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首页 奇点 幻讯 幻文 幻图

投稿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小说 > 行星起源 > 第9话

第9话 不速之客

  • 行星起源
  • 此君
  • 0.69万
  • 2017-02-23 21:48:57

简单休息过后,罗英叫上卓文轩一起去找汉斯,卓文轩将他们遇到的奇怪事情讲了,所谓“钥匙”在打斗中遗失在地下,众人又在闪光弹照耀下变成了睁眼瞎,所以最终东西究竟去了哪里并不清楚。固然陌生男子是说“暂时寄存”,也不见得就真的是“暂时寄存”。总之,钥匙没有在她身上,如果日后有人上门讨要,月球王和罗英都可以作证。

汉斯双手交叉着放在自己的啤酒肚上,目光盯着凸起的最高点,半晌没有开腔,最后表情古怪地望着罗英。罗英低头想了想,对他说道:“月球上的事情,实话讲大学并不好干涉,平时大家都挺忙,不如总督阁下自行找人调查,政教处就不插手了吧,也省了我回去写报告。”

老汉斯简直激动的热泪盈眶,起身握住罗英的双手,连连说:“罗英啊,还是你能明白我的难处,不枉我认你这个忘年交!”转身又拍了拍卓文轩的肩膀,一路送两人出去,进入到生活区后,汉斯就和他们告别了。

又走了一段,罗英忽然问:“你能不能猜到原因?为什么最近频繁派遣宇航飞船,到远端各个点巡航?”

她说:“不好猜,但既然是飞行任务,有安排去执行就是。”

通道的两面墙上,投满从古至今和月球有关的各种简介。

罗英笑了,接着又问:“确实不好猜,但你想知道吗?”

卓文轩停顿了一会,答道:“想,但是恐怕不能。”

一直走在前面的罗英突然转过身,让她猝不及防地撞了个满怀,这还不算,紧接着又曲起食指,在她脑门上狠狠地弹了一下,这一下力道很大,弹得她向后跌去一步,啊呀一声捂住额头,痛的差点掉出眼泪。但罗英只是表情严肃地望着她,站在那里不说话,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她嗫嚅着,小声认错:“我错了,大校,以后不敢了。”

听到学生主动认错,罗英的表情松弛下来,开口道:“真的,以后万万不能这样冒险了。”

“嗯,知道了。”她点点头,小声咕哝了一句:“最初也没料到会这样……”

罗英说道:“世事难料,很多情况不是你能够预计到,所以不要仅凭臆测!”

“尽量不犯。”她吐一吐舌头,心里想的是:怎么大校今天这么凶。

到肯定的答复后,罗英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便说:“我先回去了,巡航时一定一切按标准程序操作,不要做任何手册之外的事情,如果有问题,一定要立刻向控制中心汇报,得到确认才执行,一旦发生意外状况,”罗英停顿一下,又说道:“一旦有意外情况发生,一定以保证人身安全为前提,能做到么?”

连着说了三个“一定”,罗英自己都笑了,伸手拨乱她柔软的短发,转过身继续朝前走。两人不再聊工作,而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一直把罗英送到环球港的出发码头。目送他坐进汉斯的公务舰船,拉上舱门,飞船便向交换舱滑行出去,迅速地在视野中变成一颗银色子弹,向着蔚蓝色的天体射出去。

航天军上尉只身站立在接驳舱的廊桥上,脚下是重力相等的镜像接驳舱。站台是整个在近地轨道上安装成型后,直接装上推进装置发射到月球上的,在两个半球形的站台中间加上重力场,再对接上生活区。

球体的南北极是巨大的圆形人工天棚,站台底部是一体成型的巨大抗压玻璃,在天棚打开的时候,能从脚底直接看到对面的深黑色宇宙天幕,同样的格局,反转的位置上,脚底是和头顶一致的景象,深黑色的宇宙天幕,点缀其上的闪耀的恒星,如同散落在黑色天鹅绒布上的钻石一般耀眼,美丽,同时也让人感受到上下颠倒的眩晕。

从骨髓深处渗出来的恐惧,顺着毛孔,随着冷汗向外释放出来,一点一点的,这酸楚像是要把浑身的力气慢慢抽干。今天遇到的事情,太匪夷所思了!她甩一甩头,用力不再去想过去十几个小时发生的事情,却又忽然想起,自己忘记追问罗英关于汪洋的事情了。

那个英年早逝的建筑师,为什么要在那里,建造那样一个空间呢?

