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14话

第14话 侠之大者 心系天下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39万
  • 2017-02-23 23:40:22

评估的地点选在医院的观察室,少女看看了看面前的警员,对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看她,只是专心地摆弄着桌上的一个银色的箱子。似乎这样的评估他已经做过了无数次,这一次的评估只是那无数次中的一次,毫无新意。这样想着,少女的手指无意识地摸上了自己的袖口,那里绣着两条突出的金红色纹章。

警员看起来年纪不大,面孔年轻而清秀,一双眸子却透出浓浓的倦色。

几分钟之后,那个警员说道:“好了,我们开始吧。”他顿了一下,看着少女又说,“提醒一下,每个问题你都必须如实作答,这不是笔录询问,每个问题之间没有必然的逻辑联系,但是在任何一个问题上撒谎,都会对你的评估产生不好的结果,了解么?”

少女说道:“明白了。”

“嗯,那正式开始了。”

“你的名字。”

“卓文轩。”她的声音如同山涧里的泉水般清冽。

“你的职业。”

“航天军飞行员。” 没有半点波澜,不带半分感情。

“你在联盟19年5月12日,和同伴一起执行了飞行任务对么?”

“是的。”

“和你一起去的同伴是林明媚中尉,对么?”

“对。”

“你们是去取回收集的样本,是么?”

“是的。”

“你们到达的时候一切正常,是么?”

“不是,当时发现了异常情况。”

“是常见的故障情况么?”

“不是,是从未见过的异常情况。”

“你是否愿意如实告知呢?”

“愿意。”

“你的职业是飞行员是吧?”

“是的。”

……

卓文豪在观察室的玻璃窗外站了整整三个小时,他听不见里面的对话,卓文轩背对着观察窗,他也看不见卓文轩脸上的表情。从面前已经堆成小山似的烟灰缸,可以猜测他内心的忐忑不安。他宁愿伊戈尔说的是真话,即使这句真话,会导致他被扣上包庇亲属的帽子。但似乎伊戈尔有一个毛病,这个毛病很多人都有,那就是既不撒谎也不说实话。

罗英说过这属于自我保护:我们不可以说谎,但我们可以不说嘛。

卓文豪不知道伊戈尔说了什么,又藏起了什么,他能够用以判断伊戈尔真正目的线索实在不多,只能硬着头皮走一步算一步,透过伊戈尔的表现,判断她真正的目的。侧过头看了看站在身边的伊戈尔,她脸上的表情十分放松,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真是一条经验老到的狐狸!

评估从午餐后开始的,已经过了下午三点,然而观察室里面的评估还在继续。

“异常情况很快排除了吗?”

“没有,直到我失去意识,异常情况一直没有消除。”

“你全程都在观察着锚的状态吗?”

“没有,中间有段时间我睡着了。”

“你睡着的时候有没有做梦?”

“……好像,做梦了。”少女微微抬起头,眼睛向空中茫茫地望出去,长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一小片阴影。

警员的手轻微地抖动了一下,在他面前,竖起的银色箱盖里,内藏的显示器上,一个又一个凸起的绿色波峰,正在接连不断地突破红色的极限值。

“你是否愿意如实告知我,你所看到的情况呢?”

“是的,可以。”少女的表情依然有些茫茫,不过声音没有明显变化。

“你梦到了亲人?”

“没有。”

“你梦到了陌生人。”

“没有。”

“你梦到了自己?”

“呃,可以这么说。”少女的语气开始有些犹豫。

“你的梦境是黑色的。”

“一开始是。”

“后来变成了灰白色。”

“是的。”少女有些讶异,但很快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在做梦的过程中,一直知道自己在做梦。”

“是的。”

“听说后来你受伤了。”

“是的。”

“你知道自己伤在那里么?”

“知道,左前臂骨折,听护士说的。”

“受伤的部位和你梦到的情景一致,是吗?”

