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22话

第22话 空谷幽兰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53万
  • 2017-02-24 20:15:20

二级警督李没(mò)最近有些郁闷。

在N市几年了,好容易逮到个调岗的机会,能把手头积攒的假期休完。谁能想到,休完假刚回来上班,案头就平白多出来几桩毫无关联的案子。这也就罢了,办案就办案,谁叫他的职业是警察。但社会安全模块还非要把这些案件标记成一个序列,分配到N市警局,要他们参与调查,这就有点莫名其妙了。更离谱的是,不知道休假期间出了什么事,把N市市局几乎所有警力都抽调走了,现在有资格担任办案组组长的,就剩了李没一个,真的是倒了邪霉了!

花了一整个上午,又仔细看过所有卷宗,直觉都是自杀。特么的,这是要闹哪样!

案卷1:B市某街区,中年男子一人。据查,男子把自己挂在衣架上,用一根围巾吊死在自家衣柜里。失踪三周,直到尸体腐烂后发出了臭味,邻居报警。警察到场后破门而入,才把尸体从衣架子上放下来;

案卷2:S市,一个年轻女人,打烂家里所有镜子,并且用镜子碎片割腕放血。一浴缸血水流到整个楼面都是,楼下住户回家后发现墙壁纸毁了,找到物业投诉。到场的警察发现她跪倒在浴缸边上,已经身亡多时了;

案卷3:J市,青年男子一人,用一只塑胶袋,把自己闷死在厨房里;

案卷4:N市,同性伴侣,女性两人,服毒身亡。

只有最后一件案子,死法还算正常,可致死的神经毒物是那里来的?按着毒物管理法,不是说,所有的致命毒物,都是可追溯么?

最初拿到卷宗的时候,李没只感觉自己是错拿了某部悬疑大片的片花!

午饭后接着看卷宗的延伸文件,却越看,越是觉得莫名其妙。星云是不是抽疯了!错把悬疑大片当做谋杀案?

最不解的,还不是稀奇古怪的自杀手法,而是完全看不出案件的相关性。但星云的社会安全模块,偏要把它们归到一起?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娘咧!不管了!反正马上要调岗了,留给接班的同志去伤脑筋吧。

扔掉手里的册子,李没为即将接任的同志默默祈祷了三秒,起身走出去透气。出了楼门,在平台上站好,摸出口袋里的烟盒,忽见不远处,高楼间的路网出口处,一架银黑相间的飞梭发出一声巨响,在冲出路网的一瞬间,在空中解体了。李警督呆立了三秒,立刻抬手呼叫救援部门和医院。

报告警情后,他没多犹豫,爬进警用飞梭,打开顶灯,就向着出事的方向呼啸而去。

——

联盟历十九年,九月。

接到通知,安全局按所属地分开,划入到地方上,由各地警局接手。宇航总局和能源工厂到底怎么样,至今没有任何说法。军部高层,月球行政区以及联盟议会两院,三方各执一词,相互对峙,僵持不下。这样一来,各个大区反倒一下子轻松了,横竖,不是这样便是那样。卓文豪手臂上的伤还没好透,替罗英办好调动手续后,他就趁机请了长假回家休息了。

卓文轩和林明媚也算毕业了,但暂时没有定去向,加上之前的乌利尔动力轴事件尚没有结论,只不过暂时搁置,又不能离开驻地。这样一来,她二人倒成了真正的闲人,整日无所事事,又哪里都去不了。

罗英办理了调动手续,行政上划给了卓文豪的第六军。但他既然是第六军军长副官,军长休假,他一天没上任,便也随着军长休假了。凌志峰便趁机,把手上大大小小杂乱无章的卷宗一股脑儿的搬了来,丢给罗英,让他去烧脑去。三个伤员聚到一处,便宜了李响,只跑一趟就能解决出诊问题。

趁着出诊的空档,李大主任说道:“唉,还是你们这里好!我也想搬过来!”

