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19话

第19话 从此分两地 各自相诀别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78万
  • 2017-02-24 20:01:43

又在医院多呆了一天,确认了各项身体机能正常后,罗英决定跟着卓文豪先去见夏语冰,然后再安置自己的去处。

凌志峰给的羁押所地址在东京区的西面,富士山东面的箱根地区。原先在这里的几个景点和游乐园,大战之后全部化为废墟。战后为了关押一些战争要犯,在此地另外兴建了监狱,用邱副官的话来说,几乎全世界最坏的人都关到这里了。

然而卓文豪停下飞梭后,罗英什么都没有看到。二人站在一片葱荣的绿荫之上,远处是隐在云朵之后的富士山,白帽子时隐时现,六月初天清气朗,中午时分却有些晒。这一片高低起伏的小山丘上,随意栽种的树木,意外地长成了幽深交错的样子,十分惹人爱。

“应该就是这里,怎么不见师兄啊。”卓文豪挠挠头,他又转了一圈,既没有看见任何建筑物,也没有看见凌志峰。

“不急,再等会儿。”话音还未落,凌志峰就出现了,只是出现的方式格外奇特,是从地底乘坐一个升降平台而来的。和凌志峰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个国字脸,非常严肃的狱警,狱警的长相棱角分明,整个就是一个矩形集合,他个子很高,足有2米左右,卓文豪个子算高,在他旁边也矮了一头。

“师兄。”罗英唤了一声,又看向凌志峰身旁的狱警:“这位是?”

“这位是,咳,”凌志峰停顿了一下,似乎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但还是说道:“这位是46号典狱官。”

话一出口,两个人立刻意识到,啊,这是个生化机器人。

和培养腔中生长起来的生化人不一样,生化机器人更多的部分是机械,尤其是脑,虽然人工智能已经发展得十分进步,但是人脑和人工智能的区别仍然十分明显。生化机器人本身只是人工智能的延伸而已,说到底不过是计算机的执行元件。所以它们更多的时候,用来安排在执法部门,以便减少或杜绝过去几千年人治的弊端。而且它们不需要进食,不需要氧气,由反物质动力核提供动力,它们只要定期以电离形式的蛋白基液补充更新损耗的部分即可。

46号典狱官伸出手,以他特有的方式,一一和罗英以及卓文豪打了招呼,接着就领他们下到了地底。

传说中关押了全世界最坏份子的监狱,是建造在地下的。并且,十分诡异地,会在在地幔层和地壳层的夹缝中移动,为保证监狱位置不泄露,它的移动路线是个迷,出入口永远只在活火山附近,那里地壳薄兼有天然的开放口。

监狱的外壳是坚固而厚重的隔热层,层层包裹住内部的监房,没有人知道监狱内部到底是如何运作的,整座监狱除了必要的生命维持装置和食品配给之外,没有多余的工作人员和狱警,也不需要,因为没有人能从平均温度达到1100摄氏度的地方逃跑。

从配给的狱警编号来看,这样的监狱应该不止一个。除了建造它的工作人员,没有人见过监狱的全貌。它更像是一个移动的地堡,而以它在地底诡异的存在方式,更多的人把它称为“地狱”。

四人一行先下到一个密闭的交换舱,交换舱内部的湿度和温度都很高,空气闷热潮湿。这样的环境下,卓文豪都觉得有些吃力,于是他有些担心地看向罗英,感觉到他的身体微微向自己靠了过来,呼吸似乎也有些滞涩。

他低声地问:“你没事吧?”

“……还好。”罗英的脸色十分苍白,就在卓文豪觉得他又要晕过去的时候,交换舱的那一边舱门终于打开了,一股干燥而冷冽的空气扑面而来,吹散了最初的滞涩感,内部环境看来还算可以。

进入到监狱内部,46号典狱官先在门口确认了一下监狱内的环境情况,然后把他们引到一间会客室,向他们宣读监狱探监的规定:

1. 由于他们要求会见的是未经正式审判的犯人,所以会面时间只有每次15分钟。如果所谈话题超过15分钟,需要另外申请,每次申请间隔时间不短于7天,所有对话将被全程监听;

2. 任何物品的转交,必须经过报备,由狱警扫描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再统一发放。

3. 对监狱有任何不满或者其他要求,请向上级管理部门提出,监狱方面不受理任何当面的投诉或建议。

他们竟然把那样一个温润的女子,关在这种地方。

卓文豪虽然和夏语冰没什么交情,却也有些不忿。于是他转头问凌志峰:“不是说临时羁押吗?怎么弄到这里来了?”

