脸,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停顿数秒,忽然他的手指抬了起来,颤巍巍指着那个女人,喊到:“孙…孙、孙、孙…孙疏香!”

朝李响翻了个白眼,孙疏香说道:“李响,我以为你不认得我了。”

李响表情奇特,红着脸,低着头,讷讷道:“呃,是差点没认出来……”

孙疏香却十分大方,丝毫不介意他没能认出自己这件事,转而对其他人说道:“好了,各位是来玩的。我简单说下注意事项,就可以开始了。”

伸手推一下鼻梁上的智能眼镜,孙疏香说道:“使用的时侯,体验设备内舱会注满LCL溶液。你们之中,有人驾驶过海森蔡尔,应该都知道LCL是什么东西。不需要惊慌,你们不会淹死。这个游戏有点大,进程会比较长,溶液会帮你们进行必要的体临界交换,可以保证游戏进程不被打断。另外,要再次说明的是,这个的分级是NC17。不同的人,会看到不同的场景,所以,不建议心脑血管有问题的人尝试。嗯~,当然,如果觉得自己神经够粗大,也没问题。中途如果有人身体不适,设备会报警。我是今天的当班医师,会替你们及时处理任何突发事件。”说完,她嘻嘻一笑,又加一句:“你们好像也不见得需要我,好好玩!拜拜!”说完,摆摆手,转身走开了。

卓文豪问:“熟人?”

李响呆呆地答:“啊,熟人。”

卓文豪又问:“看起来不错啊。放着这个妹子,你怎么不去追?”

李响道:“呵呵,不错,你试一下就知道了。”

卓文豪问:“什么意思?”

李响咬牙,恨恨地说:“你懂什么!和孙疏香比起来,恐怖片算个屁啊!”

卓文豪搔搔头皮,说了一句:“哪有那么夸张?”然后,边说边按着指导,抬脚跨进体验设备里去。

李响脸皮微微抽动,说道:“呵呵,夸张?你是没试过和孙疏香做朋友!”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