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23话

第23话 疏影暗香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58万
  • 2017-02-24 22:21:07

瓷娃娃般白皙的面孔映在镜中,明明只是青涩的少女期,却意外地有着诱人的曲线。黑发分散在脖子两边,垂到肚脐附近的长度和偏多的髪量,刚好能遮住浑圆高耸的胸部。身体也是近乎苍白的颜色,让她有时候禁不住疑惑,这个身体,是不是有着少许的高加索人血统?躯干和四肢的形态仿佛经过精心计算一样,丰纤合度,增一分嫌多,减一分嫌少。

从睁眼看到自己的那一刻起,到现在,她都几乎维持着最初的状态没什么变化。看着镜子里的形象,少女伸出手,在身体的各处摸了摸,确认了没有问题。扑闪几下睫毛,挽起长发,她打开浴缸上的热水龙头,让热气氲(yun)散在不大的浴室里。

这里暂时是安全而封闭的,不会有人进来,一段时间之内,也不会有人找自己,有一个小时,不,不需要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应该够了。伸手试试水温,还有些凉。但再等下去,也许那个人就会走了。没再犹豫,伸手关掉热水龙头,躺进刚好没过胸部的水里,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微微泛着红光的白色意识体便脱离出来,顺着着楼梯往下,去寻找可以附着的生物了。

来电提示第三次响了起来,但凌志峰没理。按照设置,对方只会听到无法接通的提示音,现在手头有更加要紧的事情,也管不到是谁打来的。他打开铁笼子,猫腰钻进去,伸手摸了摸地上的人,呼吸虽然微弱,但还活着。拿出随身携带的一管针剂,摸到那人的静脉,把药推进去,然后退出来,又重新锁好门,拣了一片不那么潮湿的地方坐下来,等着那人苏醒。不能动用官方资源,追这个家伙着实费了点功夫。跟的过程中,有好几次差点让他跑掉,但凌志峰这样的行家,又怎么可能真的让他从眼皮底下跑掉?罗英那家伙是比一般人敏锐,如果随意扯谎,很容易就会被他看出来,所以特意斟酌了回答,只说是在东部一个宇宙港里追丢了。

踪迹确实是在那里消失的,倒不是追丢了,而是被迷晕了带回到这里。虽然他们迟早会知道这一切,但就目前而言,在局势还没完全明朗之前,过早知道一些事件的细节,对他们并没有好处。

绝对想不到,大将的庄园地下,竟藏着这么巨大的地牢,看起来像是掏空了整个山头而建。不经让人联想,当初建造这座庄园的人,选址在在这里,是否大半原因是为了这个。

环视四周,计算着时间,到底是人先醒过来,还是他等的人先到?

铁笼子里的人体动了一下,但凌志峰没有动,他要等的人还没到。

黑衣人缓缓睁开了眼睛,似乎一时之间弄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他记得自己被什么东西刺中,紧接着便丧失了意识,现在想来,应该是一支强效麻醉剂,然后他坐起来,转过身看到了凌志峰。

发现自己身处牢笼,他居然笑得出来,问道:“怎么没杀了我?”

凌志峰没有答,只是问:“你感觉怎么样?”

黑衣人呵呵一笑,道:“你竟会关心我的感受?”

凌志峰道:“等会有话问你,怕撑不住。”

“现在就可以问,”黑衣人说:“又何必等到我撑不住?”

在嘴角微扯起一丝淡漠的笑,凌志峰说道:“并不是我问。”

“哦?”拉长了一声疑问,黑衣人不再说话了,而是背向着笼子一角,靠了上去,看得出来他很疲倦。凌志峰手一抖,扔了一件东西过去。

瞟到有东西飞来,那人一抬手恰好接住了,翻过来看,是一块巧克力,包装是HelloKitty的猫头,于是他呵呵一笑,说道:“你品味倒有意思,和外表一点都不相配。”

凌志峰没理会他的调侃,只说:“临时在车站买的,拿去补充点糖分。”

黑衣人看着手上的奶油巧克力,皱眉道:“下次记得买黑巧克力,这种太甜了。”

凌志峰点头道:“我记得了。”

那人试图曲起一条腿,却似乎牵扯到了身上某处的伤口,面孔扭曲了起来,额头上也开始冒出细密的冷汗。

凌志峰看着他,问道:“没捞到好吧?我看你跑动的姿势,就知道肋骨至少断了一根。”

他嘿嘿一笑,说道:“被你看出来了,不止一根。”

凌志峰点头:“论打架,除一个人外,我还没见过谁能赢卓文豪。”

好奇心大发,黑衣人问道:“谁?”

