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20话

第20话 暗示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84万
  • 2017-02-24 20:11:23

凌志峰粗粗地数了数堆在桌上的文件夹,至少有三四十本,每本都塞得满满当当,不比大部头词典薄,暗自思忖,这大致查一下,要多久?

罗英却很有耐心,一本一本地翻开看,看一下又分别归到某一堆上。文件虽多,但好在夏语冰在整理收录之时就按照时间和大类,分门别类地放好了,看起来也很快。大约看到一半的时候,罗英抽出一个文件夹,忽然停顿了一下,在手里掂了掂,表情也有些疑惑。放在桌上,打开一看,这一只几乎是空的,里面只夹了一张收据。他拿起来仔细看过,轻轻咦了一声,低头沉思起来。片刻后,他又起身,去查看放在抽屉的剧本类小说和全息电影宣传册。

抽出其中的一本,封皮上的图像立刻动了起来,一行广告字体在封皮上闪烁“中天集团倾力打造”,罗英伸手摸了一下那行字,那个剧本小说的封面,立刻弹出一个全息图像来,是一只巨大的蜥蜴怪物,图像有一个成年人那么高,头顶上趴着一个不成比例的娇小婀娜的女子,女子的衣袂似乎还在随着狂风摆动,蜥蜴怪物摆动头部,发出一声吼叫。音量显然没有调整好,把罗英吓了一跳,手里的小说差点跌飞出去。

凌志峰看着图像,说道:“是新地心历险记2。”

罗英手忙脚乱地调小了音量,却有些好奇,问道:“师兄看过?

“嗯,闲来无事的时候看的。”说着,凌志峰走过来,信手翻着罗英抱出来,摊在桌上的剧本小说和全息电影宣传册,挑出其中的几本,说道:“像这些,都是R级和NC17的色情电影,都是时代传媒近几年出的。”罗英懂得,捡出来的意思是,自己不要又随手点开了。凌志峰脸皮薄,否则又怎么会随嘴说出自己看过这些色情电影呢。

罗英又翻了剩下的剧本小说和全息电影宣传册,对凌志峰说道:“几乎都是时代传媒出品的。”

凌志峰随口接道:“嗯,现下排名靠前的娱乐传媒公司,除了时代传媒,就是量子娱乐。这两家是现在最大的影视制品和游戏出品方。”

罗英点了点头,突然走到客房正中的八扇木框轻质移门之前,问道:“师兄,你不觉得这里,有点太过整洁了么?”

“怎么讲?”

“我只是觉得,有些细节不符合常理。”罗英走到窗前,拉开两扇落地大窗的窗帘,窗外天色已经全黑了。窗外楼下,是进来时路过的巷子,街边上,路灯下,挤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日本地区特有的居酒屋文化,一直到战后都保留着。

公司的职员们下班以后,会聚到富有特色的居酒屋,叫上三两个小菜,要几壶清酒,然后闲聊人生,谈天说地。巷子上不仅小酒馆多,娱乐场所也不在少数,所以街上各色人等都有,来来去去,没有任何一个人,引人注目。

大隐隐于市?罗英摇头,不对,有什么东西,不对。

巷子另一边,路灯下的关东煮摊子上,隐在灯光影子里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她抬头望向两扇巨大的落地窗,里面透出昏黄的灯光来,还有窗边的人影。她眨了眨眼睛,拿起竹签,扎起最后一个鱼丸塞到嘴里,伸手理了理自己乌黑的短发,带上一顶鸭舌帽,又从随身的双肩小包里拿出钱包,放下一张联盟流通货币,便站起身来,从街灯的阴影中,轻快地跑开了。

罗英把桌上摊开的文件和小说都收好,放回原位,单单只把刚才那个文件夹中,那一页单张的收据抽了出来,放进口袋,对凌志峰说道:“师兄,看来我们还需要去一趟学校。”

到达大学的时候,天色比东京湾还要亮一些,但学校一天的课也都已经上完,只有兴趣课和夜校的教室还亮着灯,凌志峰按照罗英的指示,直接把飞梭停到了办公大楼十五层外的平台上。