“啊,还真的是。” 轻声一笑,少女的脸上露出:你连这个都知道?的表情。

这一次,警员的手指比之前更加猛烈地颤抖了起来,他轻轻地抒出胸中的一口气,抬起头,对少女说道:“嗯,可以了。今天就到这里吧。”然后,他抬头,望向观察窗外,向着窗外模糊的身影微点了点头。

伊戈尔和卓文豪同时看到了评估员的动作,伊戈尔左手抱胸,手掌抵住右手的手肘,涂了蔻丹的手指搁在唇边,也抖了一下,然后她转过身去,对身边对小个子说了几句话,小个子点点头,转身出去了。

少女表情疑惑地看着收拾东西的评估员,初见的印象,他应该是一个非常内敛的人,沉着冷静,经验丰富,处变不惊。但现在,他现在正在颤抖,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整个人不停地战栗着,就像是掉进了二月份的冰窟。从说完那句“可以了”开始,他一共碰翻了三次摄像头,两次水杯,里面的茶水在第二次碰翻的时候流尽了,于是那人也没再去扶,又在走向门口的时候,被脚下的线绊住了两次。

这么大的反差,饶是卓文豪那样迟钝的神经也看出不对劲来了。

就在警员一手拉开观察室的门,准备和伊戈尔一起走开的时候,走廊的另一头传来了一个声音。

“不行……,文豪拦住了!不能放走!”是罗英的声音。

卓文豪此刻的注意力全在里面的警员和卓文轩身上,甫一听到罗英的声音,随口应道:“你回来了,”然而一转头,立刻惊叫出声:“怎么回事!”

只见罗英拖着半个身子,虚弱地倚在同样狼狈不堪的一个黑发女子身上。他受了伤,半边身子全是血迹,整个人重量全压在女子身上,那个女子几乎扶他不住,两人贴着墙根,一步一步地蹭过来。他深灰色的校官服,如今倒有一半是黑褐色,头脸上被擦伤的口子更是不计其数,还兀自不住地淌着血,大滴大滴,沿着他轮廓姣好的下巴壳子往下滴,走廊上一路全是两人留下的血脚印。

刚才那拼尽全力的一句,耗尽了罗英仅剩的力气,他在卓文豪三步之外喘息着停下了步,实在是走不动了。现在知道了,他应该伤的很重,但是一路赶来,因为精神过于紧张,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直到爬上了医院的电梯,血在电梯里流了一地,才发觉,自己半边身子已经被血浸透了。

“咳……呃,”伸手按在肋下,罗英颤抖着声音说道:“一个……一个,都不能放走,尤其……尤其那个箱子,必须留下。”说完这句便没了声息,身子一歪,软软地就向前倒去。

卓文豪抢上去,一伸手捞住了软倒的罗英,翻过来一看,已经昏了过去。

侧头,下巴微扬,抬眼,目光如同剑光一般寒冷,向伊戈尔看去,后者脸色惨白,眼睛里却流露出不甘。

“卓少将,”伊戈尔声音颤抖着,还想做最后一搏:“你,你最好还是赶紧救人吧,我们这里不需要你操心了。”

“呵,老子不操心,老子操蛋!”蹲在地上,搂住罗英,年轻的少将又惊又怒。一个重伤又一个重伤,卓文豪只觉得自己这几天的日子,过得太他妈操蛋了!

这时,外间响起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应该是医院的人和自己的兵发觉不对,一道赶了过来。

跑在首当其冲的是外科主任李响,他刚才在急诊当班,一见到罗英,就被他身上的血吓了一跳,按住了叫他别乱动,自己去担架的功夫,他却问卓文轩和卓文豪在哪里。李响随口说:“他们都在三楼观察室。”一转头,人就没影了。这会儿,李响看着走廊上一个个的血脚印,每往前走一步,心就往下沉一点。他在心底懊悔万分,为什么自己就没能看住了那几分钟呢?

