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15话

第15话 直到死亡使我们分离

  • 行星起源
  • 此君
  • 3058.3333333333
  • 2017-02-23 23:43:09

黑森州,贝特斯加登,国王湖之下的堡垒之中,夏语冰快步地奔向地堡最深处的一间办公室。在门口站定,四下张望片刻,确定了没有人看见之后,她扭开门把手,闪身入内。

唐娜正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子,见到进来的人,她停了下来,打量着,当看到对方身上的道道伤痕,唐娜嘴唇微微翕动,心疼地说道:“夏秘书,辛苦了。”

夏语冰微微一躬身,反手锁上了门,说道:“我不碍事,夫人。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快,对方现在已经找到线索了。”

“嗯,早晚的事。”唐娜深深叹息,又问:“罗大校怎么样?他答应了吗?”

夏语冰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最后关头我们被袭击了,”她顿了一下,又说:“不过我认为东西交到他手上不会有问题,至少卓家不会放任那样的事发生,罗英自己的个性也不允许。”

唐娜点点头,显出深深的疲态,她说道:“夏秘书,谢谢你一直以来陪在我身边。”

夏语冰脸上一贯冷淡的表情,忽然显露出难以割舍和悲伤:“夫人,能为您工作,是我的荣幸。”

老人满是皱纹的脸上舒展出一个微笑,同样布满了皱纹的嘴唇勉强扯动了一下,随即又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夏语冰低下头,长发从肩头落下,遮住了她的脸。她说道:“准备好了,一切,都按照计划……安排好了。”

“好。”唐娜苍老的双手托起夏语冰的脸,见到一双因为忍泪而猩红的眼睛,她自己也不由得老泪纵横。夏语冰紧紧地咬着牙关,大睁着眼,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最后还要麻烦你……小夏。”说着,她转过身去。

夏语冰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绳索,套向老人的脖子。

绳索是市面上最常见的套索,为了使用方便,自带锁紧功能,双手一紧,那个苍老的身躯就剧烈地抖动起来,布满皱纹的双手向空中无力地挥动,挣扎,求生的本能使她的双手向着勒住自己脖颈的双手狠狠地抓去,立刻,白皙的手背上出现了道道血痕,但是尽管双手再颤抖,却丝毫不曾放松,血痕再刺痛,也不如此刻心头的锥痛。

夏语冰的眼泪再也止不住,扑簌簌地流下来,滴在地板上。双手紧紧地抓住索套的两端,在心里默念着数字:1、4、7、10……

“小夏,绝不能松手!”

老妇人的话犹在耳边:“一定不能心软,不能松手,一松手就前功尽弃,一旦松手,就再没有力气继续了,我们谋划了这么多年的行动就付诸东流,人类也不会再有机会了……”

不知过了多久,手上的力道一松,年迈而沉重的身躯向后倒来,夏语冰抱着那个还残留着体温的躯体,跌坐在墙边,终于小声抽泣起来。本世纪最伟大的领袖,如今变成一具尸体倒在自己怀里,精神矍铄的双眼失去了神采,曾经鲜活的生命也从手中流逝了。夏语冰的脸已经扭曲,她的牙关咬得太紧,以至于咬肌上青筋暴起,牙齿间咯咯作响。

好恨,真的好恨!这一切,这一切失去的,都要讨回来!

一切从此刻推倒重来,多少年来,人类从来都不是对手。然而等了这么久,这一次,第一次终于有机会在势均力敌的条件下,来一场公平的竞争。为争取到这样一个机会,多少人牺牲了自己,多少人付出了生命,是时候讨回来了!

还有工作没完成,擦干脸上的眼泪,收拾起唐娜脖子上的索套,翻乱办公室内的文件和家具,打碎所有的玻璃和瓷器,扯断屋里的线,砸烂所有的电子设备,撕烂墙上纹理精致的墙纸。她有条不紊地做完这一切,站起身,脸上泪迹还未干透,抚平衣服上的皱褶,向墙角的遗体深深鞠躬,再次站定,夏语冰哽咽着打开门,匆匆离去了。

踏上准备好的飞梭,她的眼茫然失去了焦点,按照计划,大约十五分钟之后,前任议长唐娜·孟森,会被下属发现死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根据现场勘查的结果判断,最大嫌疑人是唐娜的第一秘书,夏语冰。

一周以后,嫌疑人在东京湾自己的住处被抓获,并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该刑事案轰动了整个地月系。