罗英没有耽搁,一下飞梭就直奔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和他离开那天相比,几乎没有变化,碎在桌上的玻璃和散落的茶叶被机器管家打扫干净,只留下浅浅的茶渍。显示屏设置了节能模式,压电玻璃恢复成透明的状态。罗英站在桌前,手指搁在下巴上,垂眼思考了片刻,然后挥出,在空中画出一个弧度,便直奔向桌子右手边的第三个抽屉,拉开抽屉,一个黄色的纸质文件袋静静地躺在里面。把那个文件袋抽出来,大概看了一下里面的东西,他拍了一下凌志峰的肩说道:“师兄,今晚收获很大,我们现在能回去了。”

凌志峰有些不明就里,不过知道罗英素有城府,因此也不多问,只随着他走出了办公室。但罗英出了办公室,刚向着平台方向走了几步,又转回来,向着另一个方向奔去了。只见他奔向走廊尽头,一扇双开门,门楣上书“校长办公室”几个大字,竟然没有锁。罗英一下子推门进去,校长潘士丹正坐在一边的客用皮椅上,拉着音乐系年轻女助教的手,胡吹海扯。

见罗英推门而入,潘校长老脸一红,连忙坐直了身子,叫道:“罗、罗英!我正找你呢!你小子招呼都不打,跑哪里去啦?”

凌志峰在门口看见这一幕,不由得皱了皱眉,罗英则见怪不怪,毫不在意地说道:“潘校长,我不来了,今天特地来和你说一声,找别人上课吧,别等我了。”

说完,拉着凌志峰就往外走。

“哎!哎!”潘校长闻言一愣,“你等等!给我说清楚,什么意思!?”

罗英脚下不停,手在空中挥了挥,喊道:“我辞职了!”

留下一脸愕然的校长,而凌志峰的飞梭几乎瞬间就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

等回到卓宅,夜已深了,唯有卓大少,还强撑着哈欠连天,等着他们。

“怎么样?”卓文豪又打了个哈欠,问道:“看出什么来了?”

凌志峰摇摇头,转眼看向一旁的罗英,只见他深吸一口气,目光炯炯地说道:“我找到夏语冰留给我的第一个线索了。”

“夏语冰?留给你的第一个线索?”

卓文豪表示不可思议,凌志峰则照例不说话,以他的经验,这种时候,还是不说话的比较好。

“嗯,你们应该都还记得,伊戈尔来的那天都发生了什么吧?”

废话!卓文豪和凌志峰互望一眼,后来这些鸡飞狗跳难道不是从那天开始的!

“好,我们从头开始说。”罗英在书房的沙发椅上坐下来,把一直紧紧攥在手里的文件袋放书房的矮桌上,从里面抽出所有的文件,摊到桌上,凌志峰和卓文豪拿起来看,是一些卷宗。凌志峰粗看了一眼就放下了,这些卷宗他太熟悉了,过去的一年多,他几乎每天都会看这些卷宗,上面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问题,都清晰地印在他脑子里,闭眼就是明明看起来漏洞百出,却偏偏没有切入点的案件,百思不得其解,时时刻刻啃噬着他的脑细胞,百爪挠心。

凌志峰终于是忍不住,说道:“这都是大将辖区里一些怪事怪案的卷宗,之前和你提过。”

“嗯。”罗英点起一支烟,又各扔给凌志峰和卓文豪一支,三人聚在一起抽了一会后,他说道:“这份东西,是我五月初收到的,当时我并不在家,所以就让邮政局改送到学校。虽然收件人是我,但因为寄件人一栏名字用的是打印字体,人我也不认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寄错东西,所以只是抽出来看了一眼就收起来了。再往后我们一直忙得不可开交,我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凌志峰皱眉道:“什么人会把这些卷宗寄给你呢?而且都是保密文件。”

罗英弹掉烟灰,眼睫轻微颤了颤,说道:“寄件人名字写的是‘秋虫’。”

秋虫?卓文豪和凌志峰又用疑惑的表情看向他,罗英顿了一下,叹息道:“我也是直到刚才,看到这张单据之后才联想到的,”说着,他抽出从夏语冰公寓里顺来的那张收据,摊开放到桌上。收据上有寄件类别,寄件时间,收件人和地址,还有寄件人:秋虫。

罗英轻轻地叹息一声,念道:“‘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庄子,《秋水篇》。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是夏语冰用的化名呢!”

