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10话

第10话 锚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59万
  • 2017-02-23 21:55:01

两架海森蔡尓飞船已经调整好了航向,经过第三次减速后,以和卡戎相同的角速度,泊入到它和冥王星的拉格朗日点上,在那个位置上,安放了联盟的第一个远太阳系站点,大小几乎和柯伊伯带中的小行星相当,如同一个长有翅膀的巨大陀螺,围绕着自己的轴心不停地旋转着。由于它的剖面像极了轮船的锚,在设计制造的过程中,这个名称就保留了下来,一直沿用到现在。

在这个细长的陀螺正中,是一个迄今为止最大的反物质动力核,用以命名的,是守护天体行星规律运转的启示天使的名字:乌利尓,足以彰显联盟宇航总局对这个庞然大物的重视和期许。

刚刚见证了自己和同伴人生中,第一次成功的曲速飞行,少女不免有些兴奋,她的同伴更是激动,几乎要手舞足蹈了。U12以及U13已经在冥王星和卡戎之间锚的位置上泊到位,之后是整个巡航过程中唯一需要人力参与的部分,将海森蔡尓的控制单元连接到锚的主程序,然后,把锚在这段时间内收集和捕捉到的各种粒子以及碎片,转移到海森蔡尓的存储库,带回地球供研究之用。

少女望着前方的庞然大物,忽然兴起,命令海森蔡尓原地转过180度,视界在调转了180度之后,前方的景色也随之调转……对了,这样才像锚嘛!

同伴的U13号距离锚更近一些,就在前方领路。海森蔡尓U12号仍在缓缓地向锚靠拢过去,紧擦着锚的力场范围向着最近的接驳口探去,U13在前方刚刚转过15°32′19″,笑容还未褪去,就在脸上僵住了。

“上尉!”惊诧之余,她向自己的同伴喊道:“没有了,锚,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收到同伴的信息,正自疑惑的那几秒钟,U12也已经转过了15°32′20″,抬高被U13挡住的视线,前方的庞然大物仍然兀自缓慢旋转,但在背向着来的方向,在哪里,斜切着锚的那三分之一消失了,露出中间的乌利尓,甚至于乌利尓的一小截也消失了,在平整的断面内部,正反物质的湮灭反应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少女仿佛看到从存放反粒子的“磁瓶”中释放出的粒子,在运动到乌利尓到轴中央后和正粒子子发生碰撞湮灭,然后就像电影中地狱的入口般,发出耀目的白光,红光,紫光,又悄然恢复平静,周而复始。

真的没有了?!少女努力在脑中搜索着自己曾经学习的,看到的,甚至于听说的各种谣传,但一无所获。她不知道眼前正在发生的是什么,或发生了什么,对未知的恐惧使她感到不安,有一瞬间她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立刻,海森蔡尓捕捉到主人身体轻微的激励反应,柔和但机械的女声说道:

“上尉,请问是要返航吗?”机械呆板的声音让少女感到了些许安慰,于是定了定神,停了一下,说道:“不,不返航,后退至力场范围外300公里。”

“好的,现在为您退出力场三百公里。”海森蔡尓的附加发动机调转方向,喷射出一道白光,两分钟后,U12稳稳地停在了乌利尓力场范围之外的空间轨道上,紧跟着后面的U13也照样退了出来。

“现在怎么办?”同伴的图像浮现出来,少女没有回答,却命令道:“现在记录航行志,全息摄影机准备,坐标0、30、15,半径30,单位一千公里,开始传送图像。”

U12沿着锚道外围轨道持续滑行,全息摄影机加上图像处理设备的修正补完,一个缩小了的锚的全息投影出现在驾驶舱中,正如刚才所见,锚的三分之一不见了,但是,锚像是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仍然保持着一贯的姿态和速率,有序地工作着。

什么情况?少女望着眼前慢慢旋转着的全息影像,心想,这也太奇怪了。请示的讯息早在三维影像生成的那一刻便连同步传送向地球上的联盟宇航局总部,唯一的问题是信号传送有5.48个小时的延迟,再加上联盟官员保守拖沓的作风,保守预计,收到回复至少要24小时以后,想到这里,她不免有些烦躁,但是除了等待,此刻真是什么都做不了。

——

浑身纯白的男孩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蜷缩在沙发的一角,身上盖了薄薄的毯子,目光在不大的屋子里搜索着,博士不在,出去了,博士会去哪里呢?