“……据犯人交代,凶器是前一天在超市购买的,准备用于加固自家阳台上的花盆架。由于长期处于加班状态,当晚也没能回家,就把购买的索套随手放在了口袋。犯人和死者由于工作上的龃龉而产生口角,进一步发生了肢体冲突,死者和罪犯厮打的过程中,罪犯身上被抓出多条伤口,似乎进一步刺激和激怒了罪犯,从而导致罪犯使用凶器,将死者勒毙。罪犯被捕时,作为凶器的索套,就藏匿在其住处的衣柜中……

联合新闻台为您报道……”

屏幕上,女主持人一脸悲切的表情,但她的表情太夸张了,反而看起来好假,这一周多以来,所有的电视台都疯了,几乎所有的节目都停播,只为滚动播放这一条新闻。两个年纪不大的小护士,望着走廊上的荧屏,红着眼睛窃窃私语,内容大抵是,啊,好残忍啊,怎么有人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那可是唐娜呀,怎么有人下得去手啊!

剩下的节目就直接是一些名人名嘴,脱口秀主持人关于这件事情的讨论,似乎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别的事情可做,只剩了这一件。一半的人在讨论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而且是一个如此受尊敬的领导人;另一半的人在讨论,前议长的葬礼应该按照什么样的规制来筹措,讨论异常热烈。

一个身着浅灰色将官服饰的男子,默默地倚在走廊长椅的一角,把自己两条长腿高高搁起,放在前排的椅子上,两条胳膊大张着搁在椅背上,面色晦暗地抽着烟。他坐在这个角落,是因为这是医院里唯一的吸烟区,另外,也因为旁边就是垃圾桶,方便弹烟灰。他的军官制服大敞着前襟的扣子,白衬衫的领子按理是不许解开的,但是在他身上,从上向下数,直到第四颗扣子才开始扣上。领带早已不知去向,解开的衣领下,露出紧实的肌肉和麦色皮肤。虽然肌肉发达,但因为个子高挑修长,并不显得虎背熊腰,反而有一种干练的线条感。

这一周多以来,他天天坐在这里,眼前被迫看的,全都是唐娜死了,夏语冰也要死了的新闻。

啊!实在是,烦死了!

唐娜,本世纪最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唯一和曾经的联盟最高领导,被杀了,在自己的办公室,被自己的秘书,最信赖的秘书,勒死了。

卓文豪吐出最后一口烟,弹掉手里的烟蒂,仰头冷哼,怎么可能呢?

夏语冰勒死了唐娜,还特地用超市里买来的绳索,说没有内幕,不是栽赃,你信吗?旁的人不敢说,夏语冰!呵呵,卓文豪一手揉着眉心。夏语冰啊,夏语冰,那个夏语冰!他相信,即使有人拿枪逼迫着夏语冰勒死自己父母来换取唐娜的性命,她都不会皱一皱眉头。

然而他在意的根本就不是这个,唯一令他头疼的是,等罗英醒了,要怎么向他解释这件事?

抬起自己缠着绷带的右手,举到眼前,翻来覆去看着,心下烦躁,竟然把上午李响刚刚重新包好的绷带又扯了下去,露出里面狰狞的伤口。

手背上尖锐的刺痛传来,似乎令脑袋清醒了几分,又望了望伤口,回想起自己干的傻事,忍不住又生出一声叹息。就在一周多之前,赶走了伊戈尔,拿下那只箱子。所有人都四散而去,他自己愣愣地抱着箱子在走廊上傻站了十多分钟,等反应过来,安顿好卓文轩,着急忙慌地去找罗英的时候,李响已经带着他的梦幻外科小分队在手术室里忙起来了。这一台手术足足做了两天,等缝好最后一针,李响也撑不住了,直接累趴了倒在地上就睡了过去,一向自诩天下第一圣手的李大主任最后是睡着了给担架抬出来的。

去ICU看罗英,被护士长勒令只允许隔着玻璃。但眼见罗英被打满了绷带,戴着呼吸机,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心里只觉得发闷,似乎有一块千斤重的大石头压着,转来转去找不到发泄的渠道,不知怎的一拳砸上医院外墙上的玻璃窗,碎成渣的玻璃倒还好,铝合金翻卷起来的倒刃割了一手背的口子。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嚣张,就连夏语冰的交通工具也敢袭击?卓文豪这几天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还有夏语冰临走时留下的那句话……唉,老头子说得一点都没错,和罗英一比,自己的智商,简直他妈的不够用啊。

搔了搔三天没洗的脑袋,卓文豪感觉到自己的眼皮正在打架,终于决定还是回去睡觉。今天再不滚回去睡觉,又要被邱副官念经,少不得要耳根不清净。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