哦!卓文豪和凌志峰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即便可以很方便地调阅到这些文件,但夏语冰又为什么要寄这些卷宗给你呢?”凌志峰伸出食指在卷宗上轻轻敲击着,他十分急于知道答案,这些问题已经困扰了他一年多了。

“这个,嗯,目前还不是很清楚,不过,”罗英继续说道:“再一周后,月球出了爆炸案,修布尔失踪,又一周后,卓文轩在外出了事,虽然最后是平安无事,但当时是略微骇人了点。”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略微思考了一下,说道:“很多事情,目前还是线索太少,所以我还是先说为什么我的公寓被烧。”

对于烧脑的推理,卓文豪并无爱好,不过他对于揭秘还是蛮有兴趣,于是张口便问:“为什么?”

“夫藏木于林,人皆视而不见,何则?以其与众同也。藏人于群,而令其与众同,人亦将视而不见,其理一也。”

“说人话!”

“犯人不想让我知道他拿走了什么,但实际上他要找的东西根本不在我的公寓里。”罗英说道:“哎,对了,师兄,后来那天有没有追到那个烧了我公寓,又袭击了文豪的人?”

凌志峰摇摇头:“没有,对方十分擅长隐蔽行踪,我追的时候尚且差点追丢,何况两个新人。不过最后追丢的时候,倒像是在东部沿海一个宇宙港里。”

罗英点点头,说道:“是了,他应该只是知道夏语冰给我寄了一份东西,但又不知道确切的内容,于是只好放火烧了我的公寓,反正全部烧光了,也就无所谓到底是什么了。”

“那,他不关心你究竟有没有看过信件的内容吗?”凌志峰问道。

“其实只要到安全中心去查,调取近期我出入自家门禁的记录,就会发现,我这段时间根本就没在家!”罗英叹息一声:“恐怕这也是夏语冰一直只用机械锁的缘故吧。”他停顿一下,又道:“去查安全中心的记录,理论上需要授权,但实际上,如果只是针对我这种小角色,随便一个安全局的高层放话就能查了。所以,不管寄给我的是什么,那个人认定我根本就没仔细看过文件上的内容,因为我没有时间。”

罗英掐灭手上的烟头,接着说下去:“再来说袭击文豪,师兄,我和你说过,袭击文豪应该是临时起意的,他的最初目的应该还是我,虽然他烧掉了我的公寓,但毕竟不放心我到底有没有看过夏语冰给我寄的文件。所以干脆,只要把我抹掉,就万事大吉,但可惜我那时身在医院,又是重点监护,时时刻刻都有人看着,医院之内的安防措施十分到位,他知道自己无法得手,只能先离去。随后在停车库遇上文豪,”他转向卓文豪:“却出于什么目的而袭击了你,就不大清楚,要等抓到人之后再行审问了。”

凌志峰想起什么,问道:“你先前说,夏语冰的公寓,太过整洁了,是什么意思?”

罗英却问:“师兄,我想先问你,你知不知道夏语冰被捕的时候,她是个什么状态?”

凌志峰道:“她略有些憔悴,但整个人十分清醒,我听刑侦处的人说,她是大敞着门,等着警察来抓的。”

罗英点点头,道:“这就对了,那个公寓根本不是夏语冰日常真正生活的地方。”

凌志峰问:“为什么这么说?”

“还是那句话,”罗英道:“太整洁了,且舞台感太重。”

“什么意思?”