凌志峰却语调平和地说:“第一,是政治需要;第二,幸好是在这里,在这里好过在人管的地方。”

罗英接着他的话说下去:“师兄说得有道理,这里至少是按规矩办事,否则我们未必见得到。”

这时,46号典狱官问道:“每次只能两位,你们哪两位进去?”

罗英立刻向前跨出一步,说道:“我,我去。”。

卓文豪对凌志峰说:“我陪罗英去吧,师兄你在外面等会儿。”

凌志峰点点头,也不多话,就在会客室找了个角落坐下了。

跟随着46号典狱官又跨过了好几道密闭的门,开始能看到监狱内部的样子了,它的内部和陆地上的其他监狱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这里看不到走来走去,荷枪实弹的狱警,少了三分人气,多了七分鬼气。再次转过一道门,才是一个会面室,中间一张长长的大桌子,把自由和枷锁两个世界隔开。

除了一张桌子,会客室没有任何防暴措施,再凶恶的歹徒,也只有一个46号狱警在这里看着。可见这里平时真的没有人会来,干脆连这些也都省了,不过监狱的各个角落应该都设置了防暴系统,墙上的暗盒之中,估计埋有枪眼吧。

罗英在桌边坐了下去,卓文豪觉得自己没什么要说的,就另外拉过一张椅子,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坐了。

才坐定,46号典狱官便把夏语冰带了进来,她穿的是监狱里灰蒙蒙的犯人服,非常肥大,应该不是她的号码。她走得很慢,似乎有非常沉重的东西在脚上拖着,但又听不见锁链声,卓文豪有些诧异,低头想去看她是不是腿脚受伤了。如果是,那回去之后必定要狠狠投诉刑侦部门,即使对罪犯,动用私刑也是违法的。

夏语冰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微微一笑,对他说:“是磁力圈,在监室里还是比较轻松的。好久不见啊,卓少将。”

“好久不见。”卓文豪讪讪的打了声招呼,夏语冰的注意力已经集中到罗英身上去了。

他们同时问向对方:“你还好吗?”

“你的伤,还好?”夏语冰坐了下来,卓文豪看到她脸上满是青紫的斑块和细小的伤痕。

罗英的语气带了怒意:“我还好,不劳夏秘书费心!”

夏语冰微笑着,虽然语气苍凉,却能感觉到她心情平静:“你还在生我气吗?不要生气了。”

“不敢!”罗英说完这一句,停了下来,夏语冰也没有说话,一时间沉默了。

停了大约有一分钟的样子,似乎是意识到留给他的时间不多,罗英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就算了吗?如果我不接受呢?”

夏语冰则有些着急,说道:“我没有其他人可以托付,只有你,有这个能力。”

“好,就算是!你有没有提前和我商量一下!”罗英发怒了,卓文豪有些吃惊,似乎这么多年以来,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发怒:“你今天这么做,把自己放到这种境地!把我放到这种境地!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喊出这一句,罗英剧烈地喘息起来,伸手按在肋下,眼睛却固执地盯着她看。

夏语冰转过头去,说道:“不要问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

罗英的眼睛笼上一层寒意:“好!那样的话!我就算上天入地都要把你保下来,直到你告诉我为止。”

“不要,千万不要,”夏语冰咬紧了下唇,似乎在斗争,然后,她说:“我能告诉你的,都早已经告诉你了,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你的时间很宝贵,不要浪费在我身上。”

“呵,浪费?”罗英一声冷笑,“我浪费在你身上的,终究今生是找不回来了。你欠我的,又打算怎么还?”

“……我欠你的,请你原谅。”夏语冰低下头,她的嘴唇哆嗦着,似乎马上要哭了。

但是,稍微停了一会,她又抬起头来,说道:“我,只能请你原谅,但是,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接受,那我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命运这种东西,一旦驱动起来,无论如何都停不下来的……掉下鸟巢的雏鸟,不是获得新生,就是摔死在悬崖之下……但那是你的选择,我能够告诉你的,真的都已经告诉你了,能够交给你的,都已经交给你了。”说完,她再也没有开口。

良久,长叹一声,罗英问道:“你还有什么需要?我能帮你的,会尽量帮你……你欠我的,也不多这一桩。”

想了想,夏语冰说道:“我想,麻烦你,到公审之前,给我申请单独的活动空间。”

听到这一句,罗英激动地站了起来,他扶住桌子,望着她脸上的伤痕,问道:“他们……他们打你么?!”