凌志峰道:“我。”

那人叹息道:“啊,怪不得。你倒是个保守的人,麻醉剂也拿出来招呼我。”

凌志峰道:“也花了不少力气。论身手,你确实没有比卓文豪差很多。”

那个人却有些似乎有些不服气,问道:“怎么,你觉得我比卓文豪差么?”

凌志峰道:“他吃亏在不能用刀,要不然,你的匕首,又怎么可能插到他肩上去呢。”

那人笑起来,说道:“说起来,倒是我胜之不武了。”

凌志峰道:“能算平手吧。你为什么要袭击他?”

那人沉吟了一下,说道:“他手上,有我要的东西。”

凌志峰问:“你为什么不直接向他要?”

那人一愣,讷讷说道:“我倒,还从没想过能有这样的方式。”

凌志峰又道:“一个一个都喜欢舍近求远,不知道寻求变通的方法。”

那人微微一笑,说:“是了,多谢阁下教诲,我下一次不会这么鲁莽了。请教阁下名讳?”

凌志峰却说:“你能活下来再说吧。”

说话间,不远处有脚步声响了起来,听得出是两个人,在寂静的地牢里响出阵阵回音。

凌志峰先看到了邱君和,他照例穿着校官制服,一年四季几乎天天如此,后面紧跟着卓世勋,换了一套球装,看样子,是从庄园的球场里来的。凌志峰站起来,低声恭敬地叫:“大将!”卓世勋向他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邱君和说:“志峰,你到门口去看着,不要让任何人靠近。”凌志峰点点头,快步退了出去。

石室之内又安静了,黑衣男子抬眼看了一下卓世勋,也不开口,只向边上挪了挪,试图在地上坐得更舒服一点。

等了一会儿,卓世勋先开口,问道:“怎么样,还喜欢这里么?”

黑衣人嘴角抽了抽,反问:“说实话吗?”

卓世勋声音低沉,冷笑着说:“没所谓,阶下囚,想怎么样?”

那黑衣人撇撇嘴,没有开口。

卓世勋又问:“你为什么来?”

那人忽而笑道:“我是卓大将请到这里的,难道要问我为什么来吗?”

卓世勋说道:“哼,空总和奥丁骑士团,素来并无瓜葛,你摸到我这里,又袭击我军区的少将,是要做什么?”

那人倒抽一口凉气,但仍是没有开口说话。但卓世勋也没有等他接口,自顾说着:“让我想想,入室盗窃,纵火,杀人未遂,这些加起来够不够40年?尤里安·科恩斯少校?又或者,我还是该叫你拉莫尔·T·诺尔维?”

吃惊一词也无法形容黑衣人的表情,他愣了很久,眼睛定定地望着卓世勋,不可置信地问:“你竟知道奥丁骑士团!”

卓世勋冷哼一声,说道:“真以为没人知道你们在干什么吗?”

似乎完全没有料到这样的情况,不知该怎样回答,黑衣人沉默了很久才讪讪地说道:“你们手上,有我要的东西。”

“你要的东西?”卓世勋的嘴唇边浮现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和凌志峰的淡漠,卓文豪的嘲弄以及罗英的冷峻不同,这一抹笑冰凉刺骨,只听他问:“什么东西?”

实际上,很想知道,东西是不是确定在对方手上,但又不知道卓世勋知道多少,那人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没有出声。

卓世勋问:“怎么,不想说?不想知道吗?”

黑衣人开口问:“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卓世勋看着他说:“我知道你盗用了尤里安·科恩斯的身份,却没料到你能在月球瞒到这么长时间。但这不是你该问的,工厂专员,修布尔·克拉肯去了哪儿?”

那人扯了扯嘴角,说道:“我不知道。”

卓世勋道:“那你就在这里好好想吧,反正你有的是时间!”说罢拂袖而去。

但是才刚走到石室走廊的入口,那人就开口叫住了他:“等一下!”扯了扯嘴角,他问道:“告诉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转过身来,卓世勋说:“你可以认为,说了我会放你走。”

但那个人忽然笑了,他说:“你怎么知道我想走,没准我十分喜欢这里,想要留下呢?”