“你还记得进门的时候,我们看到的鞋柜吗?”罗英没等凌志峰接话,就继续往下说道:“那里面除了4双没拆封的拖鞋,就没有别的东西了,最基本的,她自己日常穿的拖鞋都没有,这是其一;浴室里虽然有洗浴用品,却没有几条毛巾,此其二;衣柜里有各色套装,衬衫,外套,却没有内衣,此其三;虽然电动牙刷,牙膏和漱口水都有,但竟然没有牙刷头,此其四;”然后他看着凌志峰问道:“电动牙刷,在什么情况下,上面会没有刷头?”

凌志峰想了想:“只有在换刷头的时侯。”

罗英说:“对了,而且,一般人都只会在买来了新刷头之后,才把旧刷头换下来,所以,没有刷头的电动牙刷,基本可以视同为从没用过。化妆品应该也是临时从她自己的提包里拿出来放在梳妆台上的。”罗英一口气说了四点,长叹一声,说道:“还有最后一条。”

“最后一条什么?”

“虽然洗手间里各种用品一应具全,却少一样女孩子的重要东西。”

卓文豪问:“什么重要东西?”

似乎有些尴尬,最后还是凌志峰说道:“你不可能不知道,你家住着两个姑娘呢!”

这样一说,卓文豪才恍然大悟地挠了挠头,道:“啊,那个啊!”

但随后他又立刻转了话题,问道:“你刚才说舞台感是什么意思?”

罗英问:“夏语冰给你感觉是个什么样的人?”

卓文豪说:“行事稳重,心思缜密,十分温润淡雅的人,也十分固执……哎,和你有点像啊!”

罗英瞥了他一眼,没理最后一句。但凌志峰似乎十分赞同地点着头,不知是赞同他前半句,还是后半句。

只听罗英问道:“再问你,她做唐娜的秘书那么多年,在大人物身边,行事最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啊呀!别卖关子了!”卓文豪急道:“你知道我根本就不懂这些官场上的东西,还问我在大人物身边要注意什么!我家老爷子算大人物吗?你看我学会什么没有?”

“你多少年了都没长进!”罗英说道:“她最重要的一点,是低调,而且隐蔽。她的行踪和处事往往会透露唐娜的一些意图,所以,相比住在那么嘈杂的地方,她更应该选择的,是海湾那一面的酒店公寓,顶层的房间,既有24小时的管家服务,又能确保隐私不被偷窥。”

“确实,”凌志峰点点头,“在那种巷子里,如果想从街上监视公寓里的人,轻而易举,何况还有那么大两扇落地窗,简直等于门户大开。”

“那么大两扇落地窗,普通人家也许会觉得很好,采光都有保证。但同时也等同于是把自己家的大门打开,欢迎别人来看,所以说舞台感强。因此,我认为,夏语冰最多只会偶尔,在这里处理一些日常的文字性的事务。”罗英接着说:“她之所以特地到这里来,等着被捕,是因为,其一,她的公开住址是这里,其二,她有东西要留给我看,却又不知为何,只能以这种方式传达,把这里作为现场之一,才能够受到保护。”

“扯!”卓文豪不以为然:“你和凌师兄都进得去,保护什么?”

“这是一个思维盲区,”罗英说:“我现在告诉了你,有前因有后果,你才会想到她的公寓里有东西。但如果是时常监视她的人,必然知道这里她是不常来的,不会想到重要的东西就在门户大开的眼皮底下,只会向其他更隐蔽的地方去找,例如会到我公寓去搜,就是证据。她完全洞开门户,等着警察来抓,也是不想他们破坏了自己设置好的场景吧。现在看来,就是引我去查这些案件,而且,方向也给得很爽快。”

凌志峰认真听着,顺嘴接到:“时代传媒。”

罗英点点头,略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还有一件事,”他看向卓文豪:“你不觉得夏语冰在地堡里对我说的话,有一些是完全没有逻辑的吗?”

卓文豪不解,问道:“哪一句?”