——

送走罗英和他的学生,月球王一个人在办公室呆坐了许久,想了想,他打开右手边的小抽屉,摸出一个已经摩挲得发亮的海泡石烟斗,慢慢填上烟丝,拿起桌上的点烟器点着,狠狠地吸了好几口之后,似乎心情平复了,便坐在那里慢慢把剩下的半斗烟抽完。清理完烟灰,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按下一个按钮,不一会儿,副官便带着一队警卫冲进了办公室。

月球王说道:“去请能源工厂专员过来一趟。”

妮娜一挥手,立刻一队警卫向外跑去,不到十分钟,便有讯息传来,桌上跳出霍金斯准将一丝不苟,表情严肃的脸,他说道:“总督阁下,修布尔专员似乎失踪了,整个能源工厂的人也在四处找他。”

汉斯点点头,说:“知道了,”然后转向尼娜:“封锁月球全部港口,现在开始,月球全境通缉修布尔·克拉肯!”

——

早在2012年,哈罗德·怀特和他的团队开始为NASA研制超光速引擎8,装备有这种引擎的飞行器,从地球到最近的恒星系半人马座只需要几个星期。但怀特的理念在他的时代并没能得到实践,全质能方程即使在今天依然只是一种理论,人类距离实际上将物质转化为纯能还非常遥远。是以,他的美好愿望直到三百多年后,由海森蔡尓教授再次修正曲速引擎的动力方程,并在反物质动力源得到实际应用的前提下,才得到实践,人类才真正意义上得到了打开宇宙奥秘之门的钥匙。

再次回到熟悉的座舱中,只有头顶上一盏小小的灯照亮着座舱的内部,黑暗、狭小、温暖、潮湿,浅黄透明略带些许咸腥气味的液体,从座舱四周散布的注水口中缓缓流入舱内,水平面迅速从脚踝升至膝盖处,又快速漫过胸前的雄鹰标志。少女刚刚来得及调整好耳麦和头带,水平面就已经浸过了脖颈,向口鼻淹来。她深吸一口气,水平面迅速超过头顶,又慢慢地将刚才深深吸入的空气一点一点吐出,同时任由浅黄色的溶液向她口鼻里钻入进去。

溶液在开始进入气管和肺部的时候,在呼吸系统的器官中引起了小小的骚动,气管和支气管上的黏膜感受到了溶液的轻微刺激,发出信号,经迷走神经传入延髓咳嗽中心,几乎是在同时,声门关闭,呼吸机收缩,肺内压升高,然后声门张开,肺内空气便喷射而出,在溶液中形成一股小小的涡流,肺泡内原本属于空气的位置立刻被溶液填满,残存的气泡向头顶上方的排气孔逸去,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气泡和液体交界处不一样的折射率把光线折散在边际上,形成许多晶莹的小点,漫散在水中。

一个略显得有些机械的女声在耳畔响起:“您好,卓文轩上尉,请问,现在联接主控制程序吗?”

“联接。”少女吐出最后两个小小的气泡。

“好的,现在为您联接主程序。”女声的话音刚落,少女便感受到座舱轻微的抖动,抖动过后,随着“主程序已联接”的通告,前方160度的地方变得通透起来。

程序熟知主人的习惯,“关闭其他照明”的命令刚在心中默念,一瞬间,驾驶舱内所有的灯光全部暗了下去,只剩下前方,压电玻璃之外,宇宙港内的照明透射进来,远处,背向着月球一面的闸门正缓缓开启。

“打开锁具。”命令刚一发出,闸门左侧墙上绿色的信号灯便亮起来,巨大的锁具在机械传动的作用下,缓缓松开了禁锢住海森蔡尓环形发动机的扣环,随着铁链在地上拖行的声音,两翼的销拴也被拔除,当然这些动作的一切声响,耳朵里是听不见的,即便有,也轻微得与其动作十分不相称,声音传播的媒介在这里并不充分。但无论如何,在锁具完全解除的下一秒,少女还是感受到了,U12巨大的机身轻轻地一震,视野随即向前方微微倾斜。

