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17话

第17话 海湾夜色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85万
  • 2017-02-24 00:02:33

被相册事件一耽搁,卓文豪从老宅出发已经是下午2点左右了。期间李响来电,和他确认了行程,就吩咐住院部的小医生减少给罗英的镇静剂,让他慢慢地自己醒来。

然而李大主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郁闷过!自己是为·什·么要叫醒那个罗英啊!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差不多把那个混蛋身上的所有零件都拆了一遍再重新装上,是有多不容易啊!而他就是这么报答自己的?

一只点滴袋子从李响眼前飞过去,砸在他脑后的墙上,洒出一片黄澄澄的颜色。

终于,李主任的内心崩溃了,他冲上前去,拨开护士,揪起起病床上那人的衣领,恶狠狠地咆哮道:

“老子辛辛苦苦换了所有的瓣膜啊!你小子能不能消停点啊!”

“走开,我要见夏语冰,”能感觉到手上躯体,由于病痛而微微颤抖着,失血而显得苍白的手,无力地拽住李响的白大褂下摆,不容辩驳地说道:“卓文豪在哪里,叫卓文豪来!”

“爷不管你下冰雹还是下大雪,总之你给爷躺好了,卓文豪惯着你,爷可不惯着你!”说着,李响朝他猛的推了一把,这一下力气使得大了,罗英身上才动了手术,伤口还没愈合,一推之下气息一窒,顿时闷哼一声摔在床上。李响乘机抄起床架上的束缚带,动作娴熟地三两下就把罗英双手捆了个结实,随后才伸手过去帮他顺气。

一口气顺过来,罗英见大势已去,无奈闭上了眼,虚弱道:“卓文豪呢,叫卓文豪来,我有事,有事要他去办。”

“在路上了,就来,”李响寒着脸,停了停,又说道:“我知道你着急,着急有什么用?你倒不如想想怎么才能见着吧,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就是家属想见,我看都悬!”

罗英转过脸去,轻声说:“嗯,你说得对。”他内心何尝不知道,李响说得何止是对,而是非常正确,但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忍住不去焦躁。

“呦,这是怎么了,李主任今儿兴致高,玩SM啊?”

到底年长些经历过风雨,小护士们都吓得不敢靠近了,护士长却笑眯眯地拍拍李响的肩,又给病人换了一袋药水。跟在护士长后面进来的卓文豪,显然是一进医院就已经知道了这里混乱的情况,略有些抱歉地对李响说道:“辛苦你啦,小李子,晚点我请你吃饭。”

李响摆摆手,站起来道:“你们聊,我先走了。”转身招呼其他人:“都杵在这儿干嘛呀,不用干活儿啊!走走走,都别看了,别看了,该干啥干啥去!”李主任一发话,转眼人走得干干净净。

经过卓文豪身边的时候,李响望一眼默不作声的罗英,说道:“你劝劝他,这事儿,唉,不好说。”

还能有什么事儿,卓文豪苦笑,已经小心了再小心,刻意了再刻意,也还是挡不住这无孔不入的重磅新闻。伸手按住罗英,解开束缚带,卓文豪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周以来发生的事情。不想解释,也无从解释。

一翻身坐起来,罗英拽住卓文豪的袖子,神情急切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卓文豪斟酌着用词,却由于心里没底,还是显得顺序混乱:“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天后来……她就走了,箱子在我这里。她说交给你,你会处理,另外,”他顿了顿,道:“夏语冰让我带句话给你。”

“什么话?!”

虽然微弱,但卓文豪还是感觉到袖子上的气力有所增加。再看眼前人,面色苍白如纸,却那般全神贯注。

“侠之大者,心系天下。”卓文豪一字一字地说着,试图还原当时的语境,虽然不知道这句话背后到底有什么深意。但当时,夏语冰脸上那种淡漠的神色,现在回想起来,竟然有一丝就义般的壮烈。

罗英颓然松开手,跌回病床上:“啊,她真的这么说?”