她轻声说道:“有些犯人不太守规矩,不过也还好,我希望能撑到公审,至少对自己有个交代,谢谢啊。”少顷,她又说:“不要再来了,你时间宝贵,不要再浪费在我身上……再见了。”说完,她对着狱警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又从来时的门走了出去。

罗英看着46号典狱官送走夏语冰,突然腿上力道一松,跌坐到了地上,带翻了他刚才坐的椅子。

卓文豪就在身后,眼明手快地把他搀起来。

罗英扶着他的肩站起来,却低头不肯看他,轻声说道:“你站着,别动,让我靠一会,就一会儿。”

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就只能手足无措地僵在那里。背后,罗英的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能感觉到轻微的颤抖,还有温热的液体,渗透了初夏薄薄的衣衫,湿了他的肩头。

——

日月如梭,白驹过隙。

转眼罗英在卓家老宅呆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他既不出门,也不和任何人联系,整日间只是阅读,读书读累了,就随便缩在一个角落里歇一歇。起先卓少将在家的时候,会把他拎起来扔到床上去睡,但最近的两周,卓少将必须回去销假,就只能由得他,弄得厨娘十分为难。

好在学校从前天开始放假了,卓文轩和林明媚临危受命,暂时承担起了照顾罗英的责任。说是照顾,也无非就是盯着他按时作息,别的,你和他说任何事情,他也只是对着你笑笑,转身走开。

到得8月中,夏语冰终于被定了罪,一级谋杀。联盟两院和军部最高层这次意见出奇的一致,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公审会全球实况转播,执行也是。

邱副官收到消息后,立刻就通知了凌志峰和卓文豪,为此,卓大少推掉了本周所有的会议,拽着李响赶回了家。虽然做不了什么,但带着李响在身边,多少放心些。

“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李响从飞梭里跳出来,就往厨房里跑:“快给老子弄瓶冰啤酒,热死了!”

卓文豪飞梭的空调系统出了点问题,怎么都凉不下来,而八月的浙南,沿海地区,又是南部,十分齁热,空气湿热的程度不输他们曾经去过的羁押所。

房子是老房子,房子里的空气系统却是全屋温控的,所以里面十分舒适。

罗英和卓文轩以及林明媚正在书房里下跳棋玩,李响提着一拎啤酒,推开书房的门,发现两个标致的半大姑娘,心情十分愉悦,就一屁股坐下去和她们闲扯起来。

卓文豪站在门边看着看着,唇边浮起一丝微笑。

凌志峰在他们之后也到了,近期局势十分微妙,卓世勋走不开。因着前面有过卓文豪被突袭的事件,他又不能随意用枪,又加上罗英也是个招贼的主,便只能差凌志峰跟着,保护这一伙子大大小小。

给凌志峰派活儿的时侯,卓世勋说:“再有类似的事情,不要客气。”

最近的联盟政局,表面上看起来还算平静,但内里暗波汹涌,每一个部门都在暗暗较劲,希望在这场突如其来的权利斗争中,分得一杯羹。不要说卓世勋,即便是卓文豪自己,最近也忙得不可开交,重点问题就是宇航总局和联盟安全局的归属。工厂专员修布尔·克拉肯从五月份头上不见了,之后再没现过踪迹,月球工厂地理位置特殊,暂时归了月球行政区统管,但是联盟议会两院对此十分不满,要求立刻派遣新的专员到任,却被月球王以各种理由拒绝了。

本来么,煮熟的鸭子到手,还能让飞了?卓文豪觉得议会两院高层的政治智商简直了。像这样一家子大大小小都聚在一起的安逸日子,不知道还能有多久啊!

看到凌志峰风尘仆仆地推门进了屋,卓文豪说道:“师兄,你要不要先去洗一洗?”

凌志峰满脑门的汗和泥,必定是先在周边巡视过了才来的,这大热的天,卓文豪心里十分感动:“你怎么不放无人机去巡山?偏要自己去?”

凌志峰的回答是,自己去亲眼看一下放心,而且卓宅太老了,根本就没有安装任何安保系统,正好趁着巡山的功夫安了一套。

“呃,还是师兄高瞻远瞩。”

趁着人都在,卓文豪就说了夏语冰定罪的事儿,然后小心翼翼地问罗英:“你……要去送行吗?”