“现在记录航行志。”少女说道。

“好的,上尉,请说出航行志。”舱内的影像悄悄变化,显然像是了解主人的喜好般,舱外的电眼把外部环境的影像尽数投影到了狭小的空间内,少女望着四周逐渐淡去的驾驶室座舱,微微一笑,说道:

“联盟历十九年,五月,十二日,坐标:0、19、12,速度8分12节,出发!”

海森蔡尓环形的曲率引擎立刻发出耀目的蓝绿色光芒,几乎瞬间,两架巨大的飞行器就消失在视野中了。

观察室的巨大玻璃之后,妮娜右手食指和中指交叠,默默地遥祝好运。

——

地球上的人口,在22世纪野蛮增长的时间里,曾经一度达到300亿之巨,又在随后的一百多年,由于战争,自然灾害以及人祸,迅速减少到不足最高峰时期的十分之一。唯一的安慰是,经历战争活下来的,更多的是青壮年以及半大的孩子。但人口减少并未带来生活上的便宜,相反,由于人口的减少,和生存息息相关的制造业陷入紧缩、压缩支出、减少人口出生、需求减少、更加紧缩的怪圈中。如果不是华东研究院的生命工程部门及时开发出生化类人类,真不知道人类将会陷入怎样的困境中。当然人口减少在某些方面还是有好处的,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和排放减少后,环境压力也减轻了许多。经历了一百多年战争,资源分配都变成由联盟全面管理,实际上伴随着交通工具的进步,人类在一定时间内的活动范围越来越广,等到反物质动力源投入使用后,更是大大增加了交通工具的续航能力和速度。有限时间内的可活动范围变得更广之后,资源的流动也随之变得更加顺畅。

智居系统早就通知了主人,家里有人在!但一进家门,第一眼看到一个全白色的人影站在自家的露台上,罗英还是吓了一跳。那个全白色的男孩子个头不高,年纪也不大,十六七岁的样子,头发却是纯正的白色,不仅是头发,甚至于眉毛,睫毛,汗毛,也都是白色或几近于白色,如果不是因为散布在虹膜基层上的毛细血管和静脉使得他的瞳孔蒙上一层浅浅的蓝绿色,他简直像是用工业漂白剂漂洗过一样。罗英时常有一种错觉,这孩子就像一个白色幽灵,任何时候都安静地躲在屋子的角落里,极尽可能地弱化自己的存在感。轻叹一口气,罗英想到,这孩子,简直要白得透明了。

男孩正拿着一把不大的镊子,专心在体积庞大的花盆里挑拣着碎石和杂草。花盆里栽种了一颗长势喜人的昙花,肥大的叶片在花盆的边缘挂下来,夹着含苞未放的白色花骨朵,靠近茎部是萼状的花被片,有些是淡琥珀色,有一些则是淡粉色。

罗英站在男孩身后看了一会儿,男孩挑完石块杂草后,拿起水壶浇了一通花,又停下来歪着脑袋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十分专注,终于忍不住开口叫道:“小遇!”

男孩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猛然听见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吓了一大跳,手里的水壶也飞出去,在半空中打了几个圈后,罗英一把抓住了壶柄,把水壶递回到男孩手里。男孩涨红了脸,接过水壶,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就你一个人?我二叔呢?”罗英伸手掸掉散落在男孩头上身上的水珠,又温和地对他说道:“别站在这里了,你晒太阳不好。”男孩顺从地点点头,并不说话,放下水壶,恋恋不舍地抬眼望望湛蓝的天空,伸手向屋里指了指,罗英点点头,转身进了书房。

公寓面积不大,装饰得也很简单,除了必须的生活功能区,罗英把绝大多数的空间都留给了兼作工作室的书房,家里配备的各种生活设施基本都是战前的技术水平,唯有用于工作的各种设备,几乎件件都是最新技术。