夜幕降临,天色暗淡下来,男孩爬下沙发,走到屋外,从罗英家西南向的露台向外望去,天幕的一半已经变成了宝石蓝色,另一半的天空在落日余晖的照映下,在云层中投出各种颜色,红色,紫色,橙色,黄色,金色,粉色,厚薄不一的云层慢慢涌动着,把角度已经很低的阳光折散得富有层次感。那一半暗淡下去的天色,显出难得的蓝,从深到浅,不同的蓝色,深的地方深邃美丽,浅的地方如同薄雾轻纱。随着时间的推移,蓝色一点一点加深,深色的地方蓝黑,浅色的边际也逐渐地向西方移动过去。

天气很好,自从核动力源可以小型化之后,煤和原油的储量就不再有人关心了,矿物能源产业几乎一瞬间消失了,和这些产业相关的装备制造业也消失了,几个军事大国在能源上腾出气力来之后,都把精力放到研发新的威力更大的武器上去了。以便将来,在太阳系新开发的土地上,准确地说是在火星上,能瓜分到更多到资源。

没有了煤炭采掘业,原始钢铁冶炼业和油气开采业,以及炼油和尾气排放,S市的天空终于干净了,三百多年前的雾霾之伤也不复存在,生态系统的自我修复能力之强令人咋舌,就连那伤痛的疤痕,记忆中残存的大气污染的影子,也将在不久后消失不见,唯一能历证那激情燃烧岁月的,只有存留在大山深处,海床底下的矿坑遗迹,而随着岁月的流逝,那些曾经辉煌的人工建筑,也将逐渐消失,痕迹全无。

战争之后,人口锐减,装备制造业的规模缩减到了最低水平,生产辅助设备都十分困难,甚至没有足够的设备用来生产机器人。生命科学研究院从战后第二年开始研究类人类技术,男孩就是第一批试验品中的一个。对于以上的一切,他一无所知,或者只有模糊的概念,他不知道自己是失败的试验品,他甚至已经不太记得密布在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和针眼是怎么来的,只是会本能地看到白大褂就躲起来。他没有声带,不能说话,严重缺乏色素,浑身纯白。他的世界里就只有那个满头鸡窝般乱发,完全不修边幅的老人,那个人在一个潮湿阴冷的冬日傍晚,把他领回家,问他:“孩子,你冷不冷啊?要不要吃饼干?”

男孩闭上双眼,耳后两条狭长的细缝慢慢张开来,露出里面扁平的瞳仁,这对瞳仁被判定为没有光感,看不到东西。

就在罗朗踏上楼梯的第一级台阶时,男孩欢快地蹦跳着跑下楼去迎接他,像一只小兽一般,吊住罗朗的胳膊,依偎在他身侧。罗朗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迎接,怜惜地摸摸男孩的脑袋,和他一起进屋去了。

天色擦黑的时候,罗英和夏语冰乘坐的飞梭来到了贝特斯加登,国王湖就在这里,湖边有一座小小的庄园。一路上,罗英一直在观察夏语冰,她稍微年长些,整体上看起来皮肤依然紧绷光滑,眼角处却已经暗暗生出了细纹,神色中透出浓浓的倦意。二人虽然兴趣相投,但志向并不一致,从D大毕业后,夏语冰选择从政,认为只有强有力的政权和正确的领导意志,才能引导整个人类社会向更好的方向发展。罗英却认为人的幸福与否取决于对自己内心的认识,而强大的内心来源于对生活和自己的正确认知,在军官学校时就定下了志向,希望通过学习文哲历史,得到能够正视自身的能力。是以夏语冰毕业离开后,罗英选择留在D大继续研修历史学,之后跟随军政处调动到悉尼大学教授历史。多年后再次相见,罗英有许多话想问,但又不知从何问起,于是一路上两人就这样保持着沉默。

飞梭停稳后,夏语冰向罗英点了点头,示意到了。钻出飞梭,罗英发现自己站立在一片白色砂地上,是湖边的砂石滩,白色的砂石颗粒不小,但一粒粒被湖水打磨得浑圆,罗英捡起一颗细看,虽说结构疏松,摸上去十分粗粝,但圆圆胖胖,也是可爱之处。