卓世勋看着他,也笑了,他居高临下,说道:“嗯,我想想,你刚刚得到了疑似是黄金莲的部分线索,正赶着回去通风报信,又怎么会喜欢这里呢?”

笼子剧烈地抖动了一下,发出金属撞击的响声,黑衣人重新跌坐在地上。他太吃惊了,以至于忘记了自己被打断两根肋骨,打算站起来和卓世勋对话,却不料脚下虚浮,一个趔趄撞到铁栏杆上,痛得浑身抽搐,只能趴在地上喘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为什么知道黄金莲?”他断断续续问出这一句,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卓世勋摇头道:“你还真是不辜负自己的调查说明,鲁莽,冲动,自以为是。我很好奇,奥丁骑士团怎么会收了你这样的成员?来,告诉我修布尔的去向,我让你回去汇报黄金莲的线索。”

黑衣人喘了一阵,问道:“黄金莲不是在你手上吗?你又怎么肯放我走?”

卓世勋笑了:“哼!你其实,并不知道黄金莲的具体所指,包括你手下的人,他们也不知道。你还真以为,自己找到了黄金莲,是吗?在它背后的秘密,你又知道多少呢?”

黑衣人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反问道:“你知道?”

卓世勋摇摇头,不知是怜悯还是厌恶,他叹息一声,说道:“我知道与否,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好了,你自己选吧,第一,告诉我修布尔去了哪,我让你回去;第二,你也可以选择严守秘密,然后烂在这里。”

黑衣人一咬牙,说:“我可以告诉你修布尔去了哪,但你必须告诉我黄金莲的下落。”

卓世勋又哼了一声,说道:“一个小小的诺尔维也配!”顿了一下,他说:“回去叫你们大公奥丁来和我谈,说不定我会告诉他。”

再次沉默,这一次黑衣人挣扎了很久,最终还是低声说道:“修布尔应该在月球王手上。”

卓世勋的视线不再落在他身上,抬头,望着岩石参差不齐的石窟穹顶,说道:“行了,你就在这里养着,我会去核实。如果情况属实,我派人送你走,如果不是,”他顿了一下,又笑了:“你会后悔自己没有立刻死了。”

黑衣人哼了一声,但似乎牵动了伤口,他紧皱眉头,好一会儿才缓过来,问道:“我想再问一个问题。”

卓世勋道:“你可以问,我未必会答。”

呵呵一笑,黑衣人说:“我也只是好奇,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修布尔?”

想了想,卓世勋说道:“告诉你也无妨。工厂专员,名义上是议会派驻的,但是实际上,是议会,空总和安全局轮流派驻。修布尔是我空总的人,好不容易轮到了,任期还没满,怎么能就失踪了呢?”他笑一笑,问道:“你说是不是?”

忽然从外间传来几声犬吠,以及灌木丛被扰动时发出的簌簌声响。

听到声音,卓世勋沉声道:“出去看一下。”随即同邱君和一道转身走了出去。

出了地堡,又躬身钻出掩在门前,那一丛长势茂盛的灌木,卓世勋看到自家的金毛缠着凌志峰撒欢,又是摇头又是摆尾,还把他拱得向灌木丛之内退进去。

静静看了一会儿,卓世勋走上前去,突然飞起一脚踹在大狗身上,大狗呜汪一声,向地上滚了几圈,没敢再靠近,只是望着主人,疑惑地摇着尾巴。但是,立刻,卓世勋又是一脚狠狠地踹在了大狗身上,低声吼道:“滚!”

体格壮硕的金毛被他踹得一声惨叫,远远跑开了。看着方向,是往卓宅去了。凌志峰看了看远去的大狗,又看了看卓世勋,吃不准为什么他要踢泰哥。但这条狗平时并不会缠着自己撒欢,像今天这样,还真是奇怪。

卓世勋对他说:“志峰,这几天你看好里面的家伙,给他弄点药品和吃的。”

凌志峰恭敬地答道:“是,大将。”

卓世勋又冲他一摆手,道:“好了,你去吧,没事了。”

凌志峰略点了下头,又和邱君和打了招呼,转身离开了。

看着凌志峰走远,卓世勋向邱君和说道:“有人好奇心盛的老毛病又犯了,明天带来见我。”