“嗯,是这么说的。”

停了良久,罗英忽然想到什么似地,激动地爬起来,说道:“文豪,我求你件事,”似乎过于激动了,罗英伸手按住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脏,一手扶住卓文豪伸过来的手臂,垂下头抵在他肩上,说道:“帮帮我,我要见她,我必须要见到她,我……我……”然而话没说完,卓文豪只觉得手臂上一沉,罗英又晕了过去。

叫护士,叫李响,又是一阵忙乱。

夏语冰……竟然这么重要吗?卓文豪皱着眉头,思来想去,横竖自己也想知道,夏语冰到底是为什么,就拿出自己的电话,拨通了邱副官的号码。

没等太久,一个温和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他问:“少将,什么事?”

“嗯,邱副官,”卓文豪有事相求,对他的称呼也从小邱改为邱副官,“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邱副官说:“哦,少将客气了,还是叫我小邱就好。”

卓文豪略有些为难,不过还是说:“那个……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怎么样才能见到夏语冰?”

邱副官似乎一愣,问道:“啊?想见谁?”

卓文豪又心虚地重复了一遍:“夏语冰。”

“啊,她。”邱副官沉默了许久,说道:“似乎,不那么容易。”

“只是见一见,探监也不行吗?”

“唉,确实情况有些特殊。”邱副官似乎在沉思,隔了很久,就在卓文豪差点放弃希望的时候,邱副官说道:“我去问一下大将,小凌可能有办法。少将,您稍等一会,我去问过了再来通知您。”

“哦哦,好好好,”卓文豪一听有希望,赶紧说:“太感激你了,邱叔叔,”称谓一下子又从邱副官变成了邱叔叔:“我等你消息啊!”屏幕上邱副官略显尴尬的神情一闪而过,卓大少爷称呼他邱叔叔,还从来没有过吧。

约莫过了半小时,邱副官就回了电话过来,但接起来一听,却是卓世勋的声音。

一上来,卓世勋问道:“罗英怎么样了?”

“啊?”卓文豪一时没转过弯来,刚想说小邱你声音怎么变了,但几乎立刻又反应过来,说道:“哦哦,爸,罗英现在挺稳定,睡着呢。”

“夏语冰和你什么关系?”

“夏语冰啊……,夏语冰……”卓文豪正在犹豫,到底是该说夏语冰和自己有一腿呢,还是和罗英有一腿。

卓世勋似乎是知道这个儿子平时放荡惯了,贯会胡扯,于是说道:“你小子少给我胡诹,别以为我查不出来。”

“哦,她是罗英的大学同学。”

“是罗英要见?”

“嗯,罗英求我帮他这个忙,能见一面最好,以后……以后估计很难见到了吧。”

“嗯。”卓世勋似乎在思考,停了一会,他说:“好,我叫志峰去安排。”

“哦,好好,我等凌师兄通知。”卓文豪这下眉头舒展的那叫一个爽。

等着卓世勋收了线,卓文豪神清气爽地找李响约饭局,李响也爱玩,是以一拍即合。等到李主任一下班,两个人就直奔N市CBD,然而半路遇上游行,远远地把主干道堵了好几百米,于是只能改换方向,拐上城际高速管网,向着东京湾方向去了。

李响远远看到游行队伍里的人手上举着五颜六色的牌子,是电子墨水纸,上面的小娃娃十分可爱。电子墨水纸的图案在阳光下还会随着设定而变化,一会儿是性别符号,一会是联合基因公司的Logo,还有脱氧核糖核酸分子式,中间穿插显示标语,远远的也看不清说的是什么,于是他对卓文豪说道:“最近这些同志伴侣闹得挺厉害啊,你也不管管?”

“又关我事了?!这种事请找行政部门。”卓文豪说道:“再说了,我倒是理解他们的,明明可以用两个人自己的基因去繁育后代,你让他们再去接受捐精捐卵,很多人心里都不乐意啊。”

李响点了点头,又道:“也是,横竖是一半加一半。”

卓文豪随口说:“怎么,你想发展发展?”