卓文豪知道他什么意思,这里人多热闹,生活又有人照顾,当然是好的。便说:“那好,你来,不过出急诊怎么办?”

想了一阵儿,李响沮丧地说道:“我还是去医院住宿舍吧,出急诊太麻烦了。”说完,向着屋子里面喊:“还剩一个没查的!快点儿,我要赶回去了!”

卓文轩刚洗完澡,从里屋出来,头发还在滴水。听到喊自己,便用毛巾盖到头上,边走边擦。她上身穿一件红色圆领宽松短袖T恤,下身套一条灰色休闲裤,左手前臂上,套着灰色的箍套,深板栗色的短发揉乱了散在头上,率性洒脱,衬着白皙的皮肤和两星点墨一般的眸子,别有一种凌乱的风姿。

李响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厚道地想:美则美矣,可惜没有胸。

再转头看一眼卓文豪,他今天也是红色宽松款的圆领T恤一件,下身一条灰色休闲牛仔裤,一样左前臂上套着一个灰色箍套,深板栗色的短发,五官深邃,鼻梁峻挺,同是漆黑星点般的双眸,照例是神采飞扬,熠熠夺目。

李响示意卓文轩坐到身前,不无感慨地说到:“要不是你们相差十多岁,真的要以为是双胞胎了。”

罗英在一边看凌志峰送来的文件,听他这么说,便抬头打量。说是男女有别,若卓文豪再年轻些,卓文轩个头再高些,两人刻意模仿对方的话,外人未必就能分辨出来。于是十分赞同地点头:“嗯,还是李响观察仔细,我倒没有发觉。”

卓文轩脱口而出,说道:“不止我和卓文豪长得相像。”

卓大少站起来让到一边,问:“还有谁?你和我,连是不是一个妈生的都不知道,除了老爷子和你,我没见过其他血亲。”

卓文轩说:“之前田婶找到一个箱子,里面有不少照片,是不是你不知道,但很像你。”

卓文豪来了兴趣:“在哪里?给我看看。”

“杂物间第二排架子上,一个蓝绿色纸盒。”

不等李响检查完,卓文豪便夹了个纸盒回到书房。在箱子里翻找一会儿,从最早的感光底片,到近代的喷墨和激光打印,再到现在的电子相纸。照片上几乎都是同一个年轻人,面貌和卓家兄妹有七八成相似,只是其中一些过于老旧,模糊得看不清,又或者是穿着打扮不合时宜,十分乡土,又再或是选取的角度不同,显得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唯有一点,从照片的拍摄角度来判断,应该都是偷拍。

李响感慨:“真的很像啊!”

卓大少拿起其中一张,皱眉道:“谁这么无聊,偷拍这么多照片!”

罗英问卓文轩:“知不知道是哪儿来的?”

“我问过田婶,说是打扫卫生时发现的,上面还贴着邮局单子。本来是要问一下我爸再处理,但没想到地上返潮,箱子漏底,东西全掉出来了。好在照片都另外用塑料袋装的,不受影响。”

“漏底了?”罗英疑惑着,顺手把箱子翻了过来,一张送货单还在上面贴着,他倒吸一口气,手一抖,箱子从手上滑了下去。又是她,她为什么要寄这些到卓宅来?

卓文豪捡起来看,寄件人一栏赫然填着“秋虫”二字。

卓大少知道秋虫是谁,也不避忌,直接就说了出来:“夏语冰寄来的?”

“嗯,她为什么要寄这些东西给你们?”罗英皱着眉,然后像想到什么似的,转头问:“哎,李响,我那天那件衣服还能找到吗?”

李响顺嘴就问:“哪一天啊?”刚想说你穿什么衣服我怎么知道,但立刻又反应过来,说道:“哦,那件啊!早就当医疗垃圾,扔焚化炉了。你不会还想要吧?上面全是血!”