“‘命运这种东西,一旦驱动起来,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的……掉下鸟巢的雏鸟,不是获得新生,就是摔死在悬崖之下……’”罗英的语气夹带着些许伤感,“她竟然完全不顾惜自己的性命,只是强调,不要浪费时间在她身上,不要为她奔走,一心只求一死。”

“这句,很奇怪吗?”凌志峰问道。

“单拿出来听,确实不怪,”罗英微微一叹,道:“但是,你把它放回当时的前后语境之中,就显得很奇怪了,因为上一句是‘如果你真的不能接受,那我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下一句是‘但这是你的选择’。这两句应该是连在一起的,特别加进这句话,应该是要引起我的注意。”

卓文豪听着听着,不由心生感慨,好厉害!夏语冰当时说的话,竟然记得这么清楚。随后又想,她之于罗英实在是个非常重要的人,值其诀别之际,无论什么话,到了那种时候,当然是刻骨铭心的了。

只听他又往下说道:“所以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找这句话的出处。”

想起他前两个月沒日没夜的读书,查资料,卓文豪心下叹到,原来是为这句话。

凌志峰又问:“找到没有?”

“嗯,不枉费我辛辛苦苦两个月,”罗英勾唇一笑,却问:“你猜,我是在哪里找到的?”

凌志峰当真想扑上去掐死他,这卖关子的破烂习惯!当教授当久了,什么东西不好学,偏把这些全学会了!但还是忍住了,问道:“猜不到,是哪里?”

“时下最当红的体验电影剧作家,水兰的《仲夏的杀意》。”

“嗯……我认得她,”凌志峰沉吟半晌,说道:“不,也不能算是我认得。她有个弟弟,叫水剑铭,原来是我局里的小警察,早些年偶尔会看到他姐姐来找他,去年他姐姐出了点事之后,他就辞职走了。说起来,有件怪事就和她有关。”

罗英点点头,示意他接着说。

凌志峰道:“她是时代传媒现在挑梁的剧作家之一,差不多齐名的另一个叫幽兰,本名李岚。两个人合在一起,被誉为时代传媒的‘两生花’,关系很要好。但就在一年多之前,幽兰在一场酒会上,无缘无故从时代传媒顶层的平台上跌落,当场死亡。到场的救护人员几乎是用铲的,才把她的尸体弄走。这之后,水兰也失踪了,时代传媒的人到处找,几天下来没能找到,就报了失踪人口,立了案。但半年左右的光景,又莫名其妙现身了,就又销案处理。

这之后……,我常听水剑铭抱怨,说他姐姐性情变得很古怪,但由于他姐弟俩不在一处生活,他又从姐姐那里拿到一大笔钱,也不需要继续在警队上班,他辞职之后就没再听到提起过。”

罗英问:“师兄,你是大将的贴身警卫,平时还要管这些吗?”

凌志峰道:“嗨!我又不是保镖,平日里是帮大将办事,各处走得多。况且,大将抬爱,还挂着个局长的虚衔,大区里有事,不好明着去查的,都归到我手上了。”

罗英闻言笑道:“我都不知道这些,师兄升官也没有和我们庆祝一下。”

凌志峰正想说这就不必了,卓文豪捧着个老式的全息通信仪转了回来。

放到桌上,卓文豪对罗英说:“罗教授,罗教授找。”说得如同绕口令一般,但罗英一下子听明白了,是二叔罗朗找自己。果然,刚一打开,罗朗的半身像就从全息通信仪上跳了出来,还是头发蓬乱胡子拉碴的老样子。看背景,像是在天文台,但罗英不知他这么晚了找自己是什么用意,便问:“二叔,有事?”

罗朗踌躇了一会,问道:“你这几天身体还好?我听小潘说你辞职了。”

“嗯,就是晚上的事。身体还好,有李响照顾着,你别担心。”罗英没有料到潘士丹这么快就告诉罗朗自己辞职的事情,但细想起来也正常,罗朗管联合大学院,几乎包括联盟内的所有大学,相当于潘士丹上两级的领导了。人事上的事情罗朗虽然不管,但他侄子从大学辞职的事情,潘士丹又不笨,知道这点马屁总是要双手奉上的。

“哦……”罗朗表情呆呆的,又不知该说什么了,他做学问是一流,人际交往上简直白痴一枚。

罗英知道他向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种表情,可见是又卡住了不知该怎么说,于是就问:“你又怎么了?”