“滚,老子喜欢女人!”李响回道:“都是你小子害的,到现在还有人以为老子喜欢男人。”

卓文豪坏笑道:“我可没害你,是你自己凑上来的好吧?还在食堂那么大庭广众的地方。”

“还不是罗英闹的!”李响十分郁闷,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当年自己绝对是着了罗英的道。

卓文豪憋不住的笑:“事情可是你自己做出来的啊?还是得怨你自己啊。”

“哎,好了好了,算计不过罗英!我认输,行了吧。”李响往椅背上靠去,不再理会卓文豪了。

不多时,卓文豪的地空两用飞梭也排到了城际高速管网入口,打开一组程序,飞梭便收起轮子,车厢里也打开了压缩空气供给口。

和月球上的高速路网不一样,地球上的城际管网是全封闭的,出入口用磁力障封闭,整个管网的内部是拟真空状态,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音障的问题。以目前的设计,算上两头的滑行距离,单独路径的管网内平均速度可以达到6000公里每小时,实际到了管网中间,速度还会更高一些。

轮子一收起,地空两用的飞梭就立刻打开了磁浮装置,缓缓汇入到城市的路网之中,向东京湾的方向去了。

——

早在22世纪,大战之前,对消除性别歧视的讨论非常热烈,甚至于在一些观念前卫的国家,认为消除性别歧视的终极成果,应该弱化甚至消除不同性别在社会生活中的区别,所以,他们连区分性别的词语,都逐渐从日常使用的语言中模糊掉,人称代词改为仅用于指代,而不再区分性别。

对这种逐渐不区分性别特征的社会现象,当时有很多人,称它为“第三性别改革”或“无性别改革”。

到22世纪末,为了满足临床医学研究而进一步发展的无性繁殖技术,也已经发展到可以替代自然繁殖,再加上体外配子和培养腔技术的应用,许多由于各种原因而不育的家庭,因此得到了养育自己的下一代的机会。这之后,不光是有生殖障碍的家庭,很多女性为了避免生育带来的各种不便,以及对事业造成的影响,也开始选择体外配子和培养腔婴儿。

但当时各国对此看法并不一致,一些人口基数较大,自然生育率高的国家,就会比较抵制,认为人类的无性繁殖违反社会伦理,严厉禁止任何机构以任何形式开展这方面的服务;而一些人口基数小,又面临着低生育率陷阱的国家,对此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理由是,对他们来说,好歹提高了人口数量,尤其是劳动力人口。

等到联盟政府这一届,生物技术更是迅猛发展。同性之间想要后代并非不可能,然而比较起战前各国的不同态度,联盟生物科学院于这点却十分介意。即使呼声再高,对于同性夫妇之间,纯粹的人工的生殖方式也是严厉禁止的。所以,即便体外配子技术已经很成熟,同性夫妇想要养育后代,依旧必须接受捐精或者捐卵,而不能使用基因序列组。

然而比起这个,生物科学院更加严厉禁止的,是生化人的生殖功能。

厉禁止生化人具有生殖功能,是从伦理学角度来考虑的,一个生化人难道还要生儿育女吗?那岂不是要乱套了,联盟法律允许自然人的同性婚姻,却严厉禁止自然人和生化人,生化人和生化人之间的婚姻关系。

然而,就像刚刚看到的那样。一些同性夫妇,对这件事却不能理解。比起时下的年轻人,李响相对而言比较传统,他喜欢各种类型的姑娘,对孩子这件事情,也觉得是自然生育更好。但是就连李响,也无法理解生物科学院对此的苛刻严厉。伦理什么的,反正只要生化人不能生育后代就好了,为什么连同性自然人也一并禁止呢?