罗英不禁皱眉:“送去焚化之前,你掏过口袋没有?我外套口袋里有张便签,上面记了点东西。”

李响思索了一阵,说道:“反正我没掏,掏口袋这种事,一般都是护士做的。那,我回去帮你问问,有的话帮你拿过来。没有的话,我也没办法。”已经又多耽误了一会,他背起医疗箱,说道:“今天值班,不和你们扯淡了。”说完,匆匆推门而去,迎面碰上遛狗回来的林明媚,大狗扯着绳索,差点把李响绊个大跟头。

林明媚最近和泰哥混得烂熟,遛狗的工作便归了她。但实际上这一片就只有卓家一户,就是离得最近的邻居家,也要走上半个多小时才能到。平时泰哥都是散放的,它自己会出去玩,完了自己知道回家。所以,林明媚的所谓遛狗,也只是纯粹地和泰哥厮混而已。

虽说金毛非常通人性,是爱亲近人的品种,但和林明媚玩的这么好,却是卓文豪没料到的。于是卓大少调侃道:“林妹妹,再这样下去,我家的泰哥就要被你宠成泰爷爷啦!”

但是林妹妹没有理他,松了大狗身上的绳子,和卓文轩打了声招呼,就跑开了,说是洗澡去。

卓文轩收起散乱在矮几上的照片,露出底下罗英正在看的卷宗,问道:“大校,这都是些什么案子?”

罗英摇头说道:“目前还不清楚,看起来是不相干的事件,却有人把这些案件都归到了一起。”

卓文轩把箱子放到书房一个柜子上,又转回来,随手拿起一本薄薄的册子看。

册子是厚皮纹纸装订的。翻开第一页,是一些照片,一个神色俏皮的年轻女子,长相中等偏上,也算是清纯可人,在电子相纸上,影像微动着,似乎在拍摄这张照片时,她还在微调着自己的位置和状态。

第一页的所有照片都是同一个人,只是随着日期和场景的变化,人物原先俏皮的神情,渐渐变得尖锐,嚣张和世故起来。但仍然是她,没有疑问,她唇角下有一颗美人痣,特征十分明显。有那么几张照片中,女人画着浓妆,身穿顶级设计师出品的礼服,戴着夸张的七彩羽毛头饰,还在眼睛周围点缀了闪亮的钻饰。

再看标注时间,把日期最近的一张照片,和最早的一张比较。人是同一个人,神情却仿如隔世。

翻过一页,是一段访谈。卓文轩让手指滑过标题,卷宗上立刻弹起一组全息影像。影像里,她身着恰如其分的职业装,神情自信,落落大方,举手投足之间,整个人都流露着张扬。

全息影像按着既定的轨迹播放,杂乱的掌声过后,画外传来一个声音,大概是主持,问:“幽兰姐,听说你们最近正在筹划一部大制作,能不能给我们的观众朋友透露一下?”

女人微微一笑,捋捋自己长而卷曲的头发,说:“我们正和量子娱乐合作,打算共同开发一款大型游戏,目前还在讨论合作细节,很难说最后能以什么形态展现出来。所以,不是不愿意透露,实在是不清楚啊。”

主持不死心,接着问:“哦,这样啊!那有没有具体的时间表呢?今天在坐的观众朋友,都是你的粉丝,很想知道下一部作品会是怎样的题材。”

女人微低下头,抿住嘴唇,似乎在思考,十几秒之后,听见她说:“这个嘛,因为还有不少细节问题需要商议,所以具体的时间不好说。不过,请大家相信,时代传媒和量子娱乐都是有实力的公司,两家公司合作出品的大型游戏,无论是题材或者情节,都绝对值得期待。”然后她停顿了一下,用近乎自负语气说道:“我们什么时候让大家失望过?”

忽然间,画外有个声音插进来,大概是紧张,听着有些生涩颤抖,应该是现场一位观众,说:“我想请问,水兰小姐会不会参加剧本制作?我们是她的忠实粉丝。”说完,立刻又有一个声音加了进来,是个稚气的女声:“是啊是啊,我们都好喜欢水兰啊!尤其是《逍遥游》,最后潋辰为了李涯决定牺牲自己的时候,我都感动得要哭死了!”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立刻主持人的声音进来打圆场:“这个问题,等下我们自由提问的阶段再聊好吗?现在回到刚才的话题。幽兰姐,还是来说这个游戏。量子娱乐我们都知道,在游戏这一块的技术沉淀以及实力相当雄厚,那这次和时代传媒的合作,是出于一贯性考虑吗?两家公司合作这么长时间,老搭档之间能不能擦出新火花?”