谁知罗朗突然一反傻不愣登的常态,气哼哼地说道:“你妈,你那个妈,竟然说,你既然从大学辞职了,就别在这里混着了,趁早跟她到北美去,她好给你安排个有前途的职位!”他顿一顿,又说:“我和她说不用她管这么多,我就不说她这么多年丢下你就走了,啥也不管,你爸辛辛苦苦带你,现在临到头了,来捡个便宜儿子,还是个大学教授!我那个傻哥哥……还好是个男孩,这要是女孩……唉!”

罗英叹一口气,叔叔每次说话都是语无伦次,又开始了。

无奈道:“二叔,我不是早就说过了,我不会去的!要去的话我早就去了,还等到今天?”

罗朗似乎十分无奈,说道:“我是这么说了,但她不听啊!那那,我把她接进来,你自己和她说。”话音刚落,罗朗的半身像闪动了一下,全息通讯仪的另一个角落上,又出现了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影像。女人背后的将官卓文豪认得,是北美地区的大将,卢卡斯·诺维奇。他是北美地区的一把手,论起资历来,和卓世勋是相当的,只不过他比卓世勋要年轻一些,有一张神情内敛的英俊面孔。

那个女子和罗英的眉眼有七八分相似,看起来也有些年纪了,然而风姿灼灼,艳华光彩,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要论绝代佳人,眼前的绝对就算。

卓文豪和凌志峰看得有点呆了,这样的美人,无论如何让人想不到她有一个罗英这么大的儿子,忽然,很不合时宜地,卓文豪来了一句:“哇,我知道你长得像谁了!”

但罗英似乎并没有听到卓文豪在说什么,他攥紧了拳头,表情有些奇特,仿佛冷淡之中要冒出火来。

那个女人开口道:“……罗英,妈妈想和你谈谈,过去的事,让它过去好不好?我和你父亲之间的事……”

但罗英几乎是粗暴地打断了她,冷冷地说道:“哼,不好意思,我母亲十几年前就离开家,不知去向,这些年从没回来过,不知您是哪位?”

女人似乎十分伤心,她低下头,轻声说道:“罗英,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我也听说了,我很担心你……你看,原来你是需要工作,留在S市,但现在既然你辞职了,不如来北美地区啊?就算你偶尔想回来看看,也是很方便的,总比……”

“不劳您费心!”罗英扯着嘴角,又一声冷笑,说道:“我即便辞职了,您怎么就知道,我没有更好的去处呢?”顿了一顿,他又说:“太晚了,我们要休息了,再见!”

然后便伸手关掉了接进来的第三方通话,有些不满地看向罗朗,后者也是表情古怪。

“二叔,我说过多少次了!!”罗英的声音提高了八度。

“我可没有散布你的联系方式啊!”罗朗立刻说道:“我只是把她接进来而已啊!哎,你去哪?”

罗英反问他:“什么去哪?”

罗朗问:“你刚刚不是说,有更好的去处吗?我不知道啊。”

“我随口说的,”罗英叹息一声,说道:“二叔你就别管了!”

罗朗道:“那你别逞强啊……你看,你公寓都烧了,实在不行,我这里条件还好,要不先来我这里挤挤?”

罗英没有出声,罗朗继续说道:“再不济,你那个妈,条件也还是不错的。你要是去,必定不会亏待你。”

“二叔!”罗英气结:“回去睡觉!”说罢,又一伸手,关掉了全息通讯仪的所有开关,一下子影像全部消失,终于安静了。

他站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呆呆地立了一会,转过身来,凌志峰早已不知去向,只有卓文豪还站在身后。

卓文豪问他:“那你……要回去吗?我可以安排。”

罗英走到窗前,夜空中月华皎洁,流泻在他身上。

微有些忐忑,他缓缓地问道:“不回去,我……我,留下来……给你当副官,可好?”

上前一把揽住他的肩,卓少将笑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照例是那种飞扬跋扈的笑脸,却神奇地令人暖心。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