还未踏进书房,就看见罗朗正斜倚在写字台后的一张座椅上,一页页地翻看着他前几日刚写的教案。

“草稿,没什么可看的,”罗英说:“我改完了你再看。”

“哦,你回来啦!”罗朗连忙放下手里的文稿,跟在罗英身后转到了客厅里,小遇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见他俩出来,连忙起身让出座位,自己转进厨房去泡茶。

罗英没理会他,只是一屁股坐进沙发里,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吸了一口向空中吐出一缕烟,扭头向厨房里喊道:“小遇,绿茶,给我多加一勺糖。”小遇点点头,动作娴熟地拿出糖罐,在罗英的杯子里加进一颗方糖,端了茶出来,放在两人面前的矮几上。然后,便像一只小兽一般,蜷缩在罗朗腿边,抱膝坐在地板上

罗朗表情急切,欲言又止,但罗英始终不理他,直到慢条斯理地抽完手中的烟,才开口道:“你老实说,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没,没有啊。”罗朗神色颇为尴尬,只见他双手在膝盖上不停地揉搓,脸色也涨成猪肝一般。

“不说算了,我还有事,回学校去了。”说着作势要走。

罗朗连忙一把将他拉住,愁眉苦脸地说道:“哎,别走啊,这又不是我想的,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是、是……”

罗英追问:“是什么?”

“是上层特意关照过,不让说。”

“那你找我干嘛来了?我走了。”罗英说罢,拔腿又要走。

这回罗朗干脆抱住他的大腿,喊道:“行行行,我说,说,说,好了罢?”

“好,你说,我听着。”罗英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了下去,又抽出一支烟,在桌上弹了几下,却不点,而是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安静地等待着罗朗开口。

罗郎絮絮叨叨,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说得完全没有重点,听得罗英一头一脑的雾水,直到忍不住打断了几次后,才慢慢搞清楚他在讲什么。

简单来说,几年前,天文台在半人马座附近观测到一颗移动得非常快的十五等星,天文台的人一开始并没十分在意这颗低等星,但是仍然定期观察,起了个名字叫梅耶。由于这颗星的移动速度很快,对比一百年以来的半人马座星图,画出这颗星星的轨迹十分容易。于是天文台就通过已经观测到的坐标,大致预测了这颗星星的运行轨迹,并且在两年前通过射电望远镜第一次观测到梅耶的外貌,发现它是一颗粉色的巨大的彗星,根据这些数据的初步判断,科学家们判断它是一颗双曲线轨道的非周期彗星,并且推测,它在绕过半人马座的双星系统后,会远离太阳系,向宇宙深处飞去。但是就在半年前,这颗被命名为梅耶的彗星在绕过了半人马座比邻星后,并没有如计算般地离去,而是直直地向着太阳系飞来。

罗朗说道:“以上这些都不是重点。”

普通的外来彗星,就算直接向太阳系撞过来都没有关系,因为彗星的主要质量集中在彗头上,彗头的主要部分是冰物质,质量普遍不大,在进入太阳系的过程中,首先会遇到的第一层屏障,是太阳系外围的柯伊伯带,一些小的慧星连柯伊伯带都通不过,就会被柯伊伯带上的小行星以及行星碎片撞碎留在那里了。如果有一些较大体积的彗星,幸运地通过了柯伊伯带,进入太阳系,也会在经过木星轨道的时候,被木星引力牵引,成为太阳系周期性彗星,或者,像苏梅克·利维9号彗星一样,在近日点受到木星引力作用,分裂成碎片后,坠入木星。就算十分偶然,彗星通过了柯伊伯带,又巧妙地躲过了木星的引力网,转而撞向太阳或地球,在越来越接近恒星的过程中,彗头上的冰物质会进一步升华,大部分彗星头上的冰物质在接近地球之前就被蒸发干净了,残存的部分也会在坠入大气的时候被燃烧干净,最后能落到地球上的,最多就只剩一小块陨石。

“但是,在梅耶绕过了比邻星后,我们才发现,最初我们的估算轨迹之所以会不正确,是由于我们在估算它质量的时候应用了错误的参数。梅耶不是一颗一般意义上的彗星,它更像是一块恒星爆发时被甩出来的大质量碎片,在它巨大的彗头上不仅有冰物质,更多的是结构致密的金属,其质量和木星相当,体积却只有月球的一半大。”

罗朗突然停了下来,眼神有些闪烁。

罗英问:“就这样?”