——

她住的客房,在三楼尽头转弯处,西南向。推窗而出,是夏末时节绿茸茸的山景,和一大片英国月季,散发出馥郁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略显苍白的身体还泡在浴缸里,水已经彻底变凉了。

意识体回到肉身的一霎那,身体动了起来,但是浴缸对她来说略微大了一些,向下一溜,整个人体就没到了水里,口鼻中呛进了水,人体不停地咳嗽起来,咳了一阵后,又恢复了平静。在水里定定地坐了一会,她想到:嗯,露馅儿了。思考着刚才看到的事情,又想:为什么那个人要把自己赶走,是因为那里有什么吗?

匆匆擦干,换了衣服跑下楼去,在一楼楼梯转角停下,她听到凌志峰的声音在问:“你要那些做什么?要去查线索,我签协查通知就行了。”

“师兄!”是罗英的声音:“夏语冰留下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你不想知道啊?”

凌志峰犹豫了,时代传媒两生花的这件案子十分奇怪,走正常流程,一点破绽都没有。然而,正因为看上去太正常了,没有一点破绽,才更加蹊跷。李岚是为什么,会从时代传媒总部,大楼顶层跌落?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有人和她跌落有关,但,走访调查的结果,却又显示,她也没有任何自杀动机。

事业有成,春风得意,偶尔配合宣传,会有几场小小的绯闻。和一些年轻,有权势,富有的二代们,混迹在一起。所有认识她的人都说,以她的个性,真的有什么事,她也绝不会是吃亏的那一个。就算是真的自杀,也一定会闹到满城风雨,还要顺便拉上一打垫背的,怎么肯,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去跳楼?

再者,联盟高层建筑安全法有规定,超过5层的建筑物,外墙上必须安装场防护网。所以,撇开缘由不谈,李岚从楼顶跌落竟然会摔死,这件事情本身,也非常奇怪。

还有水兰,她为什么会失踪?失踪的半年她去了哪里?时代传媒以保护个人隐私为由,闭口不谈水兰失踪的半年里发生了什么。一家公司,一家以盈利为主要目的的机构,会为了一个员工做到这样吗?虽说水兰对时代传媒而言,的确重要,但抛开缺乏证据这一点,水兰在这件事情里,扮演的角色也十分奇怪。

警局曾经把水兰列为嫌疑对象,由此对时代传媒的股价造成过一定影响,在去年上半年,曾一度跌穿过去五年的均线。所以,即使认为,水兰是时代传媒的摇钱树,出于投资者市场考虑,时代传媒的管理层,应该也不至于特地为了这样一个人,而得罪投资方。

凌志峰为了查这些案子,尤其是水兰,把她所有的作品,都看了不止一遍。市场上能找到水兰各种版本作品,却唯独没有新出的《仲夏的杀意》。剧本照例是两生花一同完成的,但去年李岚不幸身亡,又遭遇水兰失踪,剧本一直拖延到下半年才正式交付。时代传媒,差点就因为违约而陷入经济危机。所幸最后水兰又及时出现了。

据时代传媒的编辑透露,大部分的收尾工作,其实是水兰独自完成的,只不过为了纪念李岚,把《仲夏的杀意》同时署了两个人的名字。也因此,这个游戏,等于是李岚这一生的最后的作品,对公司而言,也是一个可以炒作的卖点。

然后,开发这一条线属于量子娱乐。据说,是迄今为止首部开放式结局的大型体验游戏,绝不会有完全相同的结局。为了不发生剧透,导致可玩性降低,量子娱乐在宣传的时侯,只做了非常简单的描述。再之后,从许多玩家的评价来看,确实,直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出现完全相同的结局。有的,只是相同游戏主角形象,以及大体相近的故事框架。

要找出夏语冰给的那句台词,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似乎,确实要到游戏里去找。但凌志峰还是追问了一句:“你到底,是在哪里看到她那句话出自《仲夏的杀意》?”

罗英说:“量子娱乐,游戏测评部门的报告。”

似乎被说服了,凌志峰说道:“那好吧,我去弄入场券,几个人去啊?”

从楼梯拐角处走了出去,小客室的大门敞开着,卓文豪仍然歪在躺椅上打游戏,只听他说道:“一起去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