罗英靠在书房的躺椅上,思索了一会儿,摇头道:“不用了,上次去,该说的都说了。”

听闻这句话,卓文豪感觉大大松了一口气,但立刻又被罗英下一句话噎到了。

只听他说:“这么热的天,别跑了,在家看转播吧。”

卓文豪欲哭无泪:你是认真的吗?还看转播?玩我呢吧?

第二天,就是公审的日子,从早上9点多开始,一直进行到下午的4点多钟,联盟法务局虽然给安排了律师,但从态度来看,律师连做轻罪的辩护的意思都没有,一整天都是懒洋洋地,任由检察院的公诉人滔滔雄辩,把夏语冰说得十恶不赦,似乎只有凌迟才能一解心头之恨。

公诉人说得认真,罗英看得也认真,直到下午5点整,联盟最高法宣布了审判结果,和邱副官给的消息一摸一样,一级谋杀,影响特别巨大,情节特别恶劣,死刑,立刻执行。

而关于执行方式,又做了一番讨论,直到晚上必须要休庭也没有定论,于是推迟到次日一早决定执行方式。

第三天,又是一屋子的人,卓家老宅从来就没有这么热闹过,把厨娘忙得人仰马翻。

早餐过后,又聚在一起看公审转播,有不到一半的人说应该注射死刑,另外不到一半的人说枪决,还有一小部分的人不知哪里来的艺术细胞,说应该绞刑。转头去看罗英,他似乎已经麻木了,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应该,很难过吧。

最后投票决定,枪决的执行方式以微弱的优势压倒了注射死刑。于是夏语冰就在8月份正午的阳光下,被领到全球最大的运动场的正中央。主办方找来的广告商铺天盖地,摄影师毫不吝啬地给罪犯做脸部特写,动作特写,全身特写,各种特写,希望捕捉到本世纪最大的一次,可能也是唯一的一次“菜市口杀人”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肢体语言,以便日后可以卖给各路法务专家,做不同的解读,然后再卖一次。

夏语冰的状态却似乎比上一次见的时候要好些,脸上的伤痕不见了,头发整理得干干净净,披散在肩头,身上也换了一套干干净净的黑色套装,是她在工作的时候常穿的那种。

不管是运动场,还是电视台,甚至转播方,都在这场权利交替的盛宴中分到一杯羹,唯独那个风暴正中心的人,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动机到底是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所有人都忙着计算着收视率,广告收看频率和点击数量以及收入的时候。那个罪犯,夏语冰,她轻轻地抿嘴一笑,眯起眼,抬头看了一眼高悬在头顶的太阳和摄像机,缓缓举起自己的右手,放在左胸心脏的位置,大拇指和食指贴着胸口,做了一个开口握空拳的动作,然后变换成一个水平的剪刀手,依然放在胸前。

只听“哐啷”一声,是杯子掉在地上的声音,然后是沉重的“碰”一声,罗英从凳子上滑下来摔到地上。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赶紧去查看情况的时候,又是“砰”地一声,镜头里夏语冰的脸保持着刚刚的微笑表情,身体缓缓地在镜头下倒了下去,倒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之上,她的发梢和手指在空中划过一个美好的弧度后,掉到地面上,再也不动了。摄影师似乎是从来没有真的见过杀人的场景,镜头在他手上停滞了片刻,才又跟了上去,大篇幅地拍摄了血流了一地的场景。

大震撼!大震撼!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明天头条新闻的大黑体字:洪桐县里无好人,杀人杀在菜市口。

罗英又晕了过去,急忙把他抬到卧室,李响仔细检查过,没发现什么问题。但罗英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转来。醒来第一句话问的是:“夏语冰在东京湾的公寓,还封禁着吗?”

这个问题只有凌志峰能回答,于是他说道:“应该还封禁着,一直要到处理完案子所有的相关事务才会解禁。”

罗英说道:“那好,你陪我去一次,我要去看看。”

夏语冰的公寓在东京湾一条狭小的巷子里,大一点的交通工具都进不去,最后的一小段只能步行。凌志峰把飞梭停在街区之外的公共停车场里,领着罗英七拐八弯地绕了进去。

巷子里非常嘈杂,有小百货商店,拉面摊,寿司店,烤肉店,菜市场,更多的是咖啡馆和茶馆。凌志峰把罗英引到一个陡峭的阶梯前,那里用蜜蜂色涂了一个不得入内的标示,向上看,陡峭的楼梯通向一扇棕红色铁门,门后是原木色的房门。一如这条街上所有其他的住户,并不特出。