“根据我们测算的结果,梅耶一定会穿过柯伊伯带,路过木星的时候,会因为离得太近和木星相互吸引,最后撞在一起。木星会膨胀起来,吞掉太阳系外围的所有类木行星以及它们的卫星,还会吸引更多柯伊伯带轨道上的小行星和碎片,最终会膨胀到目前状态的两倍多,和太阳一起,太阳系会变成一个伪双星系统的星系,巨大的引力变化会撕碎土星,并使剩下的类地行星运行轨道发生变化,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地球自转轨道和公转轨道的黄道夹角将会消失,自转轴倒向木星,现有的生态系统会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原来如此。”罗英眯着眼,把手里的烟盒扔到桌上。

小遇已经蜷在罗朗的脚边睡着了,门铃恰逢时机地响了起来,智居管家把客人的影像投影到客厅里,罗英心里一惊,这么快!

两个迷彩猎装打扮的彪形大汉,双手负在背后,也不动作,只安静地立在门外,猎装口袋上大大的US字样。罗英轻笑,呵呵,联盟安全局。

走到玻璃门前,和那两个彪形大汉六目相对,罗英正在犹豫到底是自己去开门,还是等他们闯进来的时侯,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两个大汉中间走了出来。

“是你?”罗英望着立在面前的女人,一身黑色套装,那一头长长的黑色直发披散在肩头,仍然和多年前一样,经过精心的打理,每一根都梳理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女人笑眯眯地望着罗英,嘴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对他说:“怎么,不欢迎我?”这熟悉的神情勾起了罗英的回忆,绿荫下、球场边、图书馆,他们之间有过无数过往,却没有一起走到现在。想起曾因为整日和这个曼妙的身影在一起而遭受到无数人的嫉妒,罗英轻声一笑,就目前而言,他们之间只是单纯的朋友关系。

他走出门去,微笑着,表情生动地叫道:“夏语冰!果然是你。”侧过身让开路,示意请夏语冰进屋,“博士在里面。”但是夏语冰摇了摇头,微笑道:“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罗英略有些愕然,随即又释然了,没错,二叔身份这么特殊,又怀揣着重大的秘密,一举一动在安全局监视之下理所当然。到侄子这里来倒苦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至于侄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难道不需要好好问一下么?只是,怎么是你?罗英望着夏语冰,一副询问的神色。

夏语冰显然十分清楚他这个表情代表什么,于是手指掩嘴,轻声笑着说道:“两位长官是安全局派给唐娜的保镖,跟着我出来办事的,我可没有在安全局工作。”随即又略带歉意地说:“实在不好意思,需要麻烦你跟我去个地方。”

罗英略一沉吟,对夏语冰点点头:“我交待一下就来。”说罢,转身进到屋子里,在罗朗耳边轻声说了些话,罗朗边听边不住地点头,说完,罗英直起身要走,被罗朗一把抓住袖子,担心地问道:“我真是害了你了,不会有事吧?”

罗英朝他挤挤眼睛,说道:“是她来,不至于有什么事。”

罗朗哦了一声,松开罗英的袖子,目送他坐上一架挂着议院牌照的纯黑色飞梭,飞梭尾翼上的三叉星闪闪发光,少顷,汇入了城市繁忙的交通中去了。

添加标签

分享

作者

此君

关注3粉丝2

关注点赞0

  • 粉丝排行榜
  • 1

    荆棘鸟TZ

    关注2粉丝1

  • 2

    非我非非我

    关注2粉丝3

  • 点击榜
  • 1 灵魂之外的荣耀 人气5.09万
    2 锁子 人气3.73万
    3 行星起源 人气3.11万
    4 星际战神1 星魂传奇 人气2.85万
    5 星灵——洪荒大劫 人气2.45万
    6 脑盒 人气2.06万
    7 前座的赵拉拉 ∑ 人气5498
    8 欲望的游戏 人气5468
    9 赤弭 人气5249
    10 绸倾 人气4857