不过李响很快会发现自己的疑惑是多余的。因为需求和市场一定是共生的,由于人口的基数在那里摆着,正常渠道又被严厉封死。所以,虽说违反生殖法,但这件事情本身并不违反大多数人的道德观,同时又能从中获利,实际操作也非常简单,只要偷偷替换掉已经得到ID编号的胚胎的另一半基因就可以了。这样暗中帮助同性伴侣而违反生殖法的人,大有人在。虽然风险很高,但是失败而曝光的先例还从未没有过。当然,这也只是传闻,和大多数人并没有机会真正接触到犯罪是一个道理。很少有人真正接触和了解到这方面的事情,更加不要谈什么被抓的例子了。

——

因为早晨被吐槽不够时髦,是以卓文豪一下了高速管网,就载着李响先去了一趟百货公司。换了一身行头出来,好一个风度翩翩,华服雍容的贵公子,把本来没什么购物欲望的李响,也勾得心痒痒起来,一样添了一套,也是帅气利落不输于人。

出门在外不穿制服,而穿便装,这在卓文豪的第六军,也是有讲究的。

能源大战之后,联盟因为前车之鉴,对武器管制十分严厉。除了海陆武警和巡检的警察之外,任何人不得在非军事设施范围内配枪,即使空总的军官也不例外。也就是说,如果放任一个普通的武警和空总最优秀的歼击机飞行员在大街上单挑,空总的飞行员一定是吃亏的。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比较,也是因为头几年禁枪令刚刚实行的时候,空总曾经出过的一件案子。

案情大致是这样:空总一个歼击机飞行员和海陆武警的一个低阶军官在酒吧看上了同一个吧女,二人在争执不下之时,一起摸出枪来。因为都是军队训练出身的用枪好手,两声枪响合作一处,等看热闹的人反应过来,二人都已经倒地身亡。按理说禁枪不应该只针对空总,尤其是违反规定擅自开枪,但却因为明确规定了空总军官不许在非军事设施范围内配枪,那个空总军官的家属最后连抚恤金都没有拿到,还因为违反了禁枪令,被革除了幸苦打下来的军阶。反观海陆武警的军官,却被奉为“烈士”。不知道内情的可能觉得空总的人活该,知道内情的却不免要唏嘘。

所以卓文豪平时教育自己下属的军官时,经常拿这个案例吓唬他们,好叫他们不要在外生事。还有就是平时因私外出尽量着私服,这样即使偶尔打架犯事了,只要能逃得掉,也不会有人找到他东一区空总六军军部。以卓大少爷的城府,能想到这一条,已经是很不容易了,真正算是用心良苦。

“唉,这也说明,军部之内,也是明争暗斗,不可说的利益纠葛何其之多啊!”换了第三家酒吧,卓文豪才开始有了微醺的醉意,话也渐渐多起来。

李响酒量不如他,只不过有自知之明,因此并不多喝,所以二人的清醒程度也还相当,可以一起聊聊八卦,撩撩妹子。就着东京湾初夏的夜风,卓文豪和李响坐在海湾边,散着身上的酒气,远远的能看见一艘邮轮改成航海博物馆,静悄悄地泊在港口另一边的码头上。

如今再没有人使用船只这种交通工具了,甚至邮轮旅游的项目,也在十年前彻底消失,仅存的纯水上船只,就只剩小型游艇,偶尔供人们短时间在近海海面上游乐的时候使用。许多大型邮轮的拆除费用比造价还高,于是乎船主便想出了把邮轮改为酒吧的好点子,一溜排成了长队,把海湾变成了一个聚会的好去处。

是以,海湾边上年轻人非常多,卓文豪和李响一边闲扯着,一边向来来往往的漂亮妹子行注目礼。

“哎,大少,你说夏语冰真的是冲动杀人吗?”

感觉到自己可能有些醉了,卓文豪闭着眼,微笑着说道:“你犯规了!说好不谈工作,只谈风月的。”。

“好好好,哎,不过这个不能算工作吧,顶多算八卦。”李响喝了一口手里的啤酒,也笑了。

“嗯,我觉得不会。”卓文豪揉揉眼睛,注意力被一旁的几个叽叽喳喳的少女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群年龄约莫十八九,至多不超过二十二的少女,脸上虽然浓妆艳抹,却掩盖不住稚气。从她们谈话内容大致能判断出,其中有两个还在念书,有两个刚刚参加工作,还有两个没说话,不太清楚。

其中一个少女说道:“哎呀,你傻不傻,你就告诉他,不喜欢他老是加班,应该多花点时间在你身上。”

另一个接话道:“这样直接不好吧?不够矜持了。”