国王湖边上,黑森州特有的植被已经开始透出浓郁的春色,不同树种层层叠叠,被春风催成了不同的颜色,格林童话般画风的森林,安宁静谧,山谷里没有风,森林中升起的薄靄安静地停在半腰,傍晚的湖面平静得像一面镜子,倒映着两侧湖岸边的森林,耳畔偶尔传来轻脆的鸟鸣……太安静了。

伫立在面前的一幢小别墅看起来并不大,有那么几个窗户透出昏黄的光,在这个山谷里,几乎看不到城市后现代化的任何痕迹,有的只是古老的风貌,使人产生一种错觉,仿佛这里的的时光静止了,还停留在中世纪,森林之中随时会走出一位挎着草编篮的少女,束着长长的金发,穿着维多利亚时代,巴伐利亚地区特有的大蓬蓬裙,丰满的乳房用束身衣高高地托起,油画一般地美好。

夏语冰在一旁看了他一会,轻声催促道:“进去吧,‘老妈’等着呢。”

听到“老妈”这个词,罗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冷冽的空气冲入肺里,让他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前任议长,唐娜·孟森,因为在任的时候几乎一手包办联盟大大小小所有的事情,被取了个外号叫做“老妈”。罗英的内心不是没有忐忑,究竟二叔牵扯到了什么事情,竟然惊动到唐娜亲自出面?湖滩边上,好几只野鸭子还在悠然地嬉水,罗英有些迟疑,但还是点点头,跟随着夏语冰进了屋。

进门是后厨,炉灶刀具,锅碗瓢盆一应俱全。他们没有在一楼停留,而是径直向地下室去了。这里的地下工事区域远比地面建筑大得多,乘坐电梯下到约莫300米的深度,他四顾周围的甬道,心里盘算着,这应该是在湖底下,利用国王湖的水系,驱动着地下的空气循环系统。工事的内部几乎看不到人,却能感到视线从各个角落向自己射来。

夏语冰在一条走廊正中停了下来,确认生物信息之后,她打开了走廊上唯一一扇门,是一间会议室,粗略估计能容纳三四百人,正中是一个下沉舞台。刚刚在门里站定,一位老妇人就从一边的休息室中走了出来,正是前任议长,或可唯一称为联盟主席的唐娜·孟森。岁月佝偻了她的外形,她体态臃肿,走路很慢,步态也有些蹒跚。毕竟年纪不小了,罗英想着,准备走上去搀扶她,唐娜却一挥手示意不用。走到主席台的位置,她在中间一个座位上坐下来,又向罗英招手,示意他坐。罗英顺从地走了过去,在距离唐娜一步之远地地方坐了下来。

唐娜开口说道:“罗大校,谢谢你能来这里。”罗英还没有接话,唐娜又接着说了下去:“我专门叫夏秘书去请你,是希望你能看在她的面子上来一趟。我早就不担任议院任何职务,没有权利带走军队的现役校官。”唐娜顿了一下:“以你目前的职位,我未必能请动。麻烦你远道而来,真的十分感激!”

罗英说:“哪里,您太客气了!我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在处理,我是晚辈,您说的麻烦实在是不敢当,您在前线统领军队的时候,我还在不知在哪里呢。”

唐娜呵呵一笑,说道:“你也不用和我客气,我知道,你无非是忌惮我可能对罗教授不利,才跟过来看看情况。”

来了,涉及自己叔叔,罗英眉头微微一皱,说道:“确实是有一些,却不完全。”

“哦?”唐娜转过头来看着罗英,这是一个拖长了尾音的疑问句。

罗英想,她在等自己说下去。于是接着说:“一方面,毕竟天文台和大学,包括一些我见过或没见过的安防力量,是受着您的掌控;另一方面,夏秘书和我多年同学,一直关系不错,我不想她为难,也相信不至于有什么值得为难我。”他故意把自己和夏语冰的关系说得十分暧昧,但后者只是站在门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身边的唐娜倒显得十分感兴趣,频频点头。

罗英还没有说完:“第三,”第三显然引起了唐娜的注意。他停了一下,感觉可以了,才又说下去:“好奇害死猫,我自找的,我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唐娜微微点点头,对罗英说道:“罗大校,我很高兴你愿意和我分享你的想法,不过,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我更想知道的是,当你了解到更多到信息之后,你的态度会不会有所转变。”

罗英想,不错,这句话是他要的,又或者说,这是他和唐娜共同的意愿达成的一个结果,不管怎样,都不算坏。于是他表情惶惑着,对唐娜说道:“怎么,还有更严重么?”