画面之中,女子微笑了一下,张开了嘴……

访谈视频到这里就结束了,卓文轩又翻过一页。

这一页上,是剪裁下来的新闻资料,按着时间顺序一帧帧排好:《当红女作家香消玉殒》、《时代传媒被迫陷入违约纠纷》、《时代传媒违约风波持续发酵》、《“两生花”时代终结——时代传媒能否度过经济寒冬》……

在新闻资料旁边,是一幅幅事故现场的惨烈图片。照片上血肉模糊的人体,肢体扭曲成诡异的姿态,基本已经看不出应该有的形状了。大概是摔得太碎,以至于现场放置的证据标记牌,数字一直排到了八十多号。

一堆数字和大段的术语标注在照片旁,也懒得去看了,直接翻到结论那一行:

死者:李岚,女,年龄39;职业:小说家,编剧;死亡原因:高空坠落。

又拿起另外一册,一样是皮纹卡纸装订的封面,里面的格式也差不多,区别在于,第一页上的照片不会动,是一张最老式的证件照。照片上的女人有着不算太美的面孔,以及十分清淡的神情。这一个,大概是时代传媒另一个当红的剧作家,他们口中的水兰。

接着往下看,是案情陈述:

被报告失踪人员:水兰,女,年龄:38。

据悉,失踪人员为时代传媒公司职员,职业:电影剧作家,兼任时代传媒公司,企划部门文案编辑。估计失踪时间:报案当天凌晨2时左右。采取措施:全城搜索。

联盟18年3月10日,扩大搜索范围;

联盟18年3月24日,扩大搜索范围;

联盟18年4月10日,扩大搜索范围;

……

联盟18年6月3日,失踪人员于C市某区找到,转交亲属接收。处理结论:销案。

在案情陈述最后,是一张脸部特写,水兰的嘴唇微微翕(xi)动,大概拍照的那天下着大雨,她的头发湿漉漉地披散在头上,惨白的面孔上,两只斑鹿一样的眼睛,惊恐无助地大睁着。

见她看完了手上的册子,罗英伸手拿过去,和另外的两份一道,叠起放到一边。

夏语冰寄过来的案件卷宗比较简单,只是一册册装订好的皮纹册子。而凌志峰拿来的就比较杂,除了案情相关,还有涉及到案件其他相关人员的,包括背景调查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个人信息。但罗英似乎都已经一一看过,分门别类地放好,又用了不同颜色的便签贴起来。

现在桌上一共堆有四堆文件,第一堆有涉及案件4宗,第二堆7宗,第三堆2宗,最后的一堆算不上是堆,只是简简单单一本本子。卓文轩拿过来看了一眼,发现本子里是记录得一些奇怪事件。有一些有官方考据,有些则根本没有考据,仅仅只是坊间传闻,所以,看起来更像是,什么人做的怪谈笔记。看完后,她把那本东西放了回去。

罗英问卓文豪:“师兄今天什么时候会到?”

“他没有说,”卓文豪正歪在躺椅上打游戏,随手摸出身上一个通透的正十二面体,扔给罗英,说道:“你问问吧。”

但是罗副官又扔回给他,说道:“指纹锁没有授权不能用。”

卓大军长这才想起来,似乎自己刚刚做了件傻事,只好放下游戏机坐起来,一边给凌志峰打电话,一边嘟哝:“下周一定要把授权的事情弄好!”电话打了好一会儿,却无奈凌志峰不知身在哪里,怎样都联系不上,便说:“他这些天都回来的晚,你别管了,有什么和我说,我看到了交代他。”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