刚才开口的那个少女说道:“要矜持有什么用?现在不流行矜持,要直接,或者干脆……嘻嘻嘻嘻”说着,她掩嘴笑起来。

“哎哎,干脆怎么,干脆怎么?”一个略微显得丰满些的女孩一脸好奇地看向那个少女。

忽然间她们的声音小了下去,听不太清了,隐隐的能猜到可能是比较私密的闺房八卦,不一会儿,那一堆女孩子爆发出一阵大笑。先前那个少女脸上满是得意之色,似乎颇以擅长类似的话题而自豪。

卓文豪和李响又看了一会,其中有一个少女见他们望向自己这边,朝他们微微一笑,还友好地抬手摇了摇,算是打个招呼。卓文豪向那个少女扬了扬手中的酒瓶子,算是回敬,不过少女并没有走过来,可能误会了这两只是一对,不打算自讨没趣。李响却有些失落,用手肘捅了捅卓文豪,正打算开口问卓文豪要不要过去的时候,那群女孩突然站了起来,有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子说:“我先过去了,约了医师的时间要到了。”

马上,另外几个少女附和道:“我们也一起过去陪你。你别太紧张,就是扎一针,再吃药维持一段时间。”

那个刚刚一直在说话的少女笑嘻嘻地说道:“然后你就等着慢慢地变成大美女吧。”

“早就劝你去改了,你就是胆子太小,”那个丰满的少女道:“你看看我们,哪个不是好好的?我还想下个月再去一次呢。”

“你又要动哪里?”

丰满的少女说道:“我觉得腿还不够长,和上半身比例不太合适。”

这下李响彻底失去了兴趣,刚抬起来的屁股又坐了下去。

“不去了?”卓文豪侧过头,嘴角弯起一丝好看的弧度,就着酒瓶,又喝了一口。

“哼,不去了。”李响有些生气:“最近这些小姑娘都不知道怎么想的,动不动就去改基因序列。”

“每个人都想变得更完美,”卓文豪说道:“可以理解,而且,话说那些遗传疾病的要改基因序列,你就觉得没问题吗?不是一样?”

“能一样吗?”李响的声音提高了些:“遗传疾病要死人的!”

“那如果我说,我觉得自己不够完美,如果不让我改我就要抑郁的死了,你说能不能改?”

李响脸拉下来,说道:“那种属于心理有病了好不好?”

卓文豪却又是一笑,问道:“都说要自我认知,要接受自己,认为当下的自己就是最完美的。我想知道,有多少人,能完全不在意自己的社会评价?完全不去憧憬更好的外表,或者社会地位带来的认同感?这种心理建设,李响,你做得到吗?”

“我……”李响一时语塞,想了想,没再说话,拿起手里的瓶子灌进一大口,小声嘟哝:“反正我觉得这样不好。”

“李响,有个事儿我一直想问你,”卓文豪摸出口袋里的烟盒,抽出一支烟,叼上,点着:“以你的水平,就算去生物科学院当个首席也完全没有问题,干嘛去医院,当外科医生?”

李响垂下眼帘,似乎在思考,不久说道:“我觉得,生物进化优胜劣汰,自然法则自有它的作用,让我去生命科学院,搞基因序列,控制遗传疾病,相当于加快自然筛选的进程,我当然乐意,但现在似乎有些滥用,所以我又不太愿意了。而且,”他顿了一下,“联合基因公司去年出的广告你看了吗?”

“什么广告?”

“就是那个‘轮回’啊。”李响抬起头,道:“那种对整个机体进行整体复制的技术。”

“不是早就有了?”

“嗯,不一样,”李响沉吟着,似乎在考虑怎样说更通俗:“我们现在的复制仅限于对单个器官进行无性繁殖,已经可以治愈绝大部分器官器质性疾病。但是总有老了要死的人,或者脑部受损的人,那种就没有办法,如果想要接着活下去的话,就需要整个机体替换。联合基因公司,就是想用复制脑神经网络的方法,让那些人,也能接着这个躯壳继续活下去。”

听着李响的话,卓文豪忽然觉得身上有些发冷,随口问道:“这样啊,还没成功呢吧?”