但唐娜没有回答,只是向着背后一招手,一直立在门边的夏语冰便走到圆形下沉舞台的边上,伸手在控制台上摸索了几下,不一会儿,从下沉舞台的正中天棚那里,像下雪一般,降下许多闪光粒子,有些粒子粘在一起,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圆形光斑。夏语冰关掉了所有的灯,会议室里便只剩下这些闪光的粒子在半空中跳舞。

就像强光中的灰尘,只是这些光粒子是有颜色的,不同颜色的粒子在旋转、碰撞、相互挤压,最后形成了一副图像,缓慢旋转的扁平天体,有一个耀眼的白色中心,盘子的外围,颜色变化着,粒子跳跃着,在半空浮起无数个亮点组成的壮观星图,这是……银河系!

罗英有些吃惊,光影从他脸上跃过,太暗了,看不清他的表情,随即他站了起来,走到星图的边缘。受到气流轻微的扰动,粒子星图像是平静的湖面被投下了一颗石子,从罗英所站立的位置,扰动的波纹荡漾开去,但是慢慢的,又恢复了平静,罗英不知道唐娜想给他看的是什么,但这是银河系,应该没有错。半人马座的两颗一等大星在银河系中心位置闪闪发光,南门二的伴星,比邻星,则远远地伸向银河系的第九旋臂,在那里,有一个小小的单星系,名叫太阳系。

“夏秘书,把梅耶和它的轨道亮显出来。”

唐娜似乎看过很多次了,语气中没有任何的情绪表示。她自信,接下来所要演示的景象,将会深深地震撼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她老了,她需要有一个人,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一个和任何其他势力都没有关系的人,接替她,或者至少在她暂时离开的这段时间内,能够帮助她完成未竟的事业。

罗英面前的星图忽然整体暗淡了下去,只剩下一条极细极细的曲线,从银河系的中心射出来,一直延伸出去,罗英看到一个很小的光粒子从银河系的中心,沿着那条极细的曲线,以肉眼几乎不能分辨的细微变化移动着,接着,星图的视角慢慢地变了,光粒子的外观也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视界被拉近到可以看出那是一块碎片,正以惊人的速度,冲向银河系的边缘,碎片很快绕过了半人马座的两颗大星,射向银河之外,却在路过比邻星的时候,不知被何种神秘力量牵引,改变了轨道运行方向,向太阳系飞去。

视界又再一次放大,罗英也已经能分辨出太阳系的外貌,柯伊伯小行星带,特征各异的大行星,月亮,还有那颗最熟悉不过的蓝色星球。终于碎片越过柯伊伯带的小行星,擦过冥卫一,卡戎,掠过海王星,最后直直地向木卫一撞过去,把木星最大的这一颗卫星撞得整个陷到了木星内部。星图的视界继续随着碎片梅耶的轨道向前推进,在撞击后的头几秒,木星先是缩小了一些,随后便迅速开始变大,它的体积膨胀到原来的两倍,卫星轨道上的所有天体均数坠入了木星大气,接着木星又进一步膨胀,海王星和冥王星也分别在各自的近日点位置受到木星引力影响,逐渐和木星并轨,并且最终和各自的卫星一起双双坠入木星。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膨胀之后,木星又开始收缩,受到内部密度和质量影响,木星的内部开始产生核聚变,耀眼的白光从星坠时造成的无数裂缝中迸射出来。聚变持续的时间不长,但足以在太阳系掀起一股风暴。土星的星环在木星突然变大的引力撕扯下变成了好几条,其余类地行星的公转轨道也都受到引力牵引,向远离太阳的方向外扩出去,地球的地轴被牵引得倒向了木星,黄道夹角消失了。

星图到了这里再次变得稳定下来,就仿佛刚才那场撞击,那场足以毁灭文明的浩劫从未发生,一切都很平静,似乎从宇宙初生的那一刻便是如此。

也许,文明本身不过是一场梦,一场造物主过于寂寞,而制造出来的美梦。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4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2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6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6万
    6 脑盒 人气2.07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510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74
    9 赤弭 人气5271
    10 绸倾 人气4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