凌志峰拿出电话,和不知哪里的人说着什么。铁门并没有锁上,罗英便伸手去推,刚刚要接触到铁门的时候,凌志峰一把按住了他,说道:“别动,高压静电。”罗英这才看清楚,门上贴了一个同样明黄色的标志,用目前联盟通用的三种大语种表示着“禁止入内,106V”,一层隐隐灼灼附在门上的浅蓝色影子,随着风的吹送莹莹流动。

是用力场吹起来的静电层,来警示和限制入内。

凌志峰匆匆讲完几句,收起电话,对罗英说:“已经通知了警察局暂时解封,几秒钟就够了。”说话的功夫,门上的明黄色标志暗淡了下去,“可以了。”凌志峰推开铁门,又拿出钥匙,打开内里的木门,露出一个非常小的玄关,一股女士房间特有的清淡香味溢了出来。

看着凌志峰手里的钥匙,罗英说道:“她还是一直用机械锁啊。”

玄关的面积不大,但相比较起来,夏语冰的公寓面积其实也不大,一眼就能望到底。进门是一个5平米左右的玄关,左手是独立的厕所,日式风格的装修,带一个非常小的洗手盆,右手边是一堵光墙,只刷了涂料,挂了一只简约日系风格的时钟和一幅画。靠墙放了一个边柜,边柜是L型的,矮的部分做成一个软包小凳子的样式,下面是活动的隔间,可以放鞋。里面整齐地放了四双拖鞋,两双是38码,两双是43码,还是新的,标签都没有拆掉。可见平时并没有客人来过,边柜上有一只女士的手提包,还维持着主人生前最后把它放在边柜上的形态。再往里,是一个独立的浴室,有浴缸和洗手池,墙上设置有一块暖气片,可以兼作毛巾架用。洗手池的一角整齐地码放着六七样洗浴产品,和一只漱口杯,是玻璃的,电动牙刷竖在一旁,漱口水和牙膏插在漱口杯的架子上,一样是干干净净,连水渍都几乎没有。

浴室的对面,是一个狭小的角落,装了一个小小的料理台,勉强可以算是一个开放式的厨房,架子上整齐排放了擦得锃亮的厨具,一个入墙冰柜嵌在一角,里面有简单的食材,看生产日期,似乎是她出事前几天买了放在这里的。勉强可以称为灶台的炉具上,放着一只小小的水壶,里面还有半壶水。灶台下的柜子里有简单的调味料和碗碟,也是纤尘不染,整齐地叠放在一起。

再往里去,是两间连在一起的房间,一间似乎是兼作书房的起居室,另一间是卧室,两间房当中用移门隔开,但现在,所有的房门都大敞着。起居室的一角放着一张深色原木写字桌,写字桌的上面和下面统统被书册和文件夹填满,屋子正中的矮几上放着一个红黑色的描花茶盘,茶盘里是一只日式铁壶和几只仙鹤图案的陶瓷杯。

转到夏语冰的卧室,打开衣柜的门,映入眼帘的是清一色黑套装,厚的薄的,连款式都差不多,还有一半的地方放了为数不多的冬季外套和各种女士浅色衬衫,床边的梳妆台上放着非常简单的化妆用品。

“真的简单到了极致了。”凌志峰拉开窗帘,向外看了看,天边已经开始生出蓝紫的暮色。

罗英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转到另一边的写字桌前,手指滑过一册册文件和放在写字桌上的电子阅读器,似乎在检视主人生前的精神世界。阅读器里多是人物传记和历史书籍,似乎是最常在翻阅的,写字桌抽屉从第三层开始,是一些时下流行的剧本类小说,和全息电影宣传册,其他地方堆满了文件夹。罗英把所有的文件夹搬到起居室的矮几上,一个个地翻找,文件夹里的记录都是一些宇航总局和月球工厂的工作日常,工作计划和一些开销的批复记录,把这一摞文件夹都塞得满满当当。

“这些……都要查一遍吗?”看到堆成小山的文件夹,凌志峰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嗯,要查。”罗英大致翻了翻,说道:“不过今天查不完,师兄,这些都带走。”说着,不管凌志峰为难的表情,也不解释为什么,还顺手指了指书桌:“可以的话,那个书桌和书桌上的所有东西,都一并带走。”

“我以为你只是要看看呢,”凌志峰无奈道:“这里的所有东西都不能带走,咳,”他顿了一顿:“最大的限度是,只能带走不会引起注意的东西。”

罗英并没有太失望,他垂眼想了想道:“那,师兄,麻烦你多等我一会儿,我先大致地查一下。”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