“目前还没有,这不打广告要融资,要求高层放行嘛。”李响叹了口气,道:“真让他们成功的话,岂不是乱套了!这个伦理比生化人还要算不过来。”他又停了一刻,缓缓说道:“要是连死亡这件事情都不再公平的话,我不知道今后会怎么样。”

二人齐齐叹了口气,不约而同地举起了酒瓶子灌了起来,好好的风月不知怎的变成了沉重的哲学话题。

突然间,卓文豪皱起眉头,说道:“嗯,其实,我以为你会说,是因为医院有很多漂亮的护士。”

李响扑了过来。“你滚!”

两人打成一团,掉进酒吧门口未经修剪的草坪当中,一人多高的海边芦苇长势茂盛,酒吧二楼阳台上的人听见响动望过来,见是两个大男人搂成一团,在草地上打滚,便都又心照不宣地转了回去。

“不闹了,回去吧。”卓文豪把李响的胳膊从脸上拽下来,李响却嫌不够解气,顺势又在卓文豪背上推了一把。赌气道:“不回去!”

“还不回去,你要干嘛?”卓文豪坐在草地上,笑嘻嘻地回望向他,呵呵一笑:“难道说……你想和我去?啊?”

“卓文豪!”李响似乎真的生气了,一骨碌爬起,作势要去踢他,然而海边草地夜间露重,登时脚下一滑,摔了个四脚朝天,啊呀一声,疼得他龇牙咧嘴。卓文豪连忙把他搀起来,却偏偏笑的停不下来:“哎呦呦,这个大礼我可受不起。快快,哥哥看看,摔伤了没有?”

“去你的!”李响咬着牙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向着路边上卓文豪的飞梭走去。

卓文豪赶上来,扶着他的肩膀问道:“真没事?没事那就回去了。”

李响撑着摔疼的腰背,伏在飞梭上休息了一会,说道:“先不忙,来都来了,去一趟东院。”

卓文豪有些疑惑:“去东院干嘛?都这个点了?”

东院,是联盟生命科学研究院设在东京的分院,也是联合基因公司主要的技术提供方。目前市场上临床应用阶段的基因技术,大部分都来自于东院。基因技术的应用,使医院的很多科室设置显得越来越不合时宜,后来逐渐改革,在普通医院里干脆就合并成诊断科,基因工程科和外科,三个大科室。诊断课是日常面对病人的科室,根据病人的症状开列检验的各种项目,然后判断到底是什么疾病,如果是普通的疾病,就直接开药方。联盟的药品局和医院是分开的,医院建议的药品,病人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决定是在这里领或者在那里领。基因工程科平时的工作主要是实验和基因测序,包括,如果有病人的脏器发生器质性病变,需要更换的,基因工程科就会安排基因公司进行测序以及器官培养,但实际上,有很多人未雨绸缪,都会多多少少提前向基因公司提出申请,给自己做一些重要脏器的备份。

还剩一个外科,就是李响带的那个科室。实际上,比起诊断课和基因工程科来,外科最忙最累,又最不受重视,医疗风险也是外科最高。诊断科诊断下来,如果病人需要手术,基因公司只要提供器官就好了,手术是外科做;病人是开放伤,手术是外科做;病人是骨伤,也是外科负责搞定;再来就是急诊室,现在急诊室的绝大多数病例都是突发性的伤害事故,自然又是外科的事情。

李响在学校的时候就一直受到东院邀请,邀请他毕业之后务必到那里去工作,然而没想到李响最后却选择留在了实习的医院,成为了外科医生,没几年升到主任,一方面是由于他确实医术高明,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外科真的不太有医生愿意去。为此,东院当时的院长,小田贤三十分不解,也十分可惜,于是他对李响说,东院为他保留一个首席基因序列医师的职位,无论哪一天,只要李响愿意,随时可以到东院。就这些年来说,李响和小田院长一直保持着十分紧密的关系,东院有什么项目遇到瓶颈了,会找李响帮忙解决,李响需要进行一些医院无法实行的试验时,也会去东院找小田院长帮忙。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