趁着李响赶过来,卓文豪把罗英交到医术高明的大夫手里,自己站起身来,吼道:“张胜利!!”

“到!”小勤务兵立刻挺起胸脯,振奋地答道:“军长请指示!”

“去给老子调一个营,听到罗大校说什么了?把这些人给我拿下,”卓文豪一字一顿地说到:“一个都不能放走!”

张胜利领了命令,一溜烟跑得没影了,走廊上气氛十分僵持,空气凝重得好像灌了胶。

岑院长两边都不敢得罪,讪讪地退了出去。

“你想怎么样?”还是伊戈尔先开了口,她的声音颤抖着,那个做评估的警员如今抱着银色的箱子,瑟缩在走廊尽头的墙角之下,怯怯地看着犹如暴怒的雄狮一般,威风凌凌的航天第六军军长。

“哼,也没有怎么样,请你们留下而已。”卓文豪冷哼一声,掏出口袋里的烟,抽出一根点起来。

“你不能扣留我!”伊戈尔叫了起来,寒着脸,心虚地说道:“我是将官,扣留需要军部高层发逮捕令。”

“不需要,”卓文豪仰头吐出长长的烟气,说道:“我也是将官,我可以留你72小时,……这72小时,”卓文豪看着她,又冷哼一声,问道:“哼,你想怎么爽?”

“你!”伊戈尔脸色瞬间变得青白不定,再也说不出话来。她是真的怕了,这位第六军军长,行事乖张在军总出了名,平时笑嘻嘻的,十分好相处,而一旦触了他的逆鳞,后果似乎无法想象。

又僵持了几分钟,忽然一只冰凉柔软的手,搭上了卓文豪的肩膀。

“让他们走吧。”卓文豪眉头皱起,转头看去,是先前和罗英一起进来的黑发女子。她的身上也是满擦伤,身上的黑色套装,和她的长发都狼狈得不成样子。

卓文豪有些不耐烦地拂去搭在自己肩上的手,问道:“你是哪位?”

女子冷淡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几道暗红色已经结痂的血迹,衬的她的脸色越发地苍白。

她说:“我是夏语冰,唐娜的秘书。”

卓文豪心里咯噔一下,夏语冰,罗英的绯闻前女友,唐娜的第一秘书。

只听夏语冰冷淡地说道:“卓少将,今天这里人太多了,你杀不完的,让他们走吧。”

杀人这两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那么云淡风轻,就好像她是在菜市场里挑菜:老板,这条鱼我要了,帮我处理一下。

卓文豪有些愣神,然而身后的伊戈尔面色更加难看,她整张脸都处于一种抽筋的状态。

夏语冰微微侧头,看着伊戈尔,语气中不带任何情感。她说道:“东西留下,你们走吧。你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必非得带着东西回去。”

伊戈尔看着夏语冰,一咬牙,说道:“好,看在夏秘书的面子上,我们走!”身后的警员战战巍巍地站了起来,贴着墙根放下手里的箱子,跟着伊戈尔身后,小碎步跑了出去。

卓文豪冷着脸,并不阻拦,夏语冰说得没错,即使扣留这些人又能如何?根本不用72小时,该传出去的东西早就传出去了,即使杀光今天在场的所有人,恐怕也于事无补。

夏语冰走上去,提起地上的箱子向卓文豪怀里一塞。箱子沉甸甸的,她说道:“东西交给罗英,他会处理。另外,帮我带句话给他,”她停了停,说道:“侠之大者,心系天下。”之后,她没再理会任何人,径自走了。

走廊上突然空空荡荡,只剩了卓文豪一个人,他忽然有些弄不清状况,手里捧着个箱子,地上狼藉一片,满是血脚印,身上还有从罗英那里蹭来的血迹。

窗外,金乌已经开始西沉,天边暮色绚烂无比。观察室内,卓文轩双手攥拳,鼻尖冲来血腥味阵阵,这一整天,一场闹剧,